眼睁睁看着那个寒冰飞硕而来,我根本避无可避。

砰的一声,我额头传来一阵剧痛,我猛然倒退几步,眼冒金星。

眼前满满都是光点,这一瞬间,我彻底懵了。

就这样,我径直倒在了地上。

叶东一挥手,一把关刀出现在他手中,他飞跃起身,一劈对准我的腹部劈下来。

我是彻底没招了。

那巨大的砍刀落在了我的腹部,而此时叶东猛然捂住了肚子,退后两步,倒地身亡。

我额头不断往下流血,脑子里根本没有多少意识是清醒的,我目前的状态,就是懵的。

“这…”四周传来一片惊呼声,看到刚才如此威武的叶东就这样暴毙身亡,这是怎么回事?

“叶东,偷习禁术,暴毙身亡,这一轮,顾子墨胜!”

虽然我昏倒了,但是有人喊我的名字,我还是有一点点听的见的。

好在这一局我已经胜出了,我被风言搂下了台,然后运用大量的静电给我治愈着。

朦胧的眼中,我缓缓睁开,看到了风言那完美的脸庞,还有那水中之月一般的明眸。

荡漾的笑意,随风流动的青丝,散落在耳畔一旁的蓝发,眉间粼粼晃动的蓝光。

一眼就可以看出,她把自己所有的静电都用于注入我身体内而恢复了。

而比赛依然要继续。

“第六轮,静电系风言和烈焰系约翰法尔。”

约翰法尔,同布朗一样,也是一个欧洲人,他的身材比布朗魁梧,头发比较蓬松而且散乱,体态强壮,脸也是棱锥形状的。

我马上叫住了风言:“你刚刚为了治愈我消耗了这么多的静电,还是先恢复一下吧。”

风言转过头,对我微微一笑,说道:“不必了。”

随后,风言华丽丽的上了台。

约翰法尔一路打上来,凭的就是蛮力,欧洲人体态本身就比亚洲人要魁梧一些,加上这个约翰法尔的发育又很夸张,站在场上,倒像是对风言的敷衍。

斗台高处,一边是一个绝貌倾国的天仙女子,一边是一个高大强壮的欧洲猛男。

……

约翰法尔的外貌却是其貌不扬,长的是很丑,痘子什么的也很多,但是他身材好。

比赛开始了。

双方迟迟没有动手。

风言不动手的原因,是因为她根本就没有静电了,无法使用技能,而布朗现在也不能帮她什么。

约翰法尔不动手的原因,是因为风言不带面纱时,又没有伤口时,实在是漂亮。所以让他起了怜香惜玉之心。

“动手吧,这位女士。”约翰法尔看着风言,露出了微笑。

风言摇摇蓝色的长发,整理了一下衣领道:“还是你先动手吧。”

“你先动手。”

“你先动手。”

“你先动手。”

“你先动手。”

“……”

他们来来回回争了三十多分钟。

特么这不是你的益达!

叶染天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一拍桌子道:“这局,约翰法尔淘汰!”

“风言胜,别问我为什么!”

叶染天的举措让很多人从睡梦中惊醒,突然坐起来说道:“比赛开始了?”

但是,比赛已经结束了…

约翰法尔虽然不服,但是也不好说些什么,只好灰溜溜的下了台。

而风言则是一脸无辜,她根本就没用动手,竟然就赢了。

“最后一轮,寒冰系陈宇彬和寒冰系蓝枫。”

蓝枫用的武器是戟,是化音戟。

“「化音戟」破解对手90%的防御。通过融合得来。”

这倒是个不错的武器。

但是陈宇彬用的是雷龙斧头,按照陈宇彬的能力,他这样轻巧的武器最配合他了。

那纯属玉砌而成的斧头,青亮透绿地可以看到斧头另一边,是一个高等玉器。

而这个斧头除了把柄是玉砌的,斧刃上也有少量玉砌,并且更加尖锐。

“比赛开始!”

比赛开始以后,陈宇彬就开始凭空消失了。

然后,陈宇彬出现在了蓝枫身后,一斧头下去。

蓝枫和陈宇彬同为寒冰系的,自然明白他的伎俩,很快就躲闪开来。

而陈宇彬再次瞬间跑到蓝枫身后,这样躲躲闪闪好几个回合。

到了最后,蓝枫是气喘吁吁,而陈宇彬双手抱胸,若无其事的看着蓝枫。

蓝枫最后躲闪一次以后,大喊:“我认输!”

随后,比赛结束了。

尘埃落定,整个比赛,晋级的人里,我只有一个不认识。

“总决赛结束,七名获得名额的学员分别是:静电系风言,烈焰系夏若初,暗影系布朗,暗影系陆殇,寒冰系陈宇彬,静电系顾子墨,静电系夏流殇。”

果然,静电系都是精英,进入名额的人选中,就有三个是静电系的,其他一个烈焰系,两个暗影系,一个寒冰系。

这个陆殇,我本不认识,但是看了他的总决赛,我对他的印象是非常深的。

“明天举行复活赛,选出最后一个名额,请所有得到名额的学员前来领取契约。”

我和另外六个人一起走上了台,领取了契约以后,叶染天继续道:“回去之后,你们自行填好契约,然后保存。从现在开始,你们七个要与我们一起,守护学院!”

叶染天和牧子白也同时从空中的那个评委席上落了下来,然后走到斗台中央。

“誓死保护系统学院,反抗鬼面人!”叶染天和牧子白说道。

“誓死保护系统学院,反抗鬼面人!”随后,所有人都跟着大喊了起来。

比赛就这样结束了,我也安心的回到了宿舍,和云墨一起吃了顿好的。

难得云墨请我吃大餐。

一顿超级丰厚的庆功宴。

满满一桌的馒头。

“明天你的复活赛有把握吗?”我啃了一口馒头问道。

云墨点点头道:“那肯定啊,我是谁啊。”

我微微笑,然后又啃了一口馒头。

“你忘了还有凌东鹤吗?”我一边咀嚼,一边说道。

云墨思索片刻回答道:“他很可怕吗?”

然后,我不语。

“为了庄尘,叶残,甚至是上官墨方,杀了凌东鹤吧。”

我这样劝他。

他微微勾起嘴角:“一定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