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是在哪?

  我逐渐睁开疲惫的双眼,看见了依旧陌生的天花板。雪白底色的大理石中间是一个漆黑的眼睛和三根交叉的法杖构成的图案。

  “嘶……”我试图坐起身来,但却被牵动肌肉导致的疼痛硬拉回了床上。

  我静静的躺在床上,左右看了看周围。

  整个方面没有窗户,四周都是书架和满是抽屉的柜子,地面上还有不少堆放着的书籍。

  总之,这房间里似乎除了这张床以外到处都是书。

  “哦?”穿着紫色的衬衫和黑色背带裤,绑着蓝色的领带少年走了进来。他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脑后的中短发扎了起来。

  他的面容相当清秀,甚至比我见过的一些女生都好看。

  d@酷匠网)d首p0发

  “醒了?”少年双手猛然一拍,嘴中低吟一声“咒法招来·九重守护之枪。”金芒一闪,一柄金色的骑士长枪出现在他的手中。

  紧接着,他的嘴角微微一勾,手中长枪猛然朝我刺来。

  哎呦我去,这是什么节奏?

  我的反应相当快,不顾牵动肌肉的疼痛,在长枪逼近的时候一个翻身滚落下地。

  “咦?”少年轻咦一声,显然没有料到自己手中的长枪竟然刺在了床上——那一击被我躲过了!

  我岂会放过他愣神的机会,马上摆好架势,右臂变成「利刃」形态给他来了个回礼。

  说来也奇怪,可能是由于精神紧绷的缘故,我丝毫没有感觉到身体上的疼痛。

  “叮!”少年的反应也是及其惊人的,就算枪头无法回防,竟然用同样尖锐的枪尾挡住了我的「利刃」。

  啧……收回「利刃」用「水晶王冠」来战斗吧!

  正当我这么想着,他的蓝色领带的突然亮起了符文。

  法术序列:1、狐之狡诈,2、熊之坚韧,3、牛之蛮力,4、猫之优雅。

  符文在领带的背面隐藏起来了吗?

  虽然我没有真正面对过魔法,但就算挡在我面前的是神我也要碾个粉碎!

  双臂猛然缭绕起劈啪作响的紫色雷光,俩把雷霆构成的匕首顺着我的双手冒出。

  “有意思!”少年一笑,架起手中的长枪,瞄准了我。

  就在这剑拔弩张的严肃时刻,房间的门被再次推开,杨啸不合时宜的走了进来。

  “啊嘞,铎毅你醒了?紫洛你也在?你俩干啥呢?”

  杨啸你真是个活生生的气氛终结者啊……

  被称作紫洛少年率先收起了浑身的法术光芒,不过手里的长枪没有消失。

  “没什么,看来你这个小伙伴还挺有活力。”紫洛说道,脸上微微一笑。

  “喂,你刚才明显是想杀了我吧!”我一下拽住他的领子,吐槽道。

  “啊?”紫洛一脸无辜,“你说这个?”他晃了晃手中的金色长枪,随后猛然刺在了杨啸的胸堂之上。

  “我去!”杨啸大骂一声,只见长枪就深深没入他的胸腔之中,不过没有鲜血留下来。

  “呃……杨啸你没事吧……”我放下了紫洛,靠近了杨啸。不过一层金光构成的薄膜挡住了我。

  “看到了吧……这只是个防御型的武器。”紫洛耸耸肩,将长枪拔了下来,不一会就在他的手中化作金光消散在空中了。

  “吓死我了,还以为我死定呢了……”杨啸拍拍胸口说道。

  “你这样的笨蛋还是死掉的好……”说着,我准备推门离开这个房间。

  这房间的空气中到处都是书本有些发霉的味道,作为被黑光病毒进化过的身体,各方面的感官的敏感度都比常人高出一大截。

  不过嗅觉太过灵敏也不是好事,就像现在我闻到的味道足以让我发狂。

  推门走出房间之后我发现自己是在一座高塔之中,地面上依旧是到处堆放着书,但却没有一点发霉的味道,最奇怪的是无论哪里都没有窗户,只有墙壁四周上嵌着夜明珠用来照明。我抬头望去,发现塔顶至少距离地面有五十米,而且上层的四周都是一排排的书架,上面堆满了书。

  这里简直就是一座藏书塔,如果上面每一层四周都是堆满书的书架,那么这座塔里少说也有上万本书。

  就在我感叹这座塔的本质的时候,一股极其细微的清香,让我之前受罪的嗅觉略微好受了一点。

  这是女孩子的体香……

  刚刚洗完澡的女孩,还透着清新的味道。

  顿时,我感觉自己有些变态……

  我揉了揉自己的鼻子,作为一个人类嗅觉这么灵敏也不太正常啊。

  我看着从上面走了下来,在这一侧夜明珠的光芒内。显出了自己身影的奈那。

  “铎毅先生,你醒了?”奈那捂着自己的胸口,长长的黑发一直延伸到腰后。大概是因为刚刚洗过澡的缘故,头发上还有些湿漉漉的痕迹,白皙的小脸上带着红晕。

  她低着头,从她问这种看就能得到答案的问题就知道她有些尴尬。

  紫洛咳嗽了一声,推开了一摞书,坐在了之前被书淹没的转椅上,他的手上依旧带着z、e、r、o字样的四枚戒指。

  “有什么想问的吗?”紫洛看向我,说道。

  “……那场战斗我没看到的部分,能简单的说明一下吗?”我说道,毕竟我在紫洛召唤出另一把如同影子的剑的时候就不堪重负昏倒了。

  “……提诺尔之眼,回放。”紫洛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个水晶球,看起来上面回放着那天的战斗。

  后面的过程很简单,紫洛亮出了绝对斩断之剑的投影并且施展了「塔那厘狂暴术」之后,塞莱耶尔明显就不想打了,因为我们这几个身份不明的人类跟这个危险的家伙战斗很明显不值得,就算不甘心也只能带着吸血鬼军队离开了。

  “那么……我们现在在哪,或者说这个高塔又在哪?”我问了第二个问题,作为人类的残党绝不可能大摇大摆的在吸血鬼的领土里建这么高的一个藏书塔。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问这个问题。”说着,紫洛站了起来,打了一个响指。

  高塔的墙壁和地面都开始变得透明,这下我才发现这座塔并不是在地面上的,而是在高空的云朵之间,而天空中到处都是齿轮。地面上一片荒芜,时间似乎定格在黄昏时刻。

  “这里是无名异界·时间之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堕翼说:

这几天脑袋有点乱,所以没更新,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