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喂……开玩笑吗?”塞莱维尔看着依旧屹立着的我,能释放如此攻击绝对不是人类,“你究竟是何人!”

  “哼!”我冷哼一声,实际上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体内能量空空如也,别说是再释放一次雷暴,就算是让我手臂上电光闪烁都不太可能。至于其他能力,除了我本身「掠夺」以外,我至多还能释放一次。

  拼着最后一次机会试着掠夺掉她的能力?

  更8s新最快上酷T《匠》网E

  似乎不太可能,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且,我绝对不能死在这,因为我的命还有用。

  而正当我准备发动最后一次「碧霞眼」,探查塞莱耶尔的情况的时候,异变发生了。

  “呜啊……”

  怎么回事?刚刚她明明只是移动了一下脚步,为什么现在全身像是被什么压住了一样。

  没错,就在刚才塞莱耶尔猛然踏出一步,作为吸血魔身体内充斥着的能量直接是爆发而开。

  紧接着,宛如山岳般狠狠的压迫在我和杨啸的身体之上。

  “嘎吱!”

  在那等洪荒巨兽一般的强大能量的压迫下,我的双膝都是陡然一弯,旋即我便赤红着眼睛,硬生生的抵抗着那股压迫,浑身的骨骼,不断的发出那种如受重压的嘎吱之声。

  “你……这是要我跪下吗?”我咬着牙,从牙缝里面挤出这些话。

  “真是有些胆识!没错,我就是要让你跪!”见到我竟然能够在她全方位能量压迫下未曾跪下,塞莱耶尔手指一动,眼中寒冷更甚,而那股能量威压,也是越来越强,甚至,连我的大地都出现了片片龟裂。

  我此时只能极力保持的头脑的清醒,死死的抵御着那种让得自己动弹不得的能量压迫,到得现在,我才彻底的明白,爱德华替我们挡住的怪物是多么的庞大……

  周身的压迫,不断的想要将我双腿压得跪下,而我的目光,也是微微的冒出了绿光,通过最后一次使用「碧霞眼」找出自己存在的胜机和这股能量压迫的来源。

  然而,当最后一次「碧霞眼」的绿色光辉暗淡下去的时候,我的心,却是有些下沉,塞莱耶尔实在是太强大了。

  这股能量压迫的来源就算不动用「碧霞眼」我也能猜到许些:无非就是奇幻小说中的魔力啊,斗气之类驱动自己能力的来源。我们这些异能者耗费的是自己的体力和生命力,但是体力和生命力是有着界限的。就像现在的我,如果在强制使用体力和生命力的话,我就会有生命危险,所以就算我「掠夺」越多的能力,就算无法使用也是白扯。

  但塞莱耶尔是怎么回事?这股能量威压毫无疑问是她释放体内的“能量”,简单地说,就是她就像给自己开了一个口,大量的能量毫无界限的释放出来,构成了我们现在肩负的威压。

  她究竟是哪来的这么多能量?这就是我动用最后的「碧霞眼」的理由。

  但此时,我才觉得是那么的愚蠢。既然我们能用生命力和体力来驱动自己的能力,那么生命力和体力就是自己身体里的能量,只要足够多当然能够放出来释放威压。而她的异能——「噬命」吞噬的又是什么?是周围的生命,就是说,压在我们身上的并非塞莱耶尔的生命力,而是她身后的吸血鬼军团、她脚踏的地面、甚至是身处的这个世界的所有能量啊!

  “被摆了一道啊!”

  此时,我的面色赤红,仿佛连皮肤都是要滴出血来一般,意识竟然出现了恍惚。

  塞莱耶尔眉头微皱,旋即双手负于身后,俯视着那被压迫得身体有些弯曲的我们,淡淡的道:“就算这样还不跪下吗?那就带着你们的尊严去死吧!看我一点一点把你们的骨头碾碎。”

  我现在脑袋一片嗡鸣,虽然听不见她说的话,不过拜这所赐,我的脑袋突然再度清醒了许多,我血红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那居高临下盯着自己的塞莱耶尔,没有再说一句话。

  随后,我艰难地踏着重如山岳的步伐,一步一步的对着塞莱耶尔走去。

  那种越来越强的气息压迫下,我的毛孔下,突然渗透出了一滴滴殷红的鲜血,每一次脚步的踏出,都将会在地面上,留下一道被鲜血所灌满的猩红脚印,看起来触目惊心。

  望着那即便已是浑身鲜血,但却依然迈着如山步伐,一步步走向自己的身影,塞莱耶尔不禁有些动容。要知道,越是接近自己,能量威压越是呈几何倍的增长。一般人别说走动了,被碾成碎肉的都是有可能的,但他……

  他,究竟是什么东西!

  究竟是什么东西让他有着这恐怖的执念?一步步的走到了自己的面前?

  忽然之间,那个带着满身鲜血缓缓而来的少年已经到自己的面前。突然,少年抬起了头,露出了那对猩红的眼瞳。

  满身鲜血的我,身上带着浓郁的血腥味。而以我现在和塞莱耶尔的距离,她也能闻到这浓郁的血腥味。

  “……所以,你们这些家伙才令人生厌啊!”塞莱耶尔的赤红瞳孔猛然睁大,威压徒然上升。

  “噗嗤!”

  我不堪重负,一口鲜血喷出,单膝重重的落地,而后又被自己死死的撑住,我的身后拖着一道血迹,一道血痕,在夕阳的照耀下,显得分外刺眼。

  紧接着,我的双腿剧烈颤抖着,如同筛糠一般,很显然,我是想要再次站起来。

  这一瞬间,塞莱耶尔愕然了,究竟是什么,让这个少年已经超越负荷身体动起来的?按照他的失血量,死了也不奇怪啊。

  但她并不知道,此时的我的头脑早就不清醒了,恍惚的精神只发出了一个指令。

  手在哪里?脚在哪里?不管了,给我站起来,铎毅!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某个隐形的身影洒下了龙骨碎片,天使羽毛,圣水浸泡百年以上的十字架。手中不断变换着:祝福的结印、呼唤的结印、惩戒与罪的结印。

  同一时刻,塞莱耶尔也是看到了凭空出现的龙骨碎片等奇怪的东西,只听一道悠久古老的声音响起,“暗的精灵,莱茵河的传奇呦。吾辈潜心祈祷,诉说卑微的愿望。愿化为你周身缠绕闪耀的雷光电。愿化为你剑柄永不断裂的秘银链。”

  “秘银链……难道是……”这个时候,塞莱耶尔猛然看向凭空出现的“施法材料”的地方,那里,也是声音的来源。只见那里的天空猛然突出透明的人影,随后,人影的表面层层碎裂露出了人影的本来面貌!

  紫色的衬衫搭配上深蓝的背带裤,一双带着骷髅头的运动鞋踏在空中,紫色的中长发束在脑后,带着各种戒指的双手还在结印。

  此间,他的吟唱从未终止。而看见身影的同时,塞莱耶尔竟然也是从衣兜里掏出了什么,然后吟唱了起来,“瑟,陨钢,碳钢,花纹钢哟;玛•伽罗•en-塔法……”

  此时的两人就如同在比赛吟唱速度一样。

  “海战法师罗毕拉德哟…(愿化为你弦上百发百中的白羽箭…)”

  “汝之风与吾之钢…(以武神之名,剥夺敌人力量…)”

  “必将化为…(以爱神之名,吸收生命光亮。)”

  几乎是同时,两人吟唱完毕,高喊出了法术的名字。

  “罗毕拉德法师护甲!”“咒法招来·达摩克利斯之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