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看?正F9版章7节●,上。酷匠“网,

  杨啸虎躯一震!全身每一寸冒出大量的刀刃,朝着敌阵冲去。

  “被当作武器让我很不爽啊!那么,你们准备好接受我的愤怒了吗?”杨啸冷哼一声,像是一只超大号的豪猪张开一对利刃羽翼,悬浮在血狼骑士团的上空。

  只见,血狼骑士团所有人望着他,竟然忘记了手中拉成满月的弓箭。

  不对啊?难道都被我吓傻了?杨啸看着他们的呆滞的表情,暗暗想到。

  同时,他听见我大喊一声十亿伏特,转头准备笑我一句中二病。

  但那一刻,他只感觉菊花顿开,一股神奇的感觉出现在身体之中,面前出现的紫色雷霆让他不由得嘴里猛然大喊:“我和我的小伙伴草你大爷!!!铎毅!!”。

  咦?这幕怎么这么眼熟?算了,管他呢,反正几秒之后他就会感谢我的。

  “滋!滋!”尽管他这么喊,紫色雷霆还是已经撞击在他的身上,但他却没有半分感觉。

  难道自己已经被雷电泯灭成灰烬了?杨啸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体上所有竖立的刀刃中,两两之间都有电弧闪烁,就像是游戏里带着雷电属性的武器一样威武。

  而紫色雷霆的余威竟然将血狼骑士团前方的盾墙(血狼骑士团第一排是拿盾的。)轰开了一个缺口。

  “我去,铎毅你怎么这么会玩?”杨啸笑了一下,跃进了盾墙的缺口之中,伸手就是刺穿了左右俩个吸血种。

  我没有管这个家伙的动作,专心的控制着分开的俩团电流。

  莫蕊的能力就是控制蓝白色电流和黄色电流,而这俩团电流揉杂在一起的威力更大,但却十分难以控制。不过在她离开的那天,愤怒让我成功了,这就是寂灭天雷。

  而此时,我需要两种电流,一种温和的电流和一种犀利的电流!

  能力会跟着我的意念而动,回忆起驱动黑光病毒时的感觉,紧接着默念:“我需要一对翅膀!”

  手中的蓝白色电流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我两肩伸出的由雷电构成的巨大的蓝白色羽翼。

  那么,杀掉你们就用这黄色电流吧!

  随着我的杀意,我的双瞳竟然变成了金黄色,并且闪着微微的绿光。那是「碧霞眼」的绿光,它就像是雷达一样锁定了所有的敌人。

  手中黄色电流大盛,噼啪跃动的电弧逐渐凝结。

  “暗渊之电光,死寂之怒响,西方的三巫女,为三雷枪,东方的七贤者化为七雷枪…雷啊,吾之敌即为汝之敌!——达马拉的十二支雷枪!”我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喊出了我以前看过的漫画里的咒语,不过12只足有手臂粗细的雷霆之枪已经凝结完成,不用也是白不用啊!

  “不好,对方有魔法师,快撤!”也不知道谁在与杨啸的混战里大喊一声。

  唉?使用魔法就是这样的?看来我就算扮成一个魔法师也没问题,那么就用这雷霆感谢你们吧!

  “嗖!嗖!嗖!”雷枪轰然降下。

  ========================爱德华战斗的华丽分割线======================。

  “我说,塞莱耶尔啊……你别装神弄鬼了怎么样?”爱德华控制着破碎十字重新变回一堆鲜血漂浮在身旁。

  突然,坑洞里没来由的冒出一大堆猩红色的荆棘,如同火山喷发一样喷涌而出。

  “以为这样我就找不到你了吗?”爱德华莞尔一笑,手印变化。一滴鲜血悬浮在他的眼前。

  血引术——觅血之眼。

  突然,爱德华眼眶中血管暴起,瞳孔上竟然浮起一层鲜血,正好围住了悬浮在他眼前的鲜血。此刻,他右眼前的鲜血猛然凝聚,构成了一个镂空的十字架。

  爱德华的嘴角突然翘起,“找到你了!”

  血引术——即死连线。

  在他身边雀跃的鲜血突然构成一上一下俩把剑和无数丝线。上下俩把剑的造型十分诡异,剑刃朝外,剑柄相接。

  看起来就像一张弓!

  爱德华猛然握住下面的剑的剑柄,将这俩把剑横举在面前,瞳孔猛然一缩。

  血引术——即死连线·穿刺!

  无数丝线瞬间从俩把剑的剑柄交接处冒出,无限的延伸,刺穿了大量的血荆棘。

  说起来也奇怪得很,血荆棘再触碰到丝线的同时竟然就被切割成数断,看起来甚为诡异。毕竟,能吞噬周围生命的噬命血荆棘是不灭的!

  终于,在刺穿无数层血荆棘之后,塞莱耶尔现身了。

  她悬浮于空中,脚下踏着肆意生长的血色荆棘。

  “萨萨菲罗•罗罗菲萨,辛达•AL•月亮;巨石阵的缔造者种下月桂,槲寄生的播种者编织藤盔,巡林客的守护神目光高贵,德鲁伊的共生者健步如飞;林中水,狩于林。”瞬间,她的五指冒出了长达20厘米蓝色的尖端,竟然捏住了血色丝线的末端。

  “什……”爱德华一惊,随后又恢复了镇定,“没想到你这么多年凭借一招噬命成为了帝国最强骑士,本以为你早荒废了这魔法,现在看来饿死的厨子也有三百斤啊!”

  “哼,就算你用神格将切割的概念灌进了丝线之中,但不会断裂的东西依旧不会断裂……例如这魔法的造物:萨萨菲罗拟态狼爪术。”塞莱耶尔面无表情的说道,伸手冒出一把银剑。

  “剑,我赐予你生命!”说着,她的袖中冒出无数血荆棘缠绕住了剑柄,不知道谁的鲜血迸出,洒落空中,为三尺剑刃镀上了血色的光芒。

  “就算噬命吸取不了你带着神格的生命,但生命就是生命!”说着,她捏着丝线猛然一收,另一端控制着丝线的爱德华就猛然飞升到了空中。

  “永别了,爱德华!”说着,血剑前指,将爱德华上升的身体贯穿。

  “噗啊……”爱德华喷出一口鲜血,“以为这回你赢了吗?你还是那么天真……塞莱耶尔!”

  塞莱耶尔皱了皱眉,松开了剑柄,血荆棘构成的巨蛇一口将下落的爱德华吞下。但她们谁也没有注意到爱德华从来没用过的水晶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堕翼说:

  神格是什么?谁知道谁告诉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