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刘子风几人等候多时的门终于开了!

  先走出来的不是凌度宇两人,而是常德,他此时愁眉苦脸的低下头拎着一个头发凌乱,眼角还残留着泪痕,脸部肿成猪头一样的青年!

  “怎么凌度宇没杀了这个叛徒?”刘子风脸色一愣,心中默念了一句!

  但是留意到常德这个叛徒的脸色难看到了一个极点刘子风,还有已经走出门口笑意满满,双眼尽是闪烁着满足的看着手上的那个小袋子,就大概猜到了凌度宇为什么不杀常德的原因!

  凌度宇手上拿的是一种储存物品的袋子,这样的袋子和平常普通的袋子不一样,平常普通的袋子只能装一点东西,而凌度宇手上的袋子在古武界叫做储物袋,它是由炼器师炼制出来的劣质品,而这些戒指的储物袋里面的空间有的可以容下一个庞大的足球场,有的可以容下几间屋子大小的空间!

  这样说的话凌度宇手中的储物袋,在看他那一副满足的样子,刘子风知道常德为了他的这条性命肯定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至少他的那些财产也所剩无几了,想到答案可能就是这个的时候,刘子风心里不由得大叫一声好,这可是比杀了他更好!

  但是一想到放任他离去,让他去找那石碑,刘子风意识一紧,眼中不禁流露出丝丝惧怕,正要说话,却被打住了!

  “老头,你真大方,你想什么时候离去都可以了!”凌度宇拿着那储物袋,不断在打量着,看也没看常德两人,直接下了逐客令!

  常德脸部一阵猛抽,转身就迈开脚步拎着曹明就离去,生怕多待一分钟就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前辈………”刘子风双眼紧紧盯着常德离夜色门口越来越近,语气有些急促起来,可是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都说不要叫前辈,难道老子有那么老吗?我可是很帅很年轻好不?”凌傲天拨了拨那半白的头发,摆了一个风骚的姿势,一脸自恋的说道!

  “额!”凌度宇直接撇过头,挪开几步远离他爷爷,一副我不认识他的样子!

  “封灵石碑!”刘子风看到常德已经走出门口,脸色一急,直接转入话题低声叫了一句!

  “嗯?”凌傲天浑身气息凌厉起来,迅速笼罩刘子风,一双原本淡然的眸子突然暴射出一道锋锐如利剑般射穿刘子风的整个身子!

  离凌傲天最近的凌度宇也不禁吓了一跳,这恐怖的气息发自他爷爷,他浑身就感觉不自然起来,心底苦笑不已,单单这气息就能把自己压的窒息,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超越?

  而另一边,感受到这压的他差点喘不过气的凌厉气息,还有那道锋利的精芒让他灵魂都止不住战栗起来,但是刘子风艰难的抬起头,承受着这恐怖的气势,嘴唇有些发白的艰难开口说:“前辈,刚才那人就是为它而来的!”

  “哦?”凌傲天收回那凌厉的气势,双眼对着那紧闭的门口闪过一丝杀意:“没想到他们的动作那么快,哼!”

  “呼!”刘子风深深的吐出一口浊气,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心底暗念一句:凌前辈果然知道这封灵结界碑的事!

  “你是怎么知道的?”凌傲天看了一眼只有玄境修为的刘子风,眉头微皱,语气带着询问道!

  “秘辛!”刘子风回答道!

  “你们都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凌度宇看了看两人,他们就像在打哑谜一样,自己一句都听不明白,直接插口打断道。

  “你不说话,我还差点忘了你的存在!”凌傲天对他这个没有节操的孙儿眨了眨眼睛,诡异一笑,凌度宇瞪大眼睛,看着他爷爷嘴角那贱笑,这什么跟什么,又什么差点忘了我的存在?

  可是下一刻凌度宇便感觉到有东西袭击了他,双眼看到眼前他爷爷凭空消失了,心里一万句‘贱人’漂浮,随机双眼一黑,彻底昏迷过去!

  “前辈这是?”刘子风眼中闪过一抹疑惑,不明凌前辈这样做是何意!

  “影响不好!”凌傲天淡然一笑,就以这么一句简单而明了得话搪塞回去,然后看了一眼刘子风身后的两人,再次开口问:“你应该不是一般人吧?不然你怎么会知道这秘辛!”

  “在下刘子风,曾是剑宗少主,但那是曾经,而眼前只是一个废人!”刘子风知道对方必然会提起这一问题的,他也不必在做隐瞒,索性直接老实回答。

  “剑宗!”凌傲天点了点头,呢喃一句,再次把刘子风打量了一番说道:“还有谁知道?”

  “我们几个!”刘子风回复了一句,语气一转,脸色有些激动的开口问:“是真的存在有天界和神界吗?”

  “嗯!”凌傲天脸色突然凝重起来,重重地点了点头!

  “那他们为何要寻找那石碑?”这是刘子风把心中的问题一个个问了出来!

  “寿命,灵气!”凌傲天无奈的说出这四个字!

  “可是他们明知道………”刘子风听到这话不能不能镇定了,如果真是那样,绝对就是一场灾难的开始!

  “每个人都有贪和欲,就看大与不大!”凌傲天摇了摇头,眼中尽是一片无可奈何!

  “但是…………”

  “好了,该来的还是回来,但是他这米粒之光,岂敢与日月争辉?”凌傲天淡淡的话语中带着强势霸道!

  “你应该受过伤,而且还是被人用阴毒的手段让你双腿残废,经脉堵塞吧?”

  “是的,前辈!”刘子风知道眼前此人一眼就能看出自己的伤势,就果断老老实实的回答。

  更R3新t!最3快上酷Vt匠网,

  “我可以帮你!”凌傲天点了点头,淡淡的说出这让刘子风最想听到的话!

  “但是你必须要帮我一个忙!”

  “只要前辈能治好在下的伤,在下定完成前辈交代的忙!”刘子风脸色激动万分,多少年了,他终于不再受如折磨般的痛楚了,也终于可以下地行走了,还可以修炼了,他怎么不激动?

  最重要的就是有朝一日他终于可以去复仇了!

  “保护他!重要的就是组建自己的势力!”凌傲天指了指已经昏迷过去的凌度宇,眼中一丝苦涩闪过:这就是他的宿命,你一出生就已注定!

  “好!”刘子风重重地点了点头,毫不迟疑的回答道,只要能让他扔掉这轮椅自己可以行走,能让他重新修炼,什么他都能答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