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什么?凭你昨夜看小爷被打的样子,你很爽!”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曹明扭曲的脸庞瞬间错愕起来,这就是要打自己的理由?

  这都他么的什么狗屁理由?

  你被打关我个卵事啊?

  又不只我一个人看,这分明就是赤赤裸裸的借口,这分明就是羞辱自己!

  曹明一想到这是对他的羞辱,怒意再次爆发,右手直接伸到腰间,势要与这个侮辱他的凌度宇一战,可是手还没伸到就被凌度宇一把拉过去,双脚轻轻踢到曹明的脚下,让他的身体处于不平衡状态,在借助他那斜在半空的身体一拉,一声掉落声随即响起!

  “嘭”

  被摔在房间角落的曹明瞬间懵逼了,他武器还没摸到,还没反抗就被对方出其不意的直接甩到一边角落里,怎么都是早有打算的呢?

  还没等曹明想通,可是等候他的却是沙包雨点般的拳头落下,让他毫无还手的机会,只能蜷着身子,嗷嗷直叫的被凌度宇一拳拳打在身上!

  其凌度宇本身就是一个以纯粹武体的武者,现在用拳头用力的一拳拳猛抽一个修炼心法的曹明,疼痛感可想而知!

  “叫你瞪我!”

  “叫你吼我!”

  “打你,你居然还敢还手,不知死活!”凌度宇一边喃喃说道,下手的力度也大了几分,甚是让曹明就如一个沙包一样给人当做发泄!

  在一旁的常德看到此情此景浑身打了一个冷颤,在一旁看着也被这般虐,那他把这个少年打成重伤,那岂不是要少胳膊,少腿了?

  常德不敢想下去,额头上的冷汗渗了出来,不敢直视他徒弟被当做沙包一样被无情虐着,折磨着,他知道下一个就是轮到自己了,而且还是不能反抗的那种,想想后背脊一凉!

  坐在沙发上神情淡然的凌傲天嘴角也忍不住抽了抽,看着自己这个孙子那天花乱坠般的拳头直直落下在那已经被打到忘记挣扎的青年,已经痛到麻木了,声音也懒得叫了,只是静静的卷着身子在那给凌度宇好好的发泄!

  “小宇,差不多就行了,死了就不好办了!”凌傲天淡淡的说出这么一句没有良心的话!

  噗嗤!

  常德差点又是一口老血喷了出来,心底一万个草泥马奔腾而过,看着他自己的徒弟呼吸只有进的没有出的了,心脏狠狠的抽了抽,这也叫差不多?这两人怎么就那么无耻啊?

  “啪!”

  “今日先放过你!”凌度宇伸手又是一巴掌打在那已经肿成猪头一样的脸部去,语气带着丝丝不爽与心疼的说道:“打的小爷手都肿了,早知道去外面找板砖来打了!”

  “噗嗤!”

  一口殷红的鲜血在静静躺在地下的曹明嘴中喷了出来,嘴角很有节奏的抽搐了起来,慢慢的伸出那颤抖的右手轻轻捂住那肿成猪一样的脸庞,看起来就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孩,默默承受这巨大的伤痛!

  “呀,我手都肿了,都不觉得痛,你在那捂什么!”凌度宇假做惊讶的看着憋屈到一个境界的曹明,说了这么一句无耻的话!

  瞬间,曹明内心崩溃了,心底的最后一道防线也被凌度宇的无耻给攻破了,再也忍受不了心里那慢慢的委屈和带来的悲痛!

  忽然间,他眼角一滴滴晶莹的泪水流落在地!

  他居然流泪了,哭了!

  一个大男人并玄境的修者就这样在众人的面前流泪了,被凌度宇的无耻给玩哭了,哭的那是个委屈,哭的那是泣不成声啊,让众人都为之一愣!

  作为他师傅的常德更是直接捂住那张皱纹遍布,他忽然觉得他没脸见人了,收了这么一个受了点伤害和委屈的徒弟就哭的稀里啪啦的了!

  “握草,你怎么就哭了?是不是打痛你了?”凌度宇立马蹲下语气装着同情的问道!

  “哇!”

  受尽委屈的曹明听到凌度宇那有些同情的话语,眼泪更是止也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突然觉得眼前这个把他打的全身没有一处是不痛的少年并不是没有良心啊,现在居然还问他是不是被他打疼了,正想努力的点点头,然后说一句:好痛,好痛!

  可是他下一刻,他哭的更加惨烈,更加委屈!

  因为凌度宇轻微的摇了摇头,叹息一声,说了一句根本无节操的一句话:“真是丢脸,受了点伤痛就哭成这样,哎!”

  凌度宇说完一个潇洒的转身,给那被泪水淹没的曹明留下一个高高在上,风度十足的背影!

  “好了,老头,现在我们来谈谈我们之间的恩怨!”一屁股坐下沙发,淡然一笑的凌度宇微微看着依然低着头不敢见人的常德。

  “额!”

  常德愣愣的看着那微笑的凌度宇,这什么情况?

  》看WG正版{章^(节e@上w酷M匠,网Q

  不是轮到自己遭殃吗?怎么现在只是‘谈谈’他们之间的恩怨呢?

  想想不对劲的常德,忽然想到某种可能性,心中不禁升起一股欣喜之意:听这少年的口气,好像没有要杀自己的意思,而是想要赔偿?

  但想法归想法,还没有成为现实,常德也不敢托大,语气很是尊敬,小心翼翼的回应:“凌公子,老朽是一时冲动,让凌公子受了那么严重的伤,老朽问心有愧,老朽愿出一百灵石作为弥补对凌公子的过失!”

  “这又是什么鬼?”凌度宇心底暗暗嘀咕了一句,眼珠子一转,脸色突然一变,语气充满不屑道:“老头你该不会就想拿这点东西让我饶了你的性命?再说了本少爷会在乎这点东西?”

  “难道本小爷的命就值这点东西?”凌度宇越说脸色就更加阴沉,生气起来,可他只是刚入修炼界的一枚菜鸟,怎么懂得灵石是什么东西?

  “有老子当年的风范!”凌傲天暗暗赞赏了一句,刚开始听到一百灵石,眼皮也微微一挑,他可不是凌度宇那样的菜鸟,他可是知道灵石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后面看到他这个无耻没有节操的孙儿居然忍住这对他算一笔横财的诱惑,眼底尽是一片赞赏之色!

  反倒是常德听到凌度宇这更没节操的一句话,差点暴跳如雷,然后站起来指着眼前这个无耻的‘凌公子’大骂一句:你还不值这么多的灵石呢!

  可是他怎么敢说?旁边可是有一位可以虐他千遍万遍,杀他千次万次的强者在,借他十胆也不敢说啊!

  “是,是,凌公子何等的尊贵,怎么会是那些俗品能比较!”常德点头哈腰的献媚道,人在屋檐下,哪有不低头啊,现在常德只能低着头阳奉阴违的又是赔礼又是尊敬的说道:“那凌公子想要什么?只要老朽有的,都会给凌公子!”

  “想要……”凌度宇话语一顿,思虑了一下,眼中突然闪烁着丝丝精芒,再次开口道:“想要你的命,你能给吗?”

  “额!”常德脸色一顿,极为尴尬起来!

  “给不了就是吗,你再提提别的东西吧,看有没有我想要的!”凌度宇眼中鄙视了一眼一脸尴尬的常德,淡然自若得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