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第几刀了。”

沙哑的声音微弱的响起,辉月的眼神已经开始无神了起来,她的身体也早已经开始了颤抖,而且,她维持空间的双臂已经下垂的几乎快要垂直于地面了,而在一旁的莲娜更是脸色惨白,她双手之间的火焰早已经黯淡不已,但是即便如此,她依旧全力的维持着任默体内寒炎的平衡。莲娜歪过头看向一旁外面的天空,虽然这里是艾卡西亚境内,常年紫黑色的天空,但是依旧能够看出那已经暗了下去的天空,她苦涩的咽了咽已经干涸的口水:“已经这么晚了,可能,几百刀了吧。”

在一旁一直在维持着任默身体圣光庇护的凯尔现在的身体状态反而比一开始要好得多,因为随着对任默内脏的治疗,虽然每次切割都是对凯尔圣光的一次大负荷,到那时那之后却是降低了凯尔的神力消耗,以至于现在,她仅凭借魔力,不需要天使之躯和天使神力就可以维持任默性命。不过同样,她也是早就将同等的力量施加在辉月和莲娜身上,她万万没想到,这两个看起来十几岁不到二十岁的小家伙,竟然为了任默拼命到了这种地步,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凯尔也是真的很担心辉月和莲娜会因为魔力枯竭而昏迷,甚至受到不可治愈的伤势,那样的话,就算任默被完全治愈,也没有人会这么坦然接受的,任默,也不会。

“这是,最后一刀。”

当最后一丝共感的波动传入任默体内的时候,莲娜最后维持着的寒炎也是瞬间消退,将任默左脚部分的神经煅烧完毕,莲娜直接是就那么歪倒在地上,整个空间的禁锢也瞬间崩塌,辉月也一样,就那么从半空中落下,直直的落在了地上,双目发直,气息微弱。凯尔才刚刚站起身要去扶起她们,门就被推开了。

“星光。”

温柔的声音如水般响起,索拉卡手中的魔杖泛起了阵阵的绿色光芒,将辉月,莲娜,凯尔,任默四人一同包裹了起来,温润的力量飞速的恢复身体的伤势。而身体神经和脉络全部被煅烧之后,任默的身体也终于可以承受魔力治疗,索拉卡在保证在可控范围内,对任默施加治疗。辉月和莲娜的意识稍稍清醒了一点点,但是她们还是在挣扎,仿佛是想挣扎着站起来,但是无论手臂怎样挣扎,都只能抬起一点点而已。

“放下吧。”

“别乱动。”

两个声音迅速传来,雨和夜快步来到她们的身后,雨扶起了辉月,而夜则扶起了莲娜。第一个走到她们面前的是幻樱,她直接是两步走到了任默的面前,轻轻的伸出手,按在了任默的心脏,一股微弱却强烈的血液波动瞬间爆发传递而出,任默的心跳声突然暴起,整个房间内,都被那种剧烈的心跳声所充斥。

辉月和莲娜首当其冲,双目圆睁的盯着床上的任默,每个人都感觉到了任默体内飞快流淌着的血液魔力,最终,那些激发心脏后所爆发的血液魔力,直接是一股脑的涌入了任默的大脑之中!门口,奎因的肩上,搭着托莉丝,她虽然身体没有任何的伤势,体内的伤势也在索拉卡长久的治愈下恢复如初,但是那种浑身上下都被一点点撕裂的痛楚,却长存不散。咲羽美和南宫珠蒂互相搀扶的靠在门上,看了看莲娜和辉月,也同样将视线锁定在任默的身上,薇恩,乐芙兰,锐雯等等等等每个人都快步进入了这个房间中,每个人都是直直的盯着任默,一时间,整个房间,只有任默的心跳声,除此之外,甚至连呼吸声都听不到!

“噗通!”

在某一次心跳声之后,任默的心跳声突然消失,整个房间顿时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幻樱的表情稍微有些紧张,但是她还是强忍着心中的慌张,迅速伏在任默的身旁,但是还没等她做些什么,任默的身体突然散发出了一股诡异的波动,磅礴的魔力波动疯狂外溢!

“···任默的魔力,在流逝?!”

即使是幻樱,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有那见多识广的艾尼维亚不禁瞪大了双眼,直接是扑到了任默的身边,近距离的感知着任默身体的变化,但是无论他怎样去感受,任默的身体,都没有任何的变化,就像一个普通人的身体一样,伤势已经完全治愈了,可是即便如此,他体内的魔力,依旧像一个扎了口的气球一样,不停的外溢!

“···斩断重铸,因为这样,导致了爸爸的魔力丢失吗。”

幻樱的眉间剧烈的抽动,虽然早就可以肯定任默失去了对自己体内的魔力控制权,但是万万没想到,这样治疗后,虽然是恢复了任默的身体,却相当于牺牲了任默的魔力!短短的几秒钟,这魔力泄露的趋势立刻戛然而止,而这个时候,每个人也感受到了:任默,失去了所有的魔力!

“幻樱,这是怎么,回事?”

趴在任默身边的艾尼维亚几乎是颤抖着的向幻樱开口询问,若是任默醒来发现自己力量全无,会怎么想?幻樱也是面色凝重,可她也只是低下头,沉沉的开口:“就算是我,也不可能完全了解一切啊,我只能想到这种方法才能拯救爸爸,为什么会这样,我也,不知道啊···”

“幻樱大人!”

就在任默这边伤势尚未完全探明的时候,一名吸血鬼突然落在了这房间所连的阳台,直接是跪倒在那里。幻樱不禁愤怒的回过头怒喝:“放肆!居然敢直接进入血之馆!”

未得到允许,直接冲进血之馆,还是血皇的休憩之处,无论何人,都得一死。可是那名吸血鬼却依旧是面色慌张的冲着幻樱大声禀报:“大陆联军,已经攻进了艾卡西亚深处!”

“就因为这种事就冒死前来禀告?!”

“···但是就在刚刚,从虚空所在的艾卡西亚深处,冲出了数十只可怕的怪兽!那已经不是虚空虫的级别,而是虚空恐惧那种级别的了!”

一下子,冲出了数十只英雄等级的虚空怪兽?!这突然的消息,无疑让每个人都为之一愣,乐芙兰突然猛地开口,似乎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紧急逼问:“从任默消灭了纳什男爵,到现在过了多久?!”

“··大约,一天半吧。”

“一天半的时间,为什么大陆联军会能攻下整个艾卡西亚?!战场上发生了什么!”

顿时,所有人的视线,包括幻樱在内,全部又凝聚在了那名吸血鬼的身上,那名吸血鬼立刻毫不废话开口:“艾卡西亚的首领玛尔扎哈不停的在撤军,从那之后一次正面交火都没有,大陆联军如履平地般进入领地,双方甚至没有损伤一兵一卒!”

“吼!!!”

一声震天动地的怒吼突然暴起,虽然微弱,但是明显能够确定是从相当遥远之处传来!一道有些现眼的光芒从远方直奔深渊之城,数次光芒闪烁,淡黄色的光芒直接是出现在了这房间内。光芒散去,每个人都为之震惊,奎因更是忍不住跑上前去,声音颤抖:“伊泽,拉克丝,你们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

伊泽瑞尔背负着拉克丝,两人都是伤势严重,拉克丝更是已经昏迷了过去,两人的身上巨大的伤口不计其数,伊泽瑞尔的脸上更是有着一道巨大的抓痕,让他帅气的面容变得有些恐怖!索拉卡立刻动手为他们二人治疗,伊泽瑞尔也同样没有多余的话语,语气急促:“快,快将整座城市转移回去,如果传送魔法阵还没有拆毁,只要保证魔法阵有足够的魔力就可以了吧!”

“伊泽瑞尔,发生了什么!”

乐芙兰低声询问,在座的众人,若是说谁最有势力,只能说是这黑色玫瑰的掌控者乐芙兰了,而对于她的询问,伊泽瑞尔也没有无视,他咽了咽喉咙中的血腥,说出了一切:“玛尔扎哈,献祭了几乎九成的虚空生物,打开了,通往,荒芜之地的虚空之门!”

荒芜,之地。这是一个让每人都感到陌生的名字,但是如果任默在,希维尔在,韦德在,莫瑟在的话,他们的脸色会在一瞬间煞白,因为他们,都曾经在荒芜之地存在过!

“荒芜之地,是什么?”

薇恩虽然知道形势肯定很紧张,但是这个陌生的名词并不能让她们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她不得不继续询问下去。不过这次,开口的却是那一直在门外不曾发过一言的,冰霜女巫丽桑卓。

“虚空生物,不,应该说是所有怪异生物最初的温床世界,冰霜守护者就是它们那里的一部分,不过,只是底层的生物罢了···”

“那虚空之门中冲出了数不胜数的恐怖生物,每一只都有英雄等级的实力,甚至个别的,都直逼拉克丝大元素使的力量!拉克丝和我拼了命的布置下了奥术围墙,但是只能让那些怪物动作减缓而已,现在唯一的办法,只能让大陆联军借入深渊之城,立刻传送回去!”

晴天霹雳。

本来已经确定的局势,却因为玛尔扎哈这一招,全盘皆崩!幻樱咬了咬牙,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你们,必须保证不会对我的深渊之城做任何有害之事!而且,深渊之城容不下大陆联军!”

听到幻樱这一番话,伊泽瑞尔却是忍不住苦涩的冷笑一声:“这一点你大可放心,区区几千人,不会对你造成威胁的。”

“··几千,人?”

“啊,几千人,因为其他所有的人,都已经在那短短的十几分钟,全军覆没了。而且,这次入侵的将不是虚空,而是荒芜。”

是比前六次符文之战加在一起,都更加恐怖的危机。

这次,大陆真的可能会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