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是我们。”

“因为,我现在找不到别人,至少,我知道你们还是有可能的。”

背对着紧紧关闭的房门,幻樱轻轻的按着任默的颈部,表情很严肃,她看向提出问题的咲羽美,语气异常的强硬:“虽然我知道,比你们强的人有的是,但是,现在···没时间了。”

“你想干什么。”

躺在床上的任默气息已经完全消失了,仅剩下微弱几乎不可查的心跳和脉搏,而在一旁尽全力用最后的力量凝聚圣光保护任默的凯尔,却是异常的谨慎。她现在尽全力凝聚的圣光都几乎无法保住任默的生命,而幻樱短时间内托辉月找来的赫然是其他四个小女孩,在德玛西亚高级皇家学院,辉月五人众,莲娜,托莉丝,咲羽美和珠蒂。

不止凯尔谨慎,门口的诸人也不放心,奎因和薇恩在凯尔身旁紧张的盯着幻樱,她们算是比较了解幻樱的,在任默这么危急的时刻,肯定是尽全力去想办法拯救任默,不过为什么找来她们,没人知道。乐芙兰在迅速给黑色玫瑰的手下部署了下一步的命令后,也是立刻赶到了深渊之城的血之馆中。本来是在布置完所有的命令后,乐芙兰返回到了大陆联军的治疗之处,但是那个时候任默已经被幻樱带到了深渊之城,奎因,薇恩一同跟了来,加上必须片刻不离任默的凯尔,跟着乐芙兰的辛德拉,以及片刻不停跟随着幻樱协助她的锐雯。这让幻樱也是稍稍有些意外,她之前一直见过的和任默有感情的女性,只有奎因最让她能感觉到那种强烈的感情,锐雯没有奎因那种强烈的情感,但是却和任默之间有一种莫名的彼此牵引一样。

“···接下来,这个房间,除了任默,辉月,莲娜之外,谁也不能留下,包括我。”

幻樱扭回头,扫了她们所有人,指了指辉月五个人,在她们开口询问前先解释这一番话的意义:“辉月,接下来的治疗期间,你要全程保证这个空间没有任何波动,也就是,任默的身体无论受到什么样的伤害,都不能让他的身体结构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为什么治疗,会受到伤害?”

站在门口的雨敏锐的注意到了幻樱话语中的一些听起来相当可怕的地方,不由得开口打断了幻樱的话语,而幻樱似乎早就想到了她们会问到这个问题,也是深吸了一口气:“长话短说。”

“辉月,保持这个房间内空间的稳定,莲娜,用你的寒炎充斥任默体内,只要任默体内的神经和脉络断裂后,立刻灼烧断点重新烧结在一起,但是,又不能对其余部分有任何的伤害;南宫珠蒂,你对魔力的控制力强,而且你既然擅长中介魔法,那应该能够做到,将任默体内经络的状态完全感知并同步到另一人身上;咲羽美,你的魔力是风属性,需要你直接在任默体内化为微弱的利刃,将对应之人体内所有经络濒临断裂的位置全部直接斩断。现在任默的身体根本不能承受任何直接的魔力治疗,所以只能用别人的身体共感任默的身体,用最柔和的方式去将任默体内的伤势打碎再得以治疗。”

“···可是这样一来,和任默共感的人,就会受到同样糟糕的伤势啊!”

“无论是谁,就算受到和任默同样的伤势,不仅身体素质足够强可以直接接受治疗,而且是一点点积攒伤势的,不会致命!”

“···那为什么这个房间只留辉月和莲娜。”

“因为莲娜要保持任默体内的寒炎煅烧稳定,辉月要保证这个空间的稳定!这个空间的人越多,就越难维持空间的固定!只要让别人和任默共感之后,南宫珠蒂维持两人共感,咲羽美对伤势的切割都完全可以在外面进行!”

“那,为什么需要我。”

“···你比我更明白原因,嘉文;托莉丝。”

幻樱直勾勾的盯着托莉丝,眼神中不是严肃和冷漠,反而是一种充满了逼迫的威胁感。托莉丝握紧双手,脸颊轻轻的抽动着,没有开口,锐雯却是突然抢先一步说到:“交给我吧,我来,和任默共感。”

“···不是你说你来,就你来的。”

托莉丝突然扯了扯衣领,体内散发出阵阵的雷光,直接是一个转身,无视了所有人:“珠蒂,小美,来吧,隔壁房间,共感和切割,就交给你们了。”

“你,要···?”

“没有人,比我更适合这个事情,毕竟对于一名吸血鬼来说,第一名血奴,无疑是最亲和的载体不是吗。”

——————“啪”的一声,任默所在的房间门被紧紧的关闭,没有多少犹豫,房间中,仅剩下任默,辉月,莲娜,以及一刻不能离开,否则就会导致任默直接丧命的凯尔,其余的所有人,都来到了隔壁的房间内。

“不介意,我们在这里吧。”

“··随你们便把。”

乐芙兰试探性的问了一下,毕竟直接看着托莉丝,和看到任默的状态可能也差不多,所以她也是询问了下是否可以留在这里,而托莉丝似乎也没有任何在意之处,甚至可以说似乎没有什么顾忌一样。

“为什么,你这么信任她们。”

奎因对于她们五人也比较了解,对于幻樱同样也比较了解,她忍不住开口询问幻樱,毕竟任默伤势伤的如此严重,而幻樱却第一时间却想到找曾经见过的五个丝毫不懂治疗和不拥有治疗能力的学生去拯救任默,她不太理解,而幻樱却给了个简单明了的答复:“你现在能找到五个配合默契还拥有足够实力满足我说的那些条件的人来吗。”

“···不能。”

“至少,她们会为了爸爸,尽全力。”

“你刚才一直任默任默的说,现在,又管任默叫爸爸了吗。”

奎因淡淡的念叨了一句,幻樱并没有听见,而珠蒂则是微微一顿,体内散发出了大量极其细微的魔力,一部分连接到墙壁,贯穿墙壁与任默的身体相连,而右手则是对准托莉丝,魔力丝线对应连接在托莉丝的身体上:“身体,共感。”

以珠蒂为中介,任默和托莉丝的身体内部感知在这一刻连接了起来,也正如幻樱预料的一样,强行共感不仅没让托莉丝有任何的不适,甚至还让她的身体舒适温暖了很多。

“空间封锁了,辉月和莲娜准备好了。接下来···”

珠蒂咽了咽口水,她感觉到隔壁的空间被辉月固定住了,她转头看向咲羽美,紧张的开口:“先··尝试先切割手臂的伤势吧。”

“呵,哪来时间去尝试啊,直接,先切断他心脏的断裂处吧。”

托莉丝就那么淡淡一笑,发言简直像在寻死一样,她们也是为之一怔,却又无话可说。

“没关系,托莉丝小姐,每次你受到伤势,我都会用最快的速度为你恢复的。”

“多谢您,众星之子大人。”

刚刚幻樱所说的治疗方法,索拉卡也是她们中唯一一个开口同意的人,也正是索拉卡的同意,才让本已经无药可救的任默,再次多出了一丝希望。咲羽美看了看托莉丝,长长的呼了口气:“利。”

话音刚落,咲羽美的指尖就出现了一团淡蓝色几近似无色的魔力团,只有迦娜感觉的到,那是一团风属性魔力,而且,是无数细小的,无比锋利的风刃。

“···小美,能看见吗,我把任默体内的伤势断裂处的位置投射到了托莉丝的身体内了。”

“···能感觉的到,可是,如果真的把那些地方切断的话,我,我岂不是要切碎托莉丝和任默的心脏?!”

咲羽美根本不敢下手,在她的感应内,托莉丝体内显示出的任默心脏的伤势,过于复杂,将那些藕断丝连的伤势斩断,就相当将心脏砍个破碎!幻樱皱了皱眉,语气突然变得冷酷:“现在任默体内藕断丝连,所以无法承受任何的治疗,加上无法传输任何的意识和神经,无法恢复,只能斩断再瞬间锻连在一起。”

“···动手吧,小美。”

就在环境焦虑起来的时候,托莉丝轻轻的拍了拍咲羽美的手背,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我,可没那么容易死。”

有那么一瞬间,在座的所有人,都在托莉丝身上,看到了那只属于任默的影子和决绝。

“···风刃,切。”

——————“唔!”

莲娜瞬间瞪大了双眼,死死的维持着任默体内寒炎的稳定与平衡。要同时保持能够将伤口瞬间煅烧连接,又要保证冰封不损伤细胞性命,更要保证温度维持在三十七的人体温度,可以说是莲娜有史以来最强的考验,而在辉月凝固了这个空间后,任默的心脏突然爆发出了一股血液波动,以及一阵锋锐的波动,她不禁凝神静气,完全把注意力放到任默的心脏处,竭尽全力的为任默恢复突然破碎的心脏。

“···真的,有救吗。”

凯尔的双眼越来越模糊,本身魔力就耗尽了,再加上天使之躯的缺失,空间被辉月的封锁,任默极重的伤势,她已经几乎是在消耗自己的生命了,但是,她依旧强撑着。而看到莲娜那突然紧张起来的神色,她也发现,任默的伤势一瞬间再次加重,自己承受的魔力负荷更大,而短短的一瞬间之后,一声微弱的心跳声突然响起在这悄无声息的房间!

“任默的,心跳,恢复了?”

凯尔几乎不敢相信,难道真的有用吗?而这个时候,辉月,却突然微微一震,虽然一声不发但是一口鲜血却从她的嘴中喷了出来!

“辉月!”

“莲娜记住你该做的事!”

强烈的魔力波动和瞬间的空间变化,瞬间高负荷直接超过了辉月身体能够承受的魔力压力,体内也是瞬间积累了不小的伤势。但是,她依旧死死地固定着这个空间,这才让任默的心脏虽然破碎了瞬间,但是心脏的肌肉没有任何的形状变化,也没有任何血液从心脏中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