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啊,”“好可怕的伤势···”“他没死,他居然没死···”“喂喂喂,他感觉不到疼痛吗!”“他的右臂绝对断裂了啊!连肉都少了那么多啊!”“就算不失血过多昏迷也该痛昏过去吧···”在场的学生已经有几乎三成的学生被任默的惨状吓昏过去,而剩余的七成学生中也有三成学生已经被任默的惨状吓得浑身颤抖,几乎都不敢喘气,而剩下的胆识好的四成学生也是手脚冰凉,深深地咽了一口口水后,连说话都已经是自己的极限了。“你到底···是人类吗······”托莉丝之前在深渊之城时见到的任默,是让她感到畏惧的任默,因为那个任默充满了杀气和冷漠,然而现在的任默再一次刷新了托莉丝对任默的认知,现在这个身上带着难以想象的致命伤势却面色自若不露出一丝痛苦,表情冷漠却又强硬至极的任默,加上这一身让人看到就会觉得触目惊心的重伤,比那个充满了杀气的任默,更加让她感到恐惧···!“喂,你还打不打啊。”任默轻轻的动了动他的右臂,却发现他的右臂动不了,他侧过头才发现,自己的右臂早已经在那强烈的冲击中断裂,他“啧”了一声,却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冷冷的走到了雷也面前:“还打不打,痛快点。”

  “我认输了,我认输了!我认输了!”雷也几乎是痛吼出声的,右臂的剧痛和全力一击的完败让雷也完全丧失了再和任默战斗下去的欲望,或者说现在的任默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无与伦比的噩梦。“别忘了你的话,以后不要再来烦我了,我没时间陪你们玩。”任默冷冷的转过身,淡淡的收回了那右臂外的拳套,看了看自己那已经只剩下四成肌肉,断成七个部分的右臂,淡淡的皱了皱眉:“还真是惨啊。”任默的左手移到右臂上,对着几个骨折的位置用力握住。“咔嚓!”清脆的声响,就那么响起,虽然竞技场很大,但是几乎每个人都听到了那几声清脆的骨折声,而任默的手臂,却也是恢复了些许的正常形状。“居然,直接,把骨折的手臂掰了回去···你,真的感觉不到痛吗!”“怎么可能,痛得要死。”“你···是人吗。”辉月几乎是颤抖着说出口,即使是她都差点喊出来,毕竟任默的样子,除了让她恐惧,也让她心疼。任默突然淡淡的一笑,尽管笑的很平静:“我当然是人了,我没事的,不用,担心···”

  “噗通。”“任默,任默!”辉月僵硬的身体立刻本能的冲了出去,直接是一把接起了那直接是失去意识倒向地上的任默,直接是将他的身体负在自己身上:“撑住!我带你去治疗!”任默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的很,虽然看起来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也好不到哪去,然而就这么下去的话,也是相当的危险!尽管任默一米七五的身高被一米四的辉月负在身上很违和,但是辉月已经完全不在意,直接是带着任默冲向了竞技场的门口,直接奔向医护楼,体内的空间系魔力完全动用,以最快的速度带着任默迅速消失在众人视线中,而这时候,人们才回过神来,那捂着手臂痛苦挣扎的雷也,也是被两个刚刚回过神的守卫迅速扶起,检查伤势,带向医护楼。“任默,任默···辉月一定带他去医护楼了,快,我们也去!”在主台上的莲娜早已经冲了出去,而冲到门口的时候,也是看到了托莉丝,咲羽美,南宫珠蒂三人,四人对视一眼,没有任何多余的话语,直接是奔向了医护楼的方向。

  “哈,哈,哈···”辉月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空间移动是最耗费魔力的能力,而如果携带其他物品,尤其是生物,带来的消耗更是几何倍数的提升,但是她也顾不上那么多,直接是在短短的几十秒钟,就带着任默跨过了大半个学院赶到了整个学院的总医护楼,直接是找到了急救室,先是将任默放到了手术台上,随后直接是瞬移到了主治医师的房间,那三个医生还没反应过来,辉月直接是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快,急救室,救人!”一股脑的把三个急救的主治医生全都赶去救任默后,辉月再度瞬移到整个医护楼的大门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突然,就那么无力的靠在了墙上。连续不停的瞬移,让辉月的魔力已经达到了谷底,再度两次瞬移,她是彻底的脱力了。

  “···拜托,你逞能也有点限度啊···”辉月几乎是颤抖着滑坐在地,刚刚任默的惨状还依旧历历在目,那鲜血淋漓的样子,那面无表情的脸···她捂住额头,一脸的冷汗,牙关都是轻轻的颤抖着···“你好,这位同学,我想问一下校长室的位置。”“请不要烦我,校长室在旁边的地图上都有,请自己去找···”辉月毫不客气的回绝了问路的请求,然而下一秒,另一个冷漠的声音却让辉月愣住了:“这位同学,多说一句不耽误你什么事,我们也只是来找个人。”辉月似乎没反应过来的抬起了头,看了看面前的人,双眼却是瞪得老大,同时大脑瞬间空白,她的心脏也是宛如被握紧般,连呼吸都是变得艰难起来:“奎因,薇恩···二位,统领?!”

  奎因和薇恩本来不是外出任务了吗,现在为什么突然出现在这里?这虽然是个问题,但是更重要的还是···“两位统领你们···是来找任默的吗。”“哦?你知道他在哪啊,那更省事,我们就是去找任默的。”薇恩毫不客气的冲着已经有些放空状态的辉月,眨了眨眼:“你到底知不知道,如果不知道,就把校长室的位置告诉我吧。”真的是来找任默的···辉月咽了咽口水,现在,他就在自己身后医院的急救室,而且还是重伤的状态啊···可是,这种事怎么可能说出来啊···“校长室在北侧,走过去大约四栋楼就到了,在第五层的,中间。”“好的,谢谢。”奎因得到了想要的消息,说了声谢谢就直接转身走了,而薇恩轻轻瞄了瞄辉月,微皱双眉,但是并没有再说什么,直接是跟上了奎因:“奎因,走那么快干嘛。”“我只是想知道这几天默怎么样了,你不记得那次输给盖伦之后默有多颓废吗。”“切,确实是相当让人担心呢···”

  W酷匠网#H永久#'免"X费$d看j小说

  两人的身影逐渐远去,声音也逐渐微不可闻,而辉月却是突然留下了冷汗。任默在这里入院,是有记录的,而且会直接保存在医院的魔力网络中,校长室又可以通过遍布整个校园的魔力网络搜索任默最后一次被记录在魔力网络上的位置,到时候就一定会直接找到这里了啊···看到任默受那么重的伤,两人究竟会有什么反应,谁也不知道。“真是雪上加霜啊···任默也不知道现在生命安全保没保住,流了那么多血,伤势那么严重的话···”辉月不再去想,毕竟越想,刚刚那一幕就越让她的身体为之僵硬,身体为之恐惧而颤抖···“辉月!”“辉月!”辉月愣了一下,看着在自己面前摇晃着自己的莲娜,还有在她身旁的托莉丝,南宫珠蒂和咲羽美,她有些茫然的开口:“你们什么时候赶过来的···”“我都摇了你半分钟了啊!”莲娜有些着急的喊道,随即莲娜就像想起了什么糟糕的事情,说话也是加快了很多:“任默怎么样了,有没有生命安全!”“···我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啊!”

  辉月越说越无力,任凭莲娜她们再问,她也无力回答,现在的她满脑袋都在想奎因和薇恩一会去找校长,再之后如果来这里找任默的话,该怎么办。任默受了那么重的伤势,无非会让两人暴走啊!“任默死不了。”一个声音就这么在一旁响起,她们几个人也都是下意识的看向声音的来源:托莉丝。“托莉丝,你怎么知道的。”“我怎么知道的你们就别管了,我只能告诉你们,任默暂时没有生命危险。”托莉丝轻轻的侧了侧头,看向远方。自己已经是任默血奴的事情肯定不能暴露,而被连接了灵魂枷锁,也让她的内心相当的不舒服,但是现在,她们四个都在用那种兼顾着羡慕和怀疑的眼神看着自己,也让她莫名其妙的感到了骄傲和高兴,是因为自己拥有她们不曾拥有的和任默的羁绊吗?不过她只能确定的,只有任默还活着而已,如果任默真的死了···自己也会跟着一起死掉啊。“哼,想不到···我居然离死亡这么近啊。”托莉丝轻轻的咽了一口口水,表情却是不知不觉中苍白了好多,之前一直对生死没什么概念,却是并不知道,任默有多危险,自己也就有多危险。

  “这点,倒应该可以相信托莉丝。”咲羽美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轻轻的吸了口气,表情稍微平静了一点。她想起来,当初任默在受了雷也那一拳的攻击之后,也是受到了伤势,而他也告诉了自己,如果受到的伤势足以致命的话,他体内的全部魔力都会自动运转来加速身体的恢复,也就是说任默现在还在重伤昏迷,证明他受伤虽重,但是却没有致命危险。“你,怎么知道的。”“···你又是怎么知道的。”托莉丝迅速转过头直勾勾的看向咲羽美,眼中带着惊愕和紧张的表情,而咲羽美先是被那种眼神吓了一跳后,随即有些紧张的反问回去。“···看来不是我想的那样。”从小美的反应来看,托莉丝稍微放下了心,看来,咲羽美并不是任默的血奴,可能只是从任默那里听说的有关他身体的事情吧。“···与其想这些,不如想想别的事情啊···我们先进去吧,一会,肯定会有大事发生的。”辉月突然淡淡的开口,表情有点严肃,恐怕用不多久,奎因和薇恩,就会再次找回来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