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也!你!”“喂,这么暴躁可不像你啊。”辉月刚要发作,但是身后传来的声音却是让她愣了一下,转过头看向任默。他和辉月雷也不同,他只是就那么淡淡的看着雷也,表情不带一丝情绪。“辉月,你冷静下吧,我觉得平时那个面无表情的你或许更有魅力吧。”任默缓缓地从墙壁之中站了出来,稍微有些艰难的站在那里。“辉月要是包庇我,情理不通对吧,不过在这之前,不通情理的可是你。”任默冷笑一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轻轻的握住辉月的手:“走吧,不用管,这场战斗还没结束,毕竟我们谁都没有投降。”辉月不禁忍不住转过头直直的盯着任默,有些着急的话语脱口而出:“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刚刚的攻击不仅耗尽了你的魔力,更是直接透支了你的全部力量,你现在能站住我都觉得很意外了!”“啊,是啊,刚刚那么强大的力量,确实是我将全部的力量甚至生命都在那几秒钟爆发而出,如果继续使用魔力的话,恐怕会死。但是,那不代表我没有办法对付他。”

  任默有些费劲的站直身体,一米四的辉月在他的面前只能到他的胸前,他轻轻的俯视着辉月,淡淡一笑。“你,要动用你全部的力量吗。”“不,我说过,在这个学院内,我只是个魔力E等级的家伙罢了。”任默看了看辉月那紧张的表情,淡淡一笑,抬起头看向雷也:“你觉得这场战斗还没打完对吧。”雷也的心里突然泛起了一丝不祥的预感,他眯起双眼,扛在肩上的重剑再次横在了身前,同时这次和之前他动用手中巨剑不同的地方,在于这次他的剑刃上已经覆盖了大量的魔力,整个巨剑上都是燃起了淡淡的火焰,不过是一种类似于深红色的火焰:“怎么,你觉得就凭现在已经虚弱的不堪一击的你能够挡住我的攻击?”任默摇了摇头,不再说话,只是轻轻的把正面站在自己怀中的辉月向一旁轻轻的推了推。“你!”“你觉得我是个喜欢逞强的人吗?”任默只是就这么淡淡的回应了辉月焦急的一声“你”,辉月愣了一愣,却是缓缓地叹了口气,犹豫的向后退了好几步,给两人留出足够大的战斗空间:“小心···”

  $酷F匠&d网=唯一8正*T版}D,其z他-都Y是q|盗,版。=

  任默淡笑一声,转过头,再度看向雷也,不过这次,他的右手却是早已握紧。“还好有足够的时间能够让我积蓄攻击,否则,我也不敢随便迎战···”任默那丝毫不慌张的话语却是让雷也慌了,任默在现在身体衰弱魔力枯竭,就连生命的维持都已经到了极限的状态下,还积蓄了能够战胜自己的攻击?!“不要在虚张声势了,你已经没有任何反抗之力了,认输吧!”雷也不再犹豫,浑身都是被深红色的魔力所包裹,整个人化为一道残影,手中的重剑也是被一层深红色的魔力所包裹,狠狠地砍向任默!“他明明没有任何举动可以抵挡攻击啊!”莲娜在观察室上没有看到任默任何的防御举动,也没感受到他的魔力波动,整个人几乎是下意识的从窗边站起,陷入了剧烈的紧张感中,而站在任默右侧的辉月,却是眼神呆滞,看到了某些不一样的事物。

  “那是,什么···”辉月在任默的右侧,任默右臂的变化轻易的被她收入眼中,任默的右臂突然皮开肉绽,露出了骨头,然而并不是骨头,本应该是白色的骨头,现在却是一种奇怪颜色的金属,而那金属本来是固态,现在却变成了液态,流动而出,直接是在任默的右臂表面形成了拳套,以及拳套外侧的那钻头一样的金属尖刺!骨头,就是由那种金属组成的吗?和之前在手臂外凝聚出的拳套不太一样,这通过手臂内部流出的金属形成的拳套,似乎还带着一股可怕的生机!“难怪,他说他拳套的使用都没有用魔力,因为那拳套本身就是他的身体的一部分了啊···”“你的魔力明明都不足了,怎么还能凝聚出武器?!”“这就和你无关了,不是吗?”任默看着惊愕的雷也,冷冷一笑,右拳上的拳套突然爆出了一股血色的光芒?同时,拳套带来的威慑力,居然是凭空翻了一倍!

  “你在蓄力?!那武器可以自己积蓄保存力量?!”雷也几乎是瞬间看穿了任默那拳套的秘密,但是他并没有想到,任默并不在意自己看出他正在蓄力的事实。“是的,我就是在蓄力,所以说,你最好做好准备,这一拳,我会把我剩下的全身力气都用上···”任默的眼睛骤然变得锐利,目光如炬,几乎是瞬间,谁也没注意到,任默的右腿裤子之下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是覆盖上了一层金属,瞬间爆发出一股力量轰在了地上,反冲力瞬间让任默的身体冲向前方,同时,任默的右手也是瞬间挥向雷也。雷也却是冷笑一声,狠狠地一剑迎了上去:“就算你用上剩下的全部力气又如何,现在的你又能有多少力量!”任默冷笑一声,拳套在和重剑碰撞在一起的时候,突然,血色光芒变了,再度爆发一股威慑力,随即,光芒竟然是变成了深紫色,首当其冲的雷也,几乎是瞪大了眼睛,而任默也只是冷冷的笑了一声,不过笑声相当的阴冷:“如果我剩下的力量,加上拳套本身的重量和冲击,再乘以八倍呢?!”

  八倍?辉月和莲娜都是没反应过来任默这一番话语什么意思,但是前冲的雷也和前冲的任默几乎是瞬间就到了一起,瞬间碰撞在一起,拳套上的金属钻头和巨大的金属重剑碰撞在一起,这次响起的金属碰撞之声远比之前那次让任默为之眩晕的冲击还要强,因为这次雷也不仅动用了身体的力量,也动用了全部的魔力,攻击力与冲击力自然不可和之前相比,但是这次任默并没有像之前一样直接被雷也一剑打飞,因为这一吃碰撞,已经触发了这个竞技场的自动安全防御装置。“轰!”震耳欲聋的一声巨响响起,就在观众们都是忍受不了那突如其来的巨大声响之时,竞技场的防御罩自动张开,挡住了那可怕的冲击波与声波,但是那声波本身就有强大的冲击性了,首当其冲的两人,又在感受着多么可怕的冲击?

  “天哪···”巨大碰撞之后,扬起的一地灰尘遮挡了视线,两个人的状况都是没办法看到,而就在灰尘慢慢消散后,看得最清楚的无非是站在任默右手边的辉月,她凭借着强大的魔力将自身周围瞬间抽为两秒的真空状态,隔绝的声波的传播,又用魔力正面挡住了冲击波,她也是就那么看到了任默和雷也的样子。“混蛋···”雷也微不可闻的声音响起,然而灰尘散去后,雷也却是倒在地上的,因为剧烈的痛楚。“···”整个竞技场都安静了下去,面前的一幕,已经突破了他们的理解范围,雷也痛苦的捂着自己的右臂,在地上痛苦的挣扎着,他手中的重剑已经变成了一地的碎片。雷也的重剑是他自己得到的材料再找专业的人员制作的,在制作完成后将其魔力化就可以随身携带并保存,事实上这个学院内实力靠前的学生的武器都是这样的,以实物制成,再魔力化保存在体内,换句话说,魔力不枯竭,武器就不会损坏,然而雷也的巨剑,现在已经化为了碎片,散落一地,而他也是倒在地上,右臂明显是受到了碰撞的反震力而痛苦异常,也就是说任默刚才的这次攻击不仅抵消了雷也的全力一击,也将雷也的体力和魔力尽数削减至无,并将那坚硬且锋利的巨剑也一举击碎!然而这只是任默在身体力量枯竭,魔力为零的情况下发出的攻击,却是击败了雷也的全力一击!

  “还打吗···”突然,任默的声音就那么淡淡的响起在整个竞技场,而这时候,所有人也是将注意力又集中到了任默的身上,顿时,整个竞技场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说雷也的样子让他们看着都感觉着疼痛,那么任默则让她们感到窒息···“···咕。”辉月瞪大了双眼,颤抖着走向任默,艰难的抬起右手伸向任默,然而却是在距离任默几十厘米的地方停住,再也没办法前进一步。如果薇恩在这里,她会毫不陌生,因为辉月现在的表情和状态,就跟当初在德玛西亚的魔法囚笼中,奎因见到任默在受到了四档魔力折磨后的那种状态。

  “还不投降吗,还不投降的话,继续打啊?”任默就那么淡笑一声,冷冷的看着倒在地上痛苦的雷也,然而他自己却似乎什么都没有异样一样?明明,双眼,都是有着鲜血流出,嘴角也是流出了鲜血,就连双耳都是有着血丝流淌而出,刚刚从头上流出的鲜血还没停止,就再度有了新的伤口,他的右腿因为刚刚的前冲碰撞带来的反作用力,而皮开肉绽,鲜血淋漓!最让人感到恐怖的是任默的右臂,现在的任默右臂比雷也那鲜血淋漓的右臂要更加的可怕,肉眼可见的骨头裸露在外,整支右臂都是几乎完完全全的变成了一根金属骨头架子一样,刚刚那包裹着右臂的金属拳套也是留在手臂外,整支右臂几乎失去了六成的肌肉,从右臂骨头的形状来看,任默的右臂已经变成了七段,也就是说他的右臂至少已经有了六处断裂!而就是如此,他的右拳依旧紧握,表情依旧和刚才一样的冰冷,不过和一脸痛苦的雷也不同,任默的表情平静的很,仿佛一点痛楚都感觉不到的镇定,让人恐怖和畏惧的冷静。咲羽美轻轻的张开嘴,然而牙关却是轻轻的颤抖起来:“这家伙,明明见过一次他的惨状,可是···这次他的伤势更加恐怖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