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我可是用了剑身啊,如果如你所说,我会直接用剑刃,这时的你已经是个死人了。”雷也扛着他那把巨大的剑,走向任默,而任默只是瘫倒在墙壁之中,一动不动,不过眼尖的人已经看见了任默额头上流出的鲜血以及任默嘴角溢出的血丝。“是啊,如果,真的是以命相博的死战的话···”任默的轻吟之声没有人听见,听见的,只有空间系的辉月而已。她几乎是瞪大了眼睛,愣在了那里,因为任默的声音已经变得不带一丝感情。“难道···他要动用全力了吗?”“好好睁大你的眼睛···”任默并没有给辉月去思考的时间,他缓缓地从墙壁之中站起身,抖了抖身上的灰尘,那些从头上留下的鲜血和嘴角的血丝都被他自动无视掉了,而他右臂上的拳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啊?你连武器的魔力都维持不住了?哈哈哈,真是狼狈···”雷也几乎是忍不住的仰头大笑,完全没注意到任默的右眼,有过一股血色的光芒一闪而过。

  “魔力,我到现在,还没用···”任默突然举起左手捂住了左眼,随后闭上了右眼,整个人就那么静止在那里···“喂喂喂,那家伙不会就只会被打飞而已吧?”“哈哈哈,我还以为这家伙实战S级有什么厉害的呢。”“身体强度F级,魔力E级,这样家伙怎么可能实战S级啊,该不会是辉月给改的成绩吧。”周围的流言蜚语已经响的没完了,整个竞技场都是嘲笑任默的声音,而雷也也是懒得看任默,或者说还是很讨厌这个家伙,毫不客气,也二话不说,直接将手中的重剑第三次砍向任默!“任默!”“。”“辉月,你放开我!”莲娜几乎是想冲出去,然而身体却一动不动,因为辉月的手中散发着紫色的魔力,五条锁链,已经凭空出现直接将莲娜的腰和四肢牢牢地锁住。“他是谁,你又不是不知道,无论他怎么样,也轮不到我们插手。”辉月只是直直的看着任默,一动不动。虽然,她也很担心,但是她更担心的是刚刚任默那突然变得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和任默现在的诡异举动。

  “血色影眸···开。”

  任默的左手捂住左眼没动,而闭着的右眼确实瞬间圆睁,顿时,整个竞技场都是安静了下去!那只血红色的眼眸中,散发着不详和的杀气,每个看向任默的人,都是感到了发自内心的恐惧和惊愕,包括那砍向任默的雷也,他本能的在重剑砍在任默的脸前停住,那戛然而止的剑刃距离任默只有几厘米了,但是任默连眼睛都没眨一下。“我把拳套收起来,不是因为魔力不足,而是因为对付你,还不需要动用它而已。”任默的声音再度响起,不过这次他的声音确实充斥着冷意,毫不掩饰的杀气和冷意!“你这家伙···做了什么!”雷也迅速后退,现在的任默和之前完全不一样,刚刚的任默和一个普通人别无二致,而现在的任默仅仅是看向自己,那血色的眼眸就足以让自己的身体都是轻轻的颤抖起来!任默长长的吸了口气,又长长的吐了出去,有些怅惘的自言自语:“魔力只有E等级,连血色影眸都没办法使出啊,放出这血色影眸的单眸,都需要将体内全部的魔力榨干,然后加快血液流速强行突破自己极限吗···”任默咬紧牙关,这个该死的状态也就能维持个几十秒的时间,如果不解决战斗,陷入虚弱的,只能是自己。

  “想打,来啊。”任默将E等级的魔力全部都用来开启血色影眸后,再次将魔力融入身体,强化身体强度,同时加快血液循环,激发自己的全部力量,辉月看得清清楚楚,而她空间系魔法师的能力也是让她能够感受到任默的身体状况,换句话说,就是将全部的力量在几秒钟爆发而出,这几秒钟的任默,虽然连他全部实力一半都远远不到,但是还是不弱的。“喂,记住了,下次别随便挑战别人。”任默的手和身体都是一动不动,只是默默地开口,同时右眼的的血色瞳孔也是突然开始了诡异的逆向旋转!雷也现在一动都不敢动,事实上他的选择是正确的,因为就在一秒后,在他身体周围的空间,都是出现了不知道多少把从地上冒出的血色尖刀!这些尖刀足足有两米高,直接是将他的身体包裹在了里面!“还要打吗。”任默冷笑一声,空中凝聚着一股巨大的魔力。“将身体强度转化为魔力强度,这恐怕也是只有用血液作为魔力的他才能偶做到的事情了吧。”

  看着空中巨大的魔力云,辉月几乎是瞪大了双眼,这魔力云是任默最后的魔力,或者说是极限,但是这云包含的魔力,丝毫不逊色于S级的魔力啊!“不认输的话,就自己尝尝这东西的厉害吧。”任默冷冷的咬了咬牙,空中的血色云也是随即蠕动起来,缓缓的凝聚成形!“好大的···手!”每个观众都是看了,那在空中化作一个巨大拳头的红色云朵,就那么在雷也的上空,逐渐实化!“你···这才是你的实力?!”雷也的惊讶,也在任默的意料之中,他淡笑一声,突然把挡住左眼的左手放下,同时右眼的血色瞳孔也是恢复到了正常,空中的血拳消失了,地上的血色尖刀也是消散于空中,他淡笑一声,直接是坐在了身后的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这并不是我的实力,这是我的全力,是你们永远都做不到的全力以赴···”当然了,这群学生怎么会懂,任默可是将自己的生命都化作力量在刚刚那几秒钟全部爆发啊,人类会本能的抗拒死亡,所以一旦承受压力超过了承受极限,人的身体会自动阻止人继续动用更强大的力量,这就是人身体的保险,不过任默,突破了这个极限而已!

  雷也咬了咬牙,看着任默的眼神也是越发的愤怒和怨恨。刚刚任默在空中凝聚而出的那攻击,绝对不是E等级魔力能放出来的,那种攻击强度,即使是A+的自己,都不一定能够释放的出来的等级了,而且最后那可怕的巨拳却是没有打向自己,这难道···是在给自己留个面子?雷也冷冷的瞪视着任默,紧咬着的牙关也是越发的用力,任默的举动完完全全是将自己看扁了啊,居然提前在自己做出准备前就撤销了攻击啊。“既然你这么有信心打过我,那么来啊,继续。”雷也就那么淡淡的说出了不得了的话,在场的人都是一片哗然。“雷也刚才说什么?”“喂喂喂,不是那个任默主动撤销攻击的吗,刚刚那空中的巨大魔力拳头。”“那一拳砸下来恐怕难免会受伤啊,。”“你···还要打下去?”任默挑了挑眉头,语气也是变得格外的阴冷,雷也这举动,无非是触发了任默的底线,刚刚那一拳砸下去,雷也绝非受伤那么简单,任默知道自己魔力的特点,所以才控制那攻击凝聚出来后消散。

  他的魔力包含着虚空能量,即使不调用体内的虚空能量,血液魔力中也是包含着一部分的虚空能量,对于魔力的侵蚀和身体的侵蚀远非一般魔力可比,他怕永久性的伤到这个雷也,才撤掉了攻击,不过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雷也居然这么不领情啊。不,应该说是这么的过分,任何人都看得出来,任默主动撤去攻击,就是为了不伤到雷也,而雷也却不知难而退,反而还继续与任默提出战斗,这一举动,无非是要趁这个机会落井下石,一举给任默一个下马威罢了,只是手段却是很不够光彩啊。“任默,来吧,继续战斗吧!”雷也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感觉,毫不客气的动用全部的力量,狠狠地砍向任默,速度虽然没有之前那么快,但是明显能够看出来,任默,是躲不开这次攻击的。而事实上,他也没有任何要躲的意思,因为,他的右臂已经开始再度凝聚那金属的拳套,开始积蓄力量···“雷也,你给我适可而止!”任默楞了一下,积蓄力量的右臂也是缓缓地放松了下去,毕竟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紫色魔法阵,从中蔓延而出的锁链已经将雷也的重剑全部的力度都拦了下来。一个稍大型的紫色魔法阵出现在任默面前,辉月就那么凭空出现在了任默和雷也之间,冷冷的直视着雷也:“任默是为了不让你受重伤,才选择,自己解除他的攻击的,你最好明时务一点。”

  最新3)章节~V上G酷*p匠M9网%!

  “是你说过的,直到一方投降为止才算输,我没有投降,他也没有,所以,我们之间的战斗还没结束!”“雷也,这么喜欢打架,别找他啊,我来陪你打一架。”辉月看着从自己锁链之中抽出重剑的雷也,冷冷的笑了一声,那把黑色的伞再度出现,即使是白天,辉月也是就那么的从一个魔法阵中拿出了那把紫色的扇子。“哼,你这个学院第五就这么袒护你老公,你面子上真的过的去吗。”雷也淡淡的看着辉月,对于她的干涉毫不在意,是辉月许可的这场战斗,而胜利条件也是她规定的,现在她想自己否定自己定下的规则,可是笑话一场。辉月也是看出来雷也有恃无恐,她也确实有些纠结,轻轻的咬了咬嘴唇,手也是稍微用力的握紧手中的扇子,积蓄的魔力也是有些迟滞···“他不是我老公,而且,如果你真的再对任默出手,我以老师的名义,会阻止这场战斗继续下去···”“哈哈哈,这就是魔七班的人吗。说白了就是仗势欺人吗,条件是你定的,战斗时大家都看着的,结果最后,你却是要因为你老公的失败而干涉比赛。”雷也这次反而是把重剑收了起来,扛在肩上,淡定的看着辉月,表情却是带着些许的嘲笑,现在这种情况,如果辉月真的要出手阻拦两人继续战斗的话,这个情况的事端挑起者就变成了辉月,无理取闹的人,也从雷也变成了辉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