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默和辉月,昨晚在我身边···做做做做,做了,那种事?”咲羽美惊讶的声音完全无法抑制的传遍了整个教室。“诶···看来小美是完全不知情啊。”听到咲羽美惊讶的声音,再看看她那完全不是装出来的惊讶和茫然,所有人也是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一副期待落空了的表情。“再不快点开始上课,我估计中午你们可没有吃饭时间了。”辉月长长的叹了口气,走回到了讲台之上,默默地打开教案,表情明显是有些阴沉的:“上课。”“辉月,任默还没回来啊。”托莉丝本来是一直在那冷冷地看着这一切,一直都没有说话,现在却是突然开口。“那家伙的话···我晚上私自再教他就好。”辉月摇了摇头,轻轻的叹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本来是自己给任默惹出来的乱子,但是现在为什么变成了自己的麻烦呢?“诶?!辉月和任默之间的夜间私人授课哦···”“你们给我适可而止!”辉月几乎是半带着愤怒的大吼了一声,顿时,整个班级都是安静了下来,因为从她们见到辉月起,从来没见辉月露出过除了冷漠,微笑之外的其他情绪,然而就这短短的几分钟,她的表情就已经多的数不过来了。“从来没见过辉月生气诶···”“算了算了,下课等辉月消气再问吧。”下方虽然还有着小声地嘀咕声音,但是声音已经小了许多了,谁也不敢再大声的说话。“···真是无聊。”辉月轻轻的嘀咕道,却是无奈的开始了讲课,然而整整的两节课,她几乎一直都在想任默前后对自己的态度变化,究竟是代表着什么意思·········“你找我?”任默皱了皱眉,看了看面前的拉克丝。“听说,你混进学校里吃嫩草去了?”拉克丝淡淡的笑了笑,歪了歪头,眼中带有的坏笑不像一个十六岁的少女。“我要真要找嫩草就该找你下手啊,你比那些学生还要小两岁呢。”“那‘些’学生···这么说你真的背着奎因和薇恩搞外遇?哇哦,我可要告密去了!”拉克丝似乎真的相信了任默的玩笑话,她几乎是迅速的冲到任默面前,但是却是面色凝重的直视着任默的双眼:“你见过托莉丝这个女孩吗。”“额···”任默愣了一下,已经知道拉克丝要说什么了。“见过啊,我和她一个班啊。”“其他学生随你,托莉丝你绝对不能对她动手!”任默眨了眨眼,有些愕然的点了点头,他还真没想到拉克丝的反应这么大。而拉克丝却是小心地看了看周围,待客室没有别人,她才轻轻的靠到任默耳边小声的开口:“托莉丝可是王女,你可别作死。”如果,已经作过了呢?任默没敢说出口,因为他知道他要是把托莉丝已经成为了自己血奴的事情说出口,肯定死定了···“放心好了,我会注意的。”“你知道我来找你是因为什么吗。”任默侧过头,仔细的看了看拉克丝那严肃的表情,眼中也是吐露了些许的疑惑:“你找我,总该有正事的吧?”“禁塔最强的那个小女孩,和你是什么关系?”任默愣了一下,随即也是想起了咲羽美和菲奥娜告诉自己的许许多多关于禁塔的事情,作为和魔法囚笼一样等级的监狱,如果最强大的罪犯有动向的话,肯定不可能放任不管的就是了。“她是我女儿。”“你女儿?!”“信不信由你。”任默不再去管拉克丝那愕然和呆滞的眼神,只是转过头,默默地看向窗外,这突如其来的女儿虽然让自己措手不及,但是任默并没有去逃避这属于自己的责任和自己身份带来的义务。“唉,我不信你能给我什么别的答复。”拉克丝叹了口气,坐在一旁有些警惕的看了任默两眼:“那个女孩可是从禁地出来的啊,你为什么会是她的父亲?”“懒得解释,一言难尽。”任默耸了耸肩,直接是把话题一带而过,拉克丝也不好继续问下去,不过她还是严肃的提醒了任默两句:“那个女孩,很危险,所以你最好保证你能够控制住她,否则的话···”

  “这不用你提醒。说起这点,我不也一样吗,如果我控制不住自己,后果不也同样不堪设想吗。”任默淡淡一笑,而拉克丝轻轻挑了挑眉,脸上却是露出了一种淡淡的安心笑容,和年龄不符的老成眼神缓缓流露而出:“和聪明人谈话,往往很省事。”“但是和你谈话,却总让我提心吊胆。”“哼,无所谓了吧,毕竟当初我帮你成为德玛西亚的客卿英雄,已经成为了事实,所以其实说到现在,所谓的你和我之间的交易,只是依靠着你的承诺在实现着,我没有任何的把柄可以威胁你。”拉克丝淡淡的站起身,顺着任默的眼神看向窗外,突然随口说了一句:“奎因和薇恩出任务去了,可能要过几天才会回来。”“去哪了,安全吗。”任默下意识的开口问道,而拉克丝却是轻轻眯了眯双眼,缓缓的叹了口气:“我本以为如果是你的话,恐怕会先问我为什么告诉你这个信息的···”“你先告诉我她们执行什么任务去了。”“安心安心,没危险,只是护送一个商队到战争学院而已。”“护送商队要英雄亲自护送?”任默明显是不信,而拉克丝却是缓缓的转过头,瞄了任默一眼:“国王亲自送出的物品你会派个普通士兵放在身上带去?”

  国王。任默轻轻的叹了口气,反正只是替国王跑个腿送个东西而已吧,没必要太担心。“有功夫回去打扫下房间吧,奎因姐和薇恩姐她俩,可也都是那种没有闲心就不会打扫房间的家伙啊。”拉克丝淡淡的笑了笑,不过笑容中却是带着些许的无奈和责备。任默也是淡淡的笑了笑,他注意到了拉克丝对奎因和薇恩的称呼又加上了姐这个亲昵的称呼。“总而言之要告诉你的就这么多,我还有事先走了。”任默目送着拉克丝离开待客室,轻轻的叹了口气,出差,吗···“奎因,薇恩,安全第一啊。”他也是轻轻起身,本想回去上课的,然而他刚刚站起身,门又被推开了,任默下意识的看向门口,不过却是缓缓的定在了那里,张开的嘴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又似乎仅仅只是张开了嘴,什么都没打算说一样。然而站在他对面那刚刚推开门的人也是没想到任默在这里,也是瞪大了双眼,不过随即立刻就侧过了头:“你,你,你怎么在这里。”任默看着她尴尬的表情,自己也是一样无奈的叹了口气,但是整理好心情,又不得不开口,他直直的看着她,淡淡的开口:“好久不见了···凯尔。”

  1酷匠!网永,t久X免/{费-?看》o小说_

  “好久不见,凯尔。”任默说出这话也是鼓起了相当大的勇气的,毕竟他和凯尔之间的关系实在是微妙。“那个,我该不该和你道歉?”“道···道什么歉?”凯尔侧了侧头,不去看任默,而任默叹了口气,也是挠了挠头:“当初在虚空幻境之中,我对你做的事啊。”“···”凯尔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咬紧了嘴唇,任默注意到了她的眼中闪烁着愤怒和不甘,但是脸上流露而出的表情却是纠结和迷茫。“反正都发生了,说什么也没用···”“是啊,反正我说对不起也没用,那就不说了。”“比起这个,我有一些事想要告诉你,虽然···在你对我做那种事之前我就和你说了,但是估计你也没有去在意吧。”任默皱了皱眉,开始回忆起当时的场面和声音,然而回忆起来的不是凯尔说的什么,而是凯尔身体的美妙触感,和给凯尔换血时获得天使之躯力量的那种舒适感上。“喂!你在想什么!”凯尔突然在任默的耳边喊了一声,让任默回过神来,他眨了眨眼,故作淡定的看着凯尔:“我在想你说过什么啊。”“那你为什么会露出那么陶醉的表情你这个色狼!”任默不禁语塞,表情流露出来了吗···他尴尬的挠了挠头,看着红着脸气愤的转过身去的凯尔,叹了口气:“不管你想和我说什么,咱俩总不能一直在这呆着吧。换个地方说话吧。”“你现在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嗯···原因挺多,但是再过一段时间就会离开了。”“那你今天有事吗?”

  今天啊。任默大概的思考了一下,除了上课也没啥事···“没事。”“那,和我换个地方谈话吧,在这里,我感觉放不开。”放不开?任默看了看凯尔的表情,是一种稍稍有些厌烦的那种皱眉。“你为什么来这里?你没有要办的事情吗?”任默有些好奇的问道,因为从刚刚凯尔见到自己的那个表情来看,她明显不是来找自己的,而是完全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也就是说她有别的事情来这里才对啊。“我本是要来找拉克丝的,她说她来这里了。”“啊,那可真不巧,她刚走。”任默不由得耸了耸肩,露出了一脸无奈的神色,而凯尔也是轻轻转过身:“我讨厌这种人多的地方,跟我来吧。”“讨厌人多的地方···那就是要出校门,不,出城门了吧。”“怎么,你不能外出吗?”“并不是。我只是在想城外,有什么可以安心交谈的地方吗?”“···或许,我知道一个地方。”凯尔转过头,看向某个方向,眼中,却是带有着有些深邃耳朵阴暗之意:“我可能只是,稍微想和人聊聊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