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默就那么离开,但是托莉丝却是咬紧牙关,用力地握紧了双拳。从小都是在光环围绕下成长起来的她,在面对任默这种完全不在意自己的眼神和态度,可以说是无以伦比的耻辱。可是无论她多么的愤怒和不甘心,她现在自己可也是任默可以掌控的一个血奴。虽然不是奴隶,但是也差不多了吧。“当初不跟去好了。”托莉丝啧了啧嘴,一脸的郁闷和委屈,靠在了墙边有些忧郁的望着天花板。“喂,托莉丝你怎么在这。”这会,从校长室走出来的辉月在关上门的时候刚好看到站在门旁的托莉丝,先是眨了眨眼,随后有些严肃的开口:“难道你刚才在偷听吗?”“怎、怎么可能!我只是路过而已,不过看到任默从这出来之后,正好停在了这里。”辉月眨了眨眼,用一种说不明情绪的眼神看了看着一脸慌张的解释的托莉丝,眼中多了一丝沉思的光芒,转头离开。“喂,辉月,你和小美和任默的照片是真的吗?”“···你刚才一直都想问这个啊。”辉月突然一改刚才的淡漠表情,露出了淡淡的坏笑:“你觉得是什么样就什么样好了。”她就带着那淡笑离开,然而托莉丝却只能留在那里独自凌乱。到底是真的是假的啊!好歹给个准确信息啊。“嘛。真是的,算了先去上课好了。”

  ······“你为什么也不解释啊。”任默本来是先走的,辉月要去办公室拿教案,然而最后一个从校长室走的咲羽美却是在任默到达教室之前就追上了任默,任默看了看默默地走到自己身后的咲羽美,突然开口问道。咲羽美走在任默身后,没有走到他身旁的原因可能也是为了避免尴尬吧,但是她也没想到任默居然主动开口和自己说话。“是你擅自躺到我的床上的,我才不想越解释越尴尬。”咲羽美侧了侧头,不去让任默看到自己的表情,不过任默也知道她这就是在强词夺理罢了,她明明说过那里是辉月的房间。“算了,既然你不愿意解释就不解释,反正对我没有任何的影响,毕竟我只在这呆两个月而已。”任默也是毫不在意的耸了耸肩,走向教室,然而咲羽美的脚步却是悄悄的减慢了很多,直至完全停住脚步。“喂,再不快点走可是要迟到的。”任默头也不回的开口,然而咲羽美,却是轻轻的眯起双眼,只有两个月,是吗。“小美要迟到了!”“嗯,我知道···”托莉丝这时候也走到了咲羽美的身边,一边走一边拍了她一下,但是她并没有停下,咲羽美也是有些无意识的应了一声,有些魂不守舍的跟着托莉丝走向教室。“只有两个月啊,在一起一天,就少一天呢···看来还是辉月机智啊,知道抓紧时间博取他的好感呢···”

  “安静。”辉月走进教室第一句说的话就是这两个字,她虽然一直都是淡漠的表情,但是进屋的时候也是明显的不高兴,毕竟屋里实在是太吵闹了。“谁在说话我就记名这课成绩不及格。”辉月啪的把手中的魔力教案拍在桌子上,冰冷的视线扫过全班,不过视线所到之处却是全都安静了下来。“除了我的课之外随你们怎么说,作为同学我也会和你们一起说,但是现在我是老师,你们给我安静点。”辉月轻轻的叹了口气,默默地翻开教案。“辉月辉月,我有问题!”一个坐在第一排的学生突然举手,目光如炬的看着辉月,而辉月也是被她那发光的眼神吓到了一下:“···你问吧。”“你和任默同居的照片是真的吗?!”辉月的动作不由得僵在了那里,就连双眼都是直直的看向那个学生,眨了眨眼,完全回不过神。

  f更b新tn最快…y上酷-\匠ar网

  “对啊对啊!”“辉月你真的和任默在同居吗?”“在校园魔力网络上那张图片真的是真的吗!”“辉月已经和任默做过那种事了吗!”一提到这个话题,整个班级都是沸腾了起来,而坐在左侧最后一排的任默却是无奈的捂住了额头,而坐在他左侧的莲娜和坐在他右侧的幻樱则是不约而同的转过头看向任默。“那种事,当然是真的喽,我还可以告诉你们,和测试结果不同,任默这家伙的体力可是很强的哦~~”辉月就那么突然微笑了出来,然后淡淡的说出了不得了的话。引起整个班级的哗然和所有人的视线后,任默虽然捂着额头也是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视线,针一样的直接。“那就是你昨天晚上没有回宿舍的原因吗。”莲娜轻轻的靠近了任默的侧脸,不善地说道,而另一边,幻樱也是轻轻靠近任默,不高兴的开口:“爸爸,你原来是这种人吗···”任默捂着额头的右手没有动,左手却是无奈的挠了挠侧脸,本来想开口解释的,但是他的身体突然顿了一下,表情也是由黑线变成了惊愕。

  “!”任默的表情瞬间变的紧张起来,他微微侧头,魔力全开的感受着脑海中的一个灵魂印记。任默的表情稍稍有些怪异,他眨了眨双眼,迷茫的感受着那道灵魂印记传来的信息:“主人,我制作了两个机器人,和我一样的作为您的女仆,现在正在前往德玛西亚的路上,让她们照顾您吧,请不要让她们离开,因为这和皮城政府的一些命令有关。”任默眯起双眼,奥莉安娜,变强了呢。之前的奥莉安娜是绝不可能通过那道灵魂印记反过来和自己传递信息的,至多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心情的和情绪而已,不过任默并不知道,现在的奥莉安娜的灵魂下也是有了两个微弱的灵魂印记,不过她自己本人不知道而已,也正是这样才让奥莉安娜能够更加透彻的理解灵魂印记带来的作用。“···两个机器人,还和皮城政府有关···真是不让人消停。”任默睁开紧闭的双眼,有些疲惫,不过随即他却是愣在了那里,因为在他面前的是辉月那近在咫尺的脸。

  “喊你半天都不回答我,生气了?”辉月的语气有了一点点的不安和歉意,似乎是以为自己闹的太过分而引得任默生气了。任默低下头,深吸一口气,突然冷笑了一声,一把把趴在自己面前桌子上的辉月往自己身上一搂,直接是把她整个人都拉到了桌子上,上半身也是直接趴在了任默的身上,两人几乎脸和脸都贴在了一起,任默左手夹住辉月的右臂,右手揽住她的腰,看着她惊愕的双眼,轻轻的冷笑一声:“我要是知道你这么调皮,昨天就应该让你今天下不来床。”任默突然的大胆举动和邪恶话语也是引起了全班的轰动,任默这一番话语可以说是确定了那张照片的事实,而任默这一番承认的话语也让辉月半天都会不过神来,即使此刻自己正以一种羞耻的姿势趴在任默的怀中,她也无暇顾及。“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辉月直直的看着任默那近在咫尺的双眼,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而任默却只是眯起了双眼,用一种细微的只有辉月能听到的声音开口:“无所谓,反正我只在这里呆两个月···如果这样能让你更高兴的话,我无所谓。”

  “还真是过分的家伙啊···不过没关系,我在这里,也只再呆两个月而已。”辉月突然淡淡的笑了出来,声音也是小的只有任默才能听到。“我可没决定带你离开。”“我也没说要跟你离开,我只是要在一个月之后离开这个从我记事起就留在这里的德玛西亚,出去按照自己的想法追求未来,不过有可能会和某个人顺道罢了。”任默闭上了双眼,淡淡的叹了口气,轻轻松开了辉月:“这件事我不会就这么轻易同意,我再考虑一下,不过门口可是有道不善的目光在盯着我们啊。”而这时候,辉月才注意到自己一直趴在任默怀中的这个事实。“辉月,任默。你们两个要调情回去调,这是教室,现在是上课时间,就算你们青春期也好好控制下。”菲奥娜似乎是有什么事情要通知,就来到了这个班级,不过比较不巧,正好看到了这最糟糕的一幕。“任默,出来,有人找你。”“有人找我?”菲奥娜用鄙视的眼神看了任默一眼后就转身离开了,任默先也是愣了一下后,立刻跑出去追菲奥娜。

  “那家伙···”辉月就那么默默地看着任默跑出教室,缓缓的从桌子上下来,眼中跳动着一种迷茫的情绪。“一会说讨厌我这样做,一会你又自己这样做,先说绝对不会带我离开,又说打算考虑一下···喂,善变你也要有点限度啊。”“辉月!”安静了一瞬,下一秒,整个班级又爆发出了更强的惊叫声,完全就是那种女生听到了震惊的八卦消息那种感觉。“辉月,你是第一次吗?”“怎么一点都看不出来你昨天做过那种事啊?”“呐呐呐,辉月,你发的照片不是还有咲羽美吗?!”“难道昨晚你们三个一起?”“停,全停。”辉月突然抬起右手,一道紫色的魔法阵出现在她的手上,S级的魔力瞬间散发了出去。感受到强烈的魔力,教室内稍微安静了一些,辉月随即收起了魔法阵,淡淡的开口:“先上课,否则课程完不成的话,今天你们都别想放学。顺带一提,小美是无辜的,你们就别拿她也开玩笑了。”咲羽美虽然也在教室里,但是她一直都是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的双眼放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即使现在教室内,所有人的话题在指向了辉月后又指向了自己,她也没有任何反应。“小美?”南宫珠蒂一直都没说话,不过看到身旁的小美一直都没有任何动静,也是稍稍有些担心的推了推咲羽美。“啊?啊?”咲羽美眨了眨眼,刚刚回过神来,迅速的摇了摇头,清醒了一下。“大家都在问昨晚你是不是和任默辉月一起做那种事了。不过我真的很好奇啊,她俩真的做了那种事了吗···她俩刚才可是承认了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