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这么不高兴嘛,我和小美一起当你的绯闻女友,你不觉得很自豪吗?”辉月坐在了任默的左侧,淡淡的在他耳边开口。而任默却是轻轻的侧了侧头,一脸黑线的看着辉月:“是你强行要和我扯上关系好吗,不过真亏你昨晚居然没睡着,还能把我脱掉衣服搬到床上用咲羽美的相机从那种绝妙的角度拍下照片发到校园的魔力共享网络之上啊···”“怎么样我拍的不错吧?”辉月突然笑了出来,不过却是带着些许自豪和怪异的微笑,她利用教师特权直接在桌子上建立起连接遍布整个校园的魔力网络,从上面划出了一张图片,任默侧过头,轻轻的瞄了瞄那张图片,却是忍不住长长的叹了口气:“确实,拍的角度绝妙···”任默不得不感慨辉月给相机设置的角度简直美妙啊,任默躺在辉月和咲羽美之间,能从被子上面看到,自己上身不着存缕,而她们两人虽然仅仅露出了头部,双臂和肩膀,但是都是秀出身材的无衣物。尽管三人都穿着内衣,并看不到里面,所以无论怎么看,三人在被子中的身体应该也是一丝不挂的吧。更何况咲羽美趴在任默的胸前,辉月趴在任默的肩膀,两人的头发也都挺乱的,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任默即使想解释也感觉无力。

  “你为什么总这么缠着我,和我闹绯闻很有意思?”任默看了看辉月,轻轻眯了眯双眼,虽然这个辉月的所作所为几乎一直是在给自己惹麻烦,但是···辉月看着任默的表情似乎微微有些认真了,她也是露出了一种从没露出过的严肃眼神,直直的看着任默:“校长说,我适合跟随着你,因为你无所依靠,也同样无所顾忌,我,和你一样。”无所依靠又无所顾忌吗。任默淡淡的嘀咕了一下这两个词语,又转过头看了看辉月,突然用低沉的声音开口:“你有家人吗。”“真不巧,没有。一个都没有。”任默的心中有了些许的凄凉感,辉月在说她没有家人的时候,连眼睛都没有眨过,情绪也没有半分变化,就好像根本就没有家人这个概念一样。“从我记事起,我就是一个人,被校长的家族所收留,一直,苟活到现在。”“这样啊,菲奥娜,算是你的姐姐吗。”“大概吧,可能更像妈妈吧,虽然我并不知道母爱是个什么概念。”辉月轻轻的说着,情绪没有任何的变化,而就是辉月那似乎对情感毫不在意的样子,却让任默的内心充满了同情。

  “真是个可怜的家伙啊。”“我唯独不想听到你这么说。”“有什么啊···菲奥娜还真是有一手啊,难怪把你们五个交给我,是早就了解我不可能对你们坐视不管吗。”任默苦涩的摇了摇头,突然,他感觉到自己面前有什么人挡住了光,他缓缓的抬起头,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和四个人:莲娜,托莉丝,珠蒂,还有···幻樱。“这是怎么回事啊!”任默本来是在想幻樱为什么也来到了教室,然而她们四个却是默契的一拍桌子,一张照片被他们拍在桌子上。任默不看也知道那张照片是啥,他只是耸了耸肩:“我现在是百口莫辩,随你们怎么想好了。”“那,我以后就跟着你了哦,任默,毕竟我现在可是把身体献给你了哦~”“不要给我编造事实!总给我找麻烦我就抛下你不管了。”任默挠了挠脑袋,一脸不爽和焦躁的看着正露出了一种温柔微笑看着自己的辉月,然而辉月却是注意到了任默话语中的另一个重点,双眼微微一亮:“也就是说,你答应我跟着你了?”“无论我的目标是什么,或者想对你做什么,你都要跟着我吗?”“这种事,不需要我回答吧。”

  任默看了看辉月,而她也是直直的回看向任默,两人就那么对视着,谁也没有再说话,但是过了几秒钟,两人却突然都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虽然我明白这张照片不是我们看到的这样···但是总觉得你们两个有奸情啊。”莲娜看了看辉月,又看了看任默,脸上露出了怀疑和不快的笑容,而幻樱也是不满的看着任默:“爸爸,花心。”“如果我把我的经历和我所拥有的女人告诉你的话,你就会发现,我不止花心,而且更是个混蛋呢···”“辉月,任默。”突然,一个声音响起在门口,众人都是下意识的看向那里,菲奥娜和咲羽美站在那里,咲羽美红着脸低着头一声不支,而菲奥娜却是严肃的看向任默辉月两人,冷冷的开口:“下课到校长室,给我好好解释一下。”说完,她转身就走了,而咲羽美只是低着头走进教室,做到了座位上,一声都不吭,似乎已经被菲奥娜教训过一通了。任默的视线从门口转向辉月,淡淡的笑了笑:“你捅的篓子你解决。”“我不管,如果你让我去解释的话,我只会说是你强暴的我。”“狡猾的狐狸。”辉月看了看面露苦涩的任默,嘴角微微翘了翘:“多谢夸奖。”

  ······“啪。”菲奥娜轻轻把那份魔力报纸拍在了桌子上,带着不善的眼神看着任默和辉月,一旁的咲羽美却是一直低着头没说话。“你和我说这是误会?”“校长真的别误会,我们真的不是被他强暴的。”辉月一脸正经的看着菲奥娜,不过说出的话却让任默一脸的无奈,这明显是拐弯抹角的在反话啊。“辉月!你再这么说的话一会我们就真的解释不清了!”咲羽美突然有些焦急的开口喊了一声,而辉月却是淡淡的耸了耸肩:“这就是事实啊,有什么可解释的。”菲奥娜这次是长长的叹了口气,随即将视线移到了任默的脸上:“你到底,打不打算和我解释一下。”“我总觉得我解释也没用。”“但是你不解释的话我也没办法和全校解释,校园魔力网络可是开放的,每个人,都能看见你和辉月咲羽美的照片,还是说你真的强暴了她俩?”任默翻了个白眼,不过语气却是有些不善:“如果我强暴了她俩,肯定把你也带上。”

  “喂,这么和校长说话可是有些过分了。”辉月突然开口,有些不安的说道。她其实挺担心菲奥娜直接生气把任默的学籍开除掉,而事实上任默并不在意,菲奥娜也不会那样做。“你这家伙,没有证据我不能说什么,所以你就以辉月和咲羽美的同居男友的身份过这两个月吧。”菲奥娜似乎也是有些许放弃治疗的感觉,既然解决不了,干脆就放任不管好了,反正任默在校期间就算对谁出手都无所谓,只要别牵扯上托莉丝就可以,毕竟她和一般的学生身份不同。“不是吧,你的意思是你就这么认可她就这么诬陷我清白了?”任默的双眼轻轻瞪大,一脸的不爽和郁闷,而菲奥娜也是侧过头瞄了他一眼:“你有什么可以证明你没对她们做什么。”“拜托又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我做了什么啊!”任默也是有些崩溃的一脸绝望的冲着菲奥娜哀嚎了一句。“这样可以吗。”辉月的声音刚刚传来,任默还没反应过来,一个温热的嘴唇就那么印在自己的侧脸上。

  他本能的弹了起来,脸色通红的像看着怪物一样看着辉月:“你到底想要干吗啊!”“别那么说嘛,这是我除了昨晚之外第一次吻人哦。”辉月也是脸色有些微红,不过语气却是羞涩居多,这让菲奥娜稍微瞪大了双眼:“辉月···你可是从来没露出过这种表情啊,该不会你真的对他···”“那种事,我也说不清楚啊。”辉月耸了耸肩,不过语气轻松得就像说的不是自己的事情一样。“我之前,有没有见过你。”任默倒吸一口凉气,但是突然,他刚刚的纠结表情瞬间被严肃所取代,他就那么严肃的看着辉月,而辉月也是愣了一下,随即轻轻的眯了眯双眼:“没有,如果我之前见过你的话,我不可能注意不到你。”任默皱了皱眉,轻轻的低下头默默地思考着。当初在图书馆时,在脑海中一闪而过的究竟是什么,我在哪里见过和辉月长得很像的人。“为什么问这个问题,任默,你在哪里见过和我很像的人吗?”辉月也是稍稍皱了皱眉,反问任默,不过任默却是没有更多的回答她的问题,因为他本身就已经有些想不明白了。

  “快上课了,该回去继续上课了吧,否则会迟到的啊。”任默为了改变一下话题,随口说了这么一句话,而辉月却是笑了笑,没有说话,咲羽美却是在一旁以一种抱怨的眼神看了看辉月,然后转过头冲着任默开口:“这你大可放心,因为老师也没到。”任默愣了一下,随即挑了挑眉,缓慢的转动着头,看向在一旁淡笑着不说话的辉月:“老师也没到,下节课是初级空间系魔法的进阶课程,也就是说老师是你吧。”“算了,反正既然你们都不打算对这事做些解释,我也就不管了,不过···辉月我倒是早就料到了,咲羽美你也不打算解释的话,看来任默你这家伙下手的速度真是够快的,难怪你的女人可是要双手来数的啊。”菲奥娜半带嘲笑半带挑衅的冲着任默说道,而任默却只能是长叹一口气,摇了摇头:“随你便,反正我知道什么事值得我去在意,什么是无所谓的事。”任默转过身,默默地走出门。

  “值得你在意的,是什么。”“你要是不把这好奇的毛病改掉早晚会害惨你。”任默轻轻关上门,看了看那站在一旁的托莉丝,她愣了一下,看来是没想到任默早就知道自己在偷听。“这种事可根本就不是你需要去在意的。”“我怎么可能不在意,我的命可是捏在你的手里啊!”托莉丝明显是有些不高兴了,抱着双臂看着任默,身后的金色双马尾隐隐有飘起来的预兆。“这种事与你无关,记住你的身份,你没有对我指手画脚的权利,我没那么容易死,你,也一样。”任默冷哼一声,直接是带着阴沉的表情,转身离开。

  ¤Y酷M匠5:网正},版q首D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