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网‘正{版首!y发x

  “还真是冷啊··”即使再有意不去在意周围的寒冷,但是那种刺骨的寒意实在是难以驱逐,任默没走几步,就感觉牙齿都在上下打颤,双臂也是有些抖动。“唯一不冷的地方就是怀里了啊。”任默侧了侧头看了看怀中的辉月,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又有些无奈的撇了撇嘴:“真是的,看你睡的那么熟,我也好想睡一觉啊···”任默打了个哈欠,眨了眨稍显疲惫的双眼,继续忍着寒冷向前走着,完全没注意辉月的眼皮轻轻的抖动了一下,微微的抬起了一些,又在她微微翘起的嘴角映衬下再度缓缓的陷入平静。好歹任默对自己的认路技巧还是有信心的,没走多久,就按照他对学院的印象走到了咲羽美和辉月的宿舍门口,尽管他并不知道,他还是多绕了几个圈。“这么晚了小美就算在寝室也睡熟了吧。”任默在面对门铃的时候,不禁有些迟疑。他可是双手抱着辉月回来的,腾不出手来敲门,而这种深更半夜,如果真的把咲羽美吵醒的话也不好。“算了,明天道个歉吧。”任默想了想,还是轻轻的半蹲下,用自己的身体和左手支撑住辉月,然后用右手拿出辉月的身份卡,放到了门口的身份识别魔力口上。

  “嗡”的一声,门上不太明显的一层魔力波动缓缓消散,任默轻轻的松了口气,这就是打开了吧。他收起辉月的身份识别卡,再度双手公主抱起辉月,走向房门。“咔哒。”“呼,打扰了。”任默轻轻的在走进门后随手带上了房门,冲着毫无一人的房间小声的说道,随即他也没有做些什么无聊的事,就那么抱着辉月走上了二楼。之前跟着咲羽美来的时候,任默也是稍微了解了下这个宿舍的构造,虽然和莲娜与自己的宿舍构造不同,但是相同的是这个宿舍也是四层的豪华宿舍,别的不说,房间倒是有那么几个空余的,而且他之前也是了解到辉月和咲羽美虽然各有各的寝室,但是晚上的时候,两人却都是睡在咲羽美那屋子的双人床上的。一开始任默也是有些好奇的问了下咲羽美为什么她那屋子床那么大,咲羽美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告诉任默她们两人是睡在一起的,然而任默问起原因的时候咲羽美却无论如何都不肯再开口了。

  他挺好奇的,但是却没继续问下去,毕竟从只言片语中也能发现,咲羽美的过去,似乎也是有着很深的阴影的,如果任默没猜错的话,她之所以和辉月睡在一起,应该是因为···咲羽美,太害怕孤独了吧。“算了,有功夫的话,问下就好,唉,虽然这也算是多管闲事了吧。”任默缓缓的走上楼,走向咲羽美的房间,不过在房间门口却是停了下来,因为他从开着的门那里也是看到了那趴在桌子上,几乎是和辉月睡姿一样的咲羽美。“你怎么也趴在桌子上睡了啊?”任默无奈的叹了口气,先是走进房间把辉月放在了床上,又走到桌子旁,把咲羽美抱了起来。“比辉月稍微重一点,不过也都挺轻的。”任默淡淡的嘀咕了一句,随即轻轻的如法炮制般把咲羽美也放到了床上,一个问题解决了,另一个问题,也来了。

  “要帮她们俩脱衣服吗?”

  任默挠了挠后脑勺,稍稍有些尴尬。穿着衣服睡觉很不舒服的诶,他可以发誓自己纯粹是为了她们两人着想,没有任何邪念,不过这衣服要是由自己脱下来的话可就说不清了啊。“明天就和咲羽美说她衣服是辉月脱的,和辉月说她衣服是咲羽美脱的就好···”抱着非常正直的理由和观念,任默缓缓的把手伸向辉月和咲羽美,咲羽美的呼吸一直都是非常平稳的,但是任默也是有些紧张的赶紧给她们两人脱下外衣留下内衣就赶紧离开,并没注意从刚才开始,就不再轻轻的露出睡眠呼吸状态的辉月,她的脸上有着微不可见的红晕···任默的手稍稍的顿了一下,他看了看已经被自己脱下外衣和长裤的两人,轻轻的眨了眨眼。“就这样吧,再脱下去明天就解释不清了···”任默默默地转过身要走出房门,突然辉月轻轻的“嗯”了一声,让任默的身体轻轻一震,随即他迅速回过头看了看辉月,却发现她只是皱紧眉头,轻轻的用手扯开了那件教师衬衫的领子,似乎很难受的样子再动着。无意识的动作吗···任默眨了眨眼,有些稍稍郁闷的挠了挠头,走了回去。“算了,反正她们两个也不知道。”任默轻轻把手放在了辉月的领口处,将她上衣的扣子一个一个解开,然后尽可能的让自己不去注意她身上那黑色的内衣。“皮肤,很不错呢···”任默轻轻从辉月的腹部上划过,不由得轻轻感慨了一下,随即作为男人本能的,又伸出手轻轻的摸了摸。“嗯!”辉月突然轻声的呻吟了一声,也是让任默迅速冷静了下来,干脆利落的把辉月和咲羽美身上的倒数第二层衣服褪下之后,他迅速的给她们两人盖上被子。“呼···”任默长长的呼了口气,努力的将体内有些沸腾的血液平静下去,明明还是两个小家伙,身材发育的都不错啊,皮肤也都保养的那么好啊···任默的食指轻轻的抖动了一下,刚刚的手感还留在手中。虽然抱着绝望的想法给两人脱掉了衣服,不过给两人只留下了内衣内裤的这个过程也是让任默相当的折磨。“这对男人真是个折磨啊···说起来,也是十七岁的女孩子呢···”

  任默看着辉月和咲羽美的眼神也是越来越亮,似乎还有些火热的光芒再闪烁,而被棉被所包裹着的咲羽美虽然依旧在熟睡中,但是辉月的眉头却是轻轻的抖了抖,身体也是开始有些僵硬,双手缓缓的握紧,尤其是在被任默几乎是将全身都抚摸了一遍后,再次感受到任默那从身后传来的火热的目光,让辉月的呼吸都是急促了许多···“真是的,定力越来越差了呢。”任默用力地摇了摇头,长长的叹了口气。自己原来也没有这么容易被勾起欲望的啊,是太久没做那种事了吗···还是因为玛格丽特爱丽丝的血液让自己体内的血液循环改变了?“冷静下吧,该回去了。”任默摸了摸头,有些无奈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嗯···?”任默本来是有些疲惫的坐在椅子上靠在桌子上,突然,他似乎感到了什么淡淡的不对。“身体,有点,不对···”任默感觉身体越来越虚弱,同时,疲惫感也是越来越强。他轻轻的咬了咬牙,但是却没办法从疲惫感中恢复,他这才意识到什么:“每当血液加速流动泛起欲望的时候,如果不解决的话血液就像潮汐一样在达到最高峰之后跌入谷底,连带着自己的身体状态也陷入了低潮吗···吸血欲望就算了,这种欲望也会触发血液的特性吗···”

  任默轻轻的趴在了桌子上,缓缓的合上双眼。“好累啊,干脆睡一觉吧···虽然在一个房间里,但是趴在桌子上的话,明天应该也好解释吧···”任默轻轻的自言自语着,缓缓的陷入了沉睡中,而他并不知道就在他趴在桌子上陷入深度的沉睡之时,躺在床上的辉月却轻轻的起身,带着些许的奇怪的微笑,就那么只穿着内衣走向任默,同时嘴里也是淡淡的微笑道:“你真是个好人啊,这种情况下都没有对我们做些什么,但是···”她轻轻的趴在任默的面前,像在图书馆那时,任默趴在自己面前看睡姿一样的看着他。“但是,我可是期待着你对我做些什么的啊···”辉月轻轻的转过身,就那么只穿着内衣走在房间内,走到了床边看着咲羽美:“小美啊,真亏你还能睡得这么熟,你可是差点就从女孩变成女人了哦。”辉月轻轻揉了揉咲羽美的脸,淡淡的笑了笑。一直都是面无表情的她这会已经笑了好几次了,她之前并没这么愿意笑的呢。“虽然你对我们这么尊敬而且没对我们做些什么,但是不好意思,我可是要粘上你的···”辉月轻轻的笑了笑,看了看任默,一个想法出现在她的脑海中,一丝坏笑也是悄然跃于脸上。

  “虽然对你影响不好,不过不好意思,我要黏住你,无论你肯不肯接受我···”

  “辉月,你想过毕业后你要干什么吗···”昨天的星期六,菲奥娜一边等待着开会的教师聚齐,一边似乎是无意的问着辉月,而辉月却是轻轻的眨了眨眼,有些茫然的摇了摇头:“我从来没想过,而且似乎想了也没什么用吧···”她就像在说着事不关己的事一样淡漠的开口:“从我出生记事起,我就再没见过我的父母,再后来也一直是呆在劳伦特家族,被您的家族收养到现在···自己的存在意义,我都没有想过。我觉得,只要跟着您就好。”“我觉得,我并不适合当你的目标,或者说我这种人的想法并不适合你。”菲奥娜轻轻的翻阅着学院内的一些公务记录,一边默默地开口:“辉月,你虽然看起来无欲无求一样,但是你也只是没发现自己想要去做的事,想要去追求的目标而已···有个人,或许很适合你去了解,你或许能够好好的想通,你究竟想做什么。”“有个人?”辉月轻轻挑了挑眉头,看了看有些严肃的菲奥娜,却是有些不知所云。“啊,一个并不能被称为很好的教材的家伙,不过说到随心所欲的话那家伙可是个典型···”

  ···“喂喂喂,快看就是那个家伙。”“任默是吧,那个身体和魔力都差到不行却有着S级实战能力的家伙。”“不过那个家伙,居然真的和小辉月···”“辉月毕竟是老师啊,姑且不论,不过居然连咲羽美也一起,真是个禽兽。”“色狼。”“变态。”任默从星期一刚刚走进教室,就没少听到这样的话。他这次倒是坦然处之了,毕竟来教室之前,他就知道是这种结果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