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现在应该好好休息。”“我说了这些伤没事,而且刚刚我也是有些必要的情况动用了全部的魔力,在身体本能的运转全部魔力的情况下···”任默掀开了被子,要下床的时候被莲娜拦住了,但是他只是默默地用左手拉住右手的绷带,用力一扯。“等···”莲娜想要拦住任默,但是还没等她说完,她就看到了任默那绷带下已经恢复如初的右臂。“这种恢复程度,即使是血统最底下的吸血鬼也能自行快速愈合的。”在一旁的幻樱也是默默地开口,淡笑着看着任默:“我就知道爸爸没事。”“明明刚刚还那么担心我,变脸还真快啊。”任默轻轻的下床,穿上鞋和外套。“你要干什么去?”莲娜有些忧虑的看了看任默的举动,不安的开口询问,而任默只是默默地穿上他那一贯的黑风衣,整理了一下衣领:“这个校园的图书馆,在哪。”“图书馆吗,我带你去吧,不过你为什么要去那里啊。”莲娜稍微有些意外的开口,不过任默的表情,却是严肃非常:“我想找到一些我想知道的东西。”

  ······“最近身体恢复的也是差不多了,是不是可以再撕开一次封印呢···”艾尼维亚睁开紧闭的双眼,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有些想法就像吸毒,一旦想到了就很难再扔掉。艾尼维亚轻轻的笑了笑,双手也是捂到了心的位置,她的双眼轻轻的闭上,嘴角也是挂起了一丝温暖的微笑。“你居然也会这么笑啊。”艾尼维亚没有动,闭着的双眼也没有睁开,她只是淡淡的笑着开口:“以你的立场有资格这么说我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也喜欢默。”“没有,这种事,你就不要太过自作多情了。”“当初的你可也是喜欢默的,尤其是上次默来的时候,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看默的眼神和心情,当初在任默身边的时候,不管是什么人在用什么眼神注视着默,我都一清二楚,现在,也一样。”艾尼维亚轻轻转过头,睁开了紧闭的双眼,脸上的微笑轻轻的变淡了一些,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身后,正坐在空中漂浮着的法杖上的迦娜。

  迦娜轻轻的叹了口气,脸色微微有些泛红,也是不去直视艾尼维亚的双眼:“任默有什么好的,我才没有被他,没有被他吸引什么的···”艾尼维亚轻轻的笑了笑,不过却什么都没再说,很意外呢,任默的魅力真有那么大吗?虽然自己不是很喜欢和别人接触,但是和迦娜的接触还是很多的,和自己有意远离人类不同,迦娜本身就飘渺如风,和人类相比要超脱于世间,但是就是这么和人类相差甚远的迦娜,也对任默产生了一些感情啊。“虽然很想独占默呢···”艾尼维亚突然苦笑了一下轻轻地摇了摇头,看了看飞过来的迦娜:“又是从空中来的?”“啊,怎么不可以吗?”“有什么不可以的,只是稍微有点在意,你也会飞啊,如果我告诉你我现在要去找默的话,你会不会跟去?”“···现在,就要去吗?”“···嗯。”迦娜稍稍的皱了皱眉,又轻轻的撇了撇嘴:“我也去,我要和他算账。”艾尼维亚的嘴角微微翘起,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的眯起了双眼,真是不坦率呢,总觉得,迦娜会重蹈自己的覆辙呢···随着夕阳落山,夜幕降临,在校园内的图书馆中,一片寂静。任默轻轻的扭了扭脖子,动了动有些僵硬的手臂。呼,看太久了吗。任默看了看窗外,深吸一口气。居然,一口气从上午看到了晚上吗。不,是从昨天上午,看到了现在的凌晨。本来并不喜欢看书的,居然自己也会看书一口气看了十八个小时啊。任默大约看了看图书馆的表,凌晨三点,真是太入神了啊。“还好昨天提前告诉莲娜带幻樱回去休息了,否则和我一起熬到这么晚的话,身体可吃不消的啊。”任默自己都觉得有些疲惫了,莲娜和幻樱肯定受不了啊,本来持续这么长时间不休息就很累人了,更何况是连着看书这么久。“不过并没白看啊,自己想知道的事情,也都是搞的差不多清楚了呢。”吸血鬼一族的始与终,身体强度的影响,魔力的种类与克制···仅仅是十八个小时不停的看书,任默现在已经远非十八小时之前的自己可比了。

  和我想的,一样啊。回想起当时的玛格丽特爱丽丝的状态,再看了看这图书馆中记载的吸血鬼一族的最后一场大战,他也终于明白了玛格丽特爱丽丝为什么要选择将整个深渊之城沉入地下了。“被围攻啊···不同种族之间,总是有着不平等的关系呢,不过为什么都好像有深仇大恨一样啊。根本,就没必要。”任默轻轻的把在他身边堆积成山的书推到一边,长长的叹了口气,也伸了个懒腰。“嗯?”任默正在感慨人与其他种族之间那无休止且无原因的战争,也开始单纯的回忆着那些他一直都不曾了解的身体与魔法的知识,突然,他感觉伸懒腰的手碰到了什么,准确的说是碰到了谁。“我有告诉过你们都去休息的吧···”任默轻轻的叹了口气,看了看在自己身后,趴在另一张桌子上熟睡的辉月。黑色的长发从桌子上垂下,虽然趴在桌子上但是看起来更像是太累了倒在桌子上一样,应该是实在撑不住了才倒在了桌子上吧。

  “我能够一直留在图书馆到现在想必也是辉月动用了老师的权利吧···真是的呢。”任默有些无奈的站起身,稍稍整理了一下周围的书籍,看了看趴在桌子上熟睡的辉月,轻轻皱了皱眉。现在可才凌晨三点啊,继续在这里睡下去也不舒服啊。“唉,稍微感谢你一下好了。”任默回想起当初辉月说的话:“对于那些绯闻,我想我不会介意,或许,相反···”“相反你还会觉得那样很好吗。”任默想起当初辉月对自己说的那一番话,不由得无奈的蹲下身看了看辉月的睡姿。“想不到这个面无表情的小家伙睡着的时候倒也挺可爱的呢。”任默的双眼轻轻的挑了起来,突然,脑海中有一副一闪而过的画面,他愣了一下,随即迅速的摇了摇头,将那一瞬间混乱了他思绪的那一幕清理而开。

  “为什么这一幕,似曾相识···”任默长长的吸了口气,随即又长长的呼了出去,刚刚那一幕究竟是怎么回事,是在哪里见过辉月吗“不,不一样,应该是很像,但是并不是同一个人。“我在哪里见过和她很像的人吗?”任默稍稍眯起了双眼,淡淡的思索着,但是脑海中,刚刚虽然浮现了那么一幕,但是就像记忆的碎片一样,没有前线,也没有后续,仿佛不曾存在,又仿佛一直在那里。“嗯···”辉月突然轻轻的无意识的呻吟了一声,任默也是迅速回过神来,看了看辉月,没醒,还在熟睡中。“···算了。”任默挠了挠头,轻轻的扭了扭脖子,无奈的伸出了双手。“没记错的话,辉月是和咲羽美一个宿舍的吧···”任默用辉月的身份卡打开了图书馆的门,走出图书馆,轻轻的哆嗦了一下:“好冷。不愧是十二月的凌晨啊,虽然不及家乡那边寒冷,但是···确实也不是一般的冷啊。”

  任默不禁哆嗦了一下,随即下意识的动用体内的魔力抵抗起外界的寒冷,不过只有E等级的魔力,将自己的身体包裹起来都是艰难的很啊。“对了,还有她呢。”任默突然想到了什么,看了看在自己怀里依旧熟睡,但是却轻轻皱了皱眉,缩了缩身体,向自己怀里蜷缩的辉月。他摇了摇头,本包裹着自己身体的魔力全部都汇聚在一起,随即将辉月的身体包裹起来。毕竟辉月只有一米四的萝莉体型,任默E等级的魔力保护自己的体温略显不足,但是包裹辉月来说却差不多刚好。“冻一会也死不了,忍一会就好。”任默感受到那再度袭来的强烈寒意,咬紧牙关,抱着辉月走向咲羽美的宿舍方向。漆黑的夜晚,虽然已经凌晨三点,但是距离太阳的升起还早得很,皎洁的月光洒在了任默的脸庞,他下意识的看了看那明亮的月光,忍不住叹了口气:“真是怪异,明明晴空万里,为什么突然下起雨来了啊,这雨水是从什么鬼地方出现的啊。”任默感受到打在脸上的雨滴时,还没反应过来是下雨了,毕竟下雨天怎么可能看得见月亮啊。

  “空气中的水元素直接跳过了云这个阶段,直接汇聚成雨滴了不成?”任默叹了口气,当初在艾卡西亚打开的虚空之门,对整个大陆的自然环境都有影响了吗···话说上次有意识的去看天上的圆月是什么时候来着?啊,是当初在德玛西亚,将体内的极限血能尽数赋予奥莉安娜的时候,也是一个明亮的雨夜啊。“万里无云的夜晚,洁白如雪的圆月,刺骨凄凉的细雨···话说现在应该下雪才对啊。”任默无奈的吐槽了一句,明明已经十二月了,现在凌晨三点的气温绝对在零下,但是下的还是雨,居然不是雪这就让任默相当不理解了。再说了,晴天都能下雨,这本身就很不正常了。“小雨不大,不过在这十二月份之中,倒还真是刺骨之寒啊。”感受到飞快侵蚀着自己身体的寒意,任默看了看没有任何要醒过来意思的辉月,默默地加快了脚步。这种时间,校园内也不可能有学生的啊。

  V酷匠网J#首z发☆

  当然···不可能有一般的学生就是了。“这究竟是在做什么鬼训练。”任默看了看那些坐在校园内冥神沉思的学生,不由得微微瞪大了双眼,还有这种修炼方式的啊?也对,现在外面环境这么冷,还在下着雨,一些修炼冰属性和水属性的学生肯定不会放弃的吧。视而不见,视而不见···任默轻轻的叹了口气,无视了那些在修炼魔力的学生,自顾自的走向咲羽美的宿舍方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