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G‘新KQ最快W6上酷匠/网)

  “十二个方向,谁也不能只靠一把剑就能挡住啊。”任默的声音缓缓地从那灰尘中传了出来,他的声音有些颤抖,不过还是很稳定。“虽然珠蒂能力主要是控制力,但是居然能够挡住珠蒂全力的一击,别的不说,刚刚那两把剑,可都不具备这么强大的碰撞力。”菲奥娜有些惊讶的啧了啧嘴,不过却并没有担心任默的安危,因为从刚刚的声音中,菲奥娜已经能够确定任默并没有危险,声音和气息都是很稳定。不过困扰她的是,任默究竟是怎么挡住来自十二个方向的攻击的?“虽然第一次这么使用,不过反冲击力还真是大的很啊···”灰尘慢慢散开,露出了其中的任默,不过他半跪在地上,左手紧紧的握着右臂,而他右臂上的衣服此刻已经尽数破碎,整个右臂都是鲜血淋漓,更重要的是···“那是什么?!”每个人,都是瞪大了双眼,因为任默此刻的身位异常的低。不只是因为任默是半蹲在地上,而是因为以任默为中心,几乎小半个竞技场全部都像发生了爆炸一样塌陷了下去!更重要的是,此刻任默的右手不再是普通的右手,在他的右臂外侧附着着一种从来没见过的金属护臂,护臂的再外侧,还有着一个奇特的金属钻头!

  “那是什么,拳套?”“但是那东西是哪来的,任默现在可是没有生成实物的魔力啊。”“你就是靠那东西,挡住了我十二个方向的进攻?!”和在猜测任默手臂上的拳套来源的莲娜和非奥娜两人不同,珠蒂瞪大了双眼,完全不敢相信,也不能相信。在攻击长度上相比于其它武器来说,最近的拳套武器怎么可能同时挡住十二个方向的攻击?任默看了看她震惊的表情,轻轻一笑:“我攻击的不是十二个方向,而是一个方向。”“轰击地面,由溅射而出的攻击气浪与十二个方向的攻击相互抵消,真亏他想得出来啊···”辉月的双眼几乎是瞪大的不能再大,而听到这一番话语的时候,莲娜也是有些惊愕,毕竟她从来都没见过任默这一手啊!更何况,任默现在身上什么都没有,魔力也不足以凝聚武器,这拳套究竟是从何而来的?!与莲娜注意的重点不同,菲奥娜却是仔细的看了看任默几乎是受重伤的右臂,轻轻的咬了咬牙,自顾自的嘀咕了一句:“如果任默真的只靠拳套砸地轰击时溅射而出的那些气浪就挡住了珠蒂全力一击的话···”如果正面面对这一拳的话,自己,能不能接住呢···一种陌生的感觉出现在菲奥娜的内心中,决斗至上的她知道,她已经,燃起了和任默一战的想法。

  任默现在可没那多闲工夫去想,他轻轻的坐在竞技场的边上,无奈的靠着墙壁,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而一旁,莲娜则是轻轻的给任默包扎着伤痕累累的右臂。“骨头没事,不过肌肉拉伤的很严重啊,好好休息吧。”菲奥娜看了看便携医疗魔力机器人给出的结果,淡淡的摇了摇头,没想到任默那一拳居然这么强大,一拳下去,连自己的肌肉都几乎被拉伤到断裂,而任默却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如果动用我全部的魔力的话,这小伤分分钟就能恢复···”“看来你确实有遵守着约定,不动用过多的魔力呢。”菲奥娜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淡淡的笑了笑,而他轻轻眯了眯双眼,淡淡的看了看她:“我毕竟也是个说话算话的人啊。”莲娜轻轻的给任默右臂擦干了鲜血之后,才试探性的触摸着冷漠右臂上的伤口,轻轻的问着任默:“这里,这里,疼吗?”“哈,不用管我的,到现在为止,我还没觉得有什么痛楚我还接受不了的。”任默只是淡然的回答着,似乎完全不在意一样,不,应该说他就是完全不在意。

  辉月站在一旁,看着莲娜的举动,又看了看任默的表情,不禁轻轻皱了皱眉:“明明伤得不轻,为什么这么不在意啊。”“你刚才···是怎么挡住我的攻击的。天引,可是十二个方向啊。”任默愣了一下,抬起头,看向站在自己面前有些焦急的想要得到答案的南宫珠蒂,他轻轻的侧过头,避开珠蒂的视线:“一定要说吗。”“。如果有难言之隐的话,就算了,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够完全挡住十二天引,我想知道我是忽略了什么地方!”南宫珠蒂,明显是以为自己的招式不完美,可能十二个方向是很密集了,但是依旧有可以先后挡住的办法,而现在的她想做到的只是完善她的招式,毕竟那是她最强的攻击招式了啊,如果那么轻松就被破解了的话,谁也不会甘心啊。任默淡淡的看了看自己的右臂,长长的叹了口气:“我只是把一种剑技的使用,以同样的方法在拳套上使用了而已。”

  菲奥娜突然插了一句嘴,看着任默的眼神也是带着些许的怀疑和批评:“那绝不可能,因为剑和手臂,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无论你的天赋多么惊人,都不可能违背这最基础的事情。”任默微微眯了眯双眼:“啊,确实是这样,但是如果将两套完整的,施展方式几乎完全相反的剑技合二为一的话,你觉得,会出现什么结果。”菲奥娜愣了一下,稍稍思考了一下,随即轻轻的沉默了。两种剑技如果同时使用的话,只会因为出手姿势和动作连贯两方面受到阻碍而无法挥动手中的剑,仅此而已。任默似乎看出了菲奥娜的疑惑,看了看真缓慢的给自己的右臂缠绕绷带的莲娜,又转过头看了看辉月:“你觉得呢,辉月?”“我觉得,应该和两种剑技的动作有关吧,虽然我对剑技不是那么了解,但是我对空间的了解应该还是说得过去的。”任默稍微瞪大了双眼,看着轻轻陷入思考状态的辉月,有些意外的开口:“不愧是空间系魔法师啊,第一时间想到了动作的协调性吗。”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难怪你刚刚那拳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打出那么强大的力量,而看起来还有些像残星的剑技,又有些像斩风的剑技啊,原来,这两种剑技,是可以融合在一起的啊。”一个声音就那么从一旁传来,而随着脚步声的逐渐接近,菲奥娜也是轻轻的叹了口气:“虽然我给过你学院的自由进入权限,但是你曾经毕竟是诺克萨斯之人,所以在这里还是请注意下,你就这么随随便便的来到这里,可是会让我很困扰的,希维尔。”“我还以为你们都没发现我呢。”“站在那么明显的地方,不用说我,就连我的学生都能轻易的注意到你。”菲奥娜淡淡的看了看表情都没有过丝毫变化的莲娜,辉月,珠蒂,而希维尔也是走到了几人面前,有些傲慢的斜视着任默:“怪不得,你肯将残星剑技和斩风剑技教给我和韦德啊···原来,你是知道这两种剑技能够合二为一的。”

  韦德?这个陌生的名字,也是让菲奥娜提起了些许的疑问,从希维尔之前的举动也是能够看出,在很久很久之前,任默也是和希维尔曾经相识,而且恩怨相当剧烈,想必这个韦德,也是当时她们两人都认识的人,也是和他们之间的恩怨有关的人吧。任默轻轻的咽了咽口水,缓缓的站起身,而莲娜也是在一旁迅速的把包扎结束的绷带放在一旁,扶起任默。“不是我不想告诉你们,而是这两个剑技合二为一,是我自己的想法而已,更何况这两种剑技虽然都拥有强大的攻击力···但是组合在一起,却只是普通的防守剑技,疾星,实际应用起来,没有任何的攻击力可言,虽然能够和任何武器相契合,但是只能应用于防守之上。”任默自顾自的开口,侧过头,声音也是转而变小了许多:“韦德依旧在使用那套斩风剑技,而你也还记得残星剑技,真是的···我明明是杀了你们啊···”“活下来,算我们命大,再见到你,算我们命好。”希维尔走到任默面前,轻轻的握住了他的右臂。

  “喂!他的右臂都是伤!”莲娜几乎是第一时间,条件反射般的把希维尔的手推开,站在了任默面前,但是希维尔却只是淡淡的看了看莲娜:“放心,我不会对他做什么,因为我要杀掉的是当初那个他,不是现在这个不堪一击的家伙。”不堪一击,吗···任默面无表情的眨了眨双眼,测过头,不去看希维尔那深邃的双眼:“韦德,如果你想见他的话,随时都可以,我可以帮你转告他。”“没必要,因为既然我们三个还能再次在同一个世界相遇,那早晚有一天,我们会把你当初做的事的代价,尽数奉还。”希维尔淡淡的笑了笑,不过那种笑容和任默那一切尽在掌握的笑容竟然是如出一辙。她就像闲逛一样,来这里看看任默战斗之后的惨状后,转过身就那么走向竞技场的门口,离开了,这让菲奥娜有些生气:“就这么随意,真是不把这里当回事啊。”

  希维尔和韦德,残星和斩风,吗···任默轻轻闭上双眼,陷入了沉默,而辉月却突然开口:“这家伙一看就没什么事了,莲娜你想扶他到什么时候啊。”虽然依旧是面无表情,但是辉月眼中却是透露着坏笑的光芒。莲娜愣了一下,随即脸色一红,不过扶着任默的手臂并没有松开:“我···我这是以防万一。”“明明就是不想放手。”任默轻轻的叹了口气,缓缓的睁开了双眼:“你们两个,干嘛这么在意扶我的问题啊。”南宫珠蒂和菲奥娜都是站在一旁,看着希维尔逐渐离开视线,随即才把目光转移回任默的身上。“任默,你刚刚说的,挡住我十二天引的,就是你所说的疾星剑技应用于拳套上是吧,不过,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呢。”南宫珠蒂的注意力虽然被希维尔吸引了一阵,但是随即也是立刻回想起自己更在意的,任默挡住自己攻击的剑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