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莉丝的身体不听从自己的控制,但是她依旧保留着五感,衣服的第一个扣子被挑开后,她看了看任默那充满了危险的双眼,声音也是变得委屈和颤抖起来:“不要,求求你,不要···”“这些话,等你完全成为我的东西再说吧。”任默轻轻眯起双眼,毫不在意的一下一下的挑开托莉丝的上衣纽扣。“用来完全掌握仆人的灵魂生命之锁,你应该听说过的吧。”托莉丝死死地咬着牙关,强忍着羞耻的要哭出来的心情,用力地别过头,上身瞬间变的凉爽,却让她的身体变得更加的热,本已经快要绷紧至极的神经,也是被任默突然的声音给挑动了一下。“什么事,都不能违抗,还可以强制的···控制对方···”“看来是有好好学习啊,不过呢,吸血鬼一族的灵魂生命之锁,稍稍有点不一样。”任默轻轻的趴在她的耳边,两人的身体这次已经紧紧的贴在了一起,而且托莉丝的上衣已经被打开了,托莉丝感觉到了格外的羞耻和动摇,下一秒,本是一直在淡淡开口和动手的任默突然轻轻的咧了咧嘴:“吸血鬼一族的血魂锁,要更加恐怖哦,如果主人死掉的话,身为血魂锁的末端,血奴,也会跟着主人一起死掉哦···”托莉丝因为任默这一番话,瞬间恢复了一丁点的理智,但是下一秒,更强烈的刺激感直接是从她的心脏爆发!

  “血魂锁,滤血!”任默突然从托莉丝身上起来,右手迅速趁着托莉丝的内心极具动摇,体内血液流速出现变化之时,瞬间按在了托莉丝的心脏之处,而同时,一股极强的血液能量瞬间涌入托莉丝的心脏,在她的心脏处汇聚成了一颗血晶,随着托莉丝的心脏跳动也在不停的跳动着!每一股托莉丝的血液经过那血晶的时候,血液都会被那血晶所过滤一次,不如说,是会被那血液同化一次!“啊,啊!不!”托莉丝虽然感觉不到体内具体的变化,但是在任默的手掌按在她的胸前后,她就感觉到心脏处涌出了剧烈的痛楚与刺激,随后,心脏的每一次跳动,都让托莉丝的身体感到剧烈的灼热,仿佛血管中有一块烧红的烙铁在自己的体内不停的游动一样,剧痛,让她的额头都是泛起了青筋,紧咬的牙关也是因为用力而咬出了鲜血。痛楚,羞耻,然而越来越热的身体让她越来越无力,意识也是随着那逐渐麻痹的神经变得模糊起来···“如果我死了,你也会死的话,那么你还会把这种事告诉你的家族中吗,如果你还会告诉的话,我并不介意。”任默的双眉也是轻轻的抖动着,一边冷笑着开口,一边不停的向托莉丝的心脏内部的血晶汇入自己的血液魔力,第一次成为吸血鬼,第一次吸血,第一次运用血魂锁,任默也完全没想到对魔力的消耗居然如此之大,直到连他的身体都有些摇晃起来的时候,他才感觉到托莉丝的血液再次通过他的血晶时已经不会再吸取自己的魔力,而托莉丝的身体上也是出现了一条条清晰的血色魔力纹路,下一秒,纹路首尾相连,随后悄然隐匿在托莉丝洁白的皮肤之下。“这就是血魂锁吗···”任默轻轻的闭上双眼,感受着那在脑海中出现了一条灵魂链接的一个印记,通过这个锁链印记,只要在任默的魔力笼罩范围内,随时都可以通过这个印记强行控制托莉丝的身体,即使违背她的意识。“你,这算是···威胁我吗···”托莉丝微弱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在那宛如锻体之痛的折磨下,托莉丝勉强恢复了一丝理智,而她的声音,却依旧是微弱又带着哭腔。“不,我这个人就这样,从不会被任何人所威胁,也不会向任何人妥协,我有我的办法,无论什么,我都可以自己解决。”

  任默淡淡的开口,轻笑着,不过托莉丝的双眉却是轻轻的抖动了一下,极其羞耻的声音缓缓的响起:“你要是想对我做什么···随便你,反正,我也不能反抗···毕竟,连灵魂,都不再属于自己了···”任默愣了一下,压在托莉丝身上的自己也是动了动,手中柔软的触感也是稍稍让他在解决了刚刚困扰着自己许久的问题后,稍稍考虑了一下现在的情形。“啊···”任默有些尴尬的看了看自己按在托莉丝心脏处的右手,准确的说,是胸前。尽管隔着内衣,但是任默还是忍不住本能的捏了捏。“变态,色狼···”“嘛,我不是故意的··”任默赶紧把右手抬起,但是身体突然轻轻一震,一股剧烈的无力感瞬间袭来,魔力的大幅度消耗让任默的身体也是脱力了那么一瞬间,下一秒,本来就失去了右手的支撑,再加上身体失去了力量,让他直接是无法抗拒的倒在了托莉丝的身上。

  “要强暴我就来啊···别这样,羞辱我了···”托莉丝的声音突然变尖了,同时也变的脆弱而微弱,眼中不知何时,也是溢出了完全绝望的泪水,这一刻,托莉丝身为王女的自尊已经完全被任默玩弄的彻底失去。然而,任默从始至终都没有玩弄过托莉丝,只是形势所迫,让他必须控制住托莉丝,毕竟在这里所发生的一切,都是意料之外的,就连自己都没有料到,自己在这里,自己是吸血鬼,这里有一座城市,这些事一件都不能泄露出去,而托莉丝,也是必须想办法完全的控制住才行。“我说了,我现在,什么都不会对你做。”任默艰难的运转着体内残余的魔力,迅速的让无力的身体再次恢复动作,这才从托莉丝身上再度爬起,不过随即也是无力的倒在了托莉丝的身旁。“已经对我做了这么过分的事,你觉得你的话,我还会信吗···”托莉丝突然抬起右臂,挡住了双眼,嘴角也是耷拉了下去,同时,眼泪也是不停的从他的手臂下流淌而出:“为什么···为什么!我会,遇到这种事···”

  7更《新AS最TW快上}酷(匠*r网

  任默轻轻的喘着粗气,看了看似乎在委屈的哭泣着的托莉丝,没有言语,只是缓缓的坐起身,等待着自己的身体回复体力。“放心吧,我不会对你做任何事情,也不会对你下达任何命令,只要你把今天的事情当作没发生过,我也不会···”“怎么可能当作没发生过!”托莉丝突然低吼了一声,然而任默却是没有管她,只是自顾自的开口:“我曾经说过,我只会在这个学院呆两个月,只要这两个月内,你别给我找麻烦,那之后,血魂锁我会自行解除,你身为我血奴身份的事情,我也永远都不会去利用,就和你从来没成为过我的血奴一样,一切,都会变回之前的样子。”“···”托莉丝没有回话,只是轻轻的擦拭着泪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越檫越多,越擦越流,泪水宛如碰到了无止境的开关一样,这短短的几个小时发生的事情,都让她感到不甘和羞耻,对于一个高傲的王女来说,无法接受是肯定的。

  “唉,你有什么好哭的啊,我都说了,之后什么都会回复原状,我也不会对你做些什么,也不会对你下达什么色色的命令,而且归根结底,不还是你非要跟着我的吗。”“没办法···谁让我好奇啊···”“你难道不知道好奇害死猫吗。”“我怎么知道你不是个人类啊!”“我是个人类啊!”“你不是吸血鬼吗?”“都说了一言难尽啊!”托莉丝和任默的声音都是越来越强,两人逐渐有了拌嘴的感觉,而托莉丝和任默也是同时不再开口,两人都是剧烈的大喘着,毕竟两人的体力都不足。“托莉丝,今天,是周日吧···”“我怎么知道,我只知道,现在的我···完完全全的归你了不是吗···”“不要说这种容易让人误会的话啊。”“我说的事实而已,你明明对我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啊。”“你要让我说几遍,当作没发生过就好,只要你不打算把我出卖给你的家族···”“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说出去啊!”“那你为什么要威胁我啊!”“谁愿意成为别人的奴隶啊!”“我都说了那种事情我不会去使用也不会去在意的啊!”“你不在意我在意啊!”托莉丝和任默都是不知不觉中坐起身,越喊声音越大,不知不觉中两人都已经是面对面的冲着对方大吼起来。“呼,都被你搞的智商下降了。”“明明···是你那么过分···”两人稍稍离开了一点点距离,本来没有体力的两人,在情绪的作用下,坐起身对着吵架,然而随即又是陷入了脱力感再度倒在了床上,两人之间也是陷入了诡异的寂静。“记住了,以后别对万事都这么好奇了,知道了吗。”

  任默淡淡的开口,轻轻的喘着粗气,突然,他就像感到了违和感一样,脸上轻轻出现了一道黑线:“喂,为什么会这样,明明你刚成为了我的奴隶啊,咱们为什么还会在这吵架啊···”“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啊···我可是德玛西亚的王女啊,怎么会和一个对我这么过分的家伙这么和谐的躺在同一张床上啊···”两人都是无奈的咽了口气,不停的喘着粗气,而任默也是无奈至极的再次开口:“怎么了,虽然你成为了我的血奴,而且还被我下了血魂锁,但是现在来说,还什么事情都没改变吧,我不说,你不说,今天的事情,完全就和没发生一样啊。”托莉丝似乎默认了,只是扭过头,不再说话,突然,她感觉到了一阵寒冷,随即她想意识到了什么,脸色瞬间羞红,随即迅速把被任默挑开的上衣扣子一个接一个的扣上,羞怒的声音也是毫不客气的传进了任默的耳中:“休想!你羞辱我的事情我绝不会就这么当作没发生过!”任默尴尬的挠了挠脑袋,自己当时只顾忌着怎么才能让托莉丝不把此事说出去和怎样才能让托莉丝听从自己,根本就管不上别的其他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