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默毫不在意的看了看托莉丝眉心处出现的一个奇特印记,冷笑着对托莉丝那恐惧的眼神嗤之以鼻,他转而看向窗外的城市,看也不看托莉丝,自顾自的开口:“现在的你,可以说是成为了我的一个寄生体,只要我不死,你就会一直无法背叛我,无法违抗我。这就是吸血鬼的奴仆来由,血奴,单方面的施压与霸占···”任默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乎已经微不可闻。他并不知道吸血鬼一族的血液魔力究竟有何用处,所以只能依靠自己来亲自测试,只不过托莉丝,成为了小白鼠而已。“喂,你知道,你都做了些什么吗···”托莉丝紧紧的咬着牙关,身体再次开始轻轻的颤抖,而任默却只是扫了她一眼,毫不在意:“能成为我第一个血奴,你倒不如自豪一下,反正你也不能背叛我,所以我不介意告诉你,我现在可是吸血鬼的首领,整个吸血鬼一族的领导人,能成为王室吸血鬼王的第一个血奴的你···”

  “只要我回去把事情告诉家族,你会被德玛西亚通缉,直到死为止。”托莉丝的声音带着些许的颤抖,但是任默也能够听得出她的愤怒和委屈,但是他并不在意,淡淡的叹了口气,轻轻的站起身走到托莉丝面前,左手插在兜中,右手轻轻地挑起低着头的托莉丝的下巴,让她扬起头看向自己,不过意外的,任默却发现这个一直都很傲娇且倔强的托莉丝,眼中竟然有着深深地屈辱和晶莹的眼泪。“仅仅是因为你成为了我的血奴,我就会被德玛西亚追杀?你是不是把你家里的实力想的太强大了点?”任默冷冷的松开手,不去看托莉丝的双眼,不管怎么对德玛西亚的人类所失望,他的内心也不太能让她在面对托莉丝那屈辱泪水时平静如水。

  “我从小在家中,就什么都随心所愿,而我想知道什么,就能知道什么,同年龄中的人,没有人比我更强,也没有人比我更又天分,所以当我遇见你的时候,我很兴奋,也很不甘。不甘,是有人比我要强,兴奋,则是我终于找到了一个能引起我兴趣的人···”托莉丝缓缓的闭上了双眼,将似乎是不想让那泪水流出,而她的双手也是轻轻的揉了揉双眼,声音却是可怜的让任默于心不忍。他轻轻的深吸一口气,缓缓的站起身,走到床的另一侧,拿起托莉丝的两个黑色蝴蝶结,默不作声的开始给托莉丝梳理起了头发:“那么呢,你想说什么。”对于任默突如其来的举动,托莉丝愣在那里,完全不只知道任默是什么意思,而当她感受到任默只是在轻轻的梳理着她的头发时,她的双眉,却很是忧伤的簇在一起,听到任默的问话时,她的眉头也是轻微的跳动了一下:“你很神秘,我很好奇,我想更多的了解你,然后把你打败。如果连你我都不能战胜,我将来,该如何统帅德玛西亚的战士。”

  任默的手顿住了。他本来已经给托莉丝重新梳扎好了她那一贯的金色双马尾头型,正在给她重新把那两个黑色蝴蝶结头饰戴回在她的头上,但是他的手却是死死地顿在了那里,一动都动不得。托莉丝未来要统帅德玛西亚的士兵?!过了几秒钟后,任默的手才缓缓的再次动起来,默默地给托莉丝将那两个蝴蝶结戴回到头上后,才缓缓的再次开口,不过这次的声音明显要低沉很多:“你是什么人···你究竟出自什么家族···”托莉丝轻轻的握紧双手,抿了抿嘴唇,眼中也是透露出了深切的倔强和挣扎:“我从不愿意把我的家世告诉任何人,因为我希望人们可以公正的评判我和认可我,而不是因为我的家世就对我有偏见···”托莉丝轻轻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突然轻轻的苦笑一声:“你···给女生整理头发的技术,还真高超啊,比我自己和家里的女仆还要优秀呢。”任默轻轻的眯起了双眼,看着那抚摸着自己柔顺的马尾,缓缓的转过身正面看向自己的托莉丝。

  她默默地看着任默,轻轻的眨了眨眼:“我···不想把你的事告诉家族,因为,我还没有亲手打败你,所以我不想让你就那么被皇家禁卫抓捕,但是为了让你意识到你对我做了多么糟糕的事情,我不得不告诉你我的身份。”皇家禁卫?任默曾经听奎因提起过这个名称,因为只属于德玛西亚皇室的军队,全都是百里挑一的精英,其中一些佼佼者,甚至连德玛西亚的一些英雄都必须稍在一对一战斗中稍正视对方。等等,皇家?!任默的双眼缓缓的瞪大,右眼皮也是轻轻的抖动了一下:“喂,你的身份···”“我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吧。”托莉丝艰难的想站起身,但是跪坐在床上的她,虽然双手能动,但是双腿却是依旧酸软无力,她也是不得不就那么跪坐在床上,严肃且发狠的开口:“嘉文这个姓氏是德玛西亚核心皇室血脉,但是继承嘉文这个名字的只有继承国王之位的人。嘉文四世皇子是我的表哥,吾是德玛西亚核心皇室家族第二王女,嘉文·托莉丝!”

  任默的手轻轻的插在兜中,一声不吱,不过表情的抽搐也是证明了他的内心并不平静。自己,似乎做了些不得了的事情啊···他的手在兜中轻轻的握紧再松开,握紧再松开,不知不觉中已经被汗水所浸湿了。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却早已经被忧虑和震惊所充满的任默,轻轻的眯了眯双眼。一开始,他并没觉得这个托莉丝有什么特别之处,毕竟金发双马尾是傲娇倒也有些合情合理,不过他一直都没觉得她和一般的学生有些什么太大的身份贵贱的区别,虽然从她自傲的小举动和无所畏惧的语气稍微想过她可能出自某种大家族的可能,但是任默实在是万万没想到,托莉丝居然是德玛西亚直属皇室血脉。“你居然,是皇室的血脉啊。”“既然了解了情况,就想办法把你所说的那什么血奴给我解除了,我回去什么都不会向别人说的。否则,你没有别的办法解决被追杀的问题,就算我什么都不说,我只要回到家中,家中的那些高级魔法师直接就能发现我体内不正常了的魔力波动,所以,你没有选择。”

  托莉丝轻轻的挣扎了一下,想站起身,但是无力的身体并不能支持起她的身体,体内那股混乱的不属于自己的魔力一直都让她的身体酸软无力,双臂还好些,但是双腿却是一点都用不出力量。任默轻轻的啧了啧嘴,转过身,轻轻的走到了窗户边,有些焦虑的思考着托莉丝的话。的确,托莉丝回到家之后,只要把任默对她所做的事情告诉家中人的话,德玛西亚肯定会追杀自己,仅仅是为了杀掉自己来让托莉丝失去自己血奴的身份恢复原本的她而已。“切···也对,人都是自私自利的不是吗···”任默轻轻的闭上了双眼,表情也是轻轻地放松了下去,整个人陷入了一种放空的状态。“喂,快点想办法解除什么你说的吸血鬼的血奴魔法啊,否则你该怎么办啊,真的要被德玛西亚追杀至死吗。”托莉丝有些急躁和不安的的冲着任默吼道,而她也一直在艰难的挣扎着想要从床上站起身,但是每每她想用双腿挣扎起身的时候,那种脱力的感觉就会将她的身体再度牢牢地坠在床上。

  酷匠q网l正}版L@首发k《

  任默却是闭着眼睛的同时轻轻的皱紧了双眉,突然睁开双眼,眼中闪过的是一抹寒光。真的要听托莉丝的吗···做不到啊,除非自己死掉,否则没有任何办法能够解除血奴秘术。既然如此···“既然有施法方式,一定有解除方式,快点把那堆该死的魔力从我体内解除掉啊!难道你真的想被追杀吗!”“追杀追杀,就这么一直用被追杀为原因来威胁我吗,你在家是不是飞扬跋涉惯了啊。”任默的声音突然变的阴冷了很多,而这,也让托莉丝愣在那里,一动不动。“被德玛西亚国家追杀,你真的以为那对我来说,有什么威胁力吗?”任默轻轻的转过身,直直的看着托莉丝,她瞪大了双眼,却一动都动不得,不是因为身体无力,而是被任默那种冷漠且阴冷的眼神所震慑到了。任默轻轻的走向托莉丝,眼神意料之外的让人恐惧!毕竟,那种像看待猎物和和垃圾一样的眼神,托莉丝从来没感觉过!“我说过,成为了我的血奴,除非我死,所以没有任何办法,能够解除,不过,虽然我似乎做了些对我不利的事情,但是,我也有我的应对办法···”

  任默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坐在床上仰视着自己的托莉丝,轻轻的抬起了右手,眯起了双眼。“唔!”托莉丝只觉得一股不可抵抗的力量袭来,随即向后倒在了床上,随后,当她再次看清眼前的一切时,她才愕然的发现,任默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趴在了她的身上,两人虽然还没碰到,但是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几乎快可以忽略不计了,托莉丝的脸色瞬间红透,而双眼也是瞪得很大:“你···你··你要干什么!”任默没有理她,只是用散发着血色的右手食指在托莉丝的双肩和腰部点了四下,四股血液魔力汇入托莉丝体内,激发她体内的血奴体质,一瞬间被支配的感觉,仅仅一瞬间,就让她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现在的我死掉,就可以解除你的血奴身份,只要让事态稍稍变化一下,也就是我死掉,也改变不了你成为我血奴的事实就好。所以我只要···”任默轻轻的舔了舔嘴唇,双眼眯起了一个危险的弧度,手指轻轻移到了托莉丝的胸前,轻轻的搭在了托莉丝胸前的衣服扣上,轻轻一挑:“我只要把你完全变成我的东西就好了,就这么简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