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默轻轻的一抬手,直接是隔空将托莉丝扶了起来,随即甩手把她甩到了一旁除了任默所坐的椅子外,唯一可以坐人的床上:“那么,就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跟踪我。”“无可奉告。”托莉丝突然冷冷的开口,直直的盯着任默,不过话语却格外的阴冷。任默轻轻眯起了双眼:“也就是说,你什么都不会告诉我?”任默缓缓的站起身,走到窗边,看向窗外,俯瞰着整座城市:“这座城市究竟为什么要被沉在地下,为什么要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艰难度日,为什么不能面对阳光,只能靠那些魔力制造的人造光源来维持一切。”托莉丝没有说话,任默现在的背影有些陌生的有些萧瑟,同时又很凄凉,这种感觉之前似乎从来都没有过呢···“这里为什么会有一座城市,他们为什么要叫你城主。”“现在问话的是我,不是你。”任默突然转过头,看向托莉丝的双眼不知何时再次变成了血色。“唔···”“吸血鬼一族的血秘术,是什么效果,你知道吗。”

  d酷;‘匠cO网首发

  托莉丝愣了一下,突然回想起刚刚那些人所说的,又回想起自己身体内部那些奇怪的魔力禁制,她轻轻的瞪大了双眼:“你是,吸血鬼?!”“我是人类。不,我现在都不知道我是什么了。”任默突然自嘲的笑了笑,眼中透露出的是深深的无奈和冷淡:“嘛,我到底是什么呢?”托莉丝咽了咽口水,一滴冷汗不受控制的从额头上滚落。从来到这个城市的时候,她就发现自己总是会被一种不知名的恐惧所包裹,但是现在,从任默身上传来的那种让她恐惧的那种气息,却比别人要弱得多。“血秘术,吸血鬼一族将血液通过魔力注入对方体内,必须要在毫无反抗的情况下,抑制对方的魔力运转,削弱身体的强度,大幅度压制体力,而且,除了吸血鬼一族,无人能解。”任默轻轻的看了看托莉丝,淡淡的扬起头,冷冷的抬起手,一团血液般的浑浊液体出现在他的手中,随即那团诡异的血液突然缓缓的沸腾起来,而与此同时,托莉丝感觉自己体内的那是奇怪魔力也是随之沸腾起来,强烈的灼烧感和刺痛从体内传来,就连魔力都是意外的开始不时地攻击着自己!“你,为什么要跟踪我,你又是什么身份。”

  托莉丝艰难的抱住身体,从体内传出的强烈痛楚让她感受到了从没感受过的生不如死的感觉,然而她并不知道这点痛楚和所谓的灼烧感,和任默曾经受过的痛苦相比,根本就不值一提。“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一个普通的学生绝不可能在拥有S级的魔力之外,还拥有如此优秀的身体强度了,你在两方面都比别的学生要强得多,更何况,一个普通的学生,怎么可能会被门口那些士兵放进来。那些巡逻之人可都不是普通的士兵,你绝不可能是溜进来的,也就是说,是他们放你进来的对吧。”“嘿···你这家伙···真是不好对付啊···”托莉丝突然笑了,不过表情痛苦的笑起来,看起来让人于心不忍。“你,不打算说是吧。”任默突然冷冷的看了看托莉丝,眼角突然闪过了一抹寒意:“刚好,就拿你来试试好了···”任默刚刚得到了爱丽丝的血液力量,继承了吸血鬼王族血脉的他,感觉到了发自自己内心的对血液的渴望。虽说之前,他也因为那种对血液的饥饿感到痛苦而去吸食血液,不过却并没有过现在这种能够在吸取血液的同时运转体内的魔力的经历,所以他也是轻轻眯起双眼,眼中骤然泛起了一丝火热,舌头也是忍不住轻轻划过唇角。德玛西亚的人,他并不反感,但是也绝对谈不上有好感,所以能够拿来利用的普通人,为什么非要放过她。

  自己可不是当初那个博爱主义者,任何人都不会受伤的和平世界不过是个空话而已,任默轻轻握紧了双拳,看向托莉丝的双眼也是充满了不善。“你···你要干什么···”托莉丝咬了咬牙,轻轻的向后挪动了一下,但是身体无力的她只能艰难的在床上向后缓缓的挪动,而刚刚她是直接被任默扔到床上的,身后的双马尾辫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蹭了开来,两个黑色的蝴蝶结头饰凌乱的落在一边,披散的满头金发让她的行动更加不便,她害怕,从没如此害怕过,在面对任默那直直的看向自己,既充斥着冰冷又充斥着火热的眼神,她用力地抱紧了身体。正如任默所说,托莉丝,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学生,她的身世是一般的学生难以相比的,而她的实力更是如此,从小到大,几乎在任何方面都没受过挫折的她,现在却感到了不甘和无力。把自己的想法和身世都告诉任默,是不是就能放过自己了呢···这种想法仅仅持续了一瞬间,就被她干脆利落的抛在脑后,一直都是别人弱于她,几时她有如此落魄之时。

  “我想干什么,呵···”任默突然轻轻低下了头,一声地低沉且邪恶的笑声悄悄传入托莉丝的耳中,她愣了一瞬间,下一秒,任默就那么凭空出现在她的身后,双手从她的身后抓住了托莉丝的双臂,将托莉丝面朝下的推倒在床上,同时他也是趴在托莉丝的身上,轻轻的嗅着托莉丝发丝中的芳香。“你···不要···”托莉丝死死地咬紧牙关,本想挣扎的双手却被任默死死地抓住,身体也是被他死死地压在床上动弹不得,她的声音有些惊恐,而且变得尖了很多。她并不知道任默是怎么想的,但是本能让她开始抗拒起来,现在的姿势很羞耻,而任默对她做什么的话,她也完全没办法反抗,任默感觉到了托莉丝那颤抖的身体,也是随机猜到了托莉丝在害怕什么。他轻轻的把托莉丝脖颈处的衣服向侧面轻轻一拉,洁白如雪的肩膀就那么暴露在空气下,而托莉丝脸色也是瞬间更红几分,当然除了身中血秘术之外,还有几分羞恼在其中:“不···不要···你要真是···对我做那种事···你会···后悔的···”

  任默淡淡的笑了笑,轻轻在她的耳边吹了口气,而这个动作不仅让托莉丝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剧烈外,也让她感到了更深的羞耻感,不过任默却只是在她的耳边淡淡的开口:“放心,我现在不会对你的身体做些什么,虽然···确实很诱人。”任默的话语让托莉丝的心中稍稍有些欣慰,安下心来,但是随即又再次揪紧,现在不会做,以后会做是吗?而且既然现在不是想对自己做那些糟糕的事情,那么···他所说的“试试”,又是指什么?!“啊···!!!”托莉丝只觉得那被任默拔开后裸露在空气中的肩膀传来了一阵痛楚,而下一秒,感觉到那在自己头旁的任默的头发,她才意识到那肩膀上那剧烈的痛楚是怎么回事。

  “你,居然在···吸我的,血···”托莉丝感觉意识开始有些模糊,就连说话都是断断续续起来,而任默缓缓的抬起了嘴,舔了舔嘴唇的血液,轻轻眯了眯双眼:“不是简单的吸血那么简单哦,不过你放心···”在你成为我的血奴之后,你就会知道我究竟做了些什么。“不要,不要···”托莉丝来不及回忆自己在哪曾经听说过血奴这个名词,因为她只觉得自己的意识沉浸到了一片无边无际的血海之中,而下一秒,她就那么失去了意识,闭上了双眼,而任默却没有丝毫要抬头的感觉,依旧咬在托莉丝的肩膀上,不过如果托莉丝醒着的话,她会发现,任默的双眼已经完完全全被血色充满,同时他体内那些安静流淌的血液犹如受到了强心剂一般瞬间加速起来,与此同时,奇特的魔力在任默咬出的伤口处进行着交替,一个奇特的血色印记,正在缓缓的在托莉丝的眉间形成!

  “唔···”托莉丝的右手食指轻轻的动了动,右手中指又跟着动了一下,整个右手都是轻轻的动了一下。良久,她轻轻的皱了皱眉,缓缓的睁开了紧闭的双眼,似乎有些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这里是,哪里···我这是在,哪里···”她轻轻的看着自己趴着的柔软的床,什么都想不起来,感觉整个人从内到外就像被水冲过了一样,之前的事情,都是完完全全的被遗忘了般。“好疼···”她有些茫然的从趴在床上改为跪坐在床上,但是一阵微弱的刺痛出现在她的右肩膀上。她痛的咧了咧嘴,微微皱着双眉摸了摸右肩膀,轻轻把肩膀上的衣服推开,她看着那已经只剩下疤痕的四个小伤口,稍稍愣了一阵。突然,她回想起了之前的一切,被抓,被带到这里,被任默推倒床上,被他吸了自己的血···“对了,任默呢!”托莉丝突然回过神来,看了看周围,这一扫视不要紧,她直接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直直的看着自己的任默对上了眼,两人就那么直直的对视着,谁也没有再动。“怎么样,身体感觉如何。”任默突然冷冷的开口,毫无感情的看着托莉丝,而托莉丝也是内心中一个“咯噔”,那种被遗忘的恐惧感再度回到了她的内心,她轻轻的再次抱紧了身体,不过看着任默的眼神中也是多了一些疑惑。昏迷前体内的那种灼热感此刻已经荡然无存,然而取而代之的,是体内似乎多出了一种奇特的魔力回路,正在以一种自己不了解的流动方式在自己体内自成一种循环。她轻轻摸了摸心脏,眼睛微微瞪大,直直的看着任默,不过声音确实有着震惊和惊恐:“你对我做了什么!”“没什么,只不过现在的你,是我的一个血奴罢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