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这里了。”四个士兵气喘吁吁的停在血之馆前面,而任默却面不改色气不喘的看了看面前的城堡,轻轻的咽了咽口水:“这就是血之馆吗···”任默不由得回想起一路上看到的人,那些人有些在路边呆呆的站立着,有的似乎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有的似乎是街边房子的主人,整个深渊之城,看起来似乎都和正常的一个城市别无二致。但是这个城市为什么在地下呢?那些人所说的感谢自己制造的这个城市又是意欲何为呢?“什么人。”任默愣了一下,一个声音突然突兀的响起,他这才看向血之馆的门口,那里站着两个门卫,虽然他们一动不动,但是让人有一种发自本能的敬意。“这位就领主大人任默!”“他就是,领主大人?”那两个门卫转过头看向任默,皱了皱眉,不过却是摇了摇头:“这家伙明明才是个十八岁的孩子而已,你们开玩笑要适可而止。”

  “别这么说啊,一千年前的我可能更显老?”任默淡笑一声,同时伸出了右手,一团粘稠的血液从他的手中流淌而下,直接是落在地面上,散发出一股股诡异的血液波动。“如果真的是她的话,肯定能够感受得到我的血液吧。”任默的视线转而直直的看向那血之馆的那些窗户上,希望能够看到某个人,某个熟悉自己,而自己不熟悉的家伙···“对不起,冒犯了,城主大人,请进。”任默没有看到谁出现,但是那两个门卫却是突然间身体颤抖起来,两人都是后退一步,轻轻的半跪在地,冲着任默低下了头,非常恭敬的行了一礼:“这是和爱丽丝大人同源的血液波动,对不起,冒犯您实在是罪该万死!”任默愣了一下,随即迅速走上前扶起两人:“快起来,先告诉我,爱丽丝她在哪里!”“最上面的房间,请您快点赶去吧!”任默也不多说什么,直接是从两名门卫的身旁冲了过去,直接是跑进了血之馆的大门中。“楼梯,楼梯···”推开大门之后,任默迅速环视着周围,找不到任何魔力升降之类的装置,他就迅速的寻找起楼梯,同时飞快的跑向楼上。现在的他,内心满满的都是疑惑,他已经没空去为周围这华丽的洋馆装饰去感慨,他现在唯一想去快速确定的,就是爱丽丝,到底为什么让自己成为她孩子的父亲,这个城市的建立又和自己是什么关系。

  “咔哒。”没几秒钟,任默就跑到了四层,推开了第四层唯一的一扇门,他有些尴尬的愣在那里,因为即使是他,也是第一次跑进不熟悉的女性的房间,什么都没想的跑进房间内后,看到那被纱帘挡住的床,他呆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他才意识到自己可是没有得到允许就擅自跑到了别的女性的房间里啊。这时候,为他解围的,却是一个轻柔的声音:“你终于来了,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见的时候吗?”任默微微的愣住了神,没有出声,只是直直的看向那纱帘,隐隐约约的,他似乎看到了在那纱帘中,似乎有个安静的坐在那里的身影。“那时候,我因为一时好奇逃出了种族,却被一些心怀不轨的家伙发现了,就在我以为我快死的时候,出现了一个多管闲事的家伙,打跑了他们救了我,在涉世未深的我心中,留下了一个英雄救美的戏码。”那纱帘被一只精致的手掀起,挂了起来,露出了那隐藏在纱帘后的绝美女人:玛格丽特·爱丽丝。任默的眉头轻轻挑了一挑,双眼不由得本能的瞪大起来,就像不敢相信自己双眼一样的看着她。

  完美,精致的绝美女人。一米七左右的标准身高,不胖不瘦,偏现丰满却又有些纤细的身材让她就像一个仙女般的完美,披散在后背上的银色长发配上她那皎白的皮肤和血色的双瞳,再加上那温柔而又优雅的笑容,任默不得不承认,她美的让人触目惊心。“你的气息很稳定,也就是说你现在还没事对吧?”“既然你会说出这种话,想必你也见到幻樱了吧,我们完美的女儿。”爱丽丝轻轻的将纱帘挂起后,坐在床上淡笑着开口,任默看了看她,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皱了皱眉,提到幻樱,他的心中还是有些芥蒂的。“幻樱应该告诉你了,她是我和你的女儿。”任默看了看她在提到幻樱时,脸上那充满了母爱的微笑,心里却悄悄揪紧,他的双手缓缓的握紧:“为什么不回答我的问题,还是因为···我来晚了···”任默轻轻的吸了口气,缓缓的走到床边,直直的看着她完美的脸。

  “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玛格丽特爱丽丝轻轻的笑了笑,似乎什么都没有在意的样子,但是任默,却能够感觉到爱丽丝的身体,和人类,不,和吸血鬼不同。他深吸一口气,向她伸出了手,似乎想抚摸她的脸颊一样,而她却缓缓的向后仰了一些,似乎有意的想远离任默,眼中也是闪过了一丝慌乱。“这么讨厌被我碰到吗。”“怎么会讨厌,我只是···”“你这丝灵魂,已经留了多久了。”爱丽丝的眼皮轻轻的抖动了一下,那平静如水的双眸骤然泛起了波纹,良久,她突然淡笑着摇了摇头:“也对,你对血液是那么敏感,我现在只是灵魂,身上有没有血液你自然也一清二楚···”“如果我的血液不够强的话,你肯定也不会把我的血选作幻樱的另一半吧。”任默的话语,却似乎是勾起了爱丽丝的回忆,她轻轻歪了歪头,缓慢的笑道:“你知道,为什么你是幻樱的父亲吗?”“因为我的血液强吧。”“···”爱丽丝轻轻扬唇一笑,双眼微眯,右手轻轻的移到心的位置,却是什么都没解释···千年前。

  “吸血鬼王族的公主居然没有护卫,这次可以彻底断绝吸血鬼一族了!”“废话少说,快把她抓回去。”玛格丽特·爱丽丝,吸血鬼王族的公主,下一代吸血鬼一族的族长,一直生活在王族城堡,血之馆中,从未见过外面世界的她,在吸血鬼王族血脉觉醒后的第二天,趁着护卫不注意,用刚刚领悟的半生不熟的血翼逃了出去,对什么都感到好奇,对什么都感到兴奋的她,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在离开了血之馆时,就已经被危险环绕。还在吸血鬼领地范围内的时候,她就受到了暗杀,又害怕又弱小的她,不停的在逃窜中,即使逃出了吸血鬼的领地也不知道,直到终于精疲力尽后,倒在一片森林中,看到四个早已埋伏在那里的人后,她才开始后悔,为什么要逃出来,然而,即使她开始沙哑的哭喊着爸爸与妈妈,逐渐靠近她的,也只有那四个冰冷的杀手。“爸爸,妈妈···”爱丽丝的眼中满满的都是恐惧和可怜,但是那四个杀手根本不会在意刺杀目标的情绪,即使看到那就像个小孩子一样爱丽丝在哭泣也无动于衷。

  “四个大男人对付一个女孩子,我都替你们丢人了。”就在爱丽丝闭上双眼等待死亡的时候,一个淡淡的声音,却是传入了她的耳中,爱丽丝睁开茫然的双眼时,能看到的,只是那近在咫尺的一个陌生的人类背影。“这么强烈的血液气味,你也是吸血鬼吗!”那些杀手的表情微微有些变化,但是那个人只是淡淡的回了他们一句:“不,我只是一个路过的看不下去的人类,仅此而已。”下一秒,爱丽丝,只觉得自己眼前闪过一片剑光,血色的剑光,直到面前的人回过头直直的看着自己时,她才回过神。“你居然还活着···”大概的看了一眼爱丽丝,那个人轻轻的皱了皱眉,这么重的伤势还活着,简直是奇迹,不过看到她身后那已经伤痕累累的吸血鬼之翼,他也是轻轻的叹了口气,难怪呢,是吸血鬼啊。“为什么,救我···”人类,都是想杀掉我们,获得我们永恒生命与强大力量的家伙,这句爸爸的话被作为警示,一直被爱丽丝牢记,但是···“我这人有个坏毛病,见不得不公平,也做不到见死不救罢了。”

  他轻轻的拉开领口,露出脖子和肩膀,突然坐在爱丽丝身旁,让她很躺在自己的身上,她的嘴刚好在自己的脖颈处,随即淡淡的开口:“对于吸血鬼来说,最好的恢复办法就是吸血了吧,颈部的血液是大动脉,应该对你的身体恢复效果最大吧,虽然你看起来才几岁的样子,但是吸血还是本能吧。”爱丽丝已经完全的愣在那里了,那一直在她内心中根深蒂固的警示,竟然是有些摇晃起来:“被我们吸血的话,你有可能会变成我的血仆啊。到时候你的一切都会由我支配了啊。”“那种事到时候再说吧,再这么继续让伤口流血不止,吸血鬼也会死的。”他就像事不关己的看了看她的伤口,轻轻皱了皱眉。第一次接触到这样的人类,在爱丽丝幼小的内心深处,刻画了一个深刻的印记,她忍不住开口问道:“你是谁···”

  他只是轻轻的转了个身,靠在树上,看了看那四个人的尸体,毫不在意的淡笑一声:“我靠着的这棵树,也就是你刚才靠着的这棵樱树,是很少见的幻樱哦。”“诶?”“你不知道这棵树的品种,对你的恢复没有任何影响吧,那不知道我的名字,也无关紧要吧?”他突然冲着爱丽丝淡淡的一笑,她不禁,愣在了那里。这家伙,明明那么冷酷,杀人都不带一丝一毫的犹豫,为什么,还会有这样温柔的笑容呢。“快点恢复吧,趁我还在这棵我最喜欢的幻樱树下。”爱丽丝轻轻的张开嘴,露出了那两个锋利的吸血鬼独有的牙齿,贴在了任默的脖子上。她的牙齿贴在任默的皮肤前,她的双眼被银白色的头发所挡住,看不见眼神,只是她在咬下去之前,轻轻的呢喃了一声:“任默,我,会记住这个名字的···”

  酷匠网f、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