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刚刚怎么回事?”在听到了剧烈的碰撞声后,咲羽美迅速从外面跑到了场中,但是看到的只有那面色怪异的站在那里的菲奥娜。她本来正要前往二楼的观察台,而刚走了一半时,一阵剧烈的晃动和碰撞声音传来,她稳下身形后迅速的前往一楼竞技场,而赶到的时候,却发现任默和那个恐怖的女孩都不见了。“没怎么回事,不过是她俩对了一招而已。”“那,他们两个人呢?”咲羽美紧张的看着菲奥娜,等待着她的回答,然而她却轻轻皱了皱眉,看了看咲羽美,又淡淡的思考了一下,没有立刻回答。“她们没事的,不过刚才的事情,你必须忘记。”必须忘记,吗。咲羽美稍稍有些用力的握紧了手中的相机,轻轻抿了抿嘴角,脸色有些莫名其妙的阴沉。“呐,校长,任默到底怎么了,真的不能说吗?”嗯?菲奥娜愣了一下,看了看她的表情,轻轻的吸了口气:“如果真的想知道,去问任默吧,如果他愿意告诉你的话。”

  与此同时,在禁塔的一个房间内,任默和那女孩正对面而坐。“你叫什么,为什么体内有和我同源的血液魔力,还有···我不可能是你的爸爸,你应该是认错人了。”“绝对不可能!爸爸的气息,这个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那是我从爸爸身上继承而来的血脉,绝不会错!”任默让自己尽可能的平静的和那个女孩对话,但是看着那女孩激动的表情,任默还是有些焦虑的皱了皱眉,这女孩到底是谁啊,为什么会把自己认成她父亲?“你的母亲,是谁。”“玛格丽特·爱丽丝,不过,你应该不知道吧。”那个女孩突然露出了淡淡的苦笑表情,那种表情更像一个在回忆很久以前的陈年旧事,实在不像这个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的孩子。等等,玛格丽特?任默的心里突然微微一动,他不禁注意到了这个姓氏,貌似,是吸血鬼种族啊。“你,多大?”“作为人类的话,一百多岁吧···”

  任默愣了一下,看着那低下头仔细的思考着的女孩,他知道自己意识到了什么重要的事,轻轻眯起了双眼:“你,不是人类?”“我的妈妈,是吸血鬼一族的首领。”那女孩的表情逐渐的有些黯淡下去,似乎是回忆起了什么糟糕的事情。这种表情,任默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了,虽然每次看到都不是在同一个人脸上看到的。“吸血鬼一族的女王?”“嗯,吸血鬼的生长是可以自我控制的很缓慢的,现在的我,是最慢的十倍缓速,所以,我才是这副十岁女孩的样子。”“事实上你也就是个十岁的女孩啊,在此之前,你应该只是跟随你母亲在一起,并没有接触其余的人和事物吧。”任默轻轻的叹了口气,仅仅是看了看那个女孩的眼神他就知道了,这个管自己叫爸爸的女孩根本就是个涉世未深的小家伙而已,那个女孩也是露出了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容:“不愧是爸爸,即使从没见过我也对我了如指掌呢~”“所以说啊,为什么叫我爸爸,一百年前的话,我可不在这个世界。”“但是一千年前,你在啊。”

  那个女孩轻轻的侧过头,露出了有些奇怪的表情,然而任默却愣在那里。一千年前吗。不,不对,千年前的自己,从没对任何女性做过过分之事,也没对除了艾尼维亚之外的女性有过任何的想法啊。“我千年之前和吸血鬼有过交集吗···”任默仔细的思考着脑海中的记忆,千年之前的记忆,但是突然间,他感到脑袋一痛,他下意识的捂住额头,紧紧的闭上双眼,咬紧牙关,忍受着那剧烈的痛楚。“爸爸,爸爸,你怎么了!”“没什么···马上就,没事了···每次尝试挖掘千年前的记忆,都会这么头疼的···”任默剧烈的喘息着,暂时不再回忆,平静了一会后,缓缓的放下了手,表情也是轻松了许多,不过他想回忆的东西也是回忆起来了:“吸血鬼一族的女性,是不是也可以通过吸取血液来选择优秀的基因作为自己后代的基因配对啊。”“···明明,什么都不知道的吧,不过却都能够凭借自己的猜测抓住重点,真不愧是爸爸呢,看来妈妈没有骗我啊,爸爸果然好厉害呢。”

  果然,是她吗。不过,为什么要选择我的血液基因呢,如果说千年前的话,任默也是隐隐约约有了一些印象,曾经,他在训练士兵的时候,意外的感觉到了一股微弱的生命气息,距离很远,但是气息却很微弱。他就没告诉士兵们,自己前往了那微弱气息的位置,而意外的是,那气息的来源,是一个正在遭受四个人围攻,已经奄奄一息的小女孩,可能也就十来岁的样子。出自本能的救下她之后,得知她是吸血鬼,为了救她,被她吸取了自己大部分的血液,并带回到军营,待她恢复的差不多后,让艾尼维亚把她送了回去。“原来如此,你的妈妈就是那个小女孩啊,也对,我还真的不知道她的名字呢。不过,居然将我的血液基因一直留存作为孕育后代的另一半,草率的很啊。”任默长长的吸了口气,又长长的吐了出去,如果说自己唯一和吸血鬼有过接触的话,也只有千年前那一次了啊,也就是说···那个濒死的小女孩,实际上是吸血鬼一族王室吗,居然是现任的吸血鬼女王啊,还选择了自己的血液作为了后代···这算是报恩,还是报复?

  “爸爸···虽然第一次见面,我很高兴,但是···希望你快点去救救妈妈!”那女孩看着任默阴晴不定的表情,自己的脸色也是缓缓的变得阴暗,有些焦急的开口,而任默也是有些意外的嘀咕了一下:“救···?”“我现在才知道,那妈妈按照爸爸所说的方法建立的城市,现在被这里的人称为禁地,而那座城市被沉入地下也是被迫所为的。妈妈,一直都在守护着那座城市···”突然,那个女孩的眼中透露出了憎恶和委屈,而泪水也是悄悄的汇聚在眼中:“妈妈,为了能让那座城市在地下也能正常存在,一直都在用自己的生命保护着那座城市,可是···每次城内的人想要离开那里,出外想办法将城市重新现世时,却一个都没回来···直到有一天,妈妈,亲自出外···”任默轻轻皱了皱眉,意识有些跟不上事实,但是他也是从她的话语里猜到了什么,他的眼角轻轻的抽搐着:“受到了德玛西亚的围攻吗。”“再回去的时候,妈妈的伤势···已经非常严重了···妈妈说过,今年···恐怕会是,她最后的生命期限了···”

  )。看V正版章●节上/》酷匠网g》

  在禁地时,听到的那个呼唤,难道是···“她不是可以靠吸血恢复伤势吗,当初,她就是吸了我的血才恢复的那重伤啊!”“除了你的血,没有人能恢复妈妈那么重的伤势。妈妈曾说过,我可能会成为历代吸血鬼最强的存在,因为妈妈是吸血鬼最纯正的王室血脉,而你的血液魔力又是天生的格外强大。但是我体内也有妈妈的血脉,所以我的血无法挽救妈妈的伤势···”那个女孩眼角的泪水,早已经满溢而出,一滴接一滴的流淌而出,她的双眼紧紧地闭上,嘴角也是紧紧地咬住。“唔!”突然,她瞪大了眼睛,就那么突然靠在任默的怀中。“虽然,不是我自愿的,但是我明白了,你,是我的女儿啊。”任默刚刚就那么一声不吭的抱紧了她,有些心酸的摸了摸她的头,嘴角也是带着些许不好意思的笑容:“嘛,虽然我也没当过父亲,不过现在就让我稍微尽些父亲的义务吧,毕竟我一直,都没有陪伴在你和你妈妈身边···对不起。”“爸··爸··”她本来尽可能的想抑制住眼中的泪水,但是被任默紧紧的抱在怀中,从未有过的那种安心感,那种和妈妈温柔的怀抱不同的安心感,让她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的流淌而出,她把头埋在任默的怀里,再也忍不住的放声大哭出来。

  “莫名其妙的,多了个重担呢···”轻轻的叹了口气,任默闭上双眼,静静的任凭她在自己怀中毫无顾忌的放声大哭。那声嘶力竭的痛苦呼喊,究竟,是压抑了多久的情绪啊。当爸爸的责任感一下子就涌现出来了,但是,还真是没有实感啊,突然间就有了一个女儿什么的。“今晚,我就去禁地,去救你的妈妈。”任默轻轻的摸着还在抽搐的她,淡淡的说道,但是那个女孩突然立刻抬起了头,泪眼婆娑却又坚定的看着任默:“我也要去!”“不行,我不允许!”“爸爸!”“你就呆在这里,哪也不要去!”“不,我要和爸爸一起回去找妈妈!”“够了!如果真的知道我是你父亲的话,就听我的话!”“我!”任默的话语极度的强硬,这个女孩完全没有任何的反抗余地,她无论如何都没办法让任默稍稍松口,而他也是始终板着脸,完完全全的不允许她跟随。

  “求你了···爸爸···”“不,我绝不会允许的。”任默彻底的将她想要跟随的意思给否决了,抱着她的双臂也是变得更加用力,不过,任默也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轻轻皱了皱眉:“告诉爸爸,你叫什么。”那个女孩的身体轻轻的抖动了一下,随即轻轻低下头,小声地开口:“玛格丽特·幻樱。”幻···樱?任默愣了一下,那不是,自己当初见到那个女吸血鬼时,靠在身后的那棵樱花树的名字吗,居然,以此为名啊。任默轻轻的抿了抿嘴唇,却是长长的叹了口气:“幻樱,答应我,在这里等着我。”“我···听爸爸的就是了。”“这才乖,明明才第一次见到我,就这么听话,看来你妈妈的管教很不错啊。”任默轻笑一声,摸了摸有些郁闷的低下头的幻樱,突然默默的转过头,看向门口,不带任何感情的开口:“偷听够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