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奥娜的脸色凝重了许多,死死地盯着场中央的那个女孩:“那个女孩,是那种一言不合就动手的存在,所以千万别去招惹她。”“你们在说什么。”任默看了看那只是一个人站在场中央的女孩,有些不解的看了看菲奥娜,等待着她的回答,但是她却只是看了看任默,眼中有着些许的凝重和灰暗:“从禁地出来的家伙,实力都强的很,有些更是可以和英雄匹敌,这女孩,就是一个。”和英雄所匹敌?!任默挑了挑眉,不过他知道菲奥娜没说完,所以也只能默默地等待她的第二句话。

  “而这些人从被抓回到德玛西亚后,在这里关押的人,都会被关在会带着魔力刺激的房间内,将他们的身体弱化,到他们的实力被时刻不停的魔力消耗到对学生不会有致命危险的时候,才会让他们的房间允许学生来挑战,而挑战之后为了防止他们死亡,我们会关闭房间内的魔力辐射,让他们恢复身体,不过不能让他们恢复的太强,所以恢复一些后,就会继续施加魔法辐射。”“这样和把他们当成玩物一样饲养有什么区别吗!”任默突然大吼一声,双手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紧紧的握成双拳,紧紧地咬住了牙关,表情也是变得相当可怕,而菲奥娜轻轻闭上了双眼,淡淡的开口:“这已经是我尽最大的努力从国王那里争取来的对他们的生还条件了,如果可以,我也不想这样。”任默紧闭的双眼瞬间圆睁,轻轻转过头看着菲奥娜:“你的意思,你是救了他们?”

  “我是个决斗士,不是个士兵,我只想和强大的对手公平较量,并不在乎什么身份魔力地位国籍。”“你是这样的一个人啊,我早该想到的啊。”任默突然淡淡的冷笑一声,就像想到了什么,又想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样。任默的笑容,让咲羽美有些意外的,却又本能的发寒,而菲奥娜则似乎已经意料之中,对任默的笑容毫不在意,脸色却凝重了许多:“下面那个女孩,是所有关押在这里,最强大的存在,每周,必须有六天半的时间,打开房间内的魔法辐射,而且是最大程度,只有这样,才能在每周六的下午至晚上,让两个以上的同为实战等级S级的学生一起开启房门,才勉强能够在保证学生安全的前提下,让他们挑战这个女孩。”

  “也就是说,她是这里,从禁地里出来的人中,最强的,对吧。”面对任默的提问,菲奥娜没有否认,只是轻轻的皱了皱眉:“如果,让这个女孩恢复全盛的话,并能够获得一把和她相性好的武器的话,恐怕···我赢不过她。”任默挑了挑眉,虽然没和菲奥娜交过手,但是任默能够了解到菲奥娜的实力,毕竟血液是人的根本,能够通过感知血液来感知到菲奥娜的实力究竟有多可怕。连她,都不能绝对说获胜的话,这个女孩,究竟是什么样的可怕存在?“曾经,我们五个,一起挑战过她···”咲羽美突然缓缓的开口说道,声音有些后怕,任默侧过头看了看她,微微皱眉:“难道你们没打过她?”“那是第一次有人挑战这个女孩,那个女孩的实力被我们以魔力辐射大概的压制在五成实力左右···”菲奥娜轻轻的叹了口气,脸色也是严肃了很多:“但是咲羽美她们五个人,就连维持守势都极为困难。”

  只动用五成实力,就能对付她们五人吗?任默的眼角轻轻的跳动了一下,那岂不是,和自己不相上下!“当初之所以能抓住她,也是因为她从禁地出来的时候,实力也只有大约三成,所以我们才能抓住她。”菲奥娜回忆起当初抓住这个女孩的时候,她那坚定的眼神,让菲奥娜难以忘记。“所以,叫我来,是为了什么。”任默皱了皱眉,双眼中慢慢的充斥着严肃。既然菲奥娜传过消息让自己来禁塔一趟,那肯定就是有事情要让自己来办吧。菲奥娜轻轻的看了看那闭着眼睛站在竞技场中央的女孩,深吸一口气,突然一字一句的开口:“杀了她。”

  “喂,你觉得我会做得到那种事吗?”任默突然冷笑一声,但是散发而出的冷漠之意越发明显,不过却是没有任何要出手的意思,而是淡淡的挑了挑眉,直直的看着菲奥娜:“你明知我不会做那种事,还这么和我说···你究竟有着什么打算。”菲奥娜没有立刻回答,只是轻轻的侧过头看了看咲羽美,默默地开口:“你先去一楼的观测室吧,一会我和任默同学就会下去。”“是,校长。”咲羽美虽然有些不放心,但是也不可能违逆菲奥娜的命令,毕竟是校长发话,她只好轻轻的看了看任默,转身走出门。目送着咲羽美走出房间后,任默转回头,看着菲奥娜的眼神突然变得严峻了很多,那是在莲娜几个人面前从没露出过的严峻表情:“那女孩散发出来的杀气强的可怕,而且眼神也坚定的吓人,估计再过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就会不甘于被囚禁在这里而动手逃出去了吧,现在找我来,不可能是为了让我杀了她吧。”

  “当然不可能,那女孩虽然强,但是状态恢复的并不完全,如果我们真的想杀她的话不难,不过在遇见你之后,有件奇怪的事,必须由你解决。”周围没有了别人,菲奥娜也是脸色即刻沉了下去,转过头,微皱着双眉,在任默面前露出了淡淡的忧虑和疑惑:“你能够感受到那女孩体内流动的血液吧。”“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任默轻轻的打断了菲奥娜的陈述,他的身体逐渐被一层血色包裹起来,双眼也是瞬间变得血红,不过随即,两眼逐渐瞪得老大,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物,而与此同时,意外也随之发生,那个女孩本来只是无声的站在竞技场中央,而就在任默动用血液魔力感受那个女孩的体内时,那个女孩突然睁开了紧闭的双眼,瞬间抬起头,直直的盯着任默的位置,正好和任默的双眼对视在一起!

  两人的双眼都是意外的从纯黑色变成了血红色,下一秒,两人的身体都是瞬间爆发出强烈的血腥味,身体表面也是分别被血色的气息包裹起来,而任默也是直接冲向了那本是用来防御S级魔法的玻璃,直接是一拳打碎玻璃,冲进了场内,那个女孩也是咬紧牙关,双手虚握在空中,一把淡淡的血色太刀出现在她的手中,身体一个半转,狠狠地砍向从四楼迎面冲向自己的任默!“这玻璃很贵的啊···”菲奥娜微微瞪大了双眼,向前瞬间冲刺了一段距离,直接冲到了那玻璃破碎后三楼观望台的边缘。那女孩瞬间爆发出的力量,远比自己在禁塔设置的控制数值要高,自己居然没注意到这女孩一直在隐藏着自己的力量,让她们误以为被压制了一半力量的她是现在这个状态,这女孩的魔力和力量和任默相比,居然都是不逞多让!“那是···”菲奥娜瞬间皱紧了眉头,看着那诡异的一幕,任默本人也是有些尴尬和惊讶的愣在原地,本应直接和那女孩手中的魔力太刀相碰撞在一起的手,也是在那之前戛然而止,因为···两人散发出的气息和魔力,居然是,融合了!

  “这···就算魔力再相似,也不可能在体外融合啊。”菲奥娜瞪大了双眼,不过双眼也是瞬间眯了起来,直接是握住了腰间的细剑,随时准备出手。“你···”任默的手停在了空中,而那个女孩的手也是顿在了身体前方,本充满了杀气的血色双眼,也是呆呆的看着任默:“为什么···”她之所以瞬间毫不留情的出手,是因为感知到任默的魔力后,她立刻意识到那里站着的人和之前来挑战自己的人根本不在同一水平面上,所以不再保留任何实力,动用自己目前能够动用的最强力量迎击任默,但是两人攻击接触之时,魔力居然开始了融合,这让她瞬间动摇了起来。因为她之所以会离开那被德玛西亚称为禁地的都发报告,就是因为几个月前,她感受到了一股极其熟悉却又极其陌生的气息出现在附近,而母亲也破天荒的允许自己离开了那住了好久的地方,让自己寻找那个气息的来源。在她问她母亲这个气息究竟是谁时,她的母亲居然是第一次露出了愧疚之情:“那人,是当初救了我和你一命的人啊,如果没有他,我不可能活到现在,你也不能平安的来到这个世界···”

  “是你吗,妈妈说的人,就是你吗···”任默愣了一下,看着用颤抖的嘴唇开口的那小女孩,他的眼神也是轻轻的抖动了一下,他有些意外的看了看那女孩的双眼,那是一种情绪强烈波动的表情,内心深处有什么被触动了。“你体内为什么会有和我血液魔力组成相同的血液···”任默轻轻的皱紧眉头,低声的询问道,而意外的是···“终于找到你了···爸爸!”诶?任默愣了一下,菲奥娜也是听到了两人的对话,也是稍稍瞪大了双眼,脸上也是轻轻的挂起了怪异的表情。呆滞了几秒钟后,任默的眼皮轻轻的抖了抖,看了看那直接扑到自己身上的女孩,一声悠长的惊诧声长长的传出:“诶?!?!?!?!”

  ($最新n章f&节q上Ik酷8c匠√网6$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