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离开这里。”任默挣扎着站起身,看了看越来越多被声音吸引过来的人,咲羽美轻轻扶起任默,咬了咬嘴唇,走向另一个方向:“我先带你去我家包扎一下吧。”“近吗,时间不早了,我今天,很想去禁塔看看。”“那里只不过就是一些脾气好一点的罪犯而已。”咲羽美突然冷冷的开口,扶着任默的手也是轻轻握紧。“德玛西亚的魔法囚笼,你知道吗。”“当然,知道的不能再知道。”任默咧了咧嘴,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而咲羽美只是自顾自的继续开口:“禁塔,和魔法囚笼的意义,完全相同。”任默轻轻瞪大了双眼:“魔法囚笼,不是审讯和关押重刑犯和危险犯人的吗!”“禁塔是压制犯人力量,并将其作为训练道具的监狱而已。”任默的嘴微微长大,轻轻的握紧了右手,脸上的微笑早已被厌恶所取缔:“这么说···从禁地逃出来的人被关在禁塔,也是被作为了道具一样对待吗···”

  “怎么可能会有正常的人体内带着虚空能量而且还见面就出手攻击的。”咲羽美看着周围的环境,一直在避着人多的地方,毕竟现在任默的身上还都是血迹,而且他本身就已经在几个小时前出名了,能掩人耳目的话,尽量不要被人发现。“真是,可笑。”任默的嘴角,突然挂起了一抹冷酷的笑容:“这个城市的思想,真是让人厌恶啊。”“好像你不是德玛西亚的人一样。”咲羽美轻轻的白了他一眼,不过也是这时候,她才看到任默那冷笑的表情,心里悄然泛起一股莫名其妙的恐惧,就像刚才他受到那么重的攻击后还依旧微笑着的那种感觉,不过之前那种感觉是震撼,而现在则是恐惧。“我不服。”任默的冷笑突然消失,转而出现在他脸上的是不甘和愤怒:“凭什么,我不服啊!”“任默···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我总觉得我和你的想法,完全不同。”“因为不可能相同。”任默轻轻叹了口气,稍稍站在原地,而咲羽美也是感觉到任默不再继续行走,扭过头看着他。“伤口就这么放着吧,死不了,我现在要去禁塔。”

  任默突然甩开了咲羽美的搀扶,轻轻的看了看身上的伤口。“那怎么行!你不能动用你全部的魔力的话,E等级的魔力连止血都做不到,我是不会放着你不管!”“没必要为第二次见面的人做到这种地步。”任默的话语冷淡的很,而且更重要的是,他的表情也同样冷漠的仿佛要拒人千里之外一样。“···那可不行哦,我对你,很感兴趣。”咲羽美突然一改之前的那种谨慎和阳光的笑容,露出了一种近乎疯狂的表情,如果真要形容的话,病娇比较合适吧。“你这家伙,我一直觉得你的性格很像一个阳光美少女,果然是我太天真了吗,你童年的时候,到底经历了什么,又把我当成了谁。”任默叹了口气,淡淡的说出了不得了的话。咲羽美脸上那病娇般的笑容突然凝固,她冷不防的抬起头直直的看着任默,双眼中透露出了难以掩饰的震惊:“你···你···”“我怎么知道的,对吧。”任默轻轻的笑了笑,看了看她那震惊的无以复加的表情,笑的很不屑:“觉得命运不公平吗,伪装起自己内心对于这个世界的憎恶,真的以为没有人能够看到你内心阴暗的那一面。”任默的话语很慢,很缓,也不带任何的语气,但是就是这么淡淡的说出口的话,却让咲羽美感到了发自内心的恐惧···“前面是你的家对吧,禁塔的话,我一会再去,现看来不只是我,即使是莲娜她们,对你的过去也不甚了解吧。”“···那些事,我谁也不想告诉。”咲羽美用力地摇了摇头,把任默刚才说的那些让她心惊肉跳的话尽数抛在脑后,轻轻的扶着任默走向一个挺大的宿舍,规格和莲娜那个差不多,但是细节上略有不同。“你是第六个进我宿舍的人,也是第一个进我宿舍的男人。”咲羽美扶着任默轻轻坐在了沙发上,任默却看了看她一直都阴冷而恐惧着的脸,轻轻皱了皱眉:也对,自己那宛如读心术一样的能力,真是让人恐惧了。“之前有过和男人共处一室的经验吗?”“我没有过男朋友。”“那,你就没有担心过和一个比你强很多的男人单独呆在一起会不会有隐患呢。”咲羽美愣了一下,一直谨慎且惊恐的脸,也是突然变得茫然和愕然,她直直的看着脸上本来是无情的阴冷,突然转变称带着淡淡的微笑的任默,迅速的后退好几步:“你···你要干什么!”“哈哈哈,这样才像你啊。”看着脸红的迅速后退的咲羽美,任默忍不住大笑打趣,他指着咲羽美胸前挂着的相机,摇了摇头:“放心吧,在这东西面前,我不会做什么太过分的事的,我可不想再惹麻烦啊。”

  咲羽美咽了咽口水,稍稍安下心来,而在任默的笑容中,也是不知不觉中对任默的恐惧也是淡化了许多,她有些生气的抱了抱双臂:“也就是说,没有它的话,你就不老实了?!”“如果没有的话···”任默突然微微眯起双眼,轻轻一点手指,“啪”的一声,咲羽美的相机镜头突然破碎,她愣了一下,随即任默消失在沙发上,同时,一双手臂不知何时将她环绕起来,愣在原地的她只感觉到近在耳边的吐息和那低沉的阴险笑声:“像你这种送到嘴边的美食,我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品尝的···”“啊,啊···啊!”咲羽美脸色瞬间红透,不过身体却是僵硬在原地,被任默抱住的身体几乎是一动都不得,而看着她这害羞的反应,任默也是轻轻露出了微笑:“怎么样,我也是个正常人,没必要,那么害怕我吧。”咲羽美短路的意识缓缓的回到正轨,小声的问道:“你这算是,为了,驱逐我的紧张和恐惧吗···”“算是吧。”

  “那,能不能,先,放手···”“嗯,抱着挺舒服,不想放怎么办呢。”任默突然泛起了一丝戏弄之意,轻轻的在她耳边哈了一口气。“呜···”本以为她会迅速挣扎出去,不过出乎任默意料的,她却轻轻的低吟一声,身体瞬间软了下去,这下反而轮到任默愣住了:“你这么敏感吗。”“体质,原因啦··”体质?任默突然微微皱眉,意识溜进咲羽美的体内,感受着她体内的血液流动,而咲羽美却不知道,她现在唯一的感觉,是任默抱住她,紧紧的不放。“呜···”她又从没经历过这种事,又明知挣扎不出去,一时间,进退两难,大脑也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事变惹得短路,两人就这么以尴尬的姿势,前后抱着,静静的站在屋内。任默紧闭着双眼,意识毫无保留的侵入咲羽美体内的每一处血液细胞中,在不停的搜索与巡察中,他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题吗,可能对你来说有些敏感。”“可以,不过,可以,放开我吗···”咲羽美的声音一反常态的又弱又软,意料之外的羞涩呢,任默也知道自己继续抱下去的话肯定不合适了,于是也是轻轻松开了手,刚刚的戏谑心情也是悄然转变为了忧虑和压抑:“控制好你的情绪,我要问的话,恐怕和你那心里最深处的阴暗面有关。”

  咲羽美本来是抱着自己的身体迅速远离任默的,而听了任默的话后,她脸上的潮红也是褪去了些许,稍有些警惕的看了看任默:“你想问什么,现在的气氛,不适合吧。”任默挠了挠侧脸,脸上带着淡淡的无奈笑容,直直的看着咲羽美那害羞起来还蛮可爱的脸颊:“嘛,你本来就很吸引人的嘛,就当为自己的魅力骄傲一下吧,放过我吧?”咲羽美轻轻的砍了任默一眼,随即迅速的移开视线,犹如抱怨般的嘟哝着:“真是过分,绝对不会,把莲娜交给你这种危险的家伙···”“都说了我和莲娜是误会了啊。”“那和辉月呢,你们两个可是不止有图片,连声音都被录了下来啊。”“那也是误会啊,我绝不是做那种事的人!”“你骗鬼啊!刚刚还要对我做过分的事!”咲羽美突然有些委屈的喊了一句,几乎有要哭的意思,而任默却脸色一阵尴尬,不知道现在的咲羽美是真的要哭还是有意装的,之前在自己宿舍的时候已经被骗了一次了。啧···任默轻轻的砸了砸嘴,不过还是不能放着要哭的女孩子不管啊。“我,没错,我真的不是那种人···”无奈至极的任默轻轻的挠了挠脑袋,对于咬紧嘴唇委屈的要哭的咲羽美来说,却没有太大的理由。

  看¤正版E$章Z!节上¤酷n匠`I网z8

  “信不信随你,我和她们两个毫无关系,还有,刚才我用自己原本的魔力恢复了自己的伤势,所以不必为我的伤势做什么包扎了,我把血液洗洗就好。”“呐···还是,要去禁塔吗。”“当然。”咲羽美轻轻皱了皱眉,歪了歪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二楼第三个门,浴室。”“好的,我知道了。”任默轻轻的叹了口气,走向浴室,而咲羽美则是轻轻的咬了咬牙,目视着他走进浴室,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轻轻坐在刚刚沙发上任默坐的地方,缓缓的躺了下去。她突然轻轻的摸了摸自己的耳朵,脸色又是一红,回想起任默刚刚的举动,又有些意外的眯了眯双眼:“奇怪的家伙,也是奇怪的温柔啊,和爸爸···一样呢···”她的眼中涌现出一丝晶莹,轻轻的从胸前掏出一个项链,看着那上面的照片——咲羽美,和她的父母。她的双眼有些失焦,似乎在看什么很遥远的事物,而她也并没注意到,那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的任默。“···无父无母吗,难怪她刚刚会露出那种绝不放手的表情,看来是经历了什么阴影吧···”任默无声的叹了口气,这会就不要打扰她了,抱着可怜的心情,他这次真的走向了浴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