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任默突然对禁地感兴趣起来的事情,咲羽美有些不放心的说道:“喂喂喂,那群从禁地出来的人,虽然年龄大小不一,但是却都带着杀气,又不是什么好人。”“为什么第一次见过的人,你能这么确定对方就不是好人,明明什么都没做,明明什么都没有,从出现在众人面前就被人用有色眼光对待,那种心情,你能懂吗!”任默突然变得暴躁起来,而咲羽美也是愣了一下,突然站起身,有些茫然的面对着任默倒退了好几步,看向他的眼神也是有些恐惧和迷茫:“你···”“呼···”任默闭上那双充满了杀气的双眼,长长的吸了口气,吐了出去,再次睁开双眼时,眼中的杀气已经变成了微弱的无力感:“抱歉,对你发火了。”“你,没事了?”咲羽美咽了咽口水,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她不懂,她完全不懂。这个人,在想什么,他在想的,究竟是关于什么。第一次,见到这种人。

  “谢谢你帮我整理的家具,剩下的交给我就好,我要出一趟门,所以,请回吧。”“去禁塔,对吧。”任默没有去在意咲羽美那还有些颤抖的声音,他轻轻的点了点头:“我倒是要看看,那所谓的禁塔,究竟是什么地方。”“你认识路吗。”“不认识的话,问问路看看地图就知道了。”“你觉得现在的你,会有人愿意告诉你吗。”任默的眼角轻轻的抽搐了一下,不过并没有回答,他也知道现在的他大概已经是整个学院的男生头号公敌了吧。“总会有办法的吧。”“我带你去好了。”任默扭过头看了看咲羽美,眼神直白且有些似乎隐藏的很深的怀疑:“监视吗。”“为什么会这么想···我只是想,更深的了解你而已。”咲羽美的眼角突然出现了一丝有些委屈的晶莹,表情也是暗淡了很多,这让任默有些诧异,不过更多的是懊恼:“好吧好吧,那就你带我去好了。”“嘿嘿,你说的哦,不许反悔。”咲羽美刚刚委屈的眼角立刻变成了得意的笑容,而这也让任默的脸颊轻轻抽动了一下,脸上露出了满满的黑线:“变脸变得还真快,果然女人真是奇怪的生物啊···”

  咲羽美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看着周围,手中的相机随时准备抓拍一些值得报道的瞬间,而任默只能一脸黑线的跟在身后,好古灵精怪的一个家伙,任默一边走一边看着周围的环境,虽然是周六,但是校园内还有很多学生,并不是因为他们不离开学校,而是因为学校比外面更好。“健身馆,图书馆,商厦,公园,人工湖,饭店,宾馆,居然还有私立魔法修学···这哪里是学校啊,比一个城市还要完整啊。”任默叹了口气,稍有些感兴趣的看着。“唔!喂。”任默突然撞到一个人,刚想道歉,不过却发现是咲羽美,她本来是一直在走着,但是突然间,不知为何停在了原地,而且表情也是严肃了很多。“···”“喂喂喂,像你这种小丫头也想去禁塔了吗。”在两人面前,站着一群人,大约五六个,为首的男生似乎认识咲羽美,开口的语气十分的嘲讽,而咲羽美也是轻轻的放下了挂在脖子上的相机,毫无感情的开口:“没有规定我不能去。”

  “···变了呢。”任默稍稍皱了皱眉,从见到咲羽美开始,他对这个活泼搞怪的女孩,一直都觉得是阳光向上的,而此刻,居然是有些憎恶,声音也是冰冷不已,这有些颠覆了她给任默的印象。“雷大哥,这小子就是报纸上的那家伙!”那个人身后的其中一个人看了看任默,突然在他身后展开了一个金属块。任默不由得双眼一眯,脸上也是挂满了黑线:“糟了···”“什么?这家伙就是莲娜的男朋友?!”那个人突然大吼一声,声音大的震耳,同时愤怒的气息也是瞬间爆发出去。“这家伙是二学年体一班的雷也,是莲娜的追求者之一,身体强度是S级,而且···”“你小子!”突然,毫无征兆的,雷也突然凭空拿出了一把漆黑的战斧,直接是劈向了任默,斧刃挥动的同时,还会带有着数不清的细微的黑色雷电,夹杂在剧烈的冲击中,直奔任默!

  “铛!”任默本想闪开的,但是他一直只使用着E等级的魔力,而这个人手中战斧的挥动速度又相当快,偏偏当他能够躲动的时候,那巨斧,已经砍在了一团极其强烈的罡风之上。“莲娜可是不会喜欢上你这种暴躁的家伙的。”“你再挡着的话,我就连你一起砍了。”雷也看了看那挡住自己斧头的罡风,冷冷的看了看咲羽美,而咲羽美只是淡淡的回瞪着他:“如果你做得到的话。”“一段时间不见,你越来越嚣张了啊。只有魔力才到达S级的家伙···”“喂,看我不顺眼就冲我来,冲着女孩子发火算什么。”任默突然走上前,站在了咲羽美前面,而她立刻脸色一变,快速的开口:“别···”“砰!”强烈的一记闷响,雷也轻轻的甩了甩自己的手:“身体如此弱,魔力也只有E级的家伙,你连进这个学校的资格都没有。”“任默!”“轰!”咲羽美还没说完,任默就被雷也迅速出击的左拳打中,直接是倒飞而出,狠狠地撞在了不远处的墙壁之上,力道之大,甚至连墙壁都被狠狠地撞出了一个微微的凹陷!

  “喂,死没死。”“雷也!你知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我只是帮学院清理垃圾了而已,放心,他死不了,不过骨头应该都打碎了吧。”雷也淡然的说出了让咲羽美几乎是差点让全部魔力爆发的话语,而突然从那遍地灰尘的墙壁处传来的淡淡声音,让她立刻冷静下来,冲向那里。“咳咳···”“任默!你没事吧!任默!”咲羽美迅速把倒在地上的任默扶起,而他此刻的样子非常吓人,不仅头上流出了血,就连咳嗽一下,都是一大口鲜血,同时,左手和右腿,都是向诡异的方向弯曲,肉眼可见的骨折,身体多处淤青,明显还有更加严重的内伤。“这还没死?”雷也身后的那群小弟样的人,也都是意外的看着重伤,但是却没有死的任默,雷也本人也是有些诧异:“居然,接下了我那一拳啊。”“任默···”“不要紧···死不了···如果···我受伤程度···足以致死的话,我体内的血液魔力···会自动运转修复的···”

  +看T◇正版章L6节上Od酷:#匠e网

  任默的眼角轻轻抽动着,嘴角却意外的露出了一个极其疯狂的笑容:“这家伙,挺强啊···以一个学生来说。”“你怎么还笑得出来啊!”任默愣了一下,咲羽美的表情,再次变得有些颤抖,她的双眼也是轻轻的闪动着些许危险的光芒。“走,我带你去校医室!”“既然没死,就当我饶你一命,赶紧离开这个学院吧,这不是你这种东西该来的地方。”“雷也!”咲羽美迅速起身,浑身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流,而雷也也是淡笑着看了看她:“呵···想打吗?”“收手吧。”任默突然轻轻的开口,声音虽小却传入了咲羽美的耳中,她却狠狠地转过头,那种死死地瞪着雷也的眼神也是被任默收入眼底:“我绝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校园内有这种事发生!”

  “收手吧。”咲羽美愣了一下,因为任默依旧是那种淡淡的语气,不带一丝波澜,而他的眼中也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他的嘴角还是那样挂着淡淡的笑容,即使满脸的血液,嘴角也还在不停的溢出血液。“你···你为什么还笑得出来···”“哈哈哈哈哈,果然是个垃圾啊,连反抗都不敢的孬种,打你都脏了我们雷大哥的手!”雷也身后的五个小弟都是仰头大笑,语气中的讽刺语气毫不掩饰,但是雷也的表情却突然凝固了,突然转过头毫不拖沓的离去,而他脸上对任默的敌意也是瞬间被凝重所取缔。“雷大哥,等等我们啊!”“雷大哥,怎么突然就走了,是不是觉得那小子没有让您动手的资格啊,那交给我们就好啊。”那些人问的话,雷也并没有回答,只是皱紧了眉头。“奇怪的感觉,那家伙明明连我一拳都接不下来,但是为什么···那家伙的微笑和眼神,都让我感到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

  咲羽美看着那五个人迅速跟上雷也,眨了眨眼,却又转过头看了看任默,他依旧是淡淡的微笑着,即使鲜血不停的流淌。“跑得很快呢。”“为什么,他会突然逃跑,他身体强度S+级,魔力A+级,综合战斗能力评价S级的家伙啊。”“综合战斗能力这么高,难怪能够感受到我的杀气啊···”咲羽美愣了一下,任默突然用右手抓住自己的左臂,用力的一拧!“嘎嘣!”一声,任默面无表情,但是他的左手已经以肘弯处为轴转了半圈!“没什么,只是骨折了而已,现在,就恢复了···”又是“嘎嘣”一声,任默的右腿也是变成了正常的形状,咲羽美却只能呆呆的看着任默做这一切,良久,任默艰难的站起身后,她才回过神来,有些震撼的开口:“·你,你···你没有痛觉的吗。”“怎么可能,痛得要死。”任默又笑了,笑的依旧是那么的平和,毫无任默刚刚所谓的杀气。“但是痛楚,才会让我记住我来这里的目的,才不会让我忘记我究竟背负的,是多么重要的事,更何况,这种痛楚我已经经历了不止一次了,那些痛楚,可不是这区区骨折可比的。”这是实话,无论是当初在德玛西亚魔法囚笼内的五档魔法能量,在诺克萨斯被抽光血液,在艾卡西亚被恶魔手臂侵蚀,还是在皮尔特沃夫接受的那种奇特金属灌注体内,就是在铁脊山脉那被远古烈焰魔力灼烧,哪种痛楚都要比这区区骨折要严重得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