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呐,辉月,你打算怎么解释?”在把所有的会议事项决定完之后,菲奥娜轻轻的打开了手中的校报,在看到了那封面巨大的几行大字后,她有些意外的把手中的魔力报纸转了个方向,冲着辉月淡淡的笑了笑,不过语气中没有埋怨的意思,更多的是想看笑话和看辉月怎么解释。她还轻轻的在报纸上的那个魔力块上点了一下,一段对话响起,正是当初任默和辉月在四楼的对话。“我不觉得你喜欢的床我会喜欢。”“···我喜欢就好。”“没事,双人床···”“···不照顾女孩子的想法可不是绅士所为。”“····我只是个色狼变态而已···”“啊,没错,我最了解你色狼的本性了···”这些话语本来没什么,但是现在听起来,却似乎表明了两人之间有些什么秘密的关系,就连辉月自己听起来,都是有些不好意思。

  辉月轻轻的抿了抿嘴,脸色微红的咬了咬牙,手中的折扇被她展开轻轻的挡在脸前,只露出了那双躲闪的双眼:“嘛···这是个误会,我只是帮他挑选家具而已。”“不过你俩的谈话内容,可不觉得你俩会是普通的同学啊。”菲奥娜一边看着其他的校报内容,一边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话,不过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却是让辉月语噎,当初她的话语明明是充满了暧昧,想怎么解释都做不到,不过其他的一些老师却是忍不住轻轻开口询问:“辉月老师,你虽然是一名优秀的学生,但是你也是一名老师,最好注意一下自己的名声和影响啊,师生恋的话,可是会有不好的影响的。”“···我只是个学生,老师只算是个额外身份吧,不算师生恋的吧。”“也就是说···你承认你和他恋爱关系了?”菲奥娜注意到了辉月巧妙的想隐瞒的事实,从中尖锐的挑出了一些漏洞。

  更新最A快》A上}酷/C匠y(网

  辉月双眼一瞪,不禁磕磕巴巴的开口:“不可能,怎么可能有这种事!”“算了,你也是学院的一名学生,恋爱啊同居啊什么的我都不会管你的,毕竟你们已满十八,已是成年人,不过最好多爱护下自己,你虽然不像莲娜啊珠蒂啊家世那么显赫,但是未婚先孕的话,对名分确实不太好,所以你俩都多注意下。”菲奥娜脸色严肃的开口,看着辉月的眼神中没有任何的玩笑意味,就像在提醒和叮嘱一样,这让辉月脸色通红的同时,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毕竟菲奥娜的话语十分的正经,就像老师对学生说的话,不过两人之间什么都没发生,也不能就这么应承下来菲奥娜的叮嘱,但是如果反驳的话也不对,毕竟菲奥娜所说的话一点都没错。“我···呜···”“好了,今天的会议就开到这,散会,辉月你留一下。”菲奥娜缓缓起身,率先走向门口,回过头轻轻的看了看辉月:“来我办公室。”

  ······“校长···”“行了辉月,我有话要问你。”“啊···”辉月本来还想解释自己和任默的关系,但是菲奥娜却拦住了她,轻轻的叹了口气:“你们和他什么关系,发生什么我都不会管,即使是怀孕了生孩子我都不会管。”菲奥娜突然用一种极为冷漠的声音开口,眼神中也是充斥着和话语不同的严肃:“如果你猜到了任默的身份的话,就帮助他保护住自己的身份,现在只有你与莲娜知道任默的真实身份,现在那是属于你们两人的秘密了。”辉月愣了一下,现在菲奥娜的表情很严肃也很遥远,之所以说遥远,是因为她的双眼近乎没有焦点,或者说在看着很远的地方。但是偏偏就是她如此严肃的开口,反而让辉月连解释都开不了口。“接下来的两个月内,除了上课时间,你们都尽可能的训练他吧,今年年底的校园战,组合不再像往年一样是五人,而是七人。”

  辉月这次才是真的愣了一下,随即立刻开口询问:“等等,为什么这么突然。”“嗯,确实很突然,原因很简单,因为这次年末的校园战,有一场演习战,是你们第二学年的冠军,和一场校外人员的战斗,校外人员是七人队伍,所以你们也需要七人参加。”校外人员的七人队伍,为什么这次的校园战会突然有校园外的人员来参加和冠军之间的战斗,不过这种事辉月却没有问,菲奥娜虽然年龄没有大到可以说是老谋深算,但是她做事从来都不会毫无目的。“我懂了,也就是说您的意思是,年末学院战时,让任默和我们一起吗。”“是的。”“但是还有一个人啊。”“那个人,由任默挑选。”“挑选···”辉月突然愣了一下,挑选,是指什么意思。“嘛,算了,我想说的就这么多,你可以回去了,距离晚上还有多时间,还可以稍微享受一下周末。”菲奥娜转过身,背对着辉月,而辉月只是轻轻的鞠了鞠躬,轻轻的转过身走向门口。“啊对了。那家伙只在这里停留两个月,所以如果想和他加深关系的话,只有这两个月,这些话也告诉你的那几个朋友吧,毕竟时间有限哦。”“诶?”辉月突然愣在那里,有些茫然的回过头看着头也没抬的菲奥娜,而菲奥娜依旧是低头看着文件,毫不在意的开口:“无所谓哦,如果你们真想刷那家伙的好感度的话,就看你们有没有那能耐了。”

  “啊歉!谁在说我坏话···”任默打了个喷嚏,疑惑的皱了皱眉,不过却是用力地伸了个懒腰,从中午辉月离开后,任默就回到了宿舍内,本以为莲娜在宿舍的,不过出乎意料的是,任默发现送家具的人都把家具送到了宿舍门口。“搞什么啊,早知道莲娜不在家的话,我就早点回来了,就这么把家具给我放在门口,不怕丢吗。”收拾了一整个下午,任默也是累的不轻,不过任默轻轻的看了看前不久送到手中的信封,淡淡的皱了皱眉:“有什么话直接找我去说不就好了,为什么非要用信来传话。”任默无奈的靠在沙发上,打开了突然送到自己手中的信,虽然送信人是菲奥娜的直属亲信,但是他还是不懂菲奥娜给他一封信究竟什么意思。“让我看看呗?”任默轻轻展开了手中的信,一行一行的向下看着,而还没等他看几行,一个人就突然凑到了任默的脸旁,凑热闹的发出嘘声:“诶诶诶,我在干活你在偷懒这很不公平诶,我可是在帮你整理家具啊。”“我就看封信,不用围观的这么不高兴吧。”任默有些尴尬的往另一旁动了动,而那个人却又不依不饶的粘了上来:“诶,就是很不公平啊···”“我说,离我太近了啊。”“啊,不好意思~~~”

  她红色的发丝不停的刮动着任默的脸颊,让他有点忍不住那种痒的感觉,而女孩子和自己的脸颊几乎完全相贴也让他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咲羽美似乎完全没注意到,任默提醒了一句后,她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的几乎和任默贴到了一起,立刻后撤。“有时间去禁塔看看。”看到了这个词语后,任默立刻皱了皱眉,在看到接下来对这个“禁塔”的名词的解释,明显是吸引了任默的注意力。“从禁地之中,时不时会有重伤的人逃出来,这些人体内无一例外都拥有虚空的能量,金光逃出来的时候都是身受重伤的状态,但是却都拥有很强的力量,而这些人中一些格外危险的,会被关进德玛西亚的魔法囚笼,而一些危险性低一些的,则会被关进学院的禁塔中···”成为学生磨练自己的对手···任默的眼角轻轻的抽搐着,虚空能量,又是虚空能量。

  “究竟怎么了,虚空能量,虚空能量···为什么就这么的,让人看不惯,有罪吗,为什么出生就要带着这种诅咒的命运啊···”任默紧咬着牙关,眼角中渗出了怨恨和愤怒,虽然不知道禁地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但是每每回想起之前在禁地听到的呼喊时,他都觉得,那禁地更深的地方,有着什么存在,而那个存在,和自己脱不开关系,甚至可以说,那也是自己回到这个世界的使命之一。“诶···校长的来信啊,你还真是有来头呢,能不能告诉我你究竟是什么人啊。”咲羽美诧异的看着信封上的署名,能让校长亲自写信传递信息的家伙,还拥有这么强的力量,他是谁,来自哪个大家族,身为新闻部部长的咲羽美,对这种事可是很感兴趣的。而且,身为学院不多的S级,不说很自负,也是很为自己的实力所骄傲的,能够轻而易举的超过自己,甚至是超过自己和自己另外四个最好的伙伴,那根本就不是因为对方比自己强,而是因为对方和自己的力量根本就不在同一个次元,如此强大的同学,让她的内心充满了对任默的好奇。

  “无可奉告。”任默一脸不耐的侧过身,淡淡的露出了无奈的表情,这个家伙还真是活力满满,和高冷的莲娜,三无的辉月,完全不同。不,应该说她们五个都是完全不同的性格,托莉丝直率而冲动,但是南宫珠蒂则是温柔且冷静,真是搞不懂她们为什么会聚在一起,仅仅是因为她们都是魔力S级的家伙吗?“有时间,去禁塔看看吗,哼,即使你不说我也会去···”看着菲奥娜最后的一句话,任默冷冷的眯起双眼,手中突然冒出的血色魔力,直接是将那张信腐蚀殆尽。看了看任默的表情,咲羽美也是稍微愣了一下,那种冷漠至极的眼神,却是让她的内心瞬间绷紧。“喂,你们难道出去玩,都只用这么短的时间吗。早上辉月回来了,这下午你也跟我回来,怎么,一定要派一个人看着我吗。”任默轻轻的啧了啧嘴,无意识的看了看咲羽美,但是她却只是轻轻眯了眯双眼,轻轻的摇了摇头:“你太多疑了,不过我回来对你可是有帮助的。”“帮我搬个家?”“不,帮你了解一下你刚才所说的,禁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