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料之外的面临着招惹绯闻的嫌疑,任默不禁感到了莫名其妙,不过在他一旁的辉月却好像比任默还要更加的颓丧:“我会比你还不好过啊。”“为什么?”“周六下午的教学会议,也就是今天下午,有专门的时间段来对刚出版的校报内容进行其中值得解决的事情的小型讨论啊。”任默的眼角在不停的抽搐着,他已经有些蛋疼的放弃治疗了,实在是难以想象接下来的日子该是如何度过为好。“实在是没有太多的思维来思考了啊。”任默长长的叹了口气,看了看周围的家具,又看了看坐在床上一脸忧愁的辉月,耸了耸肩,走向了一边的老板,淡淡的开口:“那个女孩坐着的床,我买了。”“···诶。好,好。”老板可能也是注意到了任默和辉月两人身后跟着的一行人,稍稍有些疑惑的思考着任默和辉月两人的身份,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的生意,他也是立刻从任默手中接过了他递过来的金色的卡片。

  “诶?这卡···”“嘘。”任默立刻凑到老板耳边,小声地嘀咕到:“如果看出来的话,请别说出来。”“好···”任默看到那个人的反应,就知道那个人是知道这卡片代表着什么,立刻阻止了他。这是德玛西亚英雄的金卡!那个老板虽然不是什么大老板,但是在这皇家高级学院内开设店铺的人,也绝对不是普通商贩,所以也是立刻认出了任默手中的卡,虽然不能并不能认出任默的准确身份就是了。“对了,辉月,我房间的柜子之类的家具也拜托你了。”“把这种事都交给女孩子,你真的不懂的体贴呢。”面对辉月淡淡的挑衅,任默却是无奈的双手插兜:“明明是你自己说要全都替我挑选的啊。”“有吗?”“···你翻脸还真快啊。”“‘多亏’你啊,我下午绝对会成为焦点。”“与其说是你,不如说是我吧。再说了,你可是老师,就算有麻烦又能有什么麻烦,说到底麻烦的只是我自己而已。”“既然已经知道下午肯定不会安然无恙,那就罚你上午陪我逛街,我挑东西你付钱。”

  辉月就像在说什么和自己无关的事一样,刚刚的郁闷和焦虑的表情也是一扫而空,这让任默稍稍放下了心,也让他更加的无奈:“喂喂喂,如果刚才的对话和照片都被新闻部抓到,咱俩还一起逛街,而且还是我全额付款的话,万一再被发现,可真的就百口莫辩了。”辉月却只是轻轻摸了摸一个深色的衣柜,手中的扇子轻轻敲了敲,毫不在意的开口:“没事,烦人的苍蝇太多,就让你以我男朋友的身份替我挡下他们也不错。”“你在想什么啊,这种事传出去的话,你···”“我无所谓啊,要是被别人知道我从两名德玛西亚英雄的手中把男朋友抢了过来的话,我还光荣得很。”

  “···你真是个奇怪的女孩。”“你也是个奇怪的男孩。”“唉···”任默无奈至极的跟在她身后,无力的说出最后一句话:“破罐子破摔了吗。”辉月面无表情的脸上,也是浮现了淡淡的坏笑,那一副把任默调戏的无力的抖S笑容,和乐芙兰如出一辙:“嘛,就让你占次便宜,就让学院第五的美女当你半天女朋友好了。”“这便宜我才不想占。”任默无力的叹了口气,搞毛啊,这学院还真是出乎自己的认知之外啊。其实事实上,应该说是自己的认知,和其他人不同吧。“等等,学院···第五。”突然,任默的眼中闪过了一丝茫然,随后又多了一丝惊愕,看向辉月那小小的背影也是多了些认真的表情。“那你之所以和她们那样对我不是那么害怕,也是因为你的实力比他们强得多吗?”“只是因为,你这家伙,太孤独了而已···”

  “···”任默一脸的疲惫。虽然只是陪着辉月逛街逛了两个多小时而已,但是任默感觉自己的精神疲惫到和连续战斗了两个小时别无二致。也不知道辉月到底是怎么想的,这种时候不赶紧去找新闻部要求删除之前的声音和照片,却反而干脆就拉着任默逛起了街,不懂,这个女孩的思维和常人完全不同。“你是有办法解释清楚还是选择弃疗了?”“后者。”“喂喂喂。”任默真是拿这个个头只有一米四的三无黑长直萝莉无奈了,然而她却只是自顾自的吃着自己的冰淇淋。“你的家具和生活用品已经都送往你的宿舍了,你不打算回去接收一下吗。”“你说莲娜她们一般早上九点左右就会回去的啊。”“嘛,还有十五分钟十二点,陪我吃个午饭吧。”“就算你不说我也得这么做啊。”“嗯,这还像个绅士。”“绅士这词语从你嘴里说我总觉得不是夸人的话。”

  任默一脸苦涩的把手中的菜单递给了辉月。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怎么在报纸发售之后,成为众矢之的之前把事实解释清楚,毕竟,“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学一些我想知道的东西,像你们这样的孩子我不感兴趣。”“你也只是个十八岁的‘孩子’。”辉月毫不留情的把任默那略带抱怨的话语返了回去,同时自顾自的点着好几种食物。“···我也是十八岁吗···”任默就像被说到了什么自己意识的盲区一样,呆呆的看着窗外,他早已经忘记了自己也和这群他眼中的孩子一样的年龄,为什么总觉得自己是个活了几千几万年的老家伙呢。“也是呢,我居然连自己的年龄都忘记了···”随便也在菜单上划了两道勾,有些自嘲的苦笑一声,靠在身后的沙发椅上轻轻的闭上双眼。“啊,遥不可及的德玛西亚英雄居然陪我逛街了,真是不可思议呢,下午之后,还会被称为我的男朋友呢,值得我骄傲了。”辉月淡笑着自顾自的开口,不过笑容却很勉强,而任默却也能发现那一丝勉强,忍不住淡淡的开口:“你也不甘心就这么被误会吧,你们还真是不擅长掩饰自己的情绪啊。”

  辉月的身体突然一僵,脸上淡然自若的微笑也是凝固在了脸上,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你这家伙,女性克星。”“为什么这么说。”“不知道每个女性,都把自己的内心隐藏起来吗,能够直截了当的看穿自己那隐藏的情绪和内心,对女孩子来说,可是很容易产生奇怪的感情的。”“难不成这也是我为什么会和那么多女人扯上关系的原因?”“听说你花心无数,没想到是真的啊。”从辉月的语气中,任默明显听出了淡淡的厌恶和不爽,而任默却是突然笑了出来,笑的非常的踏实和让人安心:“啊,我很花心,我所爱的不是某个人自己,而是爱着我的所有人。所以,无论我要多付出几倍的代价和努力,我也要让她们安全幸福的度过每一天。”辉月的眼神稍稍凝固在了任默那从未露出过的坚定眼神的双眼,又看了看他那毫无做作的微笑,突然长长的叹了口气:“我的选择,或许没错。”

  “什么?”“突然,不想去否认那些将要充斥校园的绯闻了呢。”“哈?!不否认的话,你可是一直都会被误会啊。”“与其考虑我,不如考虑你自己,我倒是无所谓呢。”“啥?”“不,没什么。”辉月突然仰起头,看向餐厅的天花板,而任默却突然看向窗外,有些深沉的眨了眨眼:“喂,千万别对我有什么想法。”“自恋变态色狼。”“说我自恋为什么要加上变态和色狼!不,那不是重点。我是说真的,对于我的话,哪怕连朋友都不应该成为。”辉月轻轻的挑了挑眉,任默在说这话的时候,眼中有着极深的死寂和对命运的肯定,就好像是对悲哀的命运放弃了抵抗的那种绝望。那种眼神,让辉月的内心格外的震撼,那种痛苦,绝对不是她们这种学生能够理解的。想必,一开始被作为诛灭对象被全大陆追杀的任默,早已经在生与死的边缘挣扎过了吧,他和自己眼中的一切,都是完全不同的一切···“你又不是什么灾难的集合体,为什么非要远离你。”“随你怎么想好了。”任默长长的叹了口气,看了看窗外,不过意外的,他看到了一个他认识的人,不是熟人,是咲羽美。

  w$酷D匠网正Zz版首y“发^6

  “嗯?那个人不是···”“小美?”两人作为靠窗,很容易就看到了在街上奔跑着耳朵咲羽美。“当当当。”辉月轻轻敲了敲窗户,而正好从窗前跑过的咲羽美也是不经意的转过头,刚好看到了两人,跑动的脚步也是戛然而止。“辉月!”咲羽美几乎是立刻冲进了店门,直接是跑到了两人的桌前,“啪”的一声拍了下桌子,几乎是大喊了一声:“这是怎么回事!!”辉月和任默都是愣了一下,随即看了看她拍在桌子上的一个大约一个硬币大小的金属块,辉月看了看那东西,脸色立刻微微一变,露出了无奈的苦涩表情:“那是误会啊。”“什么误会啊!连录像和图片都有,你们两个到底都做了些什么啊!辉月,你今天趁我们没醒就离开了难道是为了回来勾引这个家伙吗!”“这话要是托莉丝说的我可以慢慢解释,小美你的脑洞怎么也越来越大了啊!”

  任默淡淡的看着被事实震惊的咲羽美和忙着解释的辉月,轻轻拿过那个金属块,下意识的注入魔力,随即,一个电子屏幕出现在任默面前,校园日报四个大字格外瞩目,不过更瞩目的是在这四个大字下面的两个图片还有一个魔力块。当任默看到这些图片和录像的题目时,几乎是满脸的黑线,无奈的捂住了脑袋:“真不愧是校报啊,就这么随便编造事实,麻烦的可是我啊。”任默手中的金属块脱力的掉了下去,上面写着的“魔七班,E级与S级的超快进展”“寒炎魔女的同床E级室友”“E级新生与空间系Loli老师的不伦之恋”之类的标题,也随着任默不再提供魔力,而缩回到那将会带给任默无限麻烦的魔力金属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