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默的瞳孔轻轻的收缩了一下,眼神也是稍稍深邃了一些。

  “你,怎么会认得我。”

  “我不认得你,这所学院认得你的,应该只有校长,不过。

  ”辉月一直都是闭着双眼,不过此刻却是轻轻睁开了双眼,眼中有着很怪异的情绪,好像在看的不是任默,而是更远处的什么一样:“我也是学院的一名老师啊,对于校外的一些事情,也是有所耳闻的,比如,某个操控血液的虚空之人好像又回到了德玛西亚之类的。”

  “在这个学院内,我本来是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的身份的,告诉莲娜也是迫不得已,毕竟要在一起生活两个月,肯定不能一直瞒着,不过你居然也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还真是糟糕啊。”

  “没关系吧,毕竟那才是你的真实身份啊。”

  “就是为了不让人知道,我才会隐瞒身份来到这里,事实上我很弱,除了魔力总量超过你们外,其他的一切,我可能都不如你们。”

  对于任默这一番可以说是自嘲,也可以说是吐槽的话语,辉月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魔力总量比我们强的那么多还不够吗?”

  “对于你们,我可以直接以碾压你们的魔力总量摧毁你们,但是如果是和我同一水平的人呢?”

  辉月皱了皱眉,第一时间意识到了任默话语的意义:“技巧。”

  “没错。我对于魔力的操控非常的差,而且身体本身的素质差的很,所以···辉月老师,能不能好好训练下我?”

  “我知道了,你在学校的期间,我不会让你过的轻松的。”

  辉月突然的严肃发言,让任默的心里悄然泛起了苦涩,不过从语气来听,她应该也不像刚才的那么死寂了吧。“呐,有些事想问问。”“我也是,所以···”“啊,下雨了。”任默突然轻轻的伸出手,感觉到那从天而降的虽然那不是太大但是也不是太小的雨点,虽然早上出门就看到外面是阴天,但是并没想到会下雨。辉月突然一甩手,把手中的伞扔给了他:“给我打伞。”

  “我可以一起站在伞里吗?”

  “不可以。”

  “老师不该照顾下学生吗。”

  “那就破例允许你站进来好了。”

  “感激不尽。”

  无关痛痒的争吵后,任默淡笑着打开了手中黑色的洋伞,站在了辉月的身旁,她眨了眨眼,突然用一种怪异的语气开口:“身旁站着个男性感觉好奇怪。”

  “啥?”

  “没事,你要买的东西决定好了吗,下午的话我没时间,所以你最好抓紧时间。”

  }#酷匠&`网O首R发{。

  辉月自顾自的一边开口一边走,而任默也就配合着她的步调走在她身旁给她打着伞,不过毕竟辉月的身高只有一米四左右,任默也是要把伞向她那边偏,自己的左臂也是稍稍浇湿了一些,不过他也并没在意就是了。

  “你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菲奥娜那家伙,明知道我什么性格,还偏偏把你们托付给我,是明知道我不能放任你们不管吗。”

  “你直呼校长的名字,不太好吧,还是说你们很熟吗。”

  “我和她不熟,不过她似乎和我很熟。”

  “嘛,一时半会也说不明白,去买东西吧,先买什么。”

  “床。”

  ······“只有这个商场卖家具?”

  “这家的家具最好。”

  “也最贵吧。”

  “废话吗。”

  任默看了看面前这个颇显豪华的建筑,算是个巨大的商场吧,老实说在学院中有这么巨大的一个建筑不足为奇,但是它是个商场的话,这就让人很意外了。“整个第四层都是卖家具的,所以直接去就好。”在任默打的伞下走到这个商场门口后她突然伸出手握住任默的右手,一个淡淡的紫色魔法阵出现在她俩摞在一块的手的上方,那把伞就那么突然陷入了魔法阵之中,凭空消失。“真方便啊。”对于任默稍有些尴尬的转移话题,辉月也是有些不自然的转过头,把手从任默的手上拿了下来,双手轻轻的掐在腰上,背对着任默:“快点走,魔力升降台可以直接带我们上四楼。”

  “嗯。我对这里不熟悉,所以就拜托你了。”

  “那家具也可以让我选吗?”

  “别给我选个幼儿专用我就给你烧香了。”

  辉月毫不在意的走向绳梯,任默也是无奈的跟在她身后,不过两人都是出乎意料的没注意到那些从他们到商厦门口时,就聚焦到他们身上的那些视线。

  “喂,那是···”

  “辉月同学吗?”

  “她虽然是魔七班的五个S级之一,但也是老师啊。”

  “她旁边跟着个男的诶。”

  “我看到了,是那个男的给辉月老师打的伞!”

  “诶,难道那个人是辉月同学的男朋友吗?”

  “快看,她俩上了魔力升降台!”

  任默两人并没注意到身后传来的无数道视线,任默是因为视线的来源气息都太弱自动无视了,而辉月应该是已经习惯了,不过两人如此吸引视线也难免的,毕竟辉月虽然只有一米四的萝莉身材,而表情也是宛如人偶一样面无表情,但是美女总是吸引人的,这一点永远是不变的。

  “快跟上去看看。”

  “怎么可能会这样,我们的辉月女神怎么会恋爱!”

  “一定要去看看他们是什么关系!”

  任默和辉月到了四楼后,并没注意到身后一大群人都是涌向了楼梯和升降台。“等等,那是四楼?”“买家具了都?!”“不会吧!”看到任默和辉月停在了四楼时,顿时,又在人群中掀起了异常轩然大波···“诶,好多种类的家具啊。”从升降台上下来后,任默稍有些意外的看了看这巨大的四层,到处都是优秀的家具,起码从外行人的任默眼中看来,这些家具也能明显的看出比一般的家具要强得多。“你的钱包够厚吗。”任默轻轻看了看那些家具的标签,淡淡的笑了笑:“你需不需要革新一下家具,我把你的也一起买了?”

  “果然很有钱呢。”

  “嘿,起码在这个学院内还够花。”

  辉月轻轻的拿出了她的扇子,轻轻的敲打着左手,似乎是在思考,同时还轻轻的转过头,脸上罕见的出现了笑容,虽然只是淡淡的微笑,但确实是笑了:“是你说的哦,家具由我来选。”

  “说是说了,不过如果你也看不习惯的话,我也看着不舒服啊。”

  “放心,我会选你和我都喜欢的家具的。”

  “我不觉得你喜欢的床我会喜欢。”

  “那我不管,我喜欢就好。”

  “没事,双人床,一人一半。”

  “这种东西还能一人挑一半吗,不知道这种事要谦让些吗,不照顾女孩子的想法可不是绅士所为。”

  “我可不是绅士,我只是个色狼变态而已,你说的哦。嗯,没错,你最了解我色狼的本性了对吧?”

  回想起自己衣服沾湿时,任默看着自己的直勾勾的眼神,辉月突然脸色一红,不高兴的看着任默:“啊,我就那习惯,下次再那种情况的时候,别用那种下流的眼神看着我。”“我才没有好吗。”无奈至极的任默耸了耸肩,默默跟在辉月的身后。突然那件,轻轻提高了些许的精神的任默立刻就注意到了身后的无数道视线,迅速回头,正好看到了好多人影正在迅速消失。“搞什么名堂···”他没在意,加快走了两步跟上辉月,而身后瞬间消失的那群人都是已经震撼在原地!

  “辉月,刚刚你有没有注意到有人跟着我们。”

  “真是不好意思,我没想到我这么有魅力。”

  “···怎么回事。”

  “你也许不知道,但是可以告诉你,我们五个可都是学院内的有名人物啊,就算不跟着一些崇拜者,跟着一些新闻部的偷拍记者也很正常,啊对了,小美是新闻部的部长哦。”

  任默却眨了眨眼,小美···那个红色短发的风属性魔法师吗。任默淡淡的思考了一下,突然愣在那里,脸色有些尴尬:“喂喂喂,该不会昨天晚上你们误会的事咲羽美也拍了传回去了吧。”

  辉月眨了眨眼,回过头看着有些尴尬的任默,从未有过的露出了邪恶的笑容:“一般的新闻部部员是不能直接将讯息传回去的,不过小美是个例外。所以,今天的报纸内容嘛···嘿嘿,中午十二点就会出来了哦。”

  “···别告诉我还有三个小时我就出名了。”

  “差不多哦。”

  “喂,那很糟糕吧,莲娜也会被误会的啊。”

  “诶,反正我知道事实就好,反正是莲娜不是我,我乐的看热闹。”

  辉月一边笑着一边继续走到床的售货专区,走到一个淡黄色的双人床面前,轻轻坐在了上面,歪过头轻轻看了看任默:“这个怎么样。”

  “就这么随意的挑了一个啊···”

  “咔嚓。”

  任默刚想摸下那张淡黄色的床,两人也都是下意识的看向那个传来细微拍照声的角落,不过那里现在只有一个人逃走的背影。

  “快门的声音,这群记者还真是烦人呢。”

  “···你说他是记者?”

  “啊,我已经习惯了。”

  “记者也会录音吧。”

  “那又怎么了,我又没和你说些什么。”

  辉月毫不在意的挥了挥扇子,毫不在意,不过任默却是立刻回想起这一路上,尤其是刚到四楼的时候。“如果,我说如果,刚才咱俩在四楼绳梯门口的对话被录下来了,再加上现在咱俩在挑床的照片,会有什么效果···”任默不再说话,而辉月也是愣了一下,随即脸上淡淡的微笑,也是逐渐变成了愕然的呆滞,任默也一样。

  “···坏了。”

  “去追回来吗!”

  “追不到的。”

  辉月不由得无奈的捂住了双眼,露出了一副无奈至极的表情:“大意了啊,为什么那些明明没什么的话语,加上现在这一幕似乎有点奇怪的意思啊。”任默无奈的眨了眨眼,看了看身后依旧不停出现的尖锐视线,长长的叹了口气:“如果中午十二点才出校报的话,是不是···”“你要出名了。”“我不想出名,绯闻什么的我根本不想沾,还是一次性两人的绯闻,更何况你俩还这么引人注目,我只想安静的在这里待两个月而已。”任默长长的叹了口气,捂住了额头,真是的,要不要这么造化弄人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