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默缓缓的走进洗漱间,眨了眨眼,又想到了某些重要的事情。“啊对了,我也没有洗漱用具···”无奈的接了口自来水漱了漱口,任默叹了口气。只好先去买了吗,什么都没有,在这里唯一属于自己的就是那几本书而已。任默接了一把水洗了洗脸,脸颊被润湿的冰凉感让他感到很舒服。“嗯,需要先熟悉一下这个学校的布局呢。”任默轻轻的叹了口气,无奈的看向窗外,啊,阴天呢。“果然和意料的一样啊。”穿好衣服后,任默来到厨房,大概的看了下有什么可以吃的,不过也是和他意料的一样,并没有什么适合做早饭的食材。“面包牛奶,看来她每天都是吃这些啊。”这算是保持体型吗?任默想起莲娜那几乎是偏瘦的体型,忍不住吐槽了一句,不过还是在他猜到的地方找到了鸡蛋,默默地拿到平底锅旁。

  “你会做饭?”辉月轻轻的问了一句,语气中也是带有着些许的不可置信。“嗯,挺擅长的,如果让我说个最擅长的事情,应该就是做饭了,总比打架强。”任默一边看着平底锅内的油,一边轻轻的把鸡蛋打到锅内。“帮我也做一份,我还没吃早饭。”辉月淡淡的转过身,走向客厅,任默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再次向锅内打了一个鸡蛋,一边有些抱怨的开口:“真是的,就不能吃完早饭再回来啊。”“···为什么对于我的出现丝毫不感到意外啊。”辉月突然转过头走了过来,走到任默的身后,不高兴的看着他。从她突然出现在任默身后,她就装作一直在这里的样子想吓任默一下,但是没想到任默也是自顾自的好像她一直在这里一样回答她。任默头也不回的继续看着锅内的鸡蛋:“因为你在靠近这房子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与其装作很意外,倒不如想想你独自回来这么早是要做什么,没有功夫去感到惊讶。”

  大概的凭借感知来去感受这个用魔力作为热源的平底锅的温度和鸡蛋的变化,他迅速的将鸡蛋从锅内转移到盘子中,同时淡淡的回过头看了辉月一眼:“怎么,有话要单独问我?”

  “不仅要问,而且有很多话要问你。”

  “我今天很忙的,吃完早饭之后你该干啥干啥去,我要···”“不管你干什么,我都跟着。”

  “啥?”任默倒牛奶的手几乎差点拿不住杯子,瞪大了双眼看着依旧那么面无表情的辉月,眼角轻轻的抽搐了一下,不过心里却是无奈的叹了口气:“你今天回来的这么早,就是为了监视我?”

  “算是吧,我也有别的事,我下午要参加教学会议,她们今天一整天都不会回学院。”

  “教学会议?”

  “哦,好像没告诉过你。”辉月轻轻褪下外衣,走向洗漱间,在门口的时候回过头看向任默,淡淡的说到:“我是二学年空间系魔法课程的老师,所以,也是你的老师。”任默凝固了一阵,她走进洗漱间后,任默也继续愣了一阵,回过头的时候,手中的牛奶也是已经倒满,甚至有些溢出了。“既是学生,又是老师,还真是了不得啊。”任默长呼了一口气,把两杯牛奶都放在餐桌上,把两份煎蛋也都放在了桌子上,顺道刚刚切的火腿也是放在了餐桌上,最后,就是还在烤制加热中的面包了。“火腿还未开封,这家伙早饭估计也就只吃面包和牛奶而已,让我和她一个宿舍也是为了让我照顾她生活起居不成。”任默叹了口气,把已经烤制结束的面包也都拿到了餐桌上。

  zc最新章。节上酷匠网A{

  “喂,辉月同学,可以吃早饭了哦。”任默走到洗漱间门口,轻轻的开口,不过随即,门就开了。“喂。”“嗯,谢谢。”辉月一边用毛巾擦着头,一边模糊的走向厨房,不过任默却是一把拉住了她。“···”辉月立刻绷紧了身体,同时两个紫色的魔法阵出现在任默拉住她的肩膀旁。“···你知道你现在什么样吗。”任默忍不住摇了摇头,看了看身上衣服多处湿透了地方,无奈的叹了口气:“你还真是粗枝大叶啊,洗个头都能洗的一身是水。”任默无奈至极,不过却是转过头不去看她,而辉月也是转过头,毫不在意的继续擦着头上的水,不过魔法阵已经消失了:“那种事不必在意。”“请在意啊,不知道衣服沾水会走光的吗。”“!”辉月愣了一下,迅速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衣服上沾水的地方,结果即使她再怎么面不改色,她也是脸色微红的瞪了任默一眼:“色狼。”

  “我只是说出了事实而已啊。”“切···”辉月一脸鄙夷的表情,她洗完头后,一般都是呆在家里,绝不会有男生出现在自己面前,所以也从来没在意过这种事。“嗯,我不会看的。”“鬼才信,还有,叫我老师,否则我可是有资格给你的评分上直接打上不及格。”辉月默默地穿上了外套,坐在椅子上,而任默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随你,一会我要去熟悉一下周边顺道找找购物的地方在哪。”“院内的欢乐区吗,其实那里算是校园内不属于校园唯一的地带。”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任默,辉月想起刚刚任默说的话,稍稍不高兴的皱了皱眉,忍不住轻轻把衣衫拉的更紧了一些。任默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发,刻意的转了转视线,一边轻轻把五成熟的煎蛋放进嘴里,一边僵硬的咀嚼着。

  “一会我带你去。”

  “什么?”

  “就是购物的地方。”

  “啊,哦。”

  “说是商店街或许更合适,不过事先告诉你,那里可没有卖单人床的。”

  “···哈?”

  任默的手不禁顿住,难以理解的看了看辉月,而辉月则是轻轻皱了皱眉:“学院内宿舍的床都是备好的,一开始这里也是有两张床的,不过后来因为始终没有舍友,莲娜就将床重新上交给学校了。同样因为床都是固定的,所以买床的”

  “都是情侣对吧。”

  “所以你只能多花一部分钱买个双人床了。”

  “学校居然不管这种事。”

  “入学学生都是十七岁以上,所以这方面管制很松的。”

  “···二学年的你真的有十八岁吗。”

  任默轻轻的扫视了一眼辉月,毕竟她的个头只有一米四左右,实在是难以想象,而辉月只是冷冷的瞪了他一眼,自顾自的开口:“我离十九岁也不远了,所以别再看着我。”

  “啊,哦···话说在学院内卖家具一般的学生买得起吗。”

  “在这学院内,虽然可以自带钱财,但是可没有哪个学生会带大量的钱,因为能够来到这里的,家庭环境好的,都是抱有着能够变强的坚定决心来的,有钱也不会花在这种没用的地方上。”

  “钱的话,我还真不太缺。”

  “你果然是哪个家族的败家子来镀金了啊,说出自己是从德玛西亚高级皇家学院的学生,确实也更有身份呢。”

  “喂喂喂,有钱就是败家子啊。”

  任默忍不住吐槽道,轻轻把最后一口牛奶喝了下去。

  “话说,你衣服湿着没问题吗。”

  “变态色狼。”

  “我是在关心你诶!”

  “呵呵。”

  “啊,和你交流简直累人。”

  任默突然笑了出来,不过却是无奈至极的摇头苦笑,根本就没法交流啊,比莲娜还难以交流。“我现在才发现,高冷比傲娇还难交流啊,虽然你不高。”“···”“别生气别生气,我什么都没说。”感受到从辉月那变得更冷淡的眼神以及充满了杀意的目光,他赶紧无奈的挥手道歉。“嘛,我也没心情和你斗嘴。”辉月轻轻的下桌,走向客厅,临走出门时回过头,面无表情的看着任默:“餐具交给你不要紧吧。”“啊,我马上就要出门,愿不愿意等等我?”“不愿意。”“···”任默已经是一脸的黑线了,虽然这么说的,但是辉月肯定是在等自己吧。“呀嘞呀嘞,还真是个不好对付的家伙呢。”不过任默却是轻轻的笑了一下,这小家伙另外几个人不同呢,她,不像她们那样对自己充满了恐惧和警惕呢。“···朋友的感觉,吗。”

  ······“就是这里吗。”任默几乎是有些不敢相信的看了看眼前的商店街,这居然是在一个学院里面,就算说这是整个德玛西亚的最大的商场他也不会怀疑。“准确的说这里是被学院包裹起来的一处非学院管理区域,换句话说,学院是月牙,而这里,就是那满月抛去月牙的剩余空间。”辉月依旧是淡淡的打着自己的伞,走在任默的身后。不过不同的是,现在她的衣服已经变了。任默把餐具收拾完毕之后,来到客厅的时候,才发现辉月已经换完衣服了,想必是从她的空间中拿出来的吧,之前她穿的是一身黑色的哥特装,而现在则是一身白色的连衣裙,颜色的大变化在一开始让他的眼睛有些没反应过来,这女孩是辉月?明明比辉月要可爱的多,不过他并没有把这些话说出口。

  “无论是黑哥特装还是这白色的连衣裙都很可爱啊,可惜不笑,像个玩偶一样,虽然这样也很吸引人,但总觉得你好像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呢,难道找不到任何能让你感兴趣的事情或人吗。”

  临出门前,任默突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让辉月愣了一小阵,随即她突然淡淡的开口:“你还真是个能若无其事把这种话说出口的人呢···虽然我知道这是事实,但是麻烦你考虑一下女孩子的心情,这么直截了当的把事实说出来,我也会很伤心的。”“平常都不表现出来的吗?”“肯定不能让别人知道,我的心情。”“那就这么告诉我,真的好吗。”“瞒不住你吧,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你强的很,而且对人的看法也是异常的敏锐和通透呢。我总觉得你不属于这个学校,你远远比我们要强得多,各个方面。”“抱歉呢,现在,什么都不能告诉你。”然而,出乎任默意料的,辉月的双眼一眯,透露出深邃的目光:“不用告诉我,如果我没猜错,我应该已经知道你是谁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