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听到了莲娜那充满了歧义的话语呼,咲羽美的喉头轻轻的动了动,虽然不是太礼貌,但是她还是默默地举起了手中的相机冲着任默“咔嚓”的留了一张证据,随即有些回不过神的走下楼,来到浴室门口:“该不会你和那个任默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吧?”莲娜这会才刚刚关掉莲蓬头,想起自己的室友是一名英雄,格外的满足她的骄傲之心,但是想到女仆的事情,又有些羞耻,结果这种纠结的心情导致她并没有听出咲羽美语气的奇怪之处,她有些不清楚的隔着门说道:“倒也,不算是不愉快,毕竟太突然了···那家伙比咱们看到的要强横的多啊,让我当女仆什么的···”

  晴天霹雳。“好,明天头条就这个了。”咲羽美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默默地拿出一个魔法球,轻轻的在其上写着什么,同时还用手指点了一下相机,又点了一下魔法球,魔法球和相机之间出现了一瞬间的魔力链接。“OK,明天的校园日报头条就定为:魔七班S级寒炎魔女,失身E级舍友当女仆。”如果写在魔法球上的字在传到新闻部的人那里之前,被莲娜发现的话,或许还能阻止,不过可惜的是,她还在浴室中没有出来。问题的原因有两个,一,她并没意识到她的话语充满歧义,二,咲羽美虽然是她最好的朋友,但是她也同样是个实事求是而且动作麻利的校园新闻部部长···“当当当!”“莲娜,小美,还没好吗。”在宿舍的门口,一个打着一把黑色的伞,穿着一身黑色哥特装的女孩子面无表情的站在莲娜家门口轻轻敲着门,她虽然个头不高,看起来只有一米四左右,但是身后的长发却也是不短,披散着直接延伸至腰际,而最让人意外的是,她的眼睛居然是深蓝色的,极其少见。“真慢。”她轻轻的皱了皱眉,默默地转过头看了看身后走向自己的另外两人:“小美已经进去找她了,不过莲娜还没出来。”“哼,真是过分,每次周末出去玩都要让人家等这么久。”一个金色头发,茶色双眼,扎着双马尾发辫,带着两个黑色蝴蝶结头饰的女孩互抱双臂,一脸的不高兴。她非常不爽的走到莲娜的门前,左手中突然汇聚了一股金色的魔力,化作了一把巨大的金色长枪,狠狠地甩向大门。“咔嚓!”高级金属制作的,带有魔力防御效果门就那么被泛着雷光的长枪狠狠地戳烂,门直接变成碎片,而她则是直接干脆利落的扛着那杆枪大模大样的走进了莲娜的家。

  那个打着黑伞的黑衣女孩眨了眨眼,看了看慢悠悠的走在最后的,一脸微笑的一个粉色衣服的女孩。虽然说是女孩,但是她看起来是最成熟的一个,个头也是有着一米七五左右,作为一个女孩子已经算相当偏高的的个头了,长长的浅绿色单马尾辨让她多了一丝知性美,而她只是双手交叉着在身前提着一个塑料袋,稍稍有些无奈的看了看这个黑衣女孩:“小月月,托莉丝又把门打坏了吗。”“那家伙的不稳重已经改不掉了,还有不要叫我小月月。”“算了,小月月我们也进去吧。”“不要叫我小月月。南宫珠蒂同学,别忘了我这学期可是被点名作为了空间系课程的老师了吧。”“是,是,是,辉月老师?”南宫珠蒂带着些许无奈的看着一直面无表情的辉月,扭过头看了看那被打的碎成一地的门,轻轻的叹了口气,伸出手指,放出了淡淡的粉色光芒。

  “拜托你们了哦~”珠蒂轻轻一笑,手中的粉色光芒汇聚成一团亮光,似乎凭空吸引来了一些奇特的蝴蝶状魔力生物,而且这些蝴蝶样的魔力生物是直接从空气中汇聚而出的,在她轻轻的挥了挥手后,这些小蝴蝶飞向了那被打碎的门,一点一点的吸引着破碎的门碎片,同时自动的消耗自身的魔力将其在门本来的位置毫无破绽的开始了复原。“精灵魔法,还真是好用呢。”“啊啦啊啦,你这个百年难得一见的空间系天才魔法师可没资格说我,说起来,辉月,我们也进去吧,莲娜和小美也没出来,托莉丝进去之后也没声音了,门口就交给它们就好。”“啊!!!”“二楼有动静。”一声尖叫,或者说惊愕的叫声响起,辉月立刻转过头看向尖叫传来的二楼,眉头轻皱,突然连人带伞直接消失在原地,留在原地的只有堪堪消散的零零散散的紫黑色魔力。

  “唉,空间系。直接瞬移进去,也不等等我。”南宫珠蒂有些不满的跑进门里,迅速的跑上二楼,看到了聚集在莲娜房间门口的两人,以及站在不远处看着那发呆的两人的咲羽美:“小美?辉月和托莉丝怎么了?”“啊,我说不明白的吧。”咲羽美这会只是有些无奈的靠在墙上,不知道该多说些什么,毕竟···“莲娜说她刚才和这个家伙做了些说不出口的事,出了很多汗,现在很累在洗澡,以及,她现在是那个人的女仆。”简洁明了的介绍完了现在的情况后,咲羽美轻轻坐在了沙发上,也是同样有些不敢置信的捂住了额头。“那个新来的E级转学生任默?和莲娜?”那个有些莽撞的金色双马尾少女托莉丝几乎是瞪大了双眼,嘴也是不停的颤抖着,而南宫珠蒂也是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躺在床上熟睡的任默,嘴角轻轻抽动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就连一直面无表情的辉月也是脸颊僵硬,眉头轻轻的的抖动了一下:“这家伙是新转来的?”

  最Sn新章$W节%;上AG酷|*匠}◎网{

  “啊,辉月你今天一直没来上课也难怪你不知道,他是今天加入的,魔力等级而且只有E级,不过却被安排是莲娜的室友。”“校长···应该不会这么做。”辉月轻轻的把手中的伞合拢,左手掐着腰,右手握着伞,一脸嫌麻烦的表情。“居然敢对我们可爱的莲娜出手!我要宰了他!”“托莉丝你先冷静下啦!”南宫珠蒂赶紧跑上前紧紧的抱住那个握着泛着雷光的金色长枪,准备给任默开个洞的托莉丝,苦笑的开口:“虽然发生了这种事,但是莲娜也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失身于陌生男人的家伙啊,应该是有什么误会吧。”“不!我现在就要宰了这个混蛋!”“你们到底在吵些什么啊。”这边正吵闹着,莲娜已经换好了一身轻便的运动服走了出来,看着吵闹的四人,稍有些不满的擦了擦头发:“你们可也是S级的,让别人知道你们这么有失风度,可是丢了咱们魔七班的脸。”“好意思说吗,居然被一个第一天见面的人占有了!”

  整个房间陷入了诡异的寂静,而莲娜则是眨了眨眼,完全没理解托莉丝说的意思。“冷静点托莉丝,你的马尾都要乱了。”珠蒂一边轻轻用双手拉住托莉丝的金色双马尾,轻轻摇晃着,一边苦笑着碰了碰辉月。“啊啊啊,不要拉我的头发啦。”托莉丝虽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但是对于自己的头发格外在意,所以也是立刻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头发上。而辉月虽然感受到了珠蒂的示意,但是却是皱着双眉什么都没说。“你们,不会是误会了什么吧。”莲娜思考了一下,大概明白了她们说的意思,不过也是脸色瞬间一红,有些生气的看了看其他人,看了看自己房间开着的门,跑了过去,看到任默的穿着和被自己蜷缩的一团乱的床,也是立刻意识到了她们误会的原因,她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她们:“我只是说了今晚会和你们出去玩,所以让他在我的房间休息一晚,毕竟这里没有第二张床,而且那床单之所以那样是因为我之前在床上躺的原因,没有整理而已啦。”

  “哈?睡在你刚刚睡过的床上!我都没睡过!”托莉丝刚刚安静下来,这会又是握着那杆金色的长枪暴躁起来,身后的金色双马尾随着她的身体轻轻抖动着,而在一旁的辉月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紫色的魔法阵,她就那么把伞放进魔法阵中,又从魔法阵中拿出了一把黑色的扇子,仿佛那魔法阵是一个巨大的空间一样。同时,她也是轻轻挥动了一下那把扇子,两个同样的紫色魔法阵出现在托莉丝身后,两条深紫色的锁链从其中窜出,缠住了托莉丝的双臂:“安静点行不行,就是因为你总这样才会被人说成是百合女。”“小月月你快放开我,我要教训一下那个家伙!”“再叫我小月月我就再捆你两条!”辉月也是赌气似的开口,而南宫珠蒂和咲羽美也是对视了一眼,无奈的叹了口气。“莲娜,到底怎么回事?”“这···”莲娜突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说。如果一切都照实说的话,肯定会把任默是英雄的事实暴露,而任默之所以隐瞒身份和魔力量,就是为了隐瞒自己的身份。虽然自己平时也是什么都不在意的那类型,但是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总的她是知道的。

  “莲娜,莲娜?莲娜~~~!”“啊,啊?!”咲羽美连续喊了好几声,莲娜才从发呆中回过神,咲羽美不禁带着怀疑的眼神看着她:“该不会你俩真的···”“没有那种事!”莲娜也是知道自己肯定没法解释,权衡利弊,她走到房间内,轻轻的拿过床头的一瓶开瓶的某种液体,移到任默的脸前,一股蓝色的火焰出现在瓶中,一股奇特的香味被蓝焰蒸发出来,而任默的鼻子轻轻抽动了一下,眉毛也是轻轻抖动了一下,随即,有些疲惫的睁开了双眼。“虽然在那花香的效果失去之前强行驱逐的话会有头疼的后遗症,但是现在情况有点不好解释,所以不得不喊醒你了。”莲娜将那瓶液体放了回去,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心中,也是忐忑了起来。隐瞒身份来到学院内,任默的目的是什么呢,而自己这四个朋友也是魔七班的,任默该怎么把自己的身份隐瞒下去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