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赌服输,虽然对你隐瞒身份和实力的事情虽然我也有些不甘心,不过没能发现事实也是我的不足,所以···”面对着任默,莲娜突然咬紧了嘴唇,嘴里发出呜呜的声响,似乎想说什么还说不出。任默眨了眨眼,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这女孩子,也是稍微有点让自己应接不暇啊。“女仆什么的,我做就是了。。。”“啊那个的话···”“魔法契约已经签订了,我不会反悔,也不能反悔,所以···所以!”莲娜的声音突然变小了许多,任默的眼神敏锐的发现莲娜的脸变红了些许,不过他却是皱了皱眉什么都没说。“至少在别人面前,我,我可以不喊你主人吗。。?”“啊,”任默无奈的揉了揉头发,双眉也是无奈的皱紧,当然可以啊!因为女仆什么的本来就是自己一时兴起随意说的啊!多嘴果然会招致祸端。

  “那,主人我有事想问问您,或者说,有很多事想问下···”“停别叫我主人了,你只要知道我不是一个被你看的一文不值的E等级魔力学徒就好了。”莲娜眨了眨眼睛,轻轻的歪了歪头:“但是女仆什么的不是赌约吗。”“那我以主人的身份命令你别叫我主人了OK?二学年的学生的话你也应该已经成年了才对,总而言之,你再好好考虑一下我为什么会对你说那些话,还有,厨房借我一下。”已经忍受不了莲娜那有些茫然又有些坚定,然而更多的是不甘的眼神,让任默非常的不舒服,所以挠了挠头后他就直接走向一楼,那里似乎是厨房吧。“还得做个两人份的晚餐呢。”暂且留莲娜在二楼继续思考后,任默来到了这个看起来简约的很的厨房,大概的搜索着周围的食材,他轻轻地叹了口气:“奎因和薇恩有没有按时吃晚饭呢?”任默稍稍愣了一下,随即有些忧虑的顿在了原地。那两个家伙肯定不是太在意自己吧,真是让人操心的家伙呢。轻轻叹了口气,任默把一些熟悉的食材拿过来,顺手的做起了一些自己比较熟悉的食物。“英雄,吗。”任默并不知道,这会,莲娜正躺在她的床上,翻来覆去。“那么强的家伙,为什么要来这学校。”她轻轻的眨了眨无力的双眼,在床上默默地蜷缩起自己的身体,她的脑海中混乱的一切也是开始重新组合。“明明强的可怕,却要隐瞒魔力为E级,应该对所有人隐瞒自己身份的他,却在我面前露出了那样的实力啊。”莲娜轻轻的翻了个身,正面朝上的看着天花板,双手也是用力地抱紧了怀中的抱枕,虽然拜倒在任默的实力面前,但是越来越多的不理解和不和谐感也是逐渐涌了出来。她输了,答应成为女仆的事情不会反悔,但是她也有些一定要搞清楚的事。“有很多疑点啊。”“虽然不知道你在自言自语什么,但是饭好了啊。”“哦。”莲娜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却一动都不动,这让任默有些尴尬。“我是说,可以吃饭了。”“啊。啊?啊!”任默又敲了敲门,再次重复了一遍,而莲娜这三声不同语气的“啊”也是表达了好多的意思啊,而她突然坐起脸色通红的直直望着自己也让他无言以对。“可以的话,一起吃饭吧。”“啊,嗯。”

  坐在餐桌前,任默自顾自的吃着,然而坐在他对面的莲娜却始终低着头不动筷子。“你也吃啊,只有我自己在吃,很不舒服啊。”“。”莲娜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拿起了筷子,毕竟总不可能一直坐在这里等任默吃完啊。“要你做晚饭真是不好意思,这应该是我的活才对。”“我不是说了吗,女仆什么的就算了···”“嗯,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无论说了什么不好的话,食言总是不好的。”莲娜脸色发红的扭过头,不去看任默。“(盯)”任默就那么一边用无奈的眼神直直的看着莲娜,一边视线丝毫不变的夹着菜。“唔···”莲娜也是感受到了任默的视线,不过她却转过头来一脸不好意思的躲避着任默的视线。“其实你这个样子还蛮可爱的啊,为什么在众人面前要装的那么高不可攀啊。”突然,失笑一声的任默淡淡的说出了这让莲娜更加害羞的话语。“我也没有高不可攀啊,我只是和实力强的人才能谈到一起而已。”她又把头扭向一边,一脸不高兴和不耐烦。那这么说,能和她谈到一起的也得是魔力S级的喽?任默不禁苦笑着挥了挥筷子:“再不吃要凉了哦。”“···”莲娜似乎还是有些不高兴,不过还是拿起了筷子,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是因为知道这家伙比我强的太多了,既然愿赌服输作为他的女仆,如果他做什么我反抗也无效,所以对他就不抱任何的警惕心了吗。”她也是稍稍思考着为什么自己在任默面前这么放得开,毕竟现在这种状况可是她从来没有过的,现在这个样子可以说是她的本性,除了那四个最好的朋友之外,没有别人知道自己是这个样子的,不,应该说是唯一的四个朋友。“呐。”“?”“我有很多事想问你,可以吗。”任默轻轻的愣了一下,却是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可以告诉你的东西,如果你问到了,我会告诉你的。一会你去休息吧,我收拾了餐桌这些再休息。”“晚本饭应该是我的工作,如果收拾碗筷也交给你,我会过意不去的。”任默轻轻皱了皱眉,本来想说些什么,但是莲娜却是有些苦涩的微笑了一下:“退一万步说,你我也是你舍友吧?”任默无奈的挠了挠头,这么一说的话,自己可就没有拒绝的理由了啊。他轻轻放下了手中的碗筷:“那好吧。”

  “你先去我的房间休息吧,我今晚应该不会呆在宿舍,别的房间,不也没床吗。”莲娜挠了挠侧脸,但是却没看着任默,而是轻轻侧了侧头,淡淡的说道。“这个,算了吧。”“你不是那种会在意这种小事的人吧?”“···唉,那就多谢好意了。”说实话任默也是因为今天得知的事情搞的内心很累,他也就没多说什么,站起身走向莲娜的房间。任默并没有看到他转过身的时候,莲娜看向墙上时钟的眼神。差不多到时间了呢,安眠花该释放花香了吧···“嗯?”才刚走到莲娜的房间门口,任默就突然闻到了一丝异常的香味,虽然很淡,但是自己依旧是感觉到了。“这是花香吗。”任默稍有些意外的看向她房间内,在窗边一盆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散发出淡淡蓝色光芒的一盆非常美丽的花。“这花的花香···”任默本能的感觉到了这花香并不是普通的花香气味,因为他体内的魔力本能般告诉他,这花香暗藏玄机。任默走近那盆花,却意外的感到了淡淡的困倦。

  “难不成她失眠吗,这花香似乎有催眠功效呢。”任默忘记了自己一直保持着的状态,是E等级的魔力量,其余的魔力量都是被他自动的隐藏起来,对着花香的效果,居然是没有太大的抗性,脑袋稍稍模糊了一阵,他就往后一仰,倒在了床上。“那就睡个好觉好了。虽然也是个女孩子的床铺···明天道个歉吧。”任默轻轻的闭上了双眼,轻轻的将自己身上的衣服魔力化保存在自己体内,之留下内衣内裤,连被子都没来得及盖一下就沉沉睡去。“哗哗哗哗···”收拾掉了碗筷之后,莲娜默默地走进了浴室,虽然有点晚了,但是肯定还是要冲个澡的,这个时候也同样更容易让人冷静的思考。“居然来了这么个可怕的人当舍友啊。”莲娜轻轻的闭上双眼,任凭热水从自己身上冲过,水滴从她姣好的身体上滴落到洁白的地面上。“女仆什么的,啊。”她突然捂住了脸,毕竟这种赌,实在是太丢人了。

  最n新.章3节上=+酷@匠$*网

  “莲娜~~”“这个家伙,明明有我宿舍的魔力锁解法还要喊我。”莲娜本相当深邃的心情瞬间就被摧毁的无奈至极,她默默地开口:“小美你自己进来就好为什么还喊个没完啊。”“啊哈哈,打个招呼比较好嘛。”虽然她在浴室,但是对于在她家大门外的女孩:咲羽美,来说,两人可以直接用魔力交谈,毕竟她们两人,可都是魔七班的S级啊。随着门打开,一个女孩子从门口走了进来,一个一米六左右的女孩子,一头火红色的短发还有着淡淡的自来卷,穿着一身短衣短裤,胸前还挂着一个魔力能源的相机,带着活泼的笑容走了进来。咲羽美,魔七班五个S级之一,也是莲娜的四个朋友之一。她淡淡的翘着嘴角,四处寻找着莲娜。“诶,在洗澡啊。”走到了屋内后,她才听到浴室的水声,耸了耸肩。“刚才因为有些事出了很多汗,我现在很累,冲个澡放松一下。她们三个还没来吗?”咲羽美有些不解的皱了皱眉,一直不愿运动的她居然会出汗,她有些不怀好意的笑意:“嗯,还没来哦···”

  她嘴角露出了狡黠的笑容,轻轻的动用魔力提高感知,想趁着莲娜不注意的情况下打开浴室的门。嘿嘿,这次能不能在她反应过来之前偷拍到她呢?“嗯?”咲羽美在散开魔力放大感知的同时,突然感受到了从莲娜房间内传出的一股奇特的魔力气息。“说起来那个插班生是和莲娜一个宿舍啊。”她轻轻的皱了皱眉,迅速的跑上二楼,来到了莲娜的房间,就那么看到了只穿着内衣,躺在床单还很乱的床上熟睡的任默。“莲娜。”咲羽美先是捂住嘴,不让惊呼出声,随后迅速的冲着楼下略带颤抖的喊道:“莲娜!你刚才出了很多汗是吗,现在还很累对不对?”“诶?为什么问这个,刚才经历了一些事情,有些说不出口呢。”因为一个赌约就当了人家的女仆,这种事太羞耻了啊。虽然是因为这个,但是莲娜并不知道,她的话语结合任默现在睡在莲娜床铺上的事实,很容易把猜想引导的极度偏差现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