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娜似乎彻底的愤怒了,而且是恼羞成怒,她突然双手合拢,她体内散发而出的瞬间暴涨的魔力,让任默感到了淡淡的意外。“‘寒炎魔女’的名号,不是那么简单得来的···”莲娜的双手突然分开,任默的双眼也轻轻的挑了起来,这次是真的,露出了诧异的表情:“‘寒炎魔女’···寒炎,原来如此···吗?”“哼。”莲娜轻轻的抬起头,不知何时,她的双眼变得和她的头发一样天蓝,身后的头发无风自动。以及,凭空出现的,在周围按照一定前后顺序布阵的···天蓝色火焰。“冰属性的火焰。兼具超高温与超低温的破坏力,不仅能够操控两种相生相克的魔力,居然还能将其融合,你的天分,可怕的惊人啊。”这番话是任默实实在在说出口的,毕竟即使是他,也对这种天赋佩服不已,冰与火天生相克,但是如果能将两种魔力都融合的话,威力也不是1+1那么简单。

  不过莲娜似乎误解了任默这一番话的意思,她只是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话:“不会给你后悔的退路的,居然说能接住你的攻击就当我的仆人什么的,既然如此,那就来立下魔法契约吧!你要能无伤接住我的攻击,我也任凭你处置!”任默的眼中突然闪过了一抹寒光,就像凯瑞斯莉莲娜受不了E级的挑衅,任默也同样忍受不了这样一个学生的挑衅。一道紫色的光芒出现在任默和莲娜的面前,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契约,让他实在是忍不住冷笑起来,双方的条件都成功的被契约所承认,他也默默地接受了这个契约,一圈淡淡的蓝光从契约上蔓延出来,同时落在了两人身上,当契约规定条件决出胜负时,胜者身上的蓝色光芒就会消失,而败者身上的蓝光就会成为胜者执行胜利条件的发动魔力。任默淡淡的咧了咧嘴,露出了冷漠的嘲笑:“真是不好意思,你刚才的话,代价是很大的···”

  任默突然闭上了双眼,看也不看她一眼,只是轻轻的举起了右手。“···”任默似乎什么都没做,但是莲娜的身体却突然浑身一震,就像看着怪物一样看着任默,同时他周围的那些天蓝色的火焰也是同时凭空消失。“这个房间,早就被我的血液囚笼所包裹了,即使是英雄等级的人,被我布下血液囚笼后,对方的魔力也休想成功运转哦,唯一可惜的是,布置时间实在是太长而已,而且···你真的觉得你是我的对手吗?”英雄等级?!莲娜瞪大了双眼,这对莲娜来说,根本是一个难以碰触的领域,然而任默却是就这么毫不在意的说了出来?已经完全失去了战意的莲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无力的跪倒在地,而任默身上的那契约魔力也已经消失了,从双方的战斗结果来看,契约已经判定为任默的胜利,事实上,也就是任默胜利。

  “对了,这里已经被我的血液囚笼困住了哦?没有人能够感受到这里发生的魔力爆发哦。所以···”给你看看也无所谓······任默的身体突然被一圈血液包裹起来,下一秒,又被一圈紫黑色的魔力包裹起来,甚至在身体外部都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蓝色可怕的怪物虚影!“这魔力···怎么可能···为什么这么可怕···怎么会这么庞大···”“忘了自我介绍了呢,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好了。”保持着二段魔化状态的任默,格外的邪魅和孤傲,他冷冷的看着莲娜,嘴角翘起了一丝上位者对下位者的嘲笑:“我就是前不久,从虚空来的那个血魔,任默。”那个···已经加入德玛西亚成为客卿英雄的,任默?!

  莲娜的意识跟不上事实,但是在她面前,任默可是实实在在的爆发了莲娜望尘莫及的魔力啊。任默淡淡的笑了笑:“怎么,还要把我打出去吗···”他双手插在兜中,慢悠悠的走到莲娜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中的黑紫色和身上的黑紫色都是没有任何要消下去的意思。“懂了吗,刚才你对我的挑衅,代表着你很有勇气啊···”莲娜的双眼几乎已经放直了一样看着任默,她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一名暗中成为德玛西亚的客卿英雄,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和自己同班,甚至和自己同一宿舍?“我···”“你想说什么先等一等,如果没记错的话,你刚才是不是说了,如果我赢的话···”莲娜的瞳孔瞬间缩紧,身体也是轻微的颤抖起来,而任默在看到她这个反应,嘴角却笑的越来越让人心慌和不安:“任我处置,对吧···”

  “这···”“如果可以的话,我不想动用契约来强制命令你哦。但是如果仆人不听话的话,有些时候还是要强硬一点呢···”任默的话语非常柔和,然而柔和中透露的却是莲娜无法反驳的强硬。“首先,你这高冷的样子,我可看不惯,相比多个需要伺候的大小姐···便宜一点放过你好了,你就给我当个女仆好了,如何?”“···”到目前为止,莲娜都说不出任何一句话,先不说任默提的这个要求自己能不能接受,起码在自己面前的这个魔力只有E的任默,居然是客卿英雄任默,她反应不过来啊。“···唉,如果打击傲气太急的话估计会适得其反吧···”任默眨了眨眼,这些话没说出口,轻轻的摆了摆手,把血液牢笼撤销掉,毫不在意的走向楼梯:“算了,今天你先自己想想吧,我也不缺女仆照顾,今天的事我可以当作没发生过,所以想怎么对待我,我怎么对待你,我给你一晚上考虑。”他说完后,就毫不在意的走下楼,临下楼前好像想起了什么,再度冲楼上喊了一句:“血魔囚笼我解了,别冲动了啊···”

  他轻轻摇了摇头,自己是不是做得太狠了,第一天就这么直截了当的把她打击的回不过神···“啊···算了算了,明天再说···”把书抱起来后,任默走向三楼,既然莲娜在二楼,那三楼总该有空房间吧,他抱着这样的想法路过二楼,却没发现莲娜无力的抬起头,不甘心的咬了咬嘴唇却默默地注视着他···“啊,确实空着,不过···”任默随便推开了一个看起来似乎好久没打开过的房间门,里面是空的,这让他微微放下心来,不过:“靠···还真是空的啊···”没错,空的,房间里一干二净,别说床和柜子之类的,连个椅子都没有。今晚去借宿下客厅的沙发吧···话说双人宿舍居然没有第二张床,真是无语。任默轻轻放下书,看了看这空无一物的房间,无奈的叹了口气:“还好明天是周末,去购置下好了···连床都要自己买真是醉了啊···”

  任默皱了皱眉,抱着双臂无奈的看了看周围:“虽然听菲奥娜说了这个校园内部是堪比城市一样万物俱全的,但是···究竟在哪里是出售生活物品的地方啊。”任默转过头,挠了挠脑袋,走出门,想去客厅,不过在二楼的时候,却被一个声音拦住了。“二楼第三个房间。”任默愣了一下,本药继续向一楼走下去的脚步也是顿住了,他测过头看着那站在第二扇门旁边无力的靠着墙壁的莲娜,微微蹙眉,但是什么都没说,只是一步一步的走到第二个门前,先是看了看一直两眼无神的望着地面的莲娜,随后无奈的走进房间。不过走进房间后,却是真正的无奈了,因为···“你就休息吧,别出来,让我静静。”任默身后的门唰的就关上了,速度快的连他都没反应过来。任默无奈的挠了挠脑袋:“你回房间冷静不好吗,把我关在你房间算怎么回事啊···”看着这虽然朴素但是却完全的突出了一个女孩子生活的房间,他罕见的有些尴尬。“···打不开门。”

  动了下门把手,发现居然从里面打不开,任默一时间也想不明白这什么奇葩的门居然能从外面锁上,不过既然她不想让自己打扰她的话···“···睡觉。”默默地叹了口气,他尽可能自然的倒在了床上,周围弥漫的淡淡的少女清香却让他怎么都静不下心,而且···“咕···”啊···快六点了,还没有吃晚饭。饿了···“···”门打不开,难道要跳窗户出去吗···任默有些无语的挠了挠头,莲娜虽然应该很混乱,但是起码也该顾及下自己没吃饭的事实吧···啊啊啊。威慑莲娜的目的达到了,结果现在这没饭吃的危机又是什么鬼啊···哈啊···任默无奈的耸了耸肩,看了看门口,轻轻的抬起手,敲了敲门,虽然从门里敲门请求门外开门是个很奇怪的情况,不过现在这种情况也是有可能发生的···“当当当”“那个···我可以出去去找个地方吃晚饭吗···”任默淡淡的开口,虽然不知道莲娜现在在想什么,不过任默也顾不上了,只能硬着头皮敲了敲门。“···”轻轻的打开了门后,任默眨了眨眼,看了看那默默站在门前的莲娜,出乎意料的,她的双眼已经不再像之前那样无神,相反的,眼中出现了一些阴沉的光芒。

  “吃些什么,我去做···”“诶···”任默愣了一下,莲娜··会做饭吗···而且她的声音很平静呢,她的眼睛很赶紧呢,她的头发很像艾尼维亚呢···“现在不是在意那些事情的时候吧!”任默无奈的自我吐槽了一句,挠了挠脑袋,不过看向莲娜的眼神却是平淡了许多:“想了很多呢,我刚才说的话···”“是我输了。”诶?任默愣了一下,他本想所之前他说的话自己说得有些过分想取消之前所说的话语,不过莲娜居然这么快就承认了事实?啊喂,有五分钟吗?这么快就能认清并承认事实,任默不由得对她的评价稍微提升了一些,起码这份冷静不输给自己。这个小家伙,果然有趣啊···

  =酷◇M匠Gn网GS首,发t.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