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伤···”盖伦在听取了军医的报告,不禁皱紧了眉头。之前派出的前往城外村庄拦截匪徒的士兵,可是配备着一队魔法师的协助啊,能够把这么多人都打成重伤,绝对不会是普通的土匪之类的,而且他听报告说,这群土匪也同样受了重伤,究竟是怎么回事?“会不会,是第三方人出手?毕竟双方是同时受到攻击的,而且下手这么重,即使保住了性命也难免不会有其他伤势残留啊···”盖伦将军的参谋站在一旁默默的开口,从士兵们口中得知,当时只能得知是一片紫色的宛如划开了空间一样的刀芒凭空出现,定格了空间,随后直接是爆发出强烈的锋锐之气。“划开空间···”盖伦脑海中突然想到了一个人,但是这种想法并没有持续多久,毕竟凭空怀疑某人而没有任何证据是没有任何用的。

  “应该不是那家伙吧···”盖伦皱了皱眉,莫名其妙的怀疑到了任默的身上,如果真是那个家伙的话,即使奎因和薇恩再怎么保护他,他也难逃一咎。“啧···”站在深邃的地下,任默冷冷的看着那漆黑的通道,虽然在其中不时点缀着放着光芒的水晶,和莫名其妙的火焰能够照亮部分道路,但是看清内部的道路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这么一堆垃圾···”任默轻轻的看了看从地上爬起来的一堆骷髅,冷哼一声,连刀都没拔,只是拿刀鞘挥动了两下,就把那几个骨头架子砍断。“之前明明感受到了来自这里的强烈阴寒能量,但是现在居然没有任何阻碍···”任默稍有些意外的看了看周围,第一次来这里时候的那种抗拒感居然莫名其妙的消失了,那种充斥着整个空间的魔力压迫就是让德玛西亚英雄都是难以解决的难题,但是为什么在自己进来了一次之后,就消失了呢···“是知道这种弱渣一样的能量挡不住我吗,这里似乎有个首领一样的存在啊。”任默轻轻的深吸一口气,走向这个地下空间的深处。

  “这个招式···”从魔法师的记忆中绘制出当时的场景和魔力透析后,盖伦不得不得出结论,这招,正是任默的夜烬才能释放而出的次元斩。“这个任默,下手这么重,丝毫没把士兵的生命放在眼里啊。”他应该是丝毫没有顾忌这群士兵和那群土匪的性命,换句话说···丝毫没把他们,当作生命来看待。盖伦没有说话,只是手指在默默地敲着桌子,同时,手也是在报告的纸上迅速的挥动着。“上交报告,任默这次的举动,有违我们德玛西亚的核心宗旨,不,藐视人类性命,根本就是违背人类的意义。恐怕,只有诺克萨斯那种力量至上的国家才会认可他这种行为。”“但是盖伦将军,他毕竟出手击退了那群土匪啊,也算是···”“这和他把我们的士兵全部纳入攻击范围而且打成重伤是两回事。功不抵过。”盖伦的眼中,有着些许的愤怒闪过,不过更多的,却是厌恶和不屑。

  “什么···”不知道深入了几千米,恐怕几万米也有可能,在数不清的混乱通路,宛如地底迷宫的路途中走过,上次来时还有那些一个接一个的,沾染了那些阴寒能量的蜥蜴蜘蛛之类的野生生物,以及不知何时会从地面爬起来的骷髅僵尸,而充斥着整个地下的阴寒能量,本身对身体就是一种极大的负担,所以上次为了潜入这地下千米位置左右拿到那水为奎因和薇恩制作钻戒时的一路,异常的艰辛。而现在再次来到这禁地深处,却一路通行无阻,这让任默的心中格外的充斥着不安。在来到了一个突然有些狭窄的岔路前,任默皱了皱眉,并没有进去。“虽然充斥在周围的阴寒能量不见了,但是前方的魔力,比这里要弱,和这一路上魔力越来越强的现象相反。难道说···这里应该是魔力源泉的终点吗?”

  任默眯了眯双眼,轻率的看了看周围,默默地继续向前走,不过悄然间,他却是已经将夜烬握在了手中,突然间,插在了地上。一圈又一圈的淡紫色魔力缓缓的向周围蔓延,而任默的感知也是随之蔓延而出,他微微翘了翘嘴角:“原来藏在那里,果然还有更深一层的地下啊。”“默···默···”任默愣了一下,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呼喊自己,不过并不知道是谁,来自哪。“···是谁。”有些在意呢。任默淡淡的转过头,看向来时的路,毕竟:“自从进入到这里,就感觉回想起了什么,又感觉体内已经改变了什么···”他皱了皱眉,略一迟疑后,迅速反身离去,虽然发现了更深一层的入口,但是已经进入了不知多深,而且似乎隐隐还有些不安感在体内,还有那若有若无的呼声,都让他格外的不安,倒不如现在赶紧离开好了,下次再回来之时,一定要探知那呼声的来源究竟是什么。

  ······“也就是说这是我的错了?”任默淡淡的看着面前的众人。“你帮助我们解决了那群不寻常的土匪,我们感谢你,但是你对士兵不分敌我的强大攻击,让我们的士兵受到了那么重的伤势,这是不可饶恕的。”面对众多议事人员的注视,任默毫不在意,即使是奎因和薇恩的目光,也没让任默有任何的表情变化。似乎一切都吸引不了他的注意,又好像···似乎一切,都让他不屑一顾。“我起码还给那群士兵都留了一条命呢,我觉得冲这个应该更多的感谢我一下。”任默冷冷的看了看首当其冲的,露出了愤怒的表情的盖伦:“你的士兵们那么弱,受伤难道怪我吗?”“默···”奎因轻轻的皱了皱眉,心里多了些许的焦躁和杂乱,而薇恩则是稍有些意外的看向任默,那种眼神,就好像从来没见过他一样。

  “有了力量,就对普通的士兵和人类不屑一顾了吗。”盖伦不带任何感情的开口,同时站起身,沉重的身体,带来的沉重语气也同样让人感到沉重:“那些士兵,全都是通过自己的努力,拼命成长,像你这种只知道依靠先天优势的人,在我眼里,比他们任何一个士兵都要弱。”“敢不敢和我打个赌。”“打赌?”“赌你刚才说的那句话,如果我打赢你,就带着你那些和你一样弱的士兵,一直当个弱者好了。”盖伦也是淡淡的挑了挑眉,极其意外的露出了不符合他身份的冷笑:“如果你输了,就亲自去和我那些士兵道歉吧。”“绝无可能。”任默淡淡的皱了皱眉,嘴角却是露出了无法掩饰的冷笑。“默,究竟是怎么了,这种话,他是不可能说出来的。”“确实,或许默有些过于自负了,甚至可以说是狂妄,乃至目中无人了啊。”“诶···本以为这家伙不错的呢,居然还会骄傲,还会到这种地步啊···”菲奥娜突然淡淡的笑了笑,嘴角却是露出了淡淡的厌恶和无奈,但是她的眼角却悄悄泛起了一丝狡黠的光芒:“不过,这似乎也是个机会呢···”

  “决斗?”“盖伦将军和任默?”“之前任默把我们的士兵全都不分敌我的打成重伤啊,盖伦将军正好为我们惩罚下那个自傲的家伙。”“怎么说那人也是我们德玛西亚的客卿英雄啊···”“那又如何,再说了,正是我们德玛西亚的客卿英雄,却还对我们的士兵那么毫不在意!”看着盖伦和任默站在了决斗场之中,和那个受伤队伍同一个大队的士兵,几乎全部都被叫去作为观众,或许是想让他们作为这场战斗的见证,或许是为了让任默的能力得到在更多人面前的展现,总而言之,让这么多士兵围观的原因,即使是嘉文皇子也没能搞明白菲奥娜则是什么意思。“算是这场比赛的见证吧,应该也不错。”菲奥娜似乎在说某件毫不关己的事情一样,只是毫不在意的看了看那群士兵,又看了看任默,他依旧是那副事不关己,仿佛这场战斗早已确定了结局一样。

  “怎么会这样啊。”“真是莫名其妙的发展,默也是,一直以来都那么理智的他怎么会这么狂妄啊。”奎因和薇恩都是稍微有些不安的看了看他的表情,任默变了,不过并不知道契机是什么,让他变得越来越冷漠与骄傲的原因,毫无得知的原因,毕竟她们可不知道,任默加入虚空,获得了虚空原物质的力量。“决斗场中,可以全力攻击,因为这里是受魔法立场保护的,所有伤势都会根据严重程度转换成对体力的消耗直至让身体失去战斗能力为止,所以,可以随意进行战斗,直到一方面失去战斗能力或者一方面投降为止。”菲奥娜轻轻的抬起了右手,缓缓的走到场中央,看了看左侧的盖伦,又看了看右侧的任默,将规则细数了一遍后,她视线示意两人,在得到了两人的肯定后,她深吸一口气,轻轻的伸出右手,举到头顶:“盖伦,任默,决斗,开始!”

  酷"`匠Eh网永{久免费#看al小%,说I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