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y匠网首发》M

  求婚,这正式而又代表着女性一生幸福的事情,就这么出现在了众人面前。“看来你变了呢。”就在这种让人感到祝福和温馨的环境中,一个稍有些突兀的声音响起在门口。而这个声音响起的那一刻,本是微微笑着的任默的双眼突然凝固了,而奎因和薇恩也是从幸福的心绪中恢复过来,转过头看向了门口。“奎因,薇恩,首先在这祝福你们,成为了待婚之人。”这个女人的声音冷漠至极,一点都听不出祝福的意思,而奎因和薇恩似乎已经习惯了她的这种冷漠风格,她们之间虽然不是多么亲密,但是同为战争学院数一数二的射手,她们并不陌生。奎因淡笑着想说些什么,但是任默却突然脸色一暗,按住了两人,同时迅速的前冲!“祝福归祝福,不过有些事,即使不看气氛,我也一定要做到!”“铛!”极其清脆的声音响起,剑戟相交的清脆之声瞬间爆出!

  任默默默地看了看和手中魔刀夜烬互相碰撞在一起的那杆长枪。任默长长的叹了口气:“我就知道,既然韦德也能来到这个世界,那你肯定也在···”“亏你还记得我们啊,任默。”她的声音,逐渐变的更冷漠,甚至可以说是残酷,同时任默也是感到被压迫在刀上的力量正在被逐渐加强!“住手!放下武器!”刚刚没反应过来的士兵这时候也是从门外涌进来了,不过任默却是默默地开口了:“请别管,这是我和她的私人恩怨。”“切,事到如今,你还在这装什么好人吗?!”她冷冷的吼了一声,手中的长枪突然消失,同时半转身,一甩手,一道旋转的回旋镖迅速以极快的速度,飞向了任默!“脾气还是这么爆呢。”任默无奈的挥动夜烬,死死地挡住了那疾驰而来的回旋镖。刺啦刺啦的火花一直都在武器之间的碰撞中爆发,而奎因和薇恩两人几乎是本能的冲上来想要阻止,但是任默却只是和刚才拦阻士兵一样,甚至更简洁:“别过来。”

  挡住那个攻击并不难,但是却是挡了很久,甚至可以说是几乎直接挡却挡不住的攻击。他艰难的把那回旋镖挡回去后,稍有些复杂的看向冷冷的接住回旋镖,冷漠的看着自己的那个女人:“别来无恙,希维尔。”“应该说,我还活着真是太糟糕了,是吧。”希维尔,战争女神,一个听说了任默消息后,不停的四处寻找其而复仇的女人。“在为当初的事,耿耿于怀吗···”“开什么玩笑,差点杀死我们这种事,既然我没死,就绝对不会忘!”希维尔突然低吼一声,手中的回旋镖再次扔了出去,而在即将打在任默身上之时,突然化为长刀,与此同时,希维尔本人也是冲到了任默的面前,握住长刀直接砍向任默的喉咙!毫不犹豫,直接下杀手!“希维尔,和任默有过冲突吗?”“看起来是的,不过看希维尔的杀气,根本就不是最近才结怨的,恐怕···”是生前,所结的怨吧。任默轻轻的咽了口口水,淡淡的笑了笑:“哈,和过去一样的好战呢,想好好打一架吗?”“不,我想,杀了你!”

  “唰唰唰唰唰···”任默的衣服不停的划过空气,准确的说是,利刃划过他衣衫的声音,一边倒退,一边跑出会场,尽可能的远离有人的地方,全力的躲避,并跑向训练场,这是他目前想到的办法,毕竟和希维尔之间,那种恩怨强大的程度,根本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明白的啊。“切···对于魔力控制金属的形状以及控制飞行轨迹上,越来越熟练了啊。”任默看也不看身后紧追不舍满脸杀气的希维尔,只是默不作声的继续向前冲着,同时一边凭借着对声音的感知,躲避着从不同方向袭来的回旋镖。“当初肯把我和韦德推进深渊之中,现在怎么不肯正面看我啊!”希维尔的脚下不知何时已经泛起了宛如风一样的气流,让她整个人加速,宛如受到了强大推力一样的紧追不舍,而任默也是不得不始终保持着逼近二段魔化的状态不停的前进,虽然不需要动用这么大的魔力量,但是和只顾着追任默和攻击的希维尔不同,他需要一边跑一边躲避攻击,这就需要他保持更快的速度,魔力的消耗也是加大了许多。

  “追不上···”“好快···”奎因和薇恩此刻都是在华洛的背上,而华洛也早已化为了那巨鹰的形态,驮着两人从高空中跟随着任默两人,但是,却依旧是有些艰难,虽然驮着两人,但是华洛的速度依旧快的毋容置疑,由此也是可见,任默和希维尔究竟是在以什么速度狂奔中。“你还想,跑到哪里!”突然一瞬间,希维尔怒吼一声,整个人就像超越了自己极限样的瞬间速度暴涨,将手中的回旋镖甩出的同时,狠狠地一拳跟了上去,速度居然是比回旋镖更快!“这超过了人类的极限了吧,用不用恨我到这个地步啊!”任默甚至慌了起来,不得已回过身,双臂交叉在身前。“铛!”回旋镖和希维尔同时到了任默的面前,而任默是以双臂交叉挡住了希维尔的手臂攻击,不过另一边,希维尔的回旋镖却是狠狠地扎在了任默的右腿上,血液飞溅的同时,也响起了金属之间的碰撞声。

  “这个声音···”即使怒火中烧的希维尔,也听出了回旋镖碰撞的声音,皱了皱眉,收回了手和回旋镖,而没有以全力挡住攻击的任默,在抵挡了大部分冲击后,迅速借助这次攻击的冲击,向后退了很大一部分距离,但是同时,右腿上结结实实的中了一镖,要不是骨头早已化为了那种金属,这一下,恐怕连他的整条腿都会被切断吧。“腿内居然有金属,难道你腿部断过吗。”这句话,赫然是一个不带任何杀气的疑问句,就像普普通通的询问一样,但是就是这样的疑问语气,也让他感到淡淡的愧疚和不安,如果能一直抱着杀意的对待他,或许任默能够感到更踏实和满足吧,毕竟···“怎么,在关心我?”“呵,呵呵?”希维尔的冷笑声,更加的明显,同时,杀气再次暴涨,这次,手中的回旋镖也是变成了一把重剑,毫不留情的砍向任默!“叮!”一声极其清脆的响声爆发出来,被逼到无奈的任默,不得已再次祭出了魔刀夜烬。“虚空能量,这种恶心的东西,你还真是和之前一样啊,为了追求力量不择手段!”

  希维尔咬了咬牙,手中的重剑不时变化形态,完全是招招要命的攻击,任默的右腿还有伤势,更重要的是他,绝对不可能动用全力,甚至可以说,根本不可能反击。“你和韦德都活下来了,我很高兴,但是有些事,我说出来,也无济于事,所以随你们怎么想好了。”“我们活下来,你很高兴···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希维尔突然停顿了下来,仰头大笑,笑的很疯狂,很冷酷,甚至可以说很伤心。“你觉得,亲眼看到你为了抢到虚无之眼而把我和韦德推进了深渊之中的我,会相信你吗!”“···”本一直带着苦笑的任默,突然脸色微微一变,苦笑变成了沉默,而脸上的无奈,却变成了阴冷。“说话啊,说话啊!”希维尔一边疯狂的挥动着,一边有些偏执的大吼着,而任默却只是淡然地挥动着阎魔刀,自顾自的抵挡着狂风暴雨般的攻击,然而,并没有任何的反击动作和话语,只是,默默地承受着,默默地,承受着···“铮!”突然,一声极其清脆的声音就这么响起,希维尔手中的武器突然变化成一把长剑,而任默也是把手中的夜烬当成了一把长剑的样子来使用,两人居然是突然用同样的动作,同样的起手式,从右侧身体下方向上挑刺,同时,手腕迅速的斜向上方抖动,剑刃几乎宛如瞬间到达一样,直接出现在两人之间,迸发出极其刺眼的火花!“我教你的剑术,你居然还记得···”“哼,这种小技术而已,与我何关!”希维尔咬了咬牙,迅速挥动手中的利剑,以不同的角度挥动,都是相当的犀利的角度和难以理解的方向刺向任默,而任默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默默地挥动夜烬挡住她的攻击,两人的招式,动作,完全相同!“···”就在两人对换了数十招的时候,任默突然手中刀一顿,同时,手腕微微一抖,刀用力的向上一挑,希维尔手中的剑就突然的被任默的振动导致了一丝失控,而任默随即的上挑,居然是直接将希维尔的剑挑起,随即他松开魔刀夜烬,刀柄掉入在他的左手中,而他的右手也是随即握住了她的那把剑。

  “这招从没见过,果然,是为了留一手对付我俩吗··”希维尔眉头稍稍一皱,却是稍稍的冷笑一声,而任默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地看着希维尔,同时随手把希维尔的剑扔了回去,虽然右手一刻不停的流淌着鲜血:“还要打吗。”“希维尔,请住手!”“如果你和默有恩怨的话,能不能先尝试和平解决啊!”这几招完完全全的争斗后,奎因和薇恩才赶到。从空中跳下来后,两人才迅速拦住希维尔,而希维尔只是默默地看了看任默,随手接过了她的武器,冷冷的看了看奎因和薇恩两人:“该说的我说了,如果你们真的要一直保护这家伙的话···就做好和我战斗到底的准备吧。至于你···”希维尔默默地转向任默,淡淡的冷笑一声,嘴角翘起了一丝诡异的弧度:“哈,呼···”她深深地吸了口气,眼中寒意却是越发严重,不过更强的,却是那越发的杀气。“哼。”突然间,她冷冷的转过身,离开了这个让她控制不住自己内心情绪的地方。

  虽然能够再度见到他,实在是太走运了,但是没想到,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呢,那种想杀了他的情绪,已经完全的占领了自己的内心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