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会这样,还不来的话···”虽然国王已经到了,但是奎因并没有走进内部,而是不停的在周围巡视着,实在找不到任默的踪迹啊···“不可能,这么重要的事情,默不可能忘记的啊。”薇恩也是开始着急了起来,她在想要不要出去找一下任默。“各位,请安静一下。”突然,一个男性偏老的老声响起。每个人都是下意识的安静下来。“今晚,欢迎大家的到来。”国王开口,每个人都是不自觉的看向前方。国王默默地看了看下方安静的众人,继续开口:“在这里,和之前一样,有些事情是要公布于众的,但是并不能直接公众在每位居民的面前,所以就像这样告诉大家就好。”国王默默地看了看周围,一边开口一边找着,任默的踪影。“这次为大家公布的消息之一,是因为德玛西亚多了一位客卿英雄,所以此正式的通告,同时也将把正式的客卿英雄的德邦身份卡片···”

  突然,国王的声音顿住了,因为他环视了一圈后,并没有看到任默。并没看到。每个人都是注意到了国王戛然而止的语气,下面也是泛起了阵阵的私语。“这种场合,居然没在,究竟是谁?”“即将正式成为德玛西亚客卿英雄的场合,居然都这么懈怠。”“怎么办。”薇恩本能的把任默在自己的意识中确定为敌人,闭上双眼迅速的搜索着周围是否有敌人接近的气息,毕竟薇恩感知敌人的能力远比用视线寻找容易的多,而奎因直接是迅速退到门口,肩膀上的华洛迅速的飞了出去:“拜托你了华洛,快点找到默。”就在众人都在窃窃私语,奎因和薇恩两人焦急不已的时候,意外的有人为任默打了个掩护。“任默他现在正在赶来的路上,因为他去了德玛西亚的禁地。”一个女人默默地开口,不过脸上不带任何表情。

  “任默?”

  “之前那个在这里闹出那么大事情的那个人?”

  “他回到了这里吗?不是说他在艾欧尼亚吗?”

  “这么短的时间,难道是奎因或者薇恩为他做了担保吗?”

  “菲奥娜你是怎么知道的,而你又怎么确定他正在赶回来,他又为什么进入禁地。”

  国王并没有开口,底下的人早已经抑制不住开始了窃窃私语,不过在一旁的嘉文四世却是稍稍让下方的人安静下,问了个关键问题。而菲奥娜只是淡笑一声:“毕竟是刚刚加入德玛西亚啊,如果能够味国家做些什么的话,肯定有助于他的威望吧,而现在最显而易见的,不就是禁地吗?那可是我们数次尝试进入,但是却依旧不能进入到几百米位置的山洞。”“不过现在的我进入到其中一千五百米位置左右没什么问题。”一个稍有些微弱,但是却听得异常清楚的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薇恩和奎因本来就是站在门口的,虽然一直都在看着菲奥娜,不过听到这个声音后,却是瞬间转过头来,看到了那已经不知何时近在眼前的任默。这时候的任默不像之前的从禁地出来的时候那样看起来战斗过的惨状,而是恢复了正常的服饰,但是听起来,他的喘息依旧是异常于正常状态。完全的魔力空虚,他的体内相当混乱。

  “默,你怎么了,你真的去禁地了?”“啊,为了拿点东西。”“真是够着急的,你难道不知道这个场合不可以迟到的吗!”奎因稍稍更加担心任默,而薇恩则是对于任默的失踪迟到感到更加的不满。任默则是冲着国王行了一礼:“对不起,迟到了这么久。”“你进到禁地一千五百米的位置了?”国王似乎对这个更感兴趣,没有在意任默迟到,而是先询问了禁地的事情。“是的,我在地面上感到了一些我想要去找的东西,没想到居然是在禁地之中啊,如果因此能够得到大家更多一的一些认同的话,也许我会更高兴吧。”任默耸了耸肩,缓缓的走到了酒会的主台前,然后看了看他手中的那张金色的卡片,微微颔首:“再次为我的迟到,向您表示歉意。”

  ,》酷}匠网%唯O一正*版s9,*其他;、都^j是8盗$●版…&

  “不,你来的正是时候,将那张身份卡片拿出来吧。”任默随即把那张卡片拿了出来,而国王则是拿过他手中的卡片,将两张卡片叠在一起,随即,一种任默难以理解的魔力波动散发开来,下一秒,两张卡片居然是瞬间就合在了一起,宛如本来就在一起的一样。任默正式成为了,德玛西亚的客卿英雄。“谢谢您。”任默顿了一下,礼貌性的行了一礼,不是他真的是对国王抱有敬佩之情,而是礼节象征性的开口和行礼。“你还真是让我们着急都丝毫不在意的混蛋啊。”走下台后,奎因和薇恩都是迅速的走过来,把他拉到一边去。而任默却只是淡笑一声,温柔的看了看两人,不过双手中紧握的东西,却是依旧没放开。“默,你的手中是什么?”任默并没有回复奎因的询问,只是轻轻一笑:“不必那么在意,因为···”神秘的笑了笑,却什么都没多说。

  “告诉大家的事情就这些了,随后···”“啊,打扰一下,我可以,借用些时间吗?”任默在国王下属通知了全部的消息后,再次走上了台子上。“诶?”奎因和薇恩两人都是愣住了,毕竟现在任默的上台是为了什么,他并没有事先透露过。“大家对于我的看法,应该有好有坏,但是无一例外的,都包含着我实际上配不上奎因和薇恩两人的想法吧。”整个酒会会场都安静了下来,毕竟任默突然开口,而国王也没有阻拦,那也就看看这个家伙想要说些什么吧,不过任默的开口倒也是说出了众人心中的一些想法,身为德玛西亚的两名强大的英雄,奎因和薇恩的威望也是相当高的,追求者自然也不可能少,这个突如其来的家伙,却如此坐收齐人之福,没有人会没有任何想法的。

  “我和薇恩,都不是那种会被简单伎俩所攻略的那种小女生,一同陪伴在任默身边,是我们共同的选择。”奎因却是缓缓的走到了台下,淡笑着抬起头看向任默,不过话语却是对着周围众人所说,而任默却淡淡的笑了笑,从稍高些的地方,微低下头看向她们二人。“或许,我做的很不对。但是,我想要成为的可不是一个这样评论不怎么样的家伙呢,最起码,要配得上你们啊”他突然长长的叹了口气,默默地自言自语:“今天的我,或许在某些方面上不是一个合格且称职的客卿英雄,但是···”他默默地摊开了双手,两道耀眼的光芒从他的双手中迅速的爆发出去,一金一银两色的魔力光芒,完完全全的充斥了整个会台前。

  “···”薇恩带着眼镜,所以光芒的耀眼并没有让她太过持续的失去视线,不过当她看到任默手中的东西时,还是忍不住颤抖了一下。“或许未来的事,我说不准,其他人的事,我也难以确定,但是起码现在,我要做到我能做到的事,我要把我能够给予的幸福给予你们。”当光芒微微消散之时,任默手中的东西,也是展露了出来。就连伊泽瑞尔都是忍不住挑了挑眉,饶有兴致的看了看他:“想不到啊,任默居然是去做这种事的啊···”一金一银,两枚充斥着强大魔力的水晶钻戒,虽然都是水晶钻,但都是透明剔透之色为底,那枚稍有些发金色的戒指,在戒指的内侧刻着Quinn,而那个发着淡淡的银色光芒的戒指内侧,则刻着Vayne。

  “好强的魔力!”“这么强的魔力,对于并非是魔法师,对魔力消耗也不大的奎因薇恩两人,几乎可以说是完完全全的免除了她们可能会有魔力耗尽的可能了啊!”“不,伊泽,你们不觉得重点在于,那是两枚,订婚钻戒吗?”拉克丝似乎注意到了似乎只要寥寥几个女士才注意到的事情。“可能这么做,并不会得到接受,也许这么做,不能让你们原谅我目前为止的所作所为,但是。”任默一边苦笑着,一边转过头走向台下,直接是走到了奎因和薇恩的面前,随即一股淡淡的血色魔力从他的掌心蔓延出去,两枚戒指都是浮在他的手中,随即在他的控制下稳定的飞到了奎因和薇恩两人面前,他也是轻笑一声的半跪在地上,脸上露出了淡淡的诚恳的苦笑:“虽然只能算是求订婚,但是···奎因,薇恩,愿意嫁给我吗?”

  实在是意外的很,任默的这一举动,完完全全的出乎了奎因和薇恩的意料,倒是拉克丝大概思考了一下,对这个举动感到了意料之外,却又觉得意料之中···“就这种状况来看···”“听说这个任默的女人很多啊···”“同时向两个人求婚,这真是···”虽然都是对任默这一举动感到了疯狂和嘲笑的,但是意外的结果却是两人的回答。“这种事根本没必要问的吧,笨蛋···”奎因只是默默地笑了笑,笑声却是带着强烈的颤抖,不过她只是简简单单的做了一个动作,她只是默默地把那戒指,轻轻的戴在了左手的无名指上:代表着已婚的手指上。

  而薇恩却比她更加的干脆,她或许可以说对于战斗用心更多,所以对这种事情没有太大反应,只是淡淡的笑了两声:“有什么必要,把这种事搞的这么郑重,就算没有这种事,我和奎因,肯定也是非你不嫁的啊。”她若无其事的把戒指同样戴在了无名指上,还故作不在意的看了看两圈:“诶,还蛮好看的呢。”“···”任默稍稍愣了一下,因为奎因和薇恩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自己两边,一左一右,轻轻的扶起了他,又默默地抱住了他,两人微笑着的脸庞,却是轻轻流出了幸福的泪水,幸福来的太突然,两人完全没想到罢了。“我自己也不知道这究竟有何意义,不过我知道,这是我必须给你们的交代。”任默只是轻轻的笑了笑,同时,却也是默默地伸出双手,更加用力的抱紧了她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