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默走到城门之外,凭借着记忆走向城外的一个地方,在那里,他曾经看到过一条水晶鳅,这种以优质水晶为食的生物,一般生活在水晶矿中,而在这里居然见到了这种珍贵的生物,这让任默相当的感到意外,不过也刚好,他也想看看能不能找到想要的东西。“在地下吗,看来并不容易。”任默来到曾经看到的水晶鳅的那个地方,轻轻地叹了口气,的确看不到当初那只水晶鳅的痕迹了,这周围也没有任何水晶的痕迹,所以即使是有,也应该是在地下吧。该怎么办呢,总不能挖下去吧。没时间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总不能真的在这城外随便挖个大坑吧。”任默无奈至极的叹了口气,挠了挠脑袋,虽然想做的物品买也一样,不过还是希望自己做啊。

  “还有半天时间,啧···”任默有些闹心,突然,他感觉到了一股稍稍有些异样的地方,他立刻闭上双眼,一层血色气息也是瞬间从他的体内蔓延出去,缓缓的渗入地下,缓缓的让他感知到地下的状态,越来越往下,越来越往下。“?!”突然,他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随即,缓缓的转过头,看向自己右前方的地面,准确的说,是那里的地下。“嘛,试试先。”任默走到那个地方,缓缓的蹲下,把手按在了那个地方,轻轻闭上双眼,一滴一滴的血液从他的掌心渗出,渗入地下。“先分析土壤的魔力组成···”任默紧闭着双眼,随后右臂逐渐蔓延出了血色气息,不停的向地下蔓延着,不过目前为止,都是停留在土地的表面。

  “血液,转化。”

  x更3+新最$快$上\酷,z匠\网Hh

  任默的双眼骤然睁开,随即,下一秒,在他手所接触的范围内,所有血液居然是瞬间就变成了土黄色的液体,和这地面的泥土几乎难分难辨?!“···渗透,转变。”那些土黄色的液体逐渐的渗透进入了地下,毕竟现在那些液体已经不是血液,而是在任默控制下,通过血液魔力模仿而成的土属性魔力,而在土属性魔力化作的液体渗入到土壤之中后,变成了土壤,然后在他的控制下,和挨着他控制的土属性魔力的土壤转换位置,不停的向下,向更深的地下蔓延。“原来如此···感知魔力,血液模仿,血液组成,血液凝固,成型。之前几世的我,居然能够研究的这么透彻吗···把血液魔力研究的如此透彻,甚至能够把其他的事物研究透彻直至模仿出来,好强啊,不过我模仿的本质差的很多啊。”任默的右手继续控制着那化为土属性魔力的血液向地下蔓延着,一边用另一只手控制着少许的血液,逐渐的变化成土块,只是在他轻轻掰开土块后,看着表面上是土块,内部却依旧是红黄混合的血液土壤液体,无奈的摇了摇头。

  “仅仅是看了一眼,就能够把魔刀夜烬用血液制造出来吗···”他突然回想起在铁脊山脉地下,那自己前世的残魂,在刚刚见面的时候,仅仅是看了一眼,就把夜烬用血液给瞬间制作出来,虽然一刀就被自己砍断,不过也能和在自己的对拼之中不落下风,肯定刀的组成和自己的夜烬几乎完全一致吧,不像自己,连做个土块都这么外强中干。“等等,这里是?”任默的眼睛突然瞪大,在他的感知内,突然出现了一个奇怪的魔力组成,不同于地下的土壤,闪着光芒,相比于土壤更像是···“这种几乎为透明般的纯净魔力,是上次那只水晶鳅啊。”任默突然有了些想法,毕竟虽然他肯定不如他的前世能力强大,但是他可毫不怀疑现在的自己是最能想象的。“唔。”在他的感知内的那股奇特魔力组成的部分突然消失不见了,而且就像是在摇动一样。“不对,那里,应该是一处空间啊。”任默几乎是瞪大了双眼,他本来是控制着自己的魔力不停的向下延伸,在碰到了那个透明状魔力物体之后,他的血液魔力所化作的土块,突然掉落了,就像失去了支撑一样掉落了下去···“下面,是空的!”他心里微微一动,开始在四周寻找着有没有洞口之类的地方,不过最出乎意料的,在他的感知内,他发现的最近的一个山洞,居然是只有好几百米的距离啊,而且洞口甚至有着士兵的巡逻和站岗。“前方是德玛西亚的禁地,请不要靠近这里。”

  任默稍稍有些意外的看了看迅速走到自己面前,拦住自己的这个士兵,也是稍稍有些在意,毕竟刚刚感觉到的这里,很有可能直接连通到那个地方啊。“那隶属于德玛西亚的英雄,可以吗?”任默淡淡的把那张证明他身份的那张德玛西亚客卿英雄的卡片拿了出来,而那个士兵也不是普通的士兵,也是能够认出那卡片确实是德玛西亚客卿英雄的身份卡片,不过在这之前,并没有过新英雄在德玛西亚注册身份的消息传下来啊,而且这英雄的身份证明,却是真的啊。“为什么这里是禁地?”“···这个,因为里面很危险,目前为止国王也曾派遣过军队进入其中,但是却总是半途而回,毕竟在途中,一直有着强烈的阴寒魔力侵蚀身体,所以···”“也就是说,是因为里面危险才成为禁地的,那如果对我来说那里并没有任何的威胁的话,我可不可以进去呢?”···“哈···”轻轻的睁开了双眼,随即无奈的看了看窗外,薇恩极其不解的看了看窗外,毕竟很少这么晚起床的啊,不,应该说从未这么晚起过床。“啊啊啊,好累~~~”薇恩叹了口气,动了动酸软的身体,轻轻走下床。“诶,奎因已经起床了吗?”她挠了挠头,看向身边奎因不在,很无奈的叹了口气,走向了屋外。“薇恩你也醒了啊。”推开门,刚好看到了奎因刚刚从洗漱间走出来。她正在擦拭着刚刚洗完的头发,明显能够看出来她的动作很轻很慢,力量也很小,似乎很累啊。“看来你也一样啊。”“啊,累死了啊,陪伴任默也不是个轻松的事情呢。”“不过你闻没闻到呢?”“啊,这股香味,明显是任默的早餐啊,啊,午餐。”两人轻轻的笑了笑,走进了厨房中,看到了那放在了保温橱柜中的饭菜。

  “···晚上,有个酒会,是吗。”“嗯,肯定也会让任默德玛西亚客卿英雄的身份曝光的,这样肯定也能更加有效的让他正常的呆在这里了。”“没有吵醒咱们而是给咱们留了纸条吗···还真是体贴呢。”“嘛,算了,吃饭吧,绝不会让默的好菜白白浪费哦...”薇恩默默地拿起手中的刀叉,舔了舔嘴唇,而奎因却是淡笑一声:“才起床,不洗漱一下就吃饭,你还真是急躁呢。”“啧,算了我先去洗漱好了,就让你先吃好了。”薇恩轻轻揉了揉手臂,却是皱了皱眉:“啊,好累好累啊···动动手臂都是酸的,真是烦人啊。”奎因也是耸了耸肩,淡定的看了看薇恩:“忍着就好,毕竟我刚刚洗漱的时候,手臂可也是酸的不想抬起来的啊。”薇恩则是自顾自的走出餐厅,走进洗漱间,不过突然间她顿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这一上午,任默去哪了呢?

  “啊,又要进行那讨厌的酒会了。这一天的时间好短啊,还没怎么和伊泽逛够呢~~~”傍晚时分,拉克丝穿上了礼服,稍有些不甘心的撒娇般对伊泽瑞尔说道,而伊泽瑞尔也是耸了耸肩,却无奈的笑了笑:“拉克丝,德玛西亚城内你再熟悉不过,有什么逛不够的。”“啊啊,和伊泽一起的时间不是很短吗。”“安啦安啦,还有今晚啊。”“呜···”拉克丝不甘心的嘟了嘟嘴,却没多抱怨什么,而伊泽瑞尔也是象征性的穿上了白色执事的西服。“走吧,会场应该早就开放了。”···“没看到他吗?”伊泽和拉克丝趁着星光初升,来到了酒会现场,不过推开门后,却是看到了两个稍有些忧虑的人在不停的询问着周围的人。

  “伊泽,拉克丝,你们见到默了吗?”“诶?任默?他不是必须得来吗,今天晚上的酒会可也会把他成为客卿英雄的事情给公布出去啊,今晚德玛西亚的知名人士肯定都来了啊,别说不来,就是迟到都是很糟糕的事情啊。”奎因穿上了她的类似于军装的那套正式礼服,不过并不是当初在家里任默看到的那件,而是更加的正式的军礼服。薇恩也是一样,她并没有像奎因那样问来问去,毕竟这种事情人多也没用,找不到的话,肯定是没用。“酒会快开始了啊···”“国王到!”还没等她们说些什么,国王居然是已经到了!国王到了,酒会也就应该开始了,而任默却。“真是的,快点来啊···”咬了咬牙,薇恩却是也忍不住露出了焦急的神色。与此同时,任默却是站在德玛西亚的城门外,身上的衣服稍微有些破损,脸上也是有些灰头土脸的,不过他的脸上却露出了虽然疲惫,但是却很兴奋的表情:“快些,要赶时间,酒会上可是要把这东西交给她俩啊···”

  他笑了笑,不过明显能够看出他现在的疲惫和无力,看来在那个山洞之中,他得到想要的东西,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现在的任默魔力总量可是这个大陆前几的吧,能让他消耗如此之大的魔力的状况,可不是一般情况啊。“德玛西亚禁地,要是能开发出来的话,就好了,那堆水晶就价值不菲啊。”他轻轻的坐在了地上,实在是走不动了。不过也是趁这个机会,他轻轻把一团淡淡的亮光从怀中捧出,明显能看出这亮光是金银两色混杂在一起的,然而外面一团雾蒙蒙的魔力,让人不知道其中是什么。“总之,快点吧···”默默地叹了口气,拖着身体走进了城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