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默面带淡笑的看了看对自己充满了怀疑的伊莉丝:“我既然在这里,当然是虚空的一员,不过我救你和辛德拉的理由不同,之所以救她,一开始是因为答应了某人的诺言,后来则是因为,放不下心这家伙而已。”本来是严肃冷漠的表情,不过逐渐的,从那种冰冷的语气,变成了毫不掩饰的温柔和怜惜。“这样,啊。”从刚刚见面以来,就一直以一副冰冷的不带任何真实感情的脸面对着自己的任默,现在居然露出了这种不可思议的温柔之情,这让她几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本以为辛德拉是和任默有什么交易,为了把自己合理化被任默保护并且安全的呆在这里这才把自己整个人都献给任默的辛德拉,是真的爱着这个家伙吗。这个家伙,绝对不是真心的为玛尔扎哈行事,为什么玛尔扎哈会这么信任他呢?

  “想知道的事情,我会告诉你,还有你既然回来了,玛尔扎哈肯定会来你的空间,看你是否有真的审问我吧。”

  “你的意思?”

  “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暂时性的保护我,既然想要从他的眼皮下保证我的安全的话,那就肯定要做做样子吧,所以把我锁起来,是必须的吧。”

  “看来,我可以少费很多口舌和力气。”

  “我可不是那种笨女人,就算再不济,我也是活了几百年了啊,比你们人类可是长得多。”

  任默眼中闪过一丝丝的笑意,几百年吗,那你可比我小很多啊。不过他心里却是舒服了许多,毕竟和聪明的女人交谈,往往很让人愉悦。“既然如此,这就是我们暂时间的交易了,不过随便你什么时候反悔我都没有任何的办法,所以,这交易的开始与解除,取决于你。”和任默交谈了半天,很少和人交谈过的伊莉丝,少有的也是感到了另类的轻松,而任默也是因为这么轻松的就能和伊莉丝之间达成共识,感到格外的舒心,加上辛德拉的事情解决了,丽桑卓可能会带来的威胁也暂时解决了,他也是可以松了口气。“我中午就走了,什么时候回来恐怕很难确定,所以···”任默突然转过身,走向了另一个门。“虽然没进过那个门,这段时间一直都是靠你这个房间内淡淡的自我循环加上体内的魔力维持生命,但是还是有些好奇呢。”任默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侧了侧头,脸上露出了淡淡的自信:“这里只是个厨房而已。”······“诶,也有我的份?”“连丽桑卓的份都有,自然也有你的。”伊莉丝看了看面前的一人份食物,还有旁边的一份被一股魔力保温起来的一份,以及另一份装起来的食物。“时间很短,粗茶淡饭,不过在其中,我可是注入了我的血液魔力,在这个空间内,有助于你们吸收魔力,虽然做不到让你们能够很顺利的恢复魔力,不过足够支持你们不吃食物以魔力支持生命活动了。”

  任默稍稍叹了口气,把第三份食物端起来。他目前唯一想到的能够让她们在自己的空间内恢复魔力的可能,就是食物了。他转过头,背对着伊莉丝轻轻开口:“那份保温的食物,等辛德拉醒过来后,麻烦你告诉她。”“说到底我也只是个俘虏,这样对待我好么,和你夫人同样的招待水准?”伊莉丝略带嘲笑和挑逗的看了看任默,不过却对面前的食物丝毫没动。任默则是耸了耸肩:“只是一顿饭而已,不必那么在意,而且如果不吃的话,我相信在这个空间内,一直以魔力支持你的身体的话,你肯定支撑不了几天,这段时间之所以你还没死,应该是辛德拉给你作为了中介吧。”“不多说了,多谢,不管你是不是真的是虚空的一员,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好了。”“不,你之前告诉我的在暗影岛发生的一切,就已经让我受益匪浅了。”任默拿着第三份食物,轻轻的走过辛德拉身边,淡笑着看了看她,随后在他的面前,那个血色形成的门再次打开,他默默地走了进去。他看了看那被一条接一条血液触手所缠绕起来的丽桑卓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只是低下头,闭着双眼一声不支,而看到任默走进来也是稍稍挑起了眉头,表情淡然:“怎么又来了,觉得我身上哪里没捆紧吗。”“吃了它吧,它能够帮你在这里以魔力维持生命和吸收的魔力维持平衡。”任默没有说什么,只是走到了丽桑卓面前,轻轻把手中的饭盒放在了丽桑卓的面前,同时手指轻轻一动,随后缠绕在丽桑卓上身的触手缓缓的松了开来,而任默只是默默地转过身,淡淡的留下了一句话:“你上半身的束缚,会给你十五分钟时间,吃不吃,由你。”目送着任默再次离开这个空间,然后看了看面前那精美的料理,她的眼眉轻轻的抖动,双手却是不自觉的拿起了面前的饭盒。“你这种感情迟钝的战斗狂做的饭,真的能吃吗。”话虽如此,一种莫名其妙的情绪促使着她动了动筷子···“哇哦~~~”伊莉丝不禁睁大了双眼,食物内部蕴含的,那可以让她感受到空气中魔力的血液魔力她也是完全的发现了呢,更重要的是:“这就是人类的食物吗,和人类本身的味道差的很多呢···”伊莉丝微微闭上双眼,轻轻的抿了抿嘴,默默的回味着,和她的默默回味不同,另一个小空间内,丽桑卓却是毫不停顿的一声不吭的吃着。“唔,这种味道···”她微微的抖了抖眉头,似乎眼中多出了什么,似乎,尝出了那种味道,那种认可自己的肯定。“怎么,曾经在你眼中是违背你原则的事情,现在却变得被你所认同了吗。为什么曾经不这样啊···那样的话,我也不会这一千年,就自己为了成为弗雷尔卓德的统领者···一直撑到现在啊,你真是不适合当个领导者啊。”丽桑卓的手缓缓的停止,随即轻轻的滑着把饭盒放在了地上,而那些本来是用来困住她上身的触手,现在却是轻轻的撑住她有些摇摇欲坠的身体···“哈···”任默轻轻呼出了一口气,坐在辛德拉身边,给当初留给她的项链中注入了更多的血液魔力本源,虽然对身体有负荷,但是肯定能对辛德拉的身体更有好处。“能回来的时间很短暂,马上就要再走了,照顾好自己啊···”轻轻捋了捋辛德拉黑色的长发,他有些不放心的看了看她,把她轻轻的搂在怀里,微闭上眼的摸了摸她的头。站在门旁,伊莉丝悄悄的看着这一幕,轻轻的眨了眨眼,什么都没说,但是眼中也是蕴含着一些什么不同的想法···“德玛西亚,艾卡西亚,艾欧尼亚,这三个亚可是让我相当的闹心呢···”无奈的叹了口气,把不舍的心绪完全的舍弃,立刻走出了虫洞。“虫洞开好了,不过为了节约魔力,只能去不能回。”“那就够了。”没有多说什么,任默只是看了看玛尔扎哈打开的那个虫洞,不带任何情绪的走了进去。这样一来,在艾卡西亚的事情也基本解决了,接下来在这里的问题,只是如何在保证伊莉丝的安全和玛尔扎哈的询问中保持一个均衡,同时保证辛德拉不再会受到任何其他的威胁,现在的话,还得加上一条,怎么对付丽桑卓,这个一千年前就和自己对着干的家伙啊。

  “嗡~~~”一阵嗡嗡的声音响起,任默轻轻睁开双眼,动了动肩膀:“因为体内有充足的魔力了,所以穿过空间虫洞几乎没有任何感觉了吗···”任默看了看眼前熟悉的森林,呼了口气,转过头看了看空中,已经快到正午时分了呢。奎因和薇恩应该是还没有醒过来吧,回去的话,也应该什么都不耽误吧,不过得想个理由,这一上午都干了些什么呢。“就说参观下整个城市好了,不过这话似乎很假啊···”一边无奈的思考着,一边默默地走回到城中,看着一个又一个人从身边经过。“和诺克萨斯截然不同呢,不过,也许那里的气氛更适合我吧···”任默感到了淡淡的不爽和不适,总觉得那种靠力量为尊的地方,更适合自己,追求力量,为了保护自己所爱之人,在那里或许更容易达到呢。“嗯,很想好好休息下呢···虽然这才经过半天时间,不过还真是让人感到疲惫呢。“话说昨天都没啥感觉,现在居然会因为这种事累还真是丢人啊。”任默淡淡的叹了口气,自嘲的摇了摇头,随即走向奎因家的方向。

  O最Ga新章|U节上2q酷☆*匠网。#

  话说···任默抬了抬头,看了看空中的阳光,缓缓的眨了眨眼:“看起来,真是晴朗的让人不爽的天气呢。”走回向奎因的家中的路上,也是一个认识的人都没看到,不过他倒是把这一路上的店家什么的大概记了个全,就在这种四处看来看去的状态,任默回到了奎因的家,回到了卧室,也是发现奎因和薇恩依旧没有清醒,即使已经快要到了正午,两人依旧是睡的死死地,两人也是稍稍的蜷缩了一下身体,轻轻的哼唧了两声。“说起来···今晚似乎还有个必须去的酒会来着?对了,有些事,应该一定要做啊。”任默突然想起了什么,随即突然会心的笑了笑,仔细的看了看两人的睡相,随即默默地摸了摸两人的脸颊,轻轻的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了那一贯的宠溺笑容:“不求我只属于你们两人,即使你们说过这些话,有些东西,我也必须要给予你们啊···”轻轻的笑了笑,任默站起身,转身走进了厨房。“哒哒哒哒哒”的切菜声不停的响起,任默似乎在一边思考着什么,一边准备着早餐性质的午餐,毕竟奎因和薇恩都没有醒,她们醒来的第一顿饭,应该是早餐性质的,这样才会对人身体好些。“···”默默无言的把饭做好,放在了保温的魔力恒温柜中,他看了看外面,大概的回忆起之前在城外曾经看到的一幕:一条只存活在优质宝石周围的水晶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