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桑卓在任默那突如其来的血手攻击到自己的前一刻,骤然停住前冲的身体,反而是迅速的后撤,不过,这也是在任默的意料之内。“哼,反应比一千年前快的多,既然如此···”任默冷冷的叹了口气,下一秒直接是出现在了丽桑卓的面前,同时他冷冷的伸出了自己那已经二段魔化的右臂,停在后退的丽桑卓的头部,随即轻轻的握住了丽桑卓的头饰,嘴角缓缓翘起了一丝阴险的弧度:“那就,由我亲自摘掉它好了!”“唰!”迅速的,利落的,任默直接是把那奇特的头饰摘了下来,而任默也是愣在那里,眨了眨眼,稍有些意外的看了看头饰下的丽桑卓。“···还,还给,我···”丽桑卓的声音突然变得软弱了许多,就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样,而更出乎意料的是,丽桑卓那头饰下隐藏着的是···“你是个人类对吧,威慑呢么你会有这样的一对兽耳啊?!”任默忍不住摸了摸丽桑卓失去了头饰后,在之前头饰两侧位置,出现的两个白色的像小狗一样的耳朵。“呜,不要摸···”丽桑卓的语气就像要哭出来的孩子一样,身体也是稍稍有些颤抖的想要把任默的手扒拉开,但是任默却像被挑起了兴趣和好奇一样,不停的揉捏着她的耳朵。“啊呜呜呜呜~~~”就像从猛虎变成了小猫一样,丽桑卓的身形似乎都变的稍微小了一些,身体周围自始至终环绕着的冰块也是悄然消失。“这个头饰,代表了你那冷酷残忍的人格吗,失去了头饰的你,才是本身的你吗?真没想到还真可以靠魔力的外界干扰来影响人性格啊。”任默稍有些意外的看了看她,似乎根本从来没想到会这样,丽桑卓的本性是这样的?

  “还给我,我的头饰。呜···”丽桑卓头轻轻的低着,好像要哭了一样冲着任默伸着手,而任默也是轻轻的看了看手中头饰,无奈的颠了颠,这头饰虽然能够刺激她体内的血脉,让她无论什么情况都能周期性的回复魔力,但是由于刚才任默的魔力控制,让大多数的虚空原物质都汇入了这头饰之中,现在这头饰中失去了丽桑卓本人的对抗,已经彻底被虚空原物质完完全全的侵占了,所以任默现在即使把它还给丽桑卓,也没有任何用处:“这头饰,我会帮你清除虚空原物质,但是在这期间,你肯定是不能离开了。”任默的表情从怜悯和好奇变成了冷漠和无奈,他轻轻的抬手,打了个响指,数条蔓延着蓝紫色花纹的血色触手,宛如弯弯曲曲的血色机械管道一样从地下拔地而起,直接是把丽桑卓的身体缠住,随即拉到在一侧的墙上,把她的身体牢牢地困住在墙边!

  “唔,你···”丽桑卓先是感到身体一痛,随即浑身都被紧紧的捆绑在墙壁之上,这让她连动都不能动。如果硬要挣脱出来的话,还是可以的,毕竟她体内还是有着不少的魔力的。“如果现在把魔力用尽的话,就不可能有机会出去了···”丽桑卓默默的看着任默,把自己的魔力尽数雪藏,失去了能够激发她寒冰血脉的头饰,她在艾卡西亚是没办法回复魔力的,所以,只能等待时机了。“如果你想逃走···”任默看也不看一眼,只是轻轻的动了动手指,随即又是一根宛如蛇一样灵活的血液触手从地上长出,直接是附在了丽桑卓左胸前,而任默也是冷冷的笑了笑:“只要你有一点要逃走之意,它就会刺穿你的心脏,不要以为我离开了你就有机会逃走,在这个房间内,我就是这个房间,这些困住你身体的血液之触,就和我的身体皮肤一样,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你的一举一动。”

  “啊!你是说,这些触手,就和你的感官一样灵敏对吧···”丽桑卓的语气突然有些尴尬,软弱的同时还稍微有些怒气,而任默也是挑了挑眉,没懂她什么意思。“我知道你是要把它放在我心脏前威胁我,但是能不能把它从我的胸部上离开啦!”丽桑卓突然很羞恼的闭上眼睛大喊了一声,嘴角和眼角都是不住的抽搐着,而任默也是愣了一下,动了下手指感受了一下,也是立刻从那对附在丽桑卓心脏前的那根触手上,感受到了柔软坚挺的触感,也是立刻尴尬的脸红了一下,那根触手迅速稍稍远离了些许丽桑卓的胸前,只是在前方几厘米处矗立。“几千年前的你,看起来倒是道貌岸然一些,没想到就是个变态色狼的说!”丽桑卓很是羞恼的怒瞪着任默,脸色红白相间的倒是看起来不错的呢。任默挠了挠下巴,有些尴尬的转过头:“我不是故意的···总而言之,你就别想逃出去了,在短时间内,我是不会放你离开的。”

  他迅速从门离开然后迅速关上了门,有些混乱的挠了挠脑袋,虽然早就领教了丽桑卓的冷血和不择手段,但是失去了那个头饰后的她居然是那样的像一个正常的女人,不,女孩?“说起来,她倒是和艾尼维亚的魔力一样啊,操控寒冰的能力,不过她居然是有那两种不同的人格性格,一个冷漠无情,一个天真软弱吗···”任默轻轻地叹了口气,随即走到了床边,看着还在昏睡中的辛德拉,稍稍的微笑了一下,随即握住她的手,安静的躺在她的身旁。“丽桑卓,一千年前,也许···艾尼维亚的情绪被我忽略了,而丽桑卓要变现自己的执念我似乎也没注意到。当初以正义为名,斥责丽桑卓的不择手段,现在想来,似乎她的手段,才真是最适合现在的我啊?”有些怅惘的看了看天花板,任默把不自觉向自己怀里拱了拱的辛德拉抱紧,轻轻的叹了口气,千年前的往事,又一次次浮现在眼前。

  ···“丽桑卓,你违反军令足以处死,把你逐出军队已经是最大的限度了。”

  “为什么!我明明做的没错!这样做的话,完全能够把这支很重要的小队直接解决掉!”

  “伤及无辜,解决那小队却要十五队全军为诱饵,而且还要让周围的三个村庄的村民全部陪葬,这和敌人入侵有什么区别!”

  “现在是非常时期,仅仅牺牲这么点人就能够解决那些可以说精英中精英的队伍,这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了啊!”

  “牺牲小的去换取大的,这就是你的理论?!如果能把所有人都救下来,决不允许任何一个人做无谓的牺牲!”

  “找你这么说,你岂不是要救所有人,没有人死就没有人生,不牺牲他们,只会更多牺牲军队!在解决那些精英后,剩下的军队决定比那些村民要有用的多···”

  “够了!”

  所有人为之一凛,这在任默和丽桑卓之间的争吵也是瞬间戛然而止。

  “就算你的提议可行,就算我不否决你的这个提议,你之前违反的军令,还是无法改变,给你最后五分钟时间,带着你的行李离开军营!”

  “我···”

  丽桑卓咬了咬牙,却什么都没再说,只是默默的握紧双手,看了看任默身旁,默默的看着这一切却一言不发,只是冷冷的看着她的艾尼维亚,长长的吸了口气:“军队内的冰系首领,只要一个人,所以你就用这种手段吗,好,艾尼维亚,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和你的这个男人,统统后悔!”言罢,丽桑卓直接是转身离开,不带一丝留恋。“看来她误会了什么。”艾尼维亚突然默默地开口,声音冰冷不已,任默却皱了皱眉,注意了她最后的那句话。统统后悔吗···丽桑卓的性格和行事风格,注定不择手段,所以她可能做出很多糟糕的事···而艾尼维亚却突然脸色一红,随即小声地嘀咕了一句:“不过,她倒也是发现了什么···真是的,只有你是个石头···”“嗯?艾尼维亚你说什么?”“没什么啦···”

  ····轻轻的睁开闭上了不知道多久的双眼,任默从睡梦中醒来,不是自然醒,也不是回忆结束,而是因为八条出现在自己身上四肢以及身上四处关键位置的蜘蛛腿。“说起来,倒是早该和你打声招呼的啊。”任默清醒过来后缓缓起身,而身上的蜘蛛腿也是缓缓的收了回去,趴在他身上的一只巨大的难以言表的蜘蛛也是缓缓的退了下去,同时一阵黑红色的魔力雾气悄悄弥漫了一瞬间,把那个巨大的蜘蛛完完全全的包裹了起来,任默淡笑着,不过他的淡笑看起来和冷笑别无二致,而那雾气中也是缓缓的传出了一个高雅的女声:“说起来,我还应该感谢你的照顾。”雾气缓缓消散,随即在其中那头蜘蛛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身后带着八支蛛腿的一个女人。任默的嘴角淡淡的翘起了一个阴冷的弧度,冷冷的回视着之前玛尔扎哈给自己的有关她的信息:蜘蛛女皇伊莉丝,唯一一个还有自我意识被抓回到这里的暗影岛英雄吗···

  L最新章节上●☆酷》匠网)z

  稍稍的思考了一下,任默也是大概的确定了一下究竟该如何保证伊莉丝的安全和从她身上得到一切想知道的事情,于是他默默开口:“那么,可以把有关暗影岛的事情告诉我吗?”“如果是有关暗影岛最近发生的事情,我可以一点不剩的告诉你,看在以你的名字庇护我安然无恙到现在的份上,包括在这段时间内,岛内部发生的一些事,我也可以告诉你,不过···”伊莉丝轻轻抱了抱双臂,眼中有过一瞬间的狡黠和警惕一闪而过,她也是稍稍退后了几步靠在墙上:“暗影岛的秘辛,是绝对不会外露的,哪怕是死。”···果然如此吗,还真是守口如瓶呢。“我只是想知道你是怎么被抓的,以及在暗影岛上发生的事情。”伊莉丝稍稍皱了皱眉:“不过在这之前,我要先确定一下,你到底是哪边的人,为什么身为虚空部队的统领却要暗中保护我和辛德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