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酷匠L;网:Z唯一3正Yy版…,其他☆都是2。盗☆版9

  “唔!”在艾卡西亚丽桑卓的空间中,她突然闷哼一声,随即头上的头饰也是从蓝光粼动变成了紫色的电流。“混蛋,你做了什么···”“在艾卡西亚,如果你体内是虚空能量的话,这点魔力暴走对你来说,自己都可以压制甚至驱逐,但千年前的虚空原物质连玛尔扎哈都没办法解决,你又怎么可能能够压制得住。”任默冷冷的笑了笑,脸上露出了残忍的笑容,那是一种残忍无情,就像一个以这么折磨人为乐的疯子一样。“真不巧,你体内那些虚空原物质,是从我的右臂得到的,所以,即使隔着你的身体,二段魔化状态的我,也能控制。”“你!唔···”丽桑卓痛苦的按着心脏说不出话来,那些虚空原物质已经不止在她体内的魔力本源中,在任默的控制下,也是顺着血液到了她的心脏,也顺着魔力到了她的头饰中,在任默的控制下,她感受到了极其强烈的来自体内的侵蚀和痛苦!“···我要是死了,你···”“我也救不了辛德拉···对吧。”

  任默低沉的开口,表情稍微有点凝重,左手中,突然出现了那把紫炎燃烧的魔刀夜烬:“既然你不肯救辛德拉,你也就没有活着的意义了。一千年前,我之所以没因为你犯了军令处决你而是放走你,就是为了再给你一次机会,没想到,一千年的时间,都不能让你觉悟吗,既然如此···”任默右手缓缓的握在了左手握着的夜烬的刀柄上,轻轻的低下头。“既然如此,我就亲手把你抹杀好了,迟了一千年还真是抱歉啊!”“你真的以为,我这一千年寸步未进吗!”丽桑卓也是被任默的话语刺激到了,看来千年前的那次被驱逐是她记忆中的阴影,这同样也是让她感到愤怒的地方之一!她狠狠地一握,一道极其庞大的寒冰陵墓拔地而起,直接是把她自己包裹了起来!

  “切。”任默冷哼一声,这一招,和当初她在自己吸收恶魔右臂时暴走的时候控制自己的,是同一个能力啊。“在冰封陵墓中,没有任何攻击能够伤到我。不信你就试试。”丽桑卓轻轻的笑了笑,不过任默的刀却没有拔出来,他也是冷冷的笑了笑:“绝对的,无敌,对吗?不过···我相信这个世界的原理,既然能够诞生这种绝对无敌的能力,它就肯定有个致命的弱点。”丽桑卓没有说话,只是身体骤然绷紧,而任默却是淡淡的冷笑一声,左手上的夜烬刀鞘放出了淡淡的光华,不过却没有出招,而是在蓄力:“你的弱点就是,魔力的消耗速度。”

  任默冷冷的看着丽桑卓,因为她已经开始了剧烈的喘息。“唰!”任默的右手拔出了夜烬,划破次元的蓄力持续斩效果发挥了出来,一道又一道撕裂时空的刀光围绕在冰封陵墓周围,但是却没有撕裂。“你就慢慢撑着吧,当你魔力为零的时候,就是说再见的时候了。”缓缓把刀收入刀鞘之中,他转过身,就要离开。“···我,我帮你解除辛德拉体内的冰晶···”“哦?”任默背对着丽桑卓,所以他脸上露出的冷笑和阴险,丽桑卓并不能看到。“唔。”周围的刀光瞬间消散,而丽桑卓也是把那冰封陵墓收了起来,随即稍有些无力的摇晃着。“那就快点动手,我没必要等着你。”“没有灵魂魔力誓言,万一我给辛德拉解除了冰晶但是你不给我驱逐体内的虚空物质,我岂不是依旧难逃一死。”“闭嘴,我对我做的事,已经做了选择,而你,没得选择。”丽桑卓咬了咬牙,没有继续说话只是默默地跟在了任默的后面。

  “你变了,如果当初的你能这么残忍狠戾的话,肯定会变得更强。”丽桑卓突然淡淡的开口,语气相当的淡漠,而任默却是冷冷的一笑:“是吗,这种情绪和态度不属于我,如果可以,我宁可永远的那么平安和淡然度过每一天。不过,总有人逼我不得不强硬起来。”丽桑卓眨了眨眼,虽然看不到,不过她还是暗暗的感受了一下突然变得平静的体内,看来,任默似乎也控制着那些虚空原物质稳定了下来,这也是让她稍微放松了一些。“务必要想办法让他解决体内的虚空原物质,否则···不能一直呆在这里,在弗雷尔卓德的分身,早晚会露馅的。”丽桑卓暗暗思索,不过却是没有办法接续下去,毕竟这一切能够解决的前提,是任默会解决自己体内的那堆虚空原物质!

  “辛德拉,忍住,马上就没事了···”回到任默的空间内,他轻轻的握住了辛德拉的双手,轻轻的把她的双手放到嘴边,轻轻的说道。“···嗯。”辛德拉轻轻的睁开双眼,看着任默关切的眼神,轻轻的笑了笑点了点头,但只是这么一个动作,就让她再次痛苦的皱紧了眉头,身体也是再次抽搐了起来。“···这家伙,也会露出这么温柔的表情吗,这一千年,他居然变成这样了,还真是可笑至极啊···”丽桑卓突然暗中咬了咬嘴唇,她变了,艾尼维亚也变了,无疑任默也变了,不过三人,似乎都在向着不同方向变化着啊。“呼···这样就可以了。”虽然心有不甘,但是丽桑卓依旧是把蓝黑色的冰晶从辛德拉的体内抽了出来,随即轻轻的化作魔力重新回到了她的体内。

  任默轻轻握住辛德拉的手,看着她从痛苦逐渐变成平稳的表情,也是轻轻松了口气,依旧是温柔的开口微笑道:“···安静的睡一会吧。”任默随手拿过一旁的被子,给辛德拉轻轻的盖上,同时把一股微弱的血液魔力注入她的体内,随着她的血液循环对她进行淡淡的滋润。“好···”辛德拉刚才只觉得仿佛心脏被抽空一样,而现在一种极其剧烈的疲惫感也是潮水般袭来。“进来。”突然,任默一甩手,一道房门凭空出现在墙上,他自顾自的走进去,什么都没多说。丽桑卓知道他是对自己说的,但是···“为什么,有种不踏实的预感···”但并没办法,她只能跟着进去。“咔哒”一声,她走进门后,她没注意,那扇门宛如从未出现过一样,凭空消失!

  任默冷冷的看了看丽桑卓,在这个没有出口的房间中。她虽然立刻没注意到,但是走进来之后发现周围什么都没有,她才本能的看了一下入口,不过没想到的是连门都消失了?“···你会帮我解除体内的虚空原物质吧。”丽桑卓默默地问了一句,不过声音却是稍有些冷漠和警惕。任默却只是稍稍挑了挑眉,淡淡地看了看她:“在艾卡西亚,非虚空能量的魔力,是无法恢复的,而你之所以还会周期性的恢复一些魔力,想必是你头饰之故吧。”“···”丽桑卓没有说话,因为这是她现在能和任默公然从偏向于接近对等的状态的前提,如果头饰的秘密被发现了,后果可想而知。“不把它拿下来,我可没办法帮你解决你体内的东西。”

  “不可能,把类似于魔力的东西从我体内提取出去,和这个能量头饰和我体内的寒冰血脉都没任何关系,你无非是想找个理由让我失去她魔力恢复的能力而已。”任默却只是冷冷的笑了笑,轻轻动了动右手,再度成为二段魔化的状态,冲着她伸出了恶魔般的右手。“唔!你!你这,家伙!”丽桑卓突然感到大脑一阵眩晕,同时,她也明显感觉到那些虚空原物质在自己体内迅速的游动,在自己全身游动着,最后,汇聚在自己的头部!“···因为你头部那个头饰,是我现在唯一能在你身上,感觉到的一个能和外界进行魔力物质交换的一点,所以你不把它拿下来的话···”“绝不可能···!”丽桑卓毫不留情的回绝,似乎没有任何的可以解决的办法,毕竟这也正常,如果没有这个头饰的话,任默根本不必在意她,因为只要把她消耗到没有魔力的状态,她就只能成为败者!

  “这就和我无关了,我可以帮你解决你体内的东西,也算是我遵守了交易,但是你不同意,我又有什么办法···”“你···”丽桑卓立刻语噎了起来,但是看着任默那一脸阴谋得逞的冷笑,却又没有任何的办法解决眼前的情况。“该怎么办,这家伙居然玩这么一套···”丽桑卓感到了稍微的不知所措,现在的情况,完全在任默的掌控之中,一直以来在玩心计的她,要不是被虚空原物质侵入了魔力本源扰乱内心,是绝不会犯这种糟糕的错误,也绝不会会令自己陷入如此糟糕处境状态的劣势的。“既然你不肯,那就等着被虚空之力侵蚀心智,变成傀儡吧。”任默冷冷的笑了笑,转过身再度开辟出了一扇门,转身就要走,而丽桑卓的大脑虽然有些迟钝了,但是她也知道现在的处境,所以毫不犹豫的汇聚体内的魔力,直接是化作一道寒冰之爪扑向任默!

  “···”任默挑了挑眉,本想挡住这次攻击的,但是他却是感觉到了淡淡的空间气息,这让他改变了想法,向侧面闪了一下。“哼。”丽桑卓只是冷哼一声,突然身形消失了,同时,却是出现在了那寒冰之爪的位置!“真的,你也是太天真···还是说,那虚空原物质真的对你产生了意识和反应的干扰?”任默看也不看那资本门而去的丽桑卓,只是冷冷的笑了笑···“···”丽桑卓本以为任默并不知道她是奔门而去的,不过当她即将踏入门的那一刻,她回过头看到了任默脸上的冷笑,心里一凛,随即立刻停止了动作。也是同时,那近在咫尺门中,伸出了无数血色的手,就像冤魂一样,恐怖不已,直接是铺天盖地扑向自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