奎因家,在这边三人都是陷入了迷醉的欲望驱使中之时,在德玛西亚城墙那里,有着一个一脸黑线和不爽的金发女孩。她咬了咬牙,一脸的不高兴,双眼中也是闪烁着淡淡的危险气息:“我就知道,任默这个家伙肯定和奎因薇恩一块幸福着呢吧···不过,可是你这家伙说好的来这里和我解释呢啊!!!”等了好久的拉克丝几乎是愤怒的一拍桌子,接近暴走的站了起来。明明商量好了晚上在城门口这家咖啡厅会面,但是她坐了很久了,任默却是一直没有出现,她缓缓起身,准备离开。“被爽约了?”就当她准备推开店门离开的时候,却是看到伊泽瑞尔笑着走了进来。拉克丝不禁露出了小女人姿态,不高兴的撅起嘴:“人家被爽约了伊泽你还笑,好过分啊!”“想都不用想,任默和她俩重逢的第一天,肯定会把别的事都忘记的啊。”“呜~~~”“好了好了,拉克丝别不高兴了,既然今晚任默不会来的话,我陪你逛逛夜市吧,毕竟我来这里可是很难得的啊。”“嗯,好吧。”拉克丝几乎是立刻改了情绪,笑呵呵的挽住了伊泽瑞尔的手臂·········“哈。”任默打了个哈欠,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太阳初升,第一缕阳光从窗户进入眼中之时,他就醒了过来,因为昨天才刚刚发生过那种事情啊,心情发泄出去了很多,而且经过一晚上的“幸苦劳动”,身心几乎都可以说是得到了一场清洗一样,清晨醒来,精神充沛。任默轻轻的起身,坐起身,靠在了床头,看了看窗户,挠了挠脑袋:“昨晚,忘记遮窗帘了吗···都喝多了啊。”他轻轻的摸了摸还一左一右的趴在自己身上熟睡的奎因和薇恩,淡淡的眯起了双眼:“让你们两个嘲讽我,连窗帘都忘记遮,这要是被人看见可就坏了啊。”“唔嗯···”两人就像听到了一样,都是轻轻皱了皱眉,轻轻的呜咽了几声,不过趴在任默身上的身体也是轻轻的缩了缩。“今天十二点之前的时间,你们就安静的在床上睡吧,难得的假期,你们就多休息一会吧。”

  任默轻轻把两人从自己身上挪开,让两人都舒适的躺在床上,随即缓缓的打着哈欠走下了床,在她们的心脏处点了一滴血液,将两人的生物钟调整至中午才回清醒后,他缓缓的走进了洗漱间。“嗯?总感觉好像忘了些什么啊。”突然,刷着牙的任默感觉自己似乎忘了什么,他顿了顿手,抬起头看着天花板,眨了眨眼睛。“诶,忘了些什么呢?”洗漱完毕后,任默也没想起自己忘记的事情到底是什么,他现在的内心中记住的事情,只有两件事:奎因和薇恩现在能够感受到的幸福快乐,辛德拉的安危。“当当当。”嗯?任默转过头,看向门口。他轻轻的叹了口气,不过确实有些不解,这才天刚亮啊,谁会来敲门?“请稍等~~~”任默稍稍把自己的上衣套上身,然后走向门口,并开始猜测敲门人是谁。“咔哒。”“早上好,任默。”

  “···”

  “···”

  “···”

  “···”

  q酷1)匠网X☆首)…发(I

  任默眨了眨眼,脑袋有些短路的看着站在门口微笑着的拉克丝。“咣。”缓缓的关上了门后,任默闭上双眼皱了皱眉,手拄着下巴淡淡的思考着。“咣!!!”任默还没等反应过来,没上锁的门就被一个大力再次拉开,同时拉克丝的表情也是变得“和善”了许多。“啊,那个,早上,好···”任默有些尴尬的看了看拉克丝,随即嘴角有些抽搐。“嘿,你还认识我啊,昨晚是不是过的很开心啊,我这么早来找你是不是让你都没睡醒啊,还有,”拉克丝的双眼骤然眯起,随即眼中闪过一抹寒芒,而嘴角也是露出了一丝冷笑:“有没有记得,你昨天晚上,可是和一个可爱的金发女孩子有个傍晚在城门见面的约定呢?”任默的额头稍稍留下了一滴冷汗,随即有些尴尬的挠了挠侧脸:“这个,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的说···”“一分钟之内,速度给我出来,昨天晚上放我鸽子的事我暂且饶过你,否则这三天,你别想和奎因薇恩好好的呆在一起。”“咣!”这次拉克丝直接把门关上,直接是站在门外等待着任默。“这丫头真是不饶人啊,要不是怕她把之前才刚刚圆掉的谎言给揭穿,也因为爽约这件事有些愧疚,才没必要这么看她脸色啊···”无奈至极的任默,轻轻的穿上了自己的衣服,走出了门口。

  “···”

  “···”

  “···”

  “···”

  “那个,能不能说点啥。”“你让我说什么,是你昨天答应我的,要把你做的一切和决定告诉我的吧。”两人一直无声的走着,走了五分钟左右,周围逐渐从没人的街道,变成有一个又一个出来晨练的人,任默忍不住先开口,却是让拉克丝毫不留情的撅了回来。“呼···”提起这个,任默长长的呼了口气,也是稍有些低沉的开口,眼中闪过了一丝沉重的疲惫:“答应我,保密。”拉克丝侧了侧头,有些诧异的看着任默露出了那种从未露出过的表情,她也是知道这个人,是背负着很多的,她只是默默地“嗯”了一声。“我现在在虚空,是因为虚空之杖和被抓到艾卡西亚的辛德拉···”从事情开始,到现在的情况,任默基本是全都和拉克丝说了,虽然并不应该这么信任拉克丝,但是他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该怎么说呢,还真是对你有些信任过头了呢,就这么毫无保留的把一切告诉你,是不是有点太草率了呢。”把一切都说完的任默,突然轻笑一声,苦笑着摇了摇头,而拉克丝却咬了咬嘴唇,长长的呼了口气:“你这家伙,唉,为什么自己承担这么多啊···还真是呢,从当初刚来到德玛西亚的时候,就总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把心事全都自己承担,把不属于你的任务和责任自己背负。不得不说,你的生存方式,简直是扭曲的啊···话说回来,还真是佩服你呢,如果我是你,绝对没有这么强大的勇气和决心吧···”拉克丝也是终于明白了这个男人,是多么的可怕,多么的强大,与此同时更重要的是,还有多么的可怜。“我对你,并不反感,而坦诚对我的人,我也会坦诚相待,既然你相信我,我也不会出卖你的信任,这些事情,我从没听说过。”拉克丝再次深呼吸一次,随即眼中透露出了怜悯和同情。

  “···谢了。”任默只是默默地吐出了两个字,然而,他也并不是全部都告诉了拉克丝,有些事,依旧是选择了隐瞒和欺骗,比如,这个右臂真正可怕的内在,玛尔扎哈的计划和野心,以及,以及最重要的,他的内心。“对了,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去一下德玛西亚的皇家高级学院。”“哈?我去那里干嘛?”“那个学院的校长可是对你来说有恩的哦?”“有恩,喂喂,别告诉我···”“没错,无双剑姬,菲奥娜。”无双剑姬?任默皱了皱眉,稍有些疑惑也是有些不解的想了想,究竟是为什么,这个女人会帮助自己做客卿英雄的担保呢?“算了现在想也没用,我还有些别的事要做,所以先告辞了。还有,我没这么容易原谅你爽约的事,所以,记住了,你欠我一个条件~”拉克丝看了看天空,冲着任默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任默也是苦笑着看着她走远,早就知道这个满肚子鬼心思的家伙没那么容易放过自己的啊,随即,他脸上的笑容缓缓的消散,随即转过身,走向城门。

  穿过城门,有了身份证明卡片,这让他不再受到任何的阻碍,而他只是默默地走向那个之前和D小队汇合的树林处,不过现在的D小队,已经全军覆没了。“啧,居然会被发现,这个小队倒也真是弱的可以。”回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任默冷笑一声耸了耸肩,也亏玛尔扎哈这么信任他的队伍啊。不过任默的目标并不是这片树林,而是当初玛尔扎哈将D小队传送到这里的空间虫洞。“他肯定还有着把那群虫子召唤回去的打算,所以那虫洞,肯定还能使用。”任默走进树林后,轻轻的闭上双眼,随即凭借着感知走向森林深处,微微散布在空中的血丝,让他能够精确避开障碍物,而他也是在仔细搜索着被隐藏着的虚空能量源头。“虽然现在不应该离开,但是现在无论如何都得想办法赶回到艾卡西亚一趟,而且半天之内,还得想办法赶回来···看来,这只能拜托玛尔扎哈了。真是的,明明能越少让他帮忙就能越少出现一些意外的···”突然,任默停住不动,睁开双眼,看向什么都没有的前方,轻轻的举起了右手。

  “血魔附体。”

  一股血色魔力瞬间将任默全身都包裹了进去,而他的双眼也是随机变得血红。不过,这还不是结束,任默的右手突然放出了紫黑色的光芒:“二段魔化!”任默的右手瞬间放出了一个巨大的恶魔右臂虚影,而一直被他用血液魔力隐藏起来的恶魔右臂的本体也是显露了出来。“给我,开!”他冷冷的伸出右手,用力地一握,瞬间,一道紫色的魔力,凭空出现,宛如一道闪电,随即逐渐扩散,变成了一个一人高的光圈!“呼,强行把关闭的虫洞打开,花了至少八成的魔力啊,即使现在的实力,已经比英雄还要强大也不是什么都能做到的啊。也对呢,毕竟虫洞是玛尔扎哈借助艾卡西亚充足的可怕的虚空能量才能够做到的,而且即使是这样,开创一条这么远的空间虫洞,也绝对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做出来的···”任默叹了口气,缓缓走进了那个一人大小的光圈,不大的身影,就那么从虫洞中消失不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