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室中,静静的传出了“哗哗哗”的流水声,站在冲澡的格子内,任默深深地吸了口气,将水温调成了最低温度,就那么任凭冰凉的水从头顶直流而下,顺着身体流淌到地面之上,即使身体都被那冰冷的水刺激的难受不已,但是他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动作。“自己背负吗。是呢,在这边,每天都在各种饱含心机的思考中度过,每天也都在考虑自己的性命安全以及其他自己所担心的人的安全和情绪,结果一有闲暇时间就会想家。太过思念家了吗,所以不知不觉中,忽略了周围人的情绪吗···”他长长的叹了口气,有些自责的闭上了嘴,默默地任凭那冰冷的水刺激着自己的身体,冷静下来后,他也是缓缓的想明白了奎因和薇恩为什么情绪这么激动了。喜欢冲凉水澡,是任默的特点,虽然这对于正常人来说,如果不是身体足够强壮的人的话,肯定是属于作死的一种行为,即使不至于大病一场,着凉感冒肯定跑不掉了。

  “···唔。”任默突然睁开了紧闭的双眼,身体微微绷紧,不过又是缓缓地放松,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不要这么神出鬼没好不好,我心脏可不好。”“又能怎么样,你又不会吃亏。”环抱住任默的那双手轻轻的在任默的心脏前点了点,语气冰冷冰冷的薇恩有些不坦率的抱住他,淡淡的开口:“别转过来。”“真是的,你不是洗完了吗?”任默轻轻的咽了咽口水,摇了摇头,薇恩明明洗完澡了,为什么又脱了衣服进来了呢。“再洗一遍,你有权意见保留,还有,少用凉水冲澡,对身体很不好。”薇恩因为是紧贴着抱着他,所以也能够感觉到他身上那冰凉的温度,有些不满的转过头,轻轻的顿了顿,不过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做,似乎是在犹豫什么,而任默轻轻的将水温调成了温水后,也什么都没说,只是站在温水中冲洗,当然,身体顿时舒服了好多。

  Lv更4新j最√6快上%酷匠…网P(

  “喂,我没搓过澡,要是不舒服就告诉我啊···”薇恩轻轻的开口,稍有些不好意思的拿过了一旁的浴巾递给任默,手也是拿过澡巾,放在了任默的后背上。“···”任默什么都没说,只是稍有些意外的关上了水开关。“喂,用这么凉的水洗澡,你是真不怕生病啊。”摸到了任默身上后,发现任默的身体已经变得温暖了很多后,薇恩会想起刚才任默一直洗的是凉水澡,微皱双眉的她也是稍有些不高兴。任默也是叹了口气,扭过头想说些什么,不过薇恩立刻就把任默的头给扳了回去,声音也是有些羞恼:“干什么,转过去,不许看!”任默无奈的叹了口气,有些迷惑的开口,不过语气却是带着无奈:“我只是冲够了想去泡一会而已。”“···”薇恩愣了一愣,随即也是缓缓起身,默默地走进了浴缸中,双腿半坐轻轻的用手环抱,但是却还是什么都没说。

  “哈?全程陪洗啊,还真是不错的服务呢。”“闭,闭嘴啦。”因为薇恩双腿屈起,双手抱住双腿,所以她把脸直接是埋在了双膝之后让任默看不见她的表情,但是从她的语气来听,她的表情应该会很害羞吧。“哗啦。”任默也是没管那么多,直接是随即就进入了浴缸中。“唔···”任默忍不住长长的呼了口气,表情有些微妙,毕竟刚刚冲过冷水澡,立刻又进到热水浴中,一下子他感觉就像喝了一大口威士忌一样,大脑一阵恍惚。“喂喂喂,你是觉得活够了吗,突然就进来,你以为你是铁块吗,冷热交替能让你更锋利啊。”薇恩也是忍不住开口抱怨道,毕竟这对于人体来说负荷可是极大的。任默却毫不介意的耸了耸肩,在水中伸了个懒腰的同时放松了身体,任凭热气顺着毛孔进入体内:“果然很舒服啊,嘛,这样就更舒服了。”“诶···诶?!”薇恩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被一股大力拉了过去,整个人就直接被任默抱了过去,她就那么趴在了任默的怀里,两人之间真是完全的贴在一起,只有那温润的水让她们感觉稍稍有些在洗澡的感觉。

  “···话说我和你单独呆在一起,这还是唯一的一次呢。”“有吗,在诺克萨斯的那几天,我们不是天天单独在一起吗?”对于任默的这一番带着半自嘲半嘲笑的语气,薇恩稍有些不好意思的侧过头,自顾自地嘀咕着:“那也算吗,那会你对我很过分啊,而且我也恨你恨的要死···嘛,谁让你不告诉我事实的,万一我一气之下杀了你,我也不会后悔的。”任默也是无奈的挠了挠头,虽然薇恩的胸部压在他的胸前,触感很棒的同时,他的手也是意外的老实的很:“喂,别全怪我啊,我也不想啊,那个时候我最想的是和你们断绝一切关系好吗,嘛,那个时候在意的只有奎因,没有你呢。”“其实,也多亏那段日子,否则我也不可能和你有这么多的交集和情感的变化吧。”薇恩突然长叹一声,双眉微垂,漆黑的瞳孔中流露出了淡淡的怅惘之情:“说真的,那段时间在我的记忆中,可是不折不扣的噩梦啊。”“那,你为什么不把那些事情全都忘掉呢?”“为什么要忘掉,即使是噩梦,但是那也是我和你的回忆啊,独一无二的吧,再说了···那种屈辱,我才不会忘记。”任默几乎是顿时语塞,完全没有预料到薇恩突然露出的这满足的笑容。

  “喂,突然间干嘛啊。”薇恩的双眼轻轻瞪大,她愣了一下,脸色也是忍不住的一红,任默突然用力把自己抱紧,两人的身体更加紧密的贴在一起让她很不好意思。“没什么,咱们两人能这么单独呆在一起,这还是第一次吧···还是说你不希望这样吗?”“怎么可能啊,能够独占你,哪怕这么一小会我也很知足啊。”“倒是出乎意料的不贪心呢,和我不一样啊,我什么,都想奢求最完美,结果到最后···却是难以周全啊。”“对了,奎因现在,可是在借酒浇愁呢,和你一样。”薇恩的语气稍微有些变化,带着歉意,也同样带着淡淡的心酸,任默闭口不语,轻轻地叹了口气:“无论怎么说,我都是很对不起奎因的。”“别的不说,我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个你无法解释的铁证。”

  薇恩也是稍有些抱怨的说道,她轻轻地把手伸到了腹部,任默也是把手覆盖在了她的手上,两人都是露出了淡淡的苦笑,对于奎因来说···最好的朋友先一步有了自己爱人的孩子之类的?“走吧,我可不想让奎因喝多,她肯把我推到你这里来,心中肯定也···”“同感。”任默默默地表示同意,和薇恩先后的从浴缸中起身···“唔···”突然,她的身体被推到了身后的墙上,意外之余,薇恩也是微眯双眼,默默地忍受了任默突然的袭击,任凭他对自己过分的强吻。“赤诚相见却没做什么过分的事,你也会有这么好的一面?”良久,薇恩得以呼吸之时,除了快速的喘息之余,倒也是第一时间开始吐槽。任默却是默默地笑了笑:“又有什么所谓,要做的话,我什么都没做过,又何必急于现在一时?”“倒,也是呢···”

  二楼,奎因的卧室中。虽然是想自顾自的灌个半醉,但是默默地躺在了床上后,不时地灌下一口酒,不时地闭上双眼,自顾自地回忆着,酒意也是逐渐的将奎因的意识侵蚀的差不多了。“红酒,任默,心绪,呜呜,当初完全是因为有这三种元素同时满足的状态下,才会把自己都搭了进去啊···”奎因无奈的自言自语着,双眼也是有些喝醉后的迷茫,而手中那仅剩五分之一左右红酒的酒瓶,也是轻轻的,被不知何时走进房间内的薇恩拿走,她的语气带着淡淡的不高兴和抱怨:“真是的,喝不了又何必硬撑呢,又没有人非要灌你喝。”“当初完全是因为这些原因,才让我在任默的怀抱中栽倒了呢,嘛,虽然才第一次见到任默,但是这个家伙,呜···好丢人啊。”

  “薇恩并不知道当初的你是怎么被我所俘虏的呢,否则的话,当初也不会恨我倒那种地步啊。”任默淡淡的叹了口气,最后走进房间的他却是轻轻的从薇恩的手中拿走了那剩下了些许红酒的酒瓶,缓缓的抬起头,把那些红酒一滴不剩的灌入嘴中,没有用魔力驱逐酒精的他,在感受到那红酒的醇美之外,不同度数酒精之间的掺杂也是让他有了些许的醉意。“好累,今天发生的事也实在是太多了···”奎因忍不住长长的叹了口气,少有的露出了不符合她的苦涩表情,薇恩也是呵呵一笑,把眼镜摘下来放在了一旁,轻轻的趴在了奎因的身上,直直的看着奎因的双眼:“喂,奎因,真的,就那么不甘心嘛。”“当然了,要是别人就算了,我难得邂逅的完美爱人,居然是被我最好的朋友先一步抢了个准妈妈的身份,真是的···”

  “不甘心的话,做好心理准备了没。”“···嘛,当然了。”奎因也是双眼有些涣散的眨了眨,轻笑一声。“心理准备?什么心理准备?”这让任默有些意外,不知道薇恩所说的心理准备究竟是针对什么。薇恩却突然一伸手,直接是把任默也拉倒在床上,自己一翻身,从奎因的身上,翻倒在任默的身上,而奎因则是转了个身,直接一把抱住了任默。“我们两个可是有着一肚子的话想和你说啊,无论多么丢人,多么羞耻,都想一字不剩的告诉你啊···”“一直以来,都和默见不到面呢,今天,我要把那些憋在心中的话说出来,不要睡着哦,我要把我们第一次在城外见面之后的所有心情,都告诉你···”任默轻轻笑了笑,不过却是双手分别抱住了两人,淡淡的笑了笑:“两个傻瓜啊,我也有很多话,想告诉你们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