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份样子,不想被你们看到呢···”任默轻轻的咽了口气,双眼中依旧是那种仿佛被玩坏了一样的无神双眼,而他手中的酒瓶也是轻轻的脱落,掉在了地上。他缓缓地抬起右手,似乎想要做什么,但是却似乎好像又抬不起来一样的微微颤抖着。“默,问你个问题,实话实说。”薇恩冷冷的开口,却是一直低着头让任默看不到她的表情。“如果,如果,我是说如果!”薇恩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抓着任默衣衫的手也是忍不住轻轻颤抖起来:“能不能,能不能!能不能在我们身上,稍微得到些幸福感呢,就算不能让你忘记你的思念,也不要那么痛苦啊···”“哪怕只有一刻,能够让你感到幸福,也可以啊···”奎因的声音微弱的很,而任默却只是扬起头,看了看天花板,失神的双眼也是缓缓的恢复了些许的光芒。似乎太在意了吗,自己现在生活的世界是这个瓦罗兰大陆啊,即使自己在想家,现在也没与任何影响啊,而且,反而还会让她们感到痛苦啊。

  “让你们担心了,对不起···”“给我闭嘴,混蛋。”薇恩突然稍稍用力地给了任默一拳,几乎是格外愤怒的怒骂道:“混蛋的家伙,对不起对不起,就知道说对不起,有什么用!与其这么说,倒不如别自己去承受那么多,我们也知道你的女人很多,自己背负了极其多的责任,但是你,也稍稍和我们分担些啊···”“够了。”任默只是淡淡的吐出了这两个字,而这两个字,却表达出了任默内心那剧烈波动的情绪,这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残忍到让奎因和薇恩几乎是感到了淡淡的心碎。“饭要凉了哦。”突然,他笑了,轻轻的笑了,温柔的看向奎因和薇恩,两行淡淡的泪水顺着他的笑容流下。夹杂着泪水的笑容,为什么这么让她们心痛呢···轻轻的张开着口,却什么都说不出来的两人,在看到任默那温暖而阳光的笑容,莫名的让人感到心安和踏实呢。“嗯。”不知道为什么,两人那种心酸而心疼的感觉,骤然变成了泪水,悄然溢出,那又温暖又可怜的笑容,让两人的内心,痛,并温暖着···“喂,奎因,从没见你吃饭这么快,就这么不想让我多吃到些默做的美食?”“哼哼,薇恩你吃的可丝毫不比我慢啊,我都在怀疑你有没有嚼过啊。”任默无奈的摸了摸脑袋,看了看在自己一左一右,像冤家一样,就连吃个饭都吵个不停的奎因和薇恩,无奈的叹了口气。不过脸上却是始终带着淡淡的微笑,他的心中也是温暖了许多。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总觉得在刚刚阳台上,自己那种强烈的悲伤和思念发泄出去后,仿佛心里轻松了很多,而奎因和薇恩也在把那种压抑的情绪抒发出来后,心情也是变得欢快了很多呢。“诶···不服的话,就让默来评判一下咱们谁跟有用啊?”“哼,默,你来说啊,我和奎因,究竟谁更强。”薇恩和奎因默默地都抱住了任默的手臂,也都不约而同的往任默的身上轻轻的蹭了蹭,一人抱着任默的一个手臂,让他想走也走不掉。

  “这是什么鬼问题啊,不过虽然不知道你们两个谁更强,不过你俩一起陪我过一夜,答案不就显而易见了吗?”任默半带说笑和调戏的说道,毕竟现在心情好,开些玩笑也没什么不好的,不过出乎他意料的,奎因和薇恩却冷冷的对视一眼:“好啊。”“无所谓,反正输的是你。”“哼,只会呈口舌之利,毫无意义。”“你和默做了几次啊,我那段时间可是天天和默做的啊,你会比我对默的身体更敏感?”“薇恩你可错了,默第一次是和我做的哦,而且你那时候不是只觉得那是被强暴一样吗,就凭那样的你,只会失败!”“停!”任默的眉头已经不住的颤抖着,忍不住立刻开口阻止到,毕竟话题似乎因为自己的一句玩笑转向了什么不对的方面。“诶,不是你提的吗?”“既然是你提的,那就待会老老实实做评判好了~~”“开个玩笑你们也当真我的天啊···”

  任默不禁一脸的苦笑,不过苦笑中似乎还带着些许的狡黠。“哼,吃饱了没,吃饱了的话···默,我们去睡觉吧。”“哼,休想,默,我先陪你去洗澡吧。”“薇恩你很狡猾啊,你不是洗过了吗。”“陪默洗,怎么,你有意见吗。”“休想,你陪,我也陪!”任默一直都是低头不语,突然,他的右手捂住了额头,轻轻的笑出了声:“呵呵呵,哈哈哈哈!”“···?”两人都是愣住了,呆呆的看着任默,而他只是微微的闭上了双眼,仰起了头继续自顾自的笑道,随即又睁了开来:“这种悠哉的幸福···还真是从没仔细的感受过呢。来到这个大陆之后,一直都没有过安心啊,现在这种感觉···哈哈,真的好幸福啊。”听到任默这一番话,她们有些意外的没有继续斗嘴,而仅仅是对视一眼,轻轻一笑,依旧环住任默手臂的双臂,轻轻的用力,更加,更加的用力抱紧。

  “不要这么说啊,好像我和奎因一直都没做过什么好事一样。”“不过,默你倒是没怎么吃东西呢。”任默轻轻地叹了口气,稍有些无奈的开口:“不是我不想吃,我现在只有两种味道能够分辨出来。”“···”“···”看到任默脸上那种苦涩的笑容,两人似乎都是猜到了哪两种味道,所以都是微微颔首,没有说什么,只是表情有些郁闷和忧虑。“血腥味,和酒精味吧···”奎因低沉的声音缓缓流出,而那稍有些让人疑惑的声音也是让任默瞬间从压抑中回过神来。他缓缓翘起了嘴角,随即突然不正经的笑了笑:“不过,你们两个的味道我还是能够品尝出来的~~~”“你这个好色的家伙。”“嘿嘿,不过倒也是很有你的特色呢。”两人都是很舒服的继续抱紧了任默,看到任默还会说笑,心理也是放松了很多。“···可以允许我,再喝些酒吗?”任默有些像试探一样的开口询问,不过语气却是兼顾平和和小心。

  “···可以。不过,你喝一杯,我喝三杯,所以喝多少,你看着办。”奎因双眼一眯,危险的光芒从她眼中闪过。“诶···以自己当威胁,奎因你似乎变得越来越狡诈呢呢。”薇恩也是忍不住淡笑一声站起身,转过头走到了魔力柜前,轻轻的打开了柜门,从0℃的位置取出了两个酒瓶,一个是红酒,一个是另一种无色的酒。“···红酒,容易醉但是酒度很低,瑞纳酒,不易醉,但是第二天估计你会醉的起不来床,选吧。”薇恩直接是把两瓶酒都放在了桌子上,略带挑衅的看了看任默,似乎是并看不起任默的酒量。“瑞纳···有威士忌的效果更强吗?没有的话,挑衅我就没有意义了。”任默闭上双眼冷冷的笑了笑,直接是拿过了那瓶冰凉的瑞纳酒,轻轻弹开瓶盖,直接是仰头灌了进去,动作非常的粗鲁而且就像是在借酒浇愁一样的发泄着。“···”奎因有些心疼的想要拉住任默的手,但是薇恩却冷着脸拉住了奎因伸出去的右臂,和奎因四目对视,却轻轻摇了摇头:“就让默喝吧···”

  “···嗯···”奎因的表情稍微有些落寞,她轻轻放下了手,侧了侧头,不去看任默。即使知道任默是在借酒浇愁发泄那种情绪,但是发自内心的关心他,让她选择不去看任默,她怕她会忍不住拦住任默。薇恩似乎在这点上要更加决断一些,默默地看着任默大口大口的把那冰凉的零度的瑞纳酒不停的灌入口中,不时有着外溢而出的酒从他的嘴角流出,也不时有着淡淡的晶莹泪水从他的眼角流出。虽然任默脸上一直带着温柔的笑容,还在和两人打趣开玩笑,但是他只是把心中的愁绪压了下去而已,现在,还是在发泄啊。“···过瘾!”任默突然一把把酒瓶放在桌子上,长长的大呼一声,而薇恩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从任默手中拿走了那个酒瓶,轻轻的晃了晃,感受到已经接近空瓶的瑞纳酒,随即皱紧了双眉:“这可是有半升左右的量啊,你这家伙,能不能注意点身体啊。”“唉。”没有多说什么,奎因只是那么默默地叹了口气,没有去看任默。他却只是痛快地大口喘息着,一口气灌了那么多冰冷的酒,让他的身体感到了阵阵的痛楚,但是心情却是舒畅了许多呢。“饭不想吃了呢,我去冲个澡。餐具放在那吧,一会我会来收拾的。”

  酷匠$网唯c…一AG正P*版o{,其…k他}都1是m,盗●版

  任默轻轻叹了口气,缓缓起身,虽然灌酒的感觉相当爽,但是在那之后,剧烈的刺激后遗症也是转而凸现了出来,他轻轻转过身,慢慢的走向浴室。“薇恩,你去陪默吧,我想,冷静一下···”奎因目视着任默进了浴室后,轻轻的说着,随手拿过那瓶红酒,走向楼梯。“喂,他喝酒那么疯就算了,你不会也那么不要命的喝酒吧。”“我有分寸,不过···这瓶酒估计也不够我喝呢···”“切。”突然,奎因从薇恩身边走过的时候,薇恩突然出手,一把把酒瓶抢了过去,拔开瓶塞后直接是大口大口的喝了下去,而奎因第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随即立刻又从薇恩的手中把酒瓶抢了回去,然而这一小会,一瓶红酒也是没了近三分之一。“哈,哈···还真是过瘾呢,难怪那家伙···刚才灌的那么过瘾啊。”薇恩长长的呼了口气,不过双眼却是死死地紧闭着,毕竟酒的温度可是零度啊,一口灌下去,除了任默之外,也没几个能受得了吧。“抢我酒,改天我会抢回来的。”奎因冷冷的笑了笑,自顾自的拿着那大半瓶酒走上了二楼,薇恩轻轻的喘着,嘴角却是带着淡淡的苦笑:“明明是挺好的事情,为什么大家会都搞的这么压抑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