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九章 内心深处的情感

  在奎因家,数个小时前。

  “真是的,为什么要为我付出这么多啊···”任默的眼中噙着晶莹,靠坐在床边,奎因倒在他的肩膀上,而薇恩则躺在他的怀中,他的双手,分别握住了两人的右手,从他的肩膀处延伸出了血丝,环绕着他的手臂,继而通过交叉握着的手连接在奎因和薇恩的手臂上,一阵又一阵有规律的血液能量律动从任默体内传入两人体内。同时,两人的脸色也是缓缓的从苍白恢复到红润。“即使你们两人的身体比常人要强得多,一口气失去身体三分之一的血液,肯定也有些吃不消了吧···”任默一动不动的就这么抱着她们,默默地用他所能做到的最大的恢复能力为她们恢复着身体状态。在吸取奎因体内血液的时候,起码还有自我意识,知道轻重缓急,而在扑到薇恩身上的时候,根本是疯狂的,短短几秒钟就抽取了薇恩体内三分之一的血液,肯定对她的身体产生了难以想象的负荷啊。

  “好好睡一觉吧,我就这么陪在你们身边,哪里都不去···”睡梦中,或者说昏迷中的两人,并不知道两人是昏倒在他的身上,也没注意到那在任默血液魔力的作用下,早已结痂的肩膀上的伤口,不过失去意识的时候,一种淡淡的舒心和幸福感也是在她们的心中,悄悄的蔓延开来,怎么说呢,任默没事,就好了···将带血的床单和带血的拖布清洗干净后,任默轻轻的回到了卧室,掀开了匆忙中给两人盖上的被子,毕竟,一直在那种愧疚的心情下陪伴着奎因和薇恩,听到敲门声后才把两人迅速扶到床上盖上被子,两人那带血的衣服也是还穿在身上。“嗯···”出乎任默的意料,奎因轻轻的呻吟一声,随即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才大约六个小时吧,现在就醒过来了,究竟有没有完全恢复啊。”任默心疼的摸了摸奎因的脸颊,弯下腰,轻轻的捋了捋她的头发。奎因却是轻松的笑了笑,少有的在任默面前露出了强硬的微笑:“你把我们当谁,这么简单的事情,六个小时都是长的呢,之前我和薇恩也有过惨烈战斗失血过多的情况,那时候恢复时间可不超过三个小时。”她轻轻坐起身,动了动手臂,突然眉头一皱,随即轻轻侧过头看向肩膀:“还有些疼呢···”“我···”“闭嘴。”薇恩突然开口,让想道歉的任默,戛然而止,而他也是有些意外的看了看薇恩。“原来你也醒了啊,为什么不说话呢。”奎因淡笑着看了看薇恩,却是有些许的嘲笑之意,薇恩轻轻睁开双眼,斜斜的侧视了奎因一眼:“我可不像你急着得到默的宠幸。”

  “嘴越来越厉害了呢,不过恢复的这么快倒也真是难为你了。”任默轻轻的皱了皱眉,轻轻地握在奎因和薇恩的手臂,能够感受到她们体内几乎已经恢复完全了,不过一口气失血过多对身体机能的影响绝对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够恢复的。“现在来看,你们的身体似乎还有些后遗症啊,比如···”任默突然轻轻的碰了一下两人的肩膀,而两人也都是同时忍不住疼痛的死死地咬紧了牙关。“很疼,对吧。”“并不是疼,而是因为绷紧起来后再度碰触带来的刺激让那里剧烈的抽搐了一下。”奎因再起轻轻摸了摸肩膀处,不过并不像之前任默碰到那里的时候反应那样剧烈,只是轻轻的抖了抖眉头,薇恩也是微闭双眼的开始揉了揉肩膀:“这种状态就像血液不通畅太久后,完全麻痹到没有知觉的手臂,再次充满了血液的那种感觉。”任默微微笑了笑,随即缓缓起身,转过身,走到这个卧室的空旷之处,轻轻的抬起头,看了看一旁柜子上的一个大花瓶,其中是一捧娇艳欲滴的玫瑰。

  “啊,那个啊。”奎因和薇恩也是起身下床,先是轻轻脱下了外层沾满了血液的外套,准备拿到浴室洗。而薇恩也是饶有兴致的看了看那玫瑰:“这可是唯一能让奎因每天都惦记着,而且从没间断过的事情啊。”“诶,其实你只是羡慕了而已,我已经明白了。”奎因轻轻趴到薇恩的面前,嘲讽的笑了笑。“你们两个,既然恢复的差不多了的话,就别吵了,中午的饭菜我没能为你俩做出来,晚上,肯定会补偿的啊。”“真的?”“哈,默说的话,肯定会做到的啊,我先泡个澡去了哦。”“啧,你去泡澡的话我去冲澡好了,反正总该把身上这黏糊糊的血液洗掉啊。”薇恩也是把外套和衬衣随手脱掉放在了一旁,上身只剩下了一件内衣。“喂喂喂,薇恩你就这么毫不掩饰的诱惑默的话,太狡猾了吧。”“啊?!···我才没有!我只是觉得反正身上哪里都都被这个家伙看光了,所以也不用那么在意了不是吗···”

  薇恩的说话声越来越小,脸也是微微的有些发红。任默却轻轻的笑了笑:“你们两个去洗澡吧,洗完澡之后,我会用美味的晚餐让你们的胃完完全全的满足一回哦。”“代价是,在那之后我们必须让你的身体满足,对吧~~~”奎因突然舔了舔嘴唇,脸色微红的淡笑一声,笑眯眯的看了看任默一眼,随即走进了浴室。“喂,不许偷看哦···嘛,无所谓了,反正你也全都看个干净了,对吧?”薇恩也是耸了耸肩,不过她似乎毫不在意的淡淡一笑,也是走进了浴室,转过身突然冲着任默挑衅的一笑:“敢来看的话,晚上你就睡沙发好了。”“咔哒。”一声,门被关上了,而任默却愣了一下,看着那关上的浴室门愣了几秒钟,嘴角却突然翘起了一丝邪魅的弧度,脸上也是露出了少有的轻松的笑容:“嘛,现在还会挑衅我了啊?”

  任默···薇恩轻轻的闭上双眼,任凭水流冲刷过她的头发,脸颊,从她的身体上所流下,流淌到地面之上。“任默,这个倒霉的名字,这个该死的家伙···”“哈,现在才意识到这个名字带来的糟糕影响,也是有点晚了呢。”泡在浴池中的奎因侧过头看了看在旁边冲澡的小空间内自言自语的薇恩,也是笑着长叹了一声。薇恩缓缓的叹了口气,不过随即却是翘起了嘴角:“不过,我又没有后悔。”“哼哼,当初你可也是恨他恨的不轻呢。”“不仅如此,在诺克萨斯的时候,我简直想把他生吞活剥了。”薇恩自嘲般的笑了笑,无论过了多久,那段屈辱的记忆始终历历在目,但是再次回想起来,却发现,对那段时间的感情,也是变了很多呢···“这么看来,我要比你好多了呢。”奎因轻轻往身上淋了淋水,随即趴在浴缸的边沿,淡淡的露出了怅惘的表情:“从见到任默开始,到那一天完完整整的度过,再到今天,在这整个期间,我都是爱着他,从不曾改变过。也正是这样,我才从没像你那样,对默有那么多不坦率的地方。”

  ☆'最新u章#A节上j酷P匠@网{O

  “啊,虽然很不甘心,但是这似乎是事实呢···”“呐,也没必要为了这种事担忧呢,我们的默,嗯,这么说也不太对,毕竟默不只属于我们啊···”奎因突然长叹一声,和薇恩一样自嘲的笑了笑:“有些,不甘心呢···”“啊,确实呢···”薇恩轻轻的关上水淋头,同样怅惘的叹了口气,两人都是默契的闭口不语,而不知何时来到了浴室门口的任默,却把这一切都听在耳中,他轻轻的吸了口气,有些事,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了啊···“呼,冲个澡还真是舒服呢。”薇恩长长的呼了口气,身体被包裹在白色的浴衣中,和奎因一起走出了浴室。“···”奎因默默的走到了餐厅,稍稍瞪大了双眼:“哇哦。”“真不是吹牛啊,默的手艺还真是好的不可思议啊。”薇恩先是忍不住随便吃了一口,却是忍不住又吃了一口,毕竟,实在是太美味了。

  “···默?”奎因转了一群,却是没看到任默在哪里。“他在哪?”薇恩也是看了看周围,稍有些意外的寻找着任默的身影。“在楼上阳台。”稍稍闭上双眼,轻而易举的就能感觉到任默的气息,两人也是走上楼,去找任默。“···”“···”来到了阳台上,两人微微张着嘴,却什么都说不出口。奎因和薇恩都是默契的瞪大了双眼,有些什么情绪和话语梗在喉咙中。任默斜斜的靠着阳台的窗台上,左手下垂着握着一个威士忌酒瓶,奎因自己并不喝酒,这瓶威士忌是之前军队内部发放的,没有开封过,而现在,已经没了大半瓶了。他呆呆的看着看着右手中一个项链,项链中心的那张照片。那是任默来到这个世界,唯一还带在身上的东西:他与妹妹的合照。看着任默那充满了痛楚和回忆的双眼,两人的心中有什么东西似乎被触碰了。“说起来,我们从来都没有顾及过默的感受呢···”“···一直以来,都被默所关心着,而我们又为他做了些什么···或者说,能为了他做些什么···”

  奎因和薇恩也都是注意到了任默眼中那份空洞的思念,有些颤抖的走向任默。他也是浑身一震,转过头,看到了自责的走向自己的两人,眨了眨眼,有些无神的笑了笑:“啊,奎因,薇恩,你们出来了吗,饭已经做好了,你们先去吃吧···”“给我闭嘴啊混蛋!”薇恩冷酷的声音缓缓的响起,她一把抓住了任默的衣领,声音也是颤抖起来:“你这个家伙啊,为什么什么都要自己承担···想家就告诉我们啊,这种事情,也要自己硬撑吗···”奎因也是眼中闪烁着淡淡的晶莹,任默那无神且呆滞的眼神,也是让她感到了深深地自责和痛苦,有些忐忑又有些心酸的摸了摸任默的脸颊,“拜托,让我们也为你分担些···你的思念和痛楚啊,你知不知道,你独自背负的越多,我们,就越自责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