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只有德玛西亚军属英雄才知道的暗门回到城内后,奎因和薇恩通过两人优秀的感知,避开了所有有人的路线,而且在避不开人的地方,直接是坐在华洛的身上,从城内直接飞了过去,直接飞到了奎因的家里,而华洛在城内飞来飞去也不止一次,所以也没有人去注意。“喂,怎么办啊奎因。”“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把身体一直不停颤抖着的任默背到房间内,让任默躺倒在床上,薇恩和奎因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现在这种暴走的状态,可是当初索拉卡才解除的,只凭借她们自己的实力恐怕没有任何的帮助。“要不,我们去找医疗师吧···”“不行!任默即使刚刚被承认为德玛西亚的客卿英雄,那也不能在短时间内更改其他人对他的看法,现在再把任默暴走的事情暴露出去,无疑是让刚刚缓解一些的形式再度紧张起来。”“那怎么办,我们不能就这么看着默出事啊。”“我们可以去找拉克丝,记不记得,当初拉克丝也是帮助过默,找她帮助的话,能不能···”“即使是拉克丝,在面对默暴走的这种情况,也不可能为我们提供帮助并隐瞒默的这种状况!”

  没有办法,没有办法···难道,难道只能,难道只能看着任默这么痛苦下去吗!奎因和薇恩,少有的陷入了痛苦的绝望中,比当初在艾欧尼亚时更加的绝望,更加的让人难以忍耐,那时候,还有索拉卡能够帮助任默,而现在,她们能做的,却只能等待着默的恢复。“啊!!!”突然,任默的双眼再次全部都变成了红瞳黑底紫色血丝的状态,而这,也是让奎因和薇恩两人再度紧张起来。“血液,给我,我要血液!”“默,默···!”任默的身体突然再次剧烈的抽搐起来,薇恩赶紧凑上前想按住他,但是却没想到任默突然暴起,直接一把按住薇恩,力量强大的直接是把她一把推了出去,直接是把她推倒在了床对对面的墙上。“唔···啊!!!”先是碰撞的剧烈的痛楚,随后,她只觉肩膀处一麻,再一次,更强烈的痛楚从右肩膀处传来,浑身都是立刻有些发凉起来!

  “唔啊···”“默!薇恩!”一切发生的电光石火,奎因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她咬了咬牙,迅速掏出手中的手弩,如果任默真的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话,奎因即使再心痛,也不得不对任默出手了。“对不起了默···”“咔。”突然,她愣了一下,轻轻的转过头,看向了那轻轻用左手按住了他手中手弩的薇恩。薇恩的身体虽然被任默完全的制住了,但是她仍旧是无力的眨了眨眼,眼角不停的抽搐着,不过视线却是移回到了任默的身上,她苦笑着开口,声音也是微弱的有些断断续续,但是声音却意外的带着坦然和放心:“真是的。早该想到的啊···既然任默想要血液的话,那就···给他血液,不就好了,我们又不是,没有血液啊···唔···还真是好痛啊唔···头好晕,啊···”

  “啊!”任默突然好想恢复了理智一样,迅速的抬起头,死死地咬紧牙关,用力的捂住了自己的脑袋:“我在做什么,薇恩,我,我都做了什么···对不起,对不起···”“喂,傻瓜,没事的···”薇恩勉强的挤出了一个笑容,然而随即头一歪,突然就那么昏了过去,脸色很是苍白,身体也是冰凉的很。“被吸取了三分之一的血液啊,维持生命活动的极限了吗···”奎因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却是轻轻扔掉了手弩,把薇恩的手握在了手中,感受着那已经不是太温暖的手掌。“我···我都做了些什么,我对薇恩都做了些什么啊···我不想,我不要这样,我才不要成为一个怪物···我才不要,我不要伤害你们啊!”任默现在的右眼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虽然左眼依旧是红瞳黑底的非正常的状态,但是似乎理智已经完全回来了。他无奈的咬了咬牙,悔恨的泪水早已经无法抑制的滴落在地面上。

  然而,奎因看到了他眼中,那还没恢复的左眼,心里稍微还有些后怕···她有些无力的轻轻抱住任默,泪水轻轻的滴落在地上,即使任默,现在已经恢复了理智。“默,你还没有恢复对吧···还想要血液是吧,既然如此,想喝多少就喝多少吧···”“不,不···!”任默疯狂的摇着头,然而奎因只是轻轻的把一个加速恢复身体状况的魔力挂饰在薇恩的身上捏碎后,轻轻把肩膀处的衣服向下脱了一些,看着任默那绝望而痛苦的双眼,轻轻的笑道:“我和薇恩,都希望你能完全恢复正常呢···你不会夺走我们的性命,为什么,我们不能为你做些什么呢···”她轻轻的叹了口气,声音却是在苦涩中,带着可怜与爱惜:“默,我更喜欢那个你···我们,都更喜欢那个你啊,求求你,回去吧···”任默有些茫然的感受着奎因的拥抱,突然,他大口的深吸一口气,随后又长长的呼了出去,轻轻闭上了双眼,让人心痛的微笑一声:“对不起,我···要开动了。难受的话,就告诉我哦···”奎因的左手轻轻握住薇恩的右手,右手则是轻轻的抱住了任默趴在自己肩膀上的头,微笑着,苦笑着,溺笑着,闭上了她那笑起来,让人感到心酸的双眼:“···嗯。”

  ······“当当当。”奇怪···盖伦皱了皱眉,奎因家没人吗。“难道她们两个去追残存的敌人了吗···”在大约解决了城外虚空虫的尸体和受伤的士兵后,在上报了信息后,也是向上面提供了有关那些虚空虫体内血液被抽光,和那些士兵也都失去了部分血液导致昏迷的事情,在商议了寻找对士兵们出手的任务后,也是差不多接近傍晚了,盖伦也是带着一队士兵在城内巡逻,先是直接来到了奎因的家,毕竟奎因和薇恩现在还没回去复命,也是不知道两人现在究竟在哪里。“既然不在家,那究竟···”“咔哒。”盖伦刚想带着巡逻队离开,门却轻轻的打开了,盖伦稍稍放下心来,毕竟,之前士兵才受到过那种袭击,而薇恩也放出了请求支援的信号箭矢,所以对两人的安全也是相当的担忧,既然在家,那就说明···“诶?任默?”“盖伦将军,你好。有什么事吗?”任默轻轻打开门,眯起眼微笑着看着盖伦。

  “···奎因和薇恩执行任务后,一直没有消息,不知道···”盖伦稍稍皱了皱眉,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血液,任默,会不会是,和他有关呢?“啊,奎因和薇恩啊,她们回来之后就睡着了,似乎,很累呢。这样吧,盖伦将军,先进来吧。”任默耸了耸肩,随后转身走回客厅之中,盖伦轻轻挑了挑眉头:自己,是不是多疑了呢。“你们先继续巡逻吧。”“是!”盖伦走进门,把军靴换成客人用的室内鞋后,随手关上门,而任默也是站在楼梯上稍微侧了侧身,示意他过来,而盖伦也就跟着任默走上二楼。“咔哒。”任默悄悄的打开了奎因我卧室的门,看向床上那熟睡的两人,宠溺的笑了笑。盖伦站在任默身后,视线迅速扫进房间,奎因和薇恩却是躺在床上,呼吸平稳,确实是睡着了,同时,他又立刻看了看周围,又看了看任默身上,并没有任何战斗过的痕迹或者残存的点滴血液之类的。

  .$酷《☆匠m:网:;唯一正`版),C5其他都\是盗l{版A(

  “···确实多疑了吗。”盖伦轻轻呼了口气,一直绷着的脸也是松快了很多,随即用稍有些轻松的语气开口:“她们没事就好,我一会回去报告的,不过从敌人的数量来看,她们两人应该不会这么累才对,对她们来说,那点敌人应该是轻松解决才对啊。”“你就这么相信她们两人的实力?”“毕竟之前在军队内部的搏斗中,薇恩的灵活性和耐力,以及奎因的体力和力量,可是有目共睹的···”“嘿嘿,她们可是好不容易才被允许了三天时间的假期,难得能在一起的时间,我肯定要和她们做些爱做的事情啊~~”任默轻轻微笑一声,双眼也是眯了起来,表情也是有些滑稽起来。盖伦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不过脸上却是带着些许抽搐的黑线笑容:“喂,我就当什么都没听到好了。”任默却只是嘿嘿一笑,微微耸了耸肩,什么都没有解释,不过眼中却是不着痕迹的闪过了一丝寒芒:“我爱做的事,除了那种事,品尝血液的美味也是其中之一哦···”不过这话只能是在任默的脑海中思考的,肯定不会说出来就是了。

  “既然没事的话,那我就先告辞了,顺带在奎因和薇恩醒来之后告诉她们,这次任务是额外拜托她们的,接下来的时间内,不会再给她们布置任务了,还有,明天晚上,将会举行一场由德玛西亚高层,军队统领,客卿英雄和一些有名望的人才能参加的酒会,在酒会上会正式公布你成为客卿英雄的事实,你必须要到场,奎因她们俩也一定要到场。嗯,就这样,告诉她们尽情享受难得的假期吧。”“好的,盖伦将军走好。”目送盖伦离开,夕阳也已经完全消失,任默眯起微笑的双眼,也是悄悄睁开,露出了淡淡的冷漠。“差一点,就暴露了啊···”任默关上房门,轻轻的走进卫生间,看了看那被他仓促间塞到浴缸的沾满了鲜血的床单和一旁满是血液的拖布,那是奎因和薇恩的血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