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不是平常人,在人的体内都隐藏着一股力量,而这股力量也是被称为——魔力。正常来说,每个人的体内都有且只有一种魔力的存在,这种魔力会充斥人的身体和意识,而正是因此,无论任何一个人体内只要存在超过两种及以上魔法能量,就会有精神分裂甚至人格分裂的可能,而任默体内的魔力源泉偏偏还是人类生命必不可缺——血液,而血液也是通往人类大脑,带给人类思考的源泉,也正是如此,异变且混杂的血液,会更容易让任默分裂出第二人格。“任默的第二人格,应该会为了吞噬和成长,而不停的获得新的力量。在任默从我这里拿走那个右臂之时,我就已经看到了任默的第二人格,极其强大的虚空魔力直接是涌入了任默体内的魔力核心,也就是他的心脏,这让他的血液变得极其诡异,一旦第二人格出现,应该是——一个渴求血液的疯子吧,和任默性格相反的话,就是一个只遵从欲望,而不考虑理智的疯子吧···”

  卡兹克明显是没懂为什么玛尔扎哈为什么留着任默这么大个祸患:“那可是非常危险的一个存在,如果任默彻底的爆发起来的话,肯定会出大事啊,既然任默有这么危险的一个人格,为什么还留着他?”“因为在我的预期中,他应该是在咱们攻占了弗雷尔卓德后,进行下一步时,让任默作为阻挡敌人来袭的最后一道屏障时,给他灌注足够混乱的虚空能量后让他的第二个人格积攒了足够强大的力量后才觉醒,然后凭借着他对血液本能的渴求,去和敌人进行战斗,毕竟任默即使人格变化了,他的兴趣和感情是不会变的,所以必须要想办法让他遵循本能和欲望,他才会和战争学院的那群人战斗。”话虽如此,玛尔扎哈却是再次长长的叹了口气:“我明显是低估了任默的成长速度啊,没想到,现在他的力量,就已经强大到会出现第二人格了。从这之后的话,任默肯定会产生对这第二人格的警惕和抗拒,而更糟糕的是,他在德玛西亚啊,如果他真的失去理智惹出什么乱子,乱子惹太大的话,那可不是一开始想让任默和D小队在德玛西亚吸引注意力所带来的结果啊。”任默第二人格的觉醒,已经成为了现在让玛尔扎哈最揪心的事情了,这是一个天大的变数啊。

  德玛西亚。

  “居然还真的能够碰见这群家伙,之前不都是隐藏的很好吗?”薇恩看了看身后的那群身体已经僵硬的一动不动的紫色生物,又转过头看了看面前这个瘫倒在地上,动弹不得的虚空虫:“只留下了一个活口啊,不知道能不能得到什么重要消息呢。”奎因也是轻轻甩了甩弩上沾着的紫色血液,轻轻看了看地上那唯一的活口。“带回去吧,巡逻队应该在树林外面等着我们。”薇恩随手抓起那个重伤的虚空虫,转身走向树林外。“快点吧,默还在等着我们···”“轰!”奎因轻轻撩了撩头发,轻笑着开口,但是却没有说完的时候,她身后不远的地方,突然炸裂!“小心!”奎因和薇恩异口同声的提醒彼此,也同时默契的立刻远离了爆炸区域。“血液,新鲜的血液味道,美味的,充满了魔力的血液,好像喝,好想喝啊!”一个几乎逼近崩溃的声音响起在他们身后,随即一个浑身被紫红色能量包裹起来,看不到长相和身体的人扑在了地上,直接是撕开了那些虚空虫的尸体,抓起他们的尸体,一口咬在了那些虚空虫的血管中,大口的吞噬起来!

  s酷;k匠xu网》正2版首6b发=

  “这家伙,好强!”“奎因,先退出这片树林!”“好!”两人迅速的拖着手中的那个残余的幸存下来的虚空虫,迅速冲向树林外面。“什···”“什么?!”两人刚刚冲出这片树林,就愣在了原地,因为本应该包围整片树林的士兵,全部都倒在地上,鲜血淋漓!“这···都是刚刚那个怪物干的吗。”“混蛋!”薇恩立刻跑过去,在一个士兵的颈部摸了一阵,咬牙切齿的表情稍有些缓解:“还好有气息,只是失血过多昏迷了。”“他们似乎都没死。”“嘛,不好喝,我要美味的血液,我要美味的血液~~~”那个疯狂又有些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奎因和薇恩立刻转过身,直直的盯着那摇摇晃晃的从树林中走出,手里还握着一条已经被抽空了血液的虚空虫尸体。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就像弗拉基米尔那家伙一样,对血液就像痴迷一样。”“不过,他体内的能量很强啊,奎因,你说,咱们两个···”“我们,有胜算嘛···”奎因薇恩二人,都是苦笑一声,不过却都是进入了警惕至极的战斗状态。“虽然不知道这家伙从哪来,也不知道这东西攻击方式是啥,不过暂且先把它的攻击方式当作和弗拉基米尔那家伙一样的吧。之前咱们在战争学院,也没少对战他。”“不过,只是因为这家伙也有对血液的贪婪,就把它当作弗拉基米尔的攻击方式,会不会太武断了。”“那又有什么办法,血液,除了想到弗拉基米尔外,还能想到谁啊。”

  “···”

  “···”

  突然间,两人都愣在了那里,双眼也从高度警惕,变成了重度怀疑和呆滞。而那个浑身都被紫红色能量所包裹,看不到身体和相貌的那团东西,却只是在那自顾自的呢喃:“好饿,好饿,血液,我想要美味的强大的血液啊···”这个声音,刚刚并没有仔细听,但是现在再次仔细的聆听一下之后,虽然沙哑,虽然病娇,虽然变态,虽然疯狂,但是,这个声音,这个声音!奎因和薇恩,甚至连手中的弩箭都来不及上弦,只能直直的盯着面前那隐隐约约的人影:“不会吧,不会吧。”

  “默,为什么是你,你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

  听到这声呼唤,任默的身体也是轻轻的颤抖了一下,缓缓的抬起头,看向面前的人,已经漆黑的双眼也是变得稍微清明了些许:“奎因,薇恩,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啊啦,进食的时候,不想让你们看到的啊,不过···还是好想,好想喝,美味的血液啊···”任默身体周围的紫红色能量消散了一些,但是他依旧死死地捂住脑袋,疯狂的大笑着,声音也是在表达着他对血液几近疯狂的渴望。薇恩和奎因迅速跑到任默身边拉住他的双手,什么都不顾,即使任默可能会出手伤害她们。“回家,先回家好么,默···”奎因长长的咬了咬牙,看了看任默,也不知道他是否听到,而任默却是轻轻的抖动了一下:“家,回家···”任默的双眼突然瞪大,身体周围的紫红色气息也是迅速波动,也就是波动的时刻,奎因和薇恩也是看到了任默那被紫红色光芒隐藏在体内的双眼和身体,血色瞳孔,黑色眼底,紫色血丝的双眼,以及身后那宛如火焰一样的血色羽翼!

  “天啊,默,快走。”薇恩比奎因要更加冷静一些,她轻轻的看了看周围,所有的士兵都保持着昏迷的状态,没有人看到她们。“唰!”薇恩随手从腰际拿出一支魔力箭支,射上空中。“信号传过去了,一会盖伦应该会带着军队赶过来吧,这些士兵交给他们就好,我们必须想办法,让这样的任默,避开他们的视线。”“走,去暗门。先带默回去。”奎因长长的叹了口气,扶住默的右臂:“事不宜迟,快走。”“啊啦,就这么走吗,我可不保证,我会不会忍不住啊,如果我闻到美味的难以忍受的血液气味,我可是很想品尝的啊···”任默轻轻的笑了笑,声音很诡异,双眼也是闪过了一丝丝耀眼的血红色的光芒。

  “唔,血液,血液···不,滚开···滚开···从我的体内,滚开啊!!!”任默突然大吼一声,同时,身体周围的紫红色气息也是瞬间消散,他死死地抓紧他的头和心脏,双眼也是剧烈的变化着,此刻他的双眼中的左眼已经恢复了正常,不过却还是在白底黑瞳和黑底红瞳之间不停的交替,而右眼,却已经没有复原,还是那黑底红瞳。“默···撑住!”两人也是能看出来属于任默的挣扎和忍耐,而任默,却只能断断续续的吐出一句话:“第二人格,嗜血,疯狂···太危险了,快走,快点···太危险了,我可能会对你们出手的···快走,离我远点,越远越好!”“怎么可能!就算是死,我们也不可能丢下你!”奎因和薇恩也是有些失控的拉住任默,两人撑起任默的重量,飞快的向那暗门处跑去。

  “所有士兵,警戒!”在大约五分钟左右的时间后,盖伦率领着大部分的军队前来,不过这时候,奎因和薇恩早已经通过了城墙的暗门,悄悄回到了德玛西亚的城中。“警戒,搜索,第五队把所有的士兵都救起来带回去,他们都还有气息!”盖伦转过头,下达了命令,士兵们迅速行动,而盖伦则立刻闭上眼睛去感知周围,但是,却并没有感觉到奎因和薇恩的气息?“薇恩发出了信号,为什么又不在这里···”盖伦又走进森林,看了看那一地的虚空虫尸体。“她们两个的任务完成得很好···为什么还会求救,而且她们两人,却发出信号后不见了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