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不要再缠着我了啊。”阿卡丽不爽且不耐烦的声音响起,尽管并没有任何的厌恶情绪,但是她依旧是对阿狸紧紧抱着她黏个不停有些不舒服而已。“啊啊啊,阿卡丽姐姐,你就告诉我嘛,你到底为什么要找任默啊。”阿狸笑眯眯的搂紧了阿卡丽,就连九条毛茸茸的大尾巴都像触手一样把阿卡丽的四肢轻轻的缠住了,脸还在阿卡丽的脸侧蹭个不停,这个样子的她一点都不像一个成熟诱惑的九尾妖狐,反而更像是一个还没长大的小孩子。“行了别闹了,阿狸你这是干嘛啊,任默和你什么关系你干嘛这么关心啊。还有,我才刚刚达到十八岁没多久,论年龄你比我可是要大很多啊,你居然还管我叫姐姐,你不觉得害臊我还浑身起鸡皮疙瘩呢。”阿卡丽皱紧了双眉,轻轻挣扎了一下,有些不满的开口,但是阿卡丽并不能从她的“包裹”下离开。

  “诶~~~原来阿卡丽才十八岁啊,那快叫姐姐,告诉姐姐,为什么你会去抓任默,你们均衡三忍都是不到非常时刻都不会出动的啊,而且,就算是为了找到任默的话,也不应该派你们当中,更加偏向于负责刺杀任务的你啊。”阿狸继续一边粘着阿卡丽一边笑问,不过眼中却是闪过了一抹淡粉色的光芒,闪烁着狡黠的气息。“那些受伤的弟子,和我关系很好,都是我的朋友,而且已经有两人重伤死亡了,我必须,亲手为他们报仇。”阿卡丽的眼神瞬间变的冰冷起来,一股无法掩饰的杀意瞬间爆发,随即再次收敛,仿佛没出现过一样隐藏了起来。阿狸的内心轻轻的颤抖起来,她的表情也是变得有些惊讶,还夹杂着一丝丝的恐惧,果然没那么简单,阿卡丽,是为了杀掉任默才离开均衡教派的!“你得到的命令,是带回任默不是吗,杀了他的话该怎么完成任务啊。”“杀了他,把他的尸体带回去,我就说他拒绝跟我回去,想逃跑,在逃跑的过程中被我杀掉了,不就可以了。”阿卡丽毫不在意的随口说道,就像在日常吃饭一样自然而然的开口,不过说出来的话却是让阿狸不寒而栗。

  “阿卡丽,你看着我。”阿狸突然眼中闪过了一抹极其耀眼的粉色光芒,随即她轻轻开口:“转过来,看我。”“嗯?”阿卡丽不解的转过头,面对她的,却是阿狸那淡粉色的双眸。“就这样,看着我的双眼~~~”阿狸的话语宛如有着魔力一般,阿卡丽的眼神变得直勾勾的起来,只能直直的和阿狸的刷个样对在一起,而且眼中泛起了和阿狸眼中一样的粉红色。阿狸缓缓的伸出双手抱住了阿卡丽,悄悄的轻轻一口,咬在她的嘴唇上。虽然看起来只是阿狸轻吻了一下阿卡丽,但是在那一瞬间,一股让人大脑混沌的魔力瞬间冲入阿卡丽的大脑之中。

  从阿卡丽转过身看到阿狸的一刻起,她就丧失了自己的意识,随后阿卡丽只觉得面前一片粉红色,随即心跳有些加快,随即意识也是彻彻底底的不受自己控制了,而当她清醒的时候,只听到阿狸不停的呼喊:“喂喂喂,阿卡丽阿卡丽,快醒醒啊。”“嗯···我···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我喊你,你转过来之后就突然晕倒了,我还以为你是犯了什么毛病呢。”阿狸说这话的时候,脸不红气不喘,而且脸上也满是担忧的表情,一点都看不出来刚刚是她在搞鬼。阿卡丽轻轻的敲了敲脑袋,现在脑袋还有些晕晕沉沉的,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搞的,最近一段时间太忙碌了吗,以前也没这样过啊···”“嗯嗯,阿卡丽你也要多休息一下啊。”她轻轻叹了口气,随即转身想要走到使馆去休息一下,却没注意到身后刚刚一脸担忧的阿狸,突然轻轻舔了舔嘴唇,表情也是瞬间变成了一副妖娆的笑容,同时眼中还有着隐藏的很深的狡猾:“阿卡丽,我可不想让你杀掉主人,所以我不得不给你准备了一个大礼啊,不过呢,从某种角度来说,主人,这是给你准备的一份大礼哦~~~”

  阿狸空中的主人任默,此刻正在进退两难之际。任默轻轻的叹了口气,看了看奎因和薇恩,眼角止不住的抽搐。“有什么嘛。”“没什么的话就让我去啊。”“这种事情,你又逞能什么,没我在你能解决?”“同是德玛西亚的英雄你有什么资格看不起我,我给你和默腾出两人空间还不高兴?”“这种事情,用得着你让?就算当着你的面我也能把默抢过来。”“哟,当着默的面你也是想要出次风头?”“要说出风头的是你吧,那里本来就是我的巡逻区域,即使我去解决也没什么不对的吧,倒是你为什么要跟我抢啊。”“现在,咱们两个可是一起请假期间,而且只有短短的三天,我去解决那群突然出现的敌人,速度肯定比你快,那样不止节省你的时间,也能让我和默在一起多呆很久,所以你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3更w新最快1上8酷`?匠L网

  “停,你俩吵完没有,仅仅是传来城外出现虚空虫的踪迹你们两个就像吃了兴奋剂一样。”任默直接是把大眼瞪小眼的奎因和薇恩两人拉开来,一手楼一个,不过这似乎却是保证她俩都不会对彼此再继续无穷无尽的嘴炮为前提,而他也是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与其这么争吵,倒不如你们两个一起去不就得了。”两人正都赌气着扭过头不去看对方,这会却是都忍不住愣了一下,随即对视一眼,两人再次稍稍靠近一些,生性更加好强的薇恩率先开口:“哼,好啊,反正也用不到你。”“哦?到时候敌人都被我解决掉的话,可别不服气啊。”“行了行了,你们两个语气有功夫在这再次争个脸红耳赤,倒不如快点去赶紧解决掉你们所说的敌人,回来太晚的话,我做的饭可是要凉的哦,还有,千万保护好你们自己啊。”任默轻轻笑道,带着宠溺的翘了翘嘴角,奎因和薇恩这时候却是停止了争吵,默默地看向任默,淡笑着轻轻点了点头:“嗯。”

  “等你们回来,就开饭哦。”任默站在门口,像目送老公上班去的小媳妇一样目送着奎因和薇恩走向远方。任默笑呵呵的眯着双眼,直到两人消失在任默视线之中。“走了,吗。”任默悄然转过头回到了房间内,轻轻关上房门,背靠着房门,露出了满足的微笑,轻轻的闭上了双眼,他的脸上突然流淌出了大量的冷汗,同时牙关紧咬,眼角也是剧烈的抽搐起来,他的嘴角,突然流出了口水,不过却是泛着血液的口水。他突然无力的瘫倒在地面上,用力地抱住双臂,身体忍不住剧烈的颤抖,声音也是开始了疯狂的颤抖:“不要···终于···控制不住了吗···”任默的身体就像一个要坏掉的机器一样抽动着,整个人都是直接跪倒在地上,双臂死死地扣在坚硬的实木地板之内,用力之大,连他本身的手指甲,都已经裂了开来,血液,都是已经留了一地。“在奎因和薇恩面前撑了这么久···要到极限了么···”

  任默的身体在不停的颤抖着,就像全身抽筋,又像毒瘾犯了一样。“在会议室的时候···强行进行保持理智的二段魔化···也催化了他的兴奋性吗···”任默能够清楚感觉到,那在体内开始逐渐侵蚀自己意识的欲望冲动:“不要···不要···我不要那样···混蛋···滚出去,离开我···”任默猛地睁开双眼,此刻他的双眼之中,黑色瞳孔已经变得血红,而非瞳孔的地方则是一片漆黑,紫色能量线条就像血丝一样充斥了眼球!两眼都是如此,整个人突然散发出了强烈的戾气。“不,不!滚回去···快给我滚出去!”任默痛苦的双手死死地抓住地面,他的四肢,不由自主的被一层诡异的灰白色金属所覆盖,同时身后,张开了一对血红色,宛如血焰一样的翅膀!不过,只是那么一瞬间而已,那血焰般的羽翼,却突然真的变成了血色的烈焰,将他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

  “哈···”任默突然冷静了下来,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他的身体,也是在那一刻被那血色的火焰所完全的包裹了起来。大约一分钟左右,那血色的火焰突然消散,而跪倒在地的任默,也是缓缓的站起身,他一声不吭,身体也是稳定的一动不动,就像个尸体一样呆滞的站在原地。“···原来如此,吸收的血液能量越多,体内就会越混乱,意识也会越偏离自己的本性吗,呵呵,哈哈哈,啊哈哈哈哈!”任默缓缓睁开双眼,看了看自己的双手,那血色的瞳孔和黑色的眼底,让他看起来完全不像一个人类:“这才是,像一个怪物,像一个变态的怪异生物啊。”任默轻轻的舔了舔嘴唇,眼角骤然蔓延出一丝冷漠的残忍笑容:“啊,这个我,我似乎更加喜欢呢,不过···”任默突然笑了,笑的很残忍,最合适的形容词大概是病娇。他缓缓放下捂住额头的手,瞪大了双眼,看向窗外:“血液的香味,好想,好想···”好想大吃一顿,美味的血液大餐啊。

  “嗯?”玛尔扎哈在看着虚空能量的投影屏幕的时候,突然愣住了,在他的眼前,是任默的冷笑,那充满了对血液所渴望的眼神,而这,也是玛尔扎哈这段时间内,最后一次能通过虚空能量的感应看到任默。“刚刚,那是,任默?”就在一旁随时待命的卡兹克在看到任默的那眼神时,本能的,感到了恐惧,发自内心深处的恐惧!“那是任默体内···潜藏的第二人格啊,居然这么早就觉醒了吗···”“任默的第二人格?那是怎么回事?”玛尔扎哈头一次露出了忧虑的表情,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又长长的呼出:“这次,恐怕真的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