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恩在面对任默时,也是稍稍有些抱怨的样子,不过更多的却是有些懊恼的挠了挠头,露出了有些无奈的表情,那种在面对困境时毫无办法的纠结感,可不是说没就没的。不过任默却是有意的无视掉了她们两个无意间透露而出的小埋怨,微挑双眉,轻轻的笑了笑:“没关系,我可以在床上多陪陪你们啊,这点我还是蛮有信心的。”“色狼。”奎因和薇恩异口同声的吐槽到,虽然奎因脸色微红,薇恩眉角抽动,两人的表情截然不同,但是两人仍然是一人腾出一只手在任默的腰间狠狠的扭了一把。“嘶···”

  任默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深切的领悟了不作死就不会死的真理。“疼,疼疼疼,我错了我错了,松手吧。”任默忍不住立刻求饶,毕竟两个女汉子全力的掐着自己的一块肉,疼痛感还是蛮强的。“你与其在这贫嘴,倒不如赶紧回家去给我和奎因做饭!你做的饭,我可还没吃过呢,奎因可没少拿这件事欺负我啊。”薇恩有些抱怨的转过身,松开了手,双手习惯性的插在了裤兜中,提起这件事,奎因却是少见的在任默面前露出的强硬的一笑,一脸自信满满而且带着骄傲的看着薇恩:“怎么,哪次你不都是嫉妒的很吗?”任默无奈的笑笑,看着不知不觉中本能般的斗起嘴来的两人,长长的呼了口气,一时半会,没办法离开德玛西亚,别的事情再怎么想也没用了,既然如此···那就来享受一下这难得的幸福和悠哉好了。

  千里之外,艾欧尼亚。

  “现在的任默,已经是皮尔特沃夫的客卿英雄了,这是皮城开来的证明。”在艾欧尼亚的执政官开口拿出那张证明任默身份的纸张之时,再坐的众人中,每个人都是露出了些许意外的表情,只有一个人,嘴角微微一翘,却没有过多的表情变化,这个人,是坐在议事桌两侧,客卿英雄座位上的琴瑟仙女娑娜,毕竟当初在皮尔特沃夫的时候,还是她去向皮城政府提的对任默客卿英雄身份的申请。“不过,真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成功把一切的手续都解决了呢,虽然事由奥莉安娜担保的,不过还真是意外的有速率啊。”娑娜的右手食指轻轻点了点嘴唇,稍稍有些意外的微微笑道。“铛,铛,铛。”轻轻的敲门声响起,众人的视线又都转向门口,三声轻轻的敲门声响起之后,门被推开了,每个人都是愣了一下,看向门口,而看到了门口那个人后,每个人都是不约而同的站起身,冲着门口的人深深的一鞠躬。站在门口的人,是一位让每个人都发自内心的尊重的,众星之子索拉卡。

  “在会议中间前来打扰,我感到非常抱歉,不过这次务必要来打扰诸位。”索拉卡轻轻的颔首,微微行礼,再次轻轻抬头时,淡笑着的同时,也是缓缓开口:“这次来打扰,是因为有关任默的一些事情,我想要了解你们这里得到的讯息。”“当然可以,请您就坐。”“打扰,我想,我也必须来打扰一下。”索拉卡刚刚坐在了娑娜的身旁时,门在被卫兵关闭之前,又有一个声音响起。这个声音听起来很冷漠,但是却带有着些许的稚嫩和清脆的女声,比起索拉卡的到来,认识她的人更加感到惊讶。坐在靠门口的艾瑞莉娅,是第一个看见她的,但是她却是忍不住愣住了:“为什么,你会来?”“为什么我不能来?均衡教派也是艾欧尼亚的教派啊。而且这次,我可是奉了均衡教派的命令前来的,除了一些固定的和城内的交涉外,还有一件额外的事情。这件事,可是和那个叫作任默的家伙有关的。”

  提到任默,有两个人立刻提高了注意力,正是娑娜和索拉卡。“请问,您是均衡教派的哪位?”再坐除了寥寥数人外,没几个人知道这个声音来源是谁,不过随即这个腰间别着一绯红一翠绿两把忍镰的人也是走了进来,自己将身份报了出来:“均衡三忍,暗影之拳,阿卡丽。”“居然连阿卡丽和索拉卡大人都来了,这次我们艾欧尼亚的英雄们,聚集的挺多的啊。”坐在副位的卡尔玛展开扇子,稍有些意外,也有些惊喜的看了看站在门口的阿卡丽,突然,笑意的眼神,再度一变,变得更加的惊愕,甚至可以说是惊呆,原因是,站在阿卡丽身后的一个人。“对了,我来的路上,刚好碰见了她,她说她也要来,所以也就一起顺路来了。”这个被称为暗影之拳阿卡丽的蒙面女忍者,稍稍侧了侧头,向后面递了个眼色,而在她之后,居然又是走来一个人:“嗯哼,今天来打扰一下,不知道会不会被讨厌呢?”

  一个让每个人,无论男女听起来都是骨头发酥的女声,相当妖媚的响起,那个女忍者走进房间后,另一个女人又紧跟着走了进来,脸上淡雅却妩媚的笑容,加上那火爆到完美的身材,让每个人都几乎是忍不住的看个不停,她自己却是轻轻舔了舔手指,妩媚一笑:“九尾妖狐,阿狸前来打扰喽。”她身后九条洁白的大尾巴轻轻摇动,一对洁白的狐耳也是轻轻的抖动了一下,双眼不着痕迹的闪过了粉红色光芒,嘴里传出的声音悄然变得愈发诱惑:“请多指教,嗯~~~”“虽然同样身为艾欧尼亚的客卿英雄,我本来就已经算很少出现在议事厅的角色,倒是你,这是你第一次来议事厅吧?”娑娜轻轻的抚摸着琴弦,一声声飘渺的琴音传入众人耳中,而听出了这琴音中的话语后,阿狸却是轻轻掩嘴一笑,眼中闪过一摸狡黠的光芒:“娑娜小姐这话说的,我就不能关心一下我的家乡吗?”

  她轻轻的坐在靠门右侧最近的一个座位上,悄悄的把身后的九条毛茸茸的大尾巴隐藏起来,而阿卡丽一直都没有坐下,看阿狸坐下后,她隔着宽大的桌子站在艾欧尼亚执政官的正对面,率先开口:“这次从教派出来,是奉了长老的命令,寻找任默,并请他去一趟教派,来这里是希望能够动用艾欧尼亚的力量一起寻找。”哦?这个命令可是相当有些意外,寻找任默,均衡教派想做什么…每个人都是微微的皱了皱眉却什么都没说,阿卡丽也明显没等他们说话,自顾自的继续开口:“前一段时间,在森林中,我们均衡教派有十余名忍者和影流的忍者相遇,发生了遭遇战。”影流。从均衡教派脱离,并自成一派的均衡教派的叛徒,劫,率领他的影子忍者,多次想毁掉均衡教派,而身为影流之主,他的实力自然强的惊人,手下的实力也是精英。不过,这次直接是在外界对教派的弟子出手,还是有些意外的。 “不过,这和任默有什么关系?”“这些弟子被我们派出的救援队伍带回来后,一直到现在,都是浑身发热,伤口流血不止,我们发现,伤口处有暗黑色的魔力,虽说那是魔力,但是却很像血液……”说到这里,阿狸是第一个想到了什么的人,她那一直轻笑着的脸色稍稍阴冷了一些,不过声音却没有任何的变化,依旧是温柔乡般的柔软:“这么说来,你们怀疑这群影流的忍者,和任默有关?”不顾周围人的哗然,阿卡丽侧过头直直的看着阿狸,一字一句的吐出几个字:“不是怀疑,是确认。”她从怀中掏出两个能量核心,一个黑红,一个血红。“这两个,一个是当初从这里得到的任默血液,一个是我们弟子伤口的魔力,而经过检测,这这两种魔力除了魔力百分比所属魔力类型稍有不同,魔力的构造和组成,一模一样。”随手把两个核心扔到了桌子上,她双眼中一闪而过的寒芒,却也是让人心里一凉。

  “现在我收到的命令是寻找并带他回去,我们还没有确定任默就一定和影流有关,所以我不会把他当成敌人,希望你们能够为我们提供帮助,这确实很重要。”艾瑞莉娅坐在一旁,不露痕迹的看着阿卡丽,虽然她带着面罩,看不出年龄与表情,但是艾瑞莉娅却对她再了解不过,她突然轻轻开口嘀咕了一句什么,微弱的没有任何人能够听清的话语从她口中传出。没有人能够听清,但是娑娜却能听到。不能说话,外加她对音乐的了解,让她对声音异常敏感,而艾瑞莉娅嘀咕的话语,就是对自己说的,她听到之后,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看向艾瑞莉娅,她冲着娑娜郑重的点了点头,这让娑娜的心里突然有些忐忑和担忧···“娑娜,阿卡丽说的应该是真的,但是从她的表情和语气告诉我,她要执行的命令,绝对不会是这么简单,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

  酷o\匠网唯b一正版,其B`他&都是!盗T版

  寻找,拷问,实验,灭口。

  “咕。”娑娜的喉头动了一下,轻轻的咽了口口水,一滴冷汗不知何时从他的额头流淌而下。阿卡丽是去,杀任默的?阿卡丽被称为暗影之拳,她的能力是毋容置疑的,尤其是当她隐藏在黑暗中,作为一名刺客的时候。“真是没有人能够躲得过她的追捕,任默,也不例外···”娑娜深吸一口气,一旁的阿狸,却也是轻轻的眯起了双眼:阿卡丽绝不会因为这种小事来亲自出马的,身为均衡三忍为这种小事亲自动身,根本不可能,看来,这其中肯定还有些什么事情···“任默,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