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卿英雄,在各个国家都不少见,而任默见过的同时身为两个以上客卿英雄身份的人,伊泽瑞尔就是其中的典型,他本身属于皮尔特沃夫的英雄,但是也是德玛西亚的客卿英雄,而可以同时成为两个国家客卿英雄的设定,让任默的心中多了一些想法:“如果同时拥有的客卿英雄身份是敌对势力的话,是否可以。”轻轻的思考了一下,任默淡淡的说出了一个让两人浑身一震的话。“这,基本不可能吧。两个对立的国家的话,想要同时成为两个国家的客卿英雄谈何容易,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允许这样的人存在吧,对立势力的话,都会怀疑是来自对方国家的卧底或者奸细吧。”薇恩轻轻捏了捏下巴,把她的看法说了出来,不,不止是她的看法,应该说是个正常人都会这么想的看法。“这样啊。”任默轻轻皱了皱眉头,随手也把那张证明他身份的卡片收了起来。

  他微闭双眼,轻轻的呼了口气,默默地思考着些什么,随即再度睁开双眼,轻轻的苦笑一声:“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算了,现在想那么多也完全没用。”任默随即轻笑一声,随即耸了耸肩,突然伸出双手,左手搂住薇恩的腰,右手搂住奎因的腰,轻轻一用力,把两个人都搂在自己怀里。“喂!”“啊!”两人都是一愣,随即异口同声的惊呼一声,脸色一红的同时,却都是咬了咬嘴唇,默契的侧了侧头,却都没有拒绝和反抗,只是任由任默的手环在腰间。“诶?你俩变得乖了很多呢?”“有吗。”“开什么玩笑,乖这种词和我绝对无关!”奎因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侧脸,而薇恩却是冷哼一声,板着脸否定着任默的话语,这让他不由得失笑,还真是符合两人的风格呢。不过他在笑的时候,并不知道在另外的两个地方,已经把他的踪迹提上了日常,一个是艾卡西亚,还有一个,则是艾欧尼亚的一大组织——均衡教派。

  “任默断开讯息已经很久了,会不会···”“没那么容易,就算他潜入了德玛西亚,也不太会有生命危险,就算不算上奎因和薇恩能够做到的帮助,光任默本身的实力,在那里肯定有能在把他在德玛西亚这个事实传播出去之前自保的能力。”对于卡兹克的疑问,玛尔扎哈却是没有太多的担心,不过更多的担心却是有关对弗雷尔卓德的攻略进度的担忧。“任默那边,已经勉强达到了我所期待的结局了,D小队成功牵制了德玛西亚的军队,继而也同样吸引了这个大陆的大多数国家的人。任默到了德玛西亚内部即使是被发现,对咱们的计划也只是有益无害的。毕竟现在他们越注意不到弗雷尔卓德,我们成功的几率就越大。”玛尔扎哈淡笑一声,毕竟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不过,还是有些不安。“你确定他没事吗。”一个冰冷的声音从他们的身后响起,而玛尔扎哈也是稍有意外的看了看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身后的辛德拉,他知道辛德拉说的是谁,不过他给的答案却不像刚才对卡兹克说的话一样。“任默已经和我主动断开了虚无空间的意识链接,我不确定他的死活与安全,而且更重要的是,在没确定他的死活之外,你肯定是不会受到任何的威胁和伤害。”辛德拉的双眼瞬间眯起,而脸色也是阴沉了下去,这一番话的意思很简单,玛尔扎哈在警告她,如果不是任默,辛德拉只是一个俘虏,一个没有任何权利可言的家伙。“没必要这么监管着她吧,毕竟她连魔力都用不了,没有任何的作用。”在一旁的一个人突然开口,开口之人也是女声,不过不同的是,她的声音从听起来就让人感到寒冷,悠远。

  “丽桑卓,要不是到这个地方,我是绝对想不到你这家伙居然和玛尔扎哈合作了,只为了从艾希手里夺回弗雷尔卓德?”辛德拉冷冷的看着那站在冰块之中的丽桑卓,声音也是冰冷至极,充满了蔑视和嘲讽。丽桑卓也不是什么善主,自然不会被辛德拉所威慑和嘲讽什么的,反之,她似乎本身就有着对辛德拉额外的想法什么的,淡淡的冷笑一声后,丽桑卓脚下的冰块蠕动着,带着她的身体走向辛德拉。“唔!”辛德拉的双眼立刻瞪了起来,不是在瞪着任何一个人,而是因为不可思议,她并没想到,丽桑卓会对她出手!“继续叫啊。”丽桑卓的手按在了辛德拉的心脏处,手上散发着极强的冰封能量,那黑色的冰让辛德拉的身体瞬间被冻的麻痹了,而且那寒冰之力更是毫不客气的充满了辛德拉的整个心脏!

  “丽桑卓,要是辛德拉出什么事了的话,任默回来的话会很难办的。”玛尔扎哈不得不开口劝阻,毕竟看辛德拉的样子,丽桑卓似乎动了不低的魔力,不止是想威慑一下辛德拉,似乎已经足以致命了!“你这家伙···”丽桑卓把手撤回来后,辛德拉才迅速的后退好几步,痛苦的捂住了心脏。“怎么样,被黑暗之冰充斥心脏的感觉如何,刚刚的那股气势哪去了。”丽桑卓冷笑一声,辛德拉的眼角抽搐着,不过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因为痛楚已经占据了她全部的神经。“任默可是让我很不爽啊,对于他来说,你也是相当重要的吧。那就等他回来的时候,告诉他——”

  “让他亲自来找我,解除你体内的黑暗之冰的要求是他必须把我体内的虚空能量驱逐掉,否则,我可以让你死在他的面前。”

  而此时,在德玛西亚。“原来是这里啊···”来到了城外的一个树林之中,奎因几乎是立刻就明白了,任默为什么会在三人回家的路上,突然转弯说想去个地方了。而薇恩稍有些意外之后,也是大概的猜到了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应该算是我来到这个大陆后,第一个确切的踩在地面上的地方吧。”任默仔细的看着周围,这里和当初不同的唯一区别,是这里的树干上已经长满了翠绿色绿叶。奎因突然感到了淡淡的不好意思和羞涩,毕竟在这里救了任默,是这一切麻烦的起始:“真是的,当初要不是不小心发现了这里躺着一个重伤的家伙,也不会把自己也搭进去了。”“哼,要是这么说的话,奎因,在我身上发生的一切,也都是因为你当初在这里救了这么个混蛋的家伙而导致的。”

  薇恩稍有些抱怨的看了看奎因,却是又带着了些许的复杂神情看了看任默,眼神中除了复杂就是幽怨。任默轻笑一声,却是再次把两人一左一右的搂在了怀里,他轻轻的在奎因和薇恩的耳畔分别轻轻的咬了一口,让两人脸红的身体直哆嗦的同时,也是让两人相当尴尬的侧过头不去看他:“嘿嘿,不过薇恩你现在不是很感激奎因的吗,我可是感觉到了哦~~~”任默笑着挑衅,不过薇恩咬了咬牙,却是冷哼一声,并没有任何反驳。奎因只是微笑一下,什么都没说,任默则淡笑一声,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不过一瞬间,脑海如同过电一般,他的双眼瞬间睁大,笑容也是凝固在脸上。“如果可以,尽快回来吧,丽桑卓在辛德拉心脏内部用她独有的的黑暗之冰,创造了一个魔法阵,会逐渐的将辛德拉侵蚀成黑暗之冰的原料,成为为她提供魔力的一个魔力傀儡,我只能稍微抑制下侵蚀速度,最晚,七天内一定要回来。”

  玛尔扎哈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给他的讯息,在他离开城门,自动打开了体内和虚空交流的魔力通路后,他终于是接收到了这个紧迫的消息!“···糟糕。”默默地吐出这两个充斥了疑问和谨慎的两个字。奎因和薇恩也是不约而同的看向任默,也是第一时间看到了他那充满了阴沉的脸色,异口同声的问道:“怎么了默?”“···”“···”任默脸上带着严峻和阴冷,但是,却是一声不吱,而奎因和薇恩看了看他的脸色,也是没有继续问下去,看来默并不想说出来,那就算了吧。“不想说的话,就算了。”“不过你要是想说的话,我们永远都会倾听的。”“嗯,谢谢你们。”任默的脸色稍稍缓解了一些,随即他闭上双眼,深呼吸一口气,默默地回应了玛尔扎哈一句。

  “让丽桑卓给我保证辛德拉的安全,如果辛德拉出事,我会让她陪葬!”

  “默,默?”任默感到有人在呼喊自己,而且在摇晃自己,他才立刻回过神来,看了看在一旁用关切和紧张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奎因和薇恩,他缓缓的深吸一口气,随即长长的呼了出去,他紧闭双眼,眼角抽搐着:“刚刚,有些事。”“别说出来。”奎因几乎是立刻用手堵上了他的嘴,阻止他继续说下去。“怎么,不想听吗?还是说什么。”“你,不想说吧,而且我们也不想听,你好不容易能和我们在一起一阵子,每一分每一秒,我们都不想浪费,与其听你说你不想说的话,不如就让你把它留在心里吧,当然,如果你想对我们倾诉的话,另当别论。”薇恩默默地贴在任默的耳边,有些伤感的说道。任默看了看两人,愣了几秒钟,随即双手轻轻的搂住两人,淡淡的笑了一声,随即有些脱力的叹了口气:“真是的,我居然也有被你们两个安慰的一天呢,还真是,有些不甘心呢···”

  薇恩罕见的笑了,而且是那种柔和的笑容,宛如母亲看着孩子一样的宠溺一样。奎因看着任默的眼光也和薇恩一样,她也是轻轻的把任默的头搂在她丰满的怀里,轻轻的抚摸着任默的头,轻轻的笑了一声:“傻瓜,偶尔也依靠下我们啊,那不也挺好的吗。”“一直以来都不能帮上你什么,这可是会让我们感到很受打击的啊。我们好歹也是这个大陆上少有的强者啊,不过倒是你,可是让我们三番五次的感到了无力啊。”

  p更、A新最3快vJ上酷匠网6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