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任默走进议事大厅的时候,瞬间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而任默迅速的扫视了一圈,却没有发现奎因和薇恩两人,看来他们是有意把她们二人支走了,而任默的眼神再次流转,直接是看向了拉克丝说的方向,一个银色披风,红色头发,额前带着两缕紫色头发的女性剑士。“她就是无双剑姬菲奥娜吗。”任默轻轻的微皱双眉,无声的叹了口气。锐利逼人,从菲奥娜身上散发出来的这股强烈的锐利之气,绝对是直逼自己而来的。这种气息,看来就像在约架一样。任默轻轻的摇了摇头,转过头看向坐在主位置的嘉文三世老国王。“任默。”“国王大人。”任默微微颔首,中规中矩,而老国王嘴角也是带着一丝淡笑的看了看任默:“之前的事情,应该是我们彼此没有提前交流过,所以刚刚的冲突应该是我们之间的误会吧。”任默也是缓缓抬起头,轻笑一声:“那就算是误会好了,那么,我是否可以成为德玛西亚的客卿英雄呢?还说是需要一些过程,比如说为了保证不被背叛,而留有灵魂印记之类的?”

  嘉文三世摇了摇头,看了看任默,不过却什么都没说,反之在一旁的菲奥娜默默地开口:“并没必要,因为只要有德玛西亚的英雄作为担保就可以。”任默侧过头看向菲奥娜,眼中闪过一抹寒光,从菲奥娜口中传出的声音有些冷漠,甚至可以说是挑衅:“哦?有人为我担保的话就可以?”说到担保的人,任默只能相到奎因和薇恩。“不是奎因和薇恩两人任何一人,她们即使愿意担保,我们也不会同意,因为她们肯定会有包庇你的嫌疑。”皇子在一旁微微摇了摇头,不过却是不那么带有敌意的看了看任默,这让任默稍有些意外。“拉克丝?她应该不会这么做吧,虽然之前是她答应我把我要加入德玛西亚成为客卿英雄的,不过替我担保这种事情,可不会随便答应吧。”任默轻轻捏了捏下巴,稍有些疑惑的皱了皱双眉。菲奥娜起身,走向门口,和任默擦肩而过的时候,任默轻轻侧过头看了看她,刚好和她的眼神对在一起,那双冰冷却又充满了火热的双眼,让任默心里骤然多了一些忧虑和警惕,不过菲奥娜却是在微微驻足了一瞬间后,冷冷的笑了笑,抛下了一句充斥着挑衅和冰冷的话语:“给你这个家伙做担保的人,是我。”

  任默的眼睛微微瞪大,任由菲奥娜从他身旁走过,离开房间。任默微微皱了皱眉,随即转过头看了看众人,的确,众人的表情,包括刚刚没提到菲奥娜为其担保的拉克丝在内,每个人都露出了微妙的表情。“该说你有女人缘呢,还是说你是个祸害呢。”就在菲奥娜刚刚离开房间后,又是一个人推开了房间门走了进来,而这个人,不是陌生人,而是身为皮尔特沃夫人,却依旧属于德玛西亚客卿英雄的伊泽瑞尔。“你还真是个跟屁虫啊。”任默冷冷的看了看他,笑容带了些许的嘲讽,而伊泽瑞尔也没在意,只是嘿嘿一笑:“别以为你当初到皮城的时候我不知道,那么强的虚空能量,你只要不小心散发一次,我就能注意到。”“不过一直跟到了德玛西亚,你还真是有毅力,我知道我很吸引女性,不过你一个大老爷们凑什么热闹。”

  伊泽瑞尔忍不住大笑一声,拍了拍任默的肩膀:“你这家伙,果然没有当初看到的那么老实,也不是个什么好人啊。”“伊泽!我们还在议事啊!”拉克丝意外之余,迅速冲上前去提醒伊泽瑞尔。“伊泽瑞尔,你这次来是有什么从战争学院带来的指示吗?”嘉文三世似乎无视了伊泽瑞尔的笑闹,而是直切主题。伊泽瑞尔似乎才想起什么来,从上衣的口袋中掏出了一张纸。“任默,这可是我当初知道你在皮城后,立刻催促皮城政府办下来的证件啊,当初奥莉安娜去托政府办理的时候,还很麻烦呢。你可得好好感谢我啊。”任默接了过来,缓缓的打开,不过一阵莫名其妙的出现的魔力咒文,在一瞬间就到了任默的手臂上,同时附在了上面。任默先是淡然的看了看手臂上出现又消失的一个魔力纹路,随即看了看纸上的内容,不由得愣了一下:“这?”“给你打开,让你接受魔力咒文就够了,这张纸我是要带来留在德玛西亚的。”

  伊泽瑞尔拿过任默手中的纸,走上前,微一鞠躬,递给嘉文三世。赵信接了过来,递给了老国王,他看了看上面写的内容,先是微微瞪大了双眼,随即却是无奈的笑了笑:“伊泽瑞尔啊,这种东西早点拿来才好啊,毕竟这可是证明任默已经成为了皮尔特沃夫客卿英雄的证明啊。”这下,包括任默在内的每个人都感到了意外。如果是这样的话,任默无论怎样进入德玛西亚,都没有任何的可以得到质疑的地方,也更不会在军营闹到这里。“不过,即使这样,任默,现在在德玛西亚,我们要优先遵从你的另一个身份。”嘉文三世看了看面带诧异的任默,淡笑一声:“任默,从现在起,由菲奥娜为你担保,成为德玛西亚的客卿英雄一事,正式通过。”“也就是说···”“任默,从现在开始,属于德玛西亚客卿英雄的你,已经算是我们的内部人了。”

  自己一直这么艰难的被各个国家所注视着,只是因为自己是一个无主的,体内充满了虚空能量的人类而已。而自己体内虽然有着强大的魔力,但是却不懂得运用,这种情况的自己,除了沦落为大陆以正义为由,来研究自己体内的魔力的试验品而已。“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强者为尊。”任默嘴角悄然露出了冷笑,一种对世人和这个世界的憎恶和嘲讽,他轻轻的抬起头,看了看周围的人,笑了笑:“既然能够接受我,那就不必再像之前那样仇视着我了吧。”“话虽如此,不过对于一个突如其来,之前还有些让我们怀疑你对我们的人出手的可能,所以,即使我们愿意把你视为同类,那也是在你不会做出任何对我们有害的事情为前提。”皇子摇了摇头,看了看任默,不过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手中的长枪早已消失了。“其实从一开始,我也没做出过什么对这个大陆和对你们有害的事情吧,只是你们一直主观的认为我拥有了虚空能量,就是个危险人物而已,这只是你们的主观臆测啊,不要给我强行扣上一个大陆恐怖分子的名号啊。”任默耸了耸肩,却是轻笑一声,淡笑道看了看嘉文四世,不过笑容虽然是冷笑,却没有那丝阴冷,更多的是一种豪放和洒脱。

  “···”在侧室站在门旁偷听的两人,却是稍有些诧异的对视了一眼。

  “真是想不到呢,默也有这么豪放的一面,而且态度也是很意外的平和呢,虽然充满了他那一贯的挑衅性格。”

  “我以为默始终是那种温柔又体贴的性格呢,没想到呢···”

  “呐,奎因,见到任默还有这样的一面,你在想什么?”

  “觉得自己,还很不了解默吧,同时还有些惊喜吧。”

  “惊喜?”

  “嗯,任默温柔的一面,我们能够爱上,如果这豪放又洒脱的一面,也能爱上的话,岂不是很好吗?薇恩你也说过,当初在诺克萨斯的时候,任默虽然对你十分的过分,态度也是极其的强硬,甚至可以说只是强装成把你当成一个玩物的态度,不过薇恩你不也是提过吗,虽然你不喜欢在任何人面前服软,但是在任默那种态度面前,却总是很想任凭他蹂躏哦~~~”

  “奎因!闭上你的嘴!我才不记得我说过这种话!倒是你,你不说你很喜欢在任默面前装的小女人样吗。”

  l¤酷匠网首s_发

  “薇恩我告你造谣啊。”

  “呦,奎因大小姐,你也有不承认的时候啊。”

  “总感觉我再继续听下去能听到更多有趣的事情,不过还是来阻止你俩好了。什么都喜欢竞争,就不能安静点吗。”

  在侧室聊的热火朝天,正准备互掀对方黑历史的奎因和薇恩同时一愣,看了看推开门走进来的,一脸无奈和苦笑的任默。“诶?默,你听到什么了吗···”两人脸色一红,同时缓缓开口,声音都是带着尴尬和不好意思。任默却是轻笑一声,转过身,正视着两人,轻轻冲着两人伸出双手:“走,回家吧。”走出议事厅的门,看了看手中那证明自己身份的卡片,任默轻轻皱了皱眉,随即从另一个口袋中掏出了一张金卡,塞到了奎因的手中:“这张属于你的卡,还是你拿回去吧,毕竟我不能一直以你的资产而活啊。”任默轻笑一声,奎因却是在一旁默默地看了看任默手中的身份卡,虽然外表看起来只是一张普普通通的魔力卡片,不过那其中可是刻画着魔法阵,可以证明任默身份的魔力以及带有着公认金卡效力的英雄身份证明卡片啊。“不过话说居然每个英雄都会有固定的薪资呢,还真是意外,像你们这样的统领我可以理解,不过连客卿英雄都有,这可真是意外呢。”

  任默看了看手中的卡片,淡淡的摇了摇头,虽然他也知道想成为一个客卿英雄的不易,但是就这样只是在这个国家生死存亡之际才必须强制出面,而平时的话,即使是国王出面,而本人如果并不愿意的话也可以推掉任务的客卿英雄,实在是个让人嫉妒的存在啊。“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你也不想想一个英雄实力的人,要是想让其甘心留在自己国家的话,肯定是需要报酬的,毕竟你不给报酬,别的国家会给。”薇恩轻轻撩了撩头发,随手关上门。奎因轻轻把那张金卡随手收了起来,金色巨鹰卡片是德玛西亚所特有的代表,而任默现在只是暗中成为了德玛西亚的客卿英雄,也并未在战争学院登记,所以不能给他国家身份的卡片,毕竟客卿英雄不代表国家背景,一个人如果有能耐,可以一己成为多个国家的客卿英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