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奎因,薇恩,任默的举动根本就没把我们放在眼里,甚至可以说他根本就是有意来挑衅和找茬的,毕竟我们本就是把他当作一个危险和警惕人物而把他抓起来,而没有选择直接把他关进牢中就已经是我们最大的宽限了,现在的他又在门外窃听我们的谈话,还闯进来,我们没有别的选择。”皇子开口,而且声音已经充满了杀意,任默的举动,完完全全是在对德玛西亚的挑衅和恐吓,这么充满了威胁气息的话语和举动,完全是对德玛西亚权威的无视和对国家的蔑视,这种事,绝对不可能得到宽恕!奎因和薇恩本能的单膝下跪,紧闭双眼,面色纠结:“请原谅!”“任默绝不是有意这么做的,他只是一时的冲动和焦急,他没有恶意!”

  奎因的话语几乎是有意的再为任默所辩解,而薇恩则是一动不动,不过明显能够看出她的身体在轻轻的颤抖着,她的嘴唇紧紧地咬住,眼角也在不停地抽搐,她可能完全是在思考如何帮助任默,但是,想出个合理的理由,很难。“任默的这些举动,完完全全没有办法解释,或者说,没有一个任何可以回旋解释的余地。这里是议事的地方,任默闯进来就是犯罪。”盖伦默默地开口,声音严肃,而且更重要的是,老国王的话。“这里是议事厅,任默不是德玛西亚的英雄,所以他进来,就是违反了德玛西亚的法律,也必须惩治,即使你们两个求情,也没有用。”嘉文三世默默地开口,轻轻地摇了摇头,某种情况下,任默甚至可以说是德玛西亚的开创者之一,毕竟德玛西亚开国的人中,更多的人是任默的手下,可以说有了任默,才有了现在的瓦罗兰,才有了现在的德玛西亚。但是无论如何,任默确实是犯了大错,绝不能因为他的身份就网开一面。

  “但是如果任默加入德玛西亚的话,是不是这件事只能算我们议事没通知默,而导致他的不满而来迟了呢?”一个甜美的女声,从门口传来。众人都下意识的看向门口,这个声音的来源,正是拉克丝,刚刚拉着任默出去之后,任默并没再次出现,而她自己回来了,也不知道她究竟和任默交谈了什么。不过看来她这一番话,也是证明了之前他们有些不知道的隐情?“拉克丝,你什么意思?”对于拉克丝的话语,赵信这次也是忍不住开口了,毕竟拉克丝所提的话语,可是代表着很严重的后果,他所犯下的事情,可不是随意就能解决的。拉克丝笑了笑,小心翼翼的揉了揉脖子,毕竟刚刚脖子被捏的很痛呢:“之前在来到这里之前,任默和我说过,他想成为德玛西亚的客卿英雄,而我也私自的答应了他,而我忘记了告诉各位,这应该算是我的过错,我答应了他,让他以为自己已经可以加入德玛西亚的客卿英雄之列,所以才来这里,这样应该算是我的过失吧。”

  …看+B正!L版oG章`)节^/上酷匠网

  拉克丝的一席话,着实让众人都感到格外的意外,毕竟拉克丝可不是一个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忘记的人啊。“拉克丝,刚刚你和任默谈了什么吗。”盖伦很了解他这个妹妹,毕竟拉克丝的性格,让她的想法也不是很容易被摸透的,拉克丝则是轻轻耸了耸肩:“他问了问我为什么你们是这个反应,我给他解释我忘记把他要加入德玛西亚做一名客卿英雄的事情告诉你们了,所以他在阳台上等待我来和你们交涉的结果,而我是来道歉的。”拉克丝轻轻鞠了一躬,先是对着嘉文三世,然后起身之后,他微微转身,又冲着奎因和薇恩鞠了一躬,同时开口:“对不起,奎因统领,薇恩统领,因为我对于事情的忘却导致你们和任默的麻烦,我表示很抱歉。”

  奎因和薇恩愣了一下,对视一眼,随即直直的看着拉克丝:“这···多谢了,拉克丝。”“拉克丝,你是说任默是已经告诉你他要加入德玛西亚成为一名客卿英雄?而你已经答应了他,却忘了提出来是吧。”一个坐在侧面,慢悠悠的品着茶的女剑士突然开口,一直没有开口甚至都没有任何声音的她,抬起了头看向拉克丝:“既然如此的话,也就是说问题不在任默,而是在你,既然如此,任默是不是没有任何的错误?”奎因和薇恩都是侧过头,表情有些意外的看了看这个女剑士,每个人都很意外的看了看这个人:无双剑姬,劳伦特.菲奥娜。德玛西亚战斗最强的劳伦特家族,历代以来最杰出的一名剑士,而与这名号截然不同的,菲奥娜也是作为一名德玛西亚的客卿英雄而存在着。“加入德玛西亚成为客卿英雄,和我一样,拥有和统领一样的权利和义务,同时并不受军队的限制以及行动的限制,所以来到这里并不为过,这倒的确是任默应该做出来的事情。”菲奥娜轻轻的笑了笑,眼角闪过了一丝隐晦的笑意。

  任默轻轻皱了皱眉,他默默坐在阳台上,看了看下方的城市,德玛西亚,算是自己第一个到达的最像家的城市了,毕竟在这里被奎因所救,又在这里发生了很多事情,第一个让他拥有了责任感的地方,也是第一个让任默感到沉重和踏实的地方呢,对这个城市,任默还是有着相当深的感情。“难怪选这里做德玛西亚这个国度的首都呢。”看了看周围的地形,任默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随即他轻轻闭上双眼,开始翻滚着搜索脑海中的记忆,千年之前的记忆。这里似乎,曾经是那场大战前,自己和士兵们所驻扎的附近的一个小村庄。原来如此啊,千年的时间足够让一个小村子变成一个超豪华的大城市了。“真是的,自己和这里居然还有着那么些许的小关联呢。”

  任默无奈的耸了耸肩,身体周围散发出了一圈又一圈的血色气息,毕竟经历过过那种回忆···不,可以说是噩梦。自己死亡的过程都历历在目,没有人会不去在意吧。除了对千年前那场大战有记忆,任默也同样从铁脊山脉内部中那个留存到现在的残魂那里,得到了之前自己的一切记忆,包括日常和战斗之前在这里的一切。这其中,也是不小心包含了自己被那十三柄镰刀贯穿的那一幕,每每回想起来之时,身上都是感到了疼痛和窒息,那种难以忍受的绝望感,还有在临死之前的那种对一切的恋恋不舍和不放心。“可恶···这种事,绝对不要有第二次了。”任默咬了咬牙,轻轻摇了摇头。“任默,来吧,我已经按你所说的和大家说了,这样一来,可以说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了,你可别忘了之前你答应我的条件。”

  任默缓缓回过头,看了看身后的那个金发女郎,他冷冷的笑了一声:“当然,能够平安解决这些事,我自然会把我能够告诉你的事情,全都告诉你就是了。”拉克丝微微皱了皱眉,不过嘴角却同样露出了冷笑,双手握着的法杖背到了身后,眼神也是变得犀利且冰冷了起来:“哦(二声)?这样的话,只要你把你知道的事情,全都定义为你不能够告诉我的事情,我这一切可是全都白做了?”任默却侧过头,轻笑一声,双手插到了兜中,随即轻轻抬起头,直视着拉克丝:“你觉得,我会是那种人吗?”“哼,奎因和薇恩信得过你,那是因为她们太傻,恋爱中的人,都是那样的。”拉克丝轻蔑的侧过头,用余光看着任默,不过视线中却是带着怀疑,毕竟她和任默的交集不多,而且交流更是少之又少。尽管当初从种种方面来看,任默的人品还是勉强可以说过得去的,毕竟,他当初也是为了奎因而挺身而出,为了薇恩也是不惜承受了每个人的蔑视视线。

  “今天,我和奎因薇恩肯定是要好好聊一聊的,晚上吧,我会出来找你,所以,你说个地方吧。”任默轻轻走向拉克丝,走到她身边的时候,轻轻的开口。拉克丝侧了侧双眼,嘴角翘起一丝优雅的弧度,她淡淡的笑道:“好啊,今晚上八点,我在城门口等你。我感觉直接说出某家我常去的咖啡厅的话,恐怕你也不知道在哪里,但是城门,你进来的那个城门你总能找到吧?”任默却是微微颔首,眼神中带了一抹阴森:“你不是没发现我进入城内吗,怎么会知道我从哪个城门进入的。”提起这个,拉克丝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视线也是更加隐晦的看着任默:“无双剑姬,菲奥娜,知道吗?”无双剑姬?任默轻轻摸了摸下巴,微皱双眉。并没听说过这个名字呢。任默想这么说,事实也是如此,而且他也确实没听说过无双剑姬这个名号。

  “没听过。”对于任默的话语,拉克丝微妙的持了信任态度,或者说她相信菲奥娜并不认识任默,因为她对菲奥娜的了解,从她在刚刚那讨论的时候开口说的话来看,菲奥娜知道任默这个人,但是和他没有任何的多余的交流,甚至可以说是只是听说过这个名字,见过这个人,仅此而已。“你知道吗,刚才在场的时候,如果只有我把刚才那些话说出去,我想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都很难,不过菲奥娜却是在一旁罕见的开口帮了一把。而且在城门口知道你进入城内的,也是菲奥娜。”拉克丝转过身,和任默一起走向刚刚的那个讨论大厅。任默却是轻轻皱了皱眉,突然想起了艾尼维亚曾经郑重其事的和自己提起的某些事:“用剑的巅峰···生死竞技场的四方镇守者,看来其中一人,就是她了吧。”任默突然微微一笑,倒也难怪,她认得自己,也是早晚之事,从铁脊山脉那冰雪神殿所在之处镇守的生死竞技场,和自己产生的共鸣来看,再加上艾尼维亚告诉自己的各种信息来看,下一次生死竞技,赌上命运的战斗双方,就有自己一个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